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整顿后宅

玉如颜当然知道穆凌之所说的是何事,俏脸一红,心里莫名的生出几分胆怯不安来。

她脸红道:“这样的事,还是让殿下一人去说的好,我就不去了……”

然而不等她的话说完,小刀身边的小福寿慌乱的跑来禀道:“殿下,你快去瑶华宫看看吧,贵妃娘娘毒,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寝殿里了,不让人进去,连太医都不让进,陛下与太子都被关了门外……殿下,太子殿下让奴才请你过去劝劝娘娘……”

听到小福寿的禀告,穆凌之神色焦急起来。

这两天忙着太子授印大典与翼太子的事,竟将谢贵妃毒之事给忘记了,算一下时间,谢贵妃毒之日正是这两天。

来不及多想,穆凌之与玉如颜急冲冲的往瑶华宫赶去。

一路上,穆凌之想起小福寿的话心里一片疑惑,平常每次母妃毒,父皇与太医都会守在她身边,而且也只有父皇守着她,母妃才会感觉毒之痛没有那么难熬。

穆凌之犹自记得前几年,小刀被害遇刺的消息传来,母妃一度伤心欲绝,在毒之时,心里悲痛,都快熬不过去了,也是父皇在床畔边陪伴她,给她安慰与支持母妃才咬牙熬了下来。

可如今小刀回来了,而且如她所愿成了太子,母妃为何却不愿意让大家进去陪她,连太医都赶了出来,仿佛一心寻死的样子。

思及此,穆凌之心急如焚,等他们赶到瑶华宫,果然看到梁王等人都手足无措的呆在院子里,而谢贵妃所居的寝殿门窗紧闭,除了秦姑姑,其他宫人也全被赶出来了。

殿内,谢贵妃又像往常一样痛得全身的血肉好像生生撕裂开来,牙齿都咬出血来,指甲早早就被秦姑姑帮她剪短了,不然只怕如今已将自己抓得鲜血淋漓了。

但即便如此,谢贵妃体内如万蚁噬心,又像被千刀万剐般的凌迟着,四肢百骸像被无数尖针狠狠的扎着,折磨得她痛不欲生,没有指甲的双手痛苦的四处刨着,抓在梨木床上,将手指抠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而秦姑姑死拼的抱住她,想捉住她双手不让她再伤害到自己,可谢贵妃仿佛失去了理智,手被抓了,就拿头去撞,额头身上撞得一片淤清。

秦姑姑在制止她时,脸上身上已被谢贵妃抓出了好多条血痕,但她顾不上这些,心疼的忍不住哭道:“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即便你被陛下伤了心不愿意再见他,但太子与三殿下总是要见的,那些帮你治毒的太医也要让他们进来才行……娘娘,你这样折磨自己,老奴心疼啊,你还是准了老奴开门让太医们进来吧!”

说罢,秦姑姑放开谢贵妃准备去开殿门,却被谢贵妃一把拖住。

谢贵妃的神智已是临近癫狂,她边流泪边道:“我不要见那些负心人,他们一个个背叛我……你若是真心心疼我,给我一把剪子或一把刀就好,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秦姑姑闻言心里一滞,看着她如今的样子,确实是一心求死,不由慌乱的劝道:“娘娘,您还这么年轻,还没看到太子殿下正式授印,两位殿下都还没纳正妃,您连皇孙都没抱一抱,怎么忍心丢下这一切……娘娘,您不能寻死,要好好活着啊!”

殿内秦姑姑在苦苦哀劝着谢贵妃,而在殿外,赶来的穆凌之不解的问梁王:“父皇,这是怎么回事?母妃此次怎么不让你们进去了?”

梁王心里自然是明白谢贵妃所为何事,但当着两个儿子的面他怎么好说出心里隐藏这么多的秘密,所以只得一脸担忧的看着寝殿的大门,听着里面谢贵妃控制不住出的嘶喊声,心里揪着痛。沉声道:“她死命不肯让我们进去,说,只要我们踏进寝宫一步,她就撞死在我们面前,所以……唉!”

穆凌之陪在谢贵妃身边多年,以往只要在东都,每次母妃毒他都守在她身边,与梁王一起悉心照料着她,所以他深知母妃毒起来有多痛苦难熬,若是没有他们在身边,估计母妃一个人是熬不下去的。

想到这里,他顾不上许多,冷静道:“父皇,如今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了,母妃不让我们进去,就表示她一心寻死了,若是我们干站在外面真的不进去,只怕到时后悔都晚了。”说罢,他一撩衣袍,跪到寝殿门口,请求谢贵妃开门。

小刀也与他跪在一起,苦苦劝着谢贵妃。

其他宫人也与两位殿下一起跪在寝殿门口,可不论大家如何劝,殿门始终紧紧关着,急得穆凌之都准备要砸门进去了。

正在此时,梁王出声了,他重重叹息一声道:“你们都退出宫外,让朕同贵妃说几句话吧。”

听了梁王的话,众人默默的退了出来。穆凌之有些担心的站在瑶华宫的门口不敢离开,玉如颜安慰他道:“殿下难道没看出来吗,娘娘是在同陛下置气。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娘娘心中的结只能陛下能解开,你们就放心吧。”

穆凌之细想想,觉得玉如颜说得有理,母妃这次这么反常,可能真的与父皇有关,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按下心头的担心,静静在外面等着里面的消息。

也不知道梁王同贵妃说了什么,最后贵妃娘娘还是同意开门让太医进去,而下一刻,梁王已是下旨诏告天下,要立谢贵妃为后,择日进行立后的册封大典。

这个消息倒是让人很意外,整个瑶华宫从最开始的慌乱沉重到如今的欢天喜地,个个都在庆贺谢贵妃登上后位,贵为国母。

而大皇子穆云之与木相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却是受到沉重一击,谢贵妃成为谢皇后,那么太子的位置更加稳固,想要再从他手里将太子位夺过来更是难上加难了。

当穆凌之与玉如颜重新进入瑶华宫探望恭贺谢贵妃时,谢贵妃的毒已过去了,虚弱的躺在床上,而梁王虽然一脸疲惫却仍然守在贵妃的床边,亲手喂她喝药。

穆凌之见母妃安全渡过这一关,心里也放心了,他想了想,就着父皇母妃都在,拉着玉如颜恭敬的跪下,向梁王与贵妃请旨完婚。

梁王放下手中的药碗,回头对两人道:“你们俩本于去年两国联婚之时就应该大婚的,但后来生许多波折,所幸有情人终成眷属,经历这么多两人最终还能走到一起,这也是父皇为你们高兴的地方。”

梁王说起这些时,语气里透着不易察觉的感叹与羡慕,毕竟生在帝王家,能像穆凌之这样娶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实属不易,像穆凌之与玉如颜这样的感情在皇室实属难得。

梁王又道:“但最近宫里生的事太多,太子的授印大典出了差错,至今没有查明原因,立后大典更是重要,就委屈你们等忙完这些再让礼部定吉时为你们好好操办吧。”

听了梁王的话,穆凌之虽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如梁王所说,最近确实是个事情太多,许多事情都凑到了一处,但既然梁王没有因为玉如颜之前的身份反对他们已是不错,所以,两人都恭敬的应下了。

小刀也一直守在殿内,从最开始听到两人请旨完婚,他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五味杂陈,神情比请求恩旨的两人还紧张,在他的潜意识里,他不希望玉如颜嫁给穆凌之,准确的说,他不想看到玉如颜嫁给他以外的任何男人。

如今听到梁王的话,他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但转念想到,即使现在他们无法完婚,只要自己的太子授印大典与母妃的立后大典一过,到时穆凌之再提出这个要求,梁王肯定会答应的。

想到这里,小刀心里无比的焦虑起来,黑曜石般的眼睛伤心的看着玉如颜,心情无比的沉闷难受!

恰在此时,大理寺的王大人前来禀告祭天调查之事,梁王与穆凌之还有小刀都去了御书房,而玉如颜却被谢贵妃留了下来。

谢贵妃毒之时痛得出汗,全身都湿透了,秦姑姑命人准备好香汤给她沐浴,玉如颜虽然贵为公主,但在谢贵妃面前,她却是儿媳的身份,所以也乖巧的在一边伺候。

谢贵妃疲惫的躺在宽大的浴池里,玉如颜主动上前帮她按摩着肩膀,她推拿按摩的手法让谢贵妃很是吃惊,她舒服的叹息一声道:“你堂堂一个公主竟然还懂得推拿之术,而且手艺还这么娴熟,实在不易啊。”

说罢,她就闭上眼睛靠在浴池边上休息,她不再开说话,玉如颜也不吭声,但她心里明白,谢贵妃将她留下,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肯定有话对她说。

果然,等谢贵妃沐浴完毕,将玉如颜叫到跟前,正式开口了。

谢贵妃道:“刚才你们同皇上求旨完婚,这事本宫倒也不是不同意,但本宫有几点要求,你且好好记下了。”

闻言,玉如颜全身一凛,连忙恭敬的应下,听谢贵妃的聆训。

“你可知道,方才本宫差点就熬不过毒之苦,一心寻死,可是秦姑姑最后几句话却是让本宫狠不下心来了。”

“秦姑姑说,太子还没正式授印,这是本宫心里一大牵挂,而且,本宫两个儿子都还没有纳正妃,凌之尚且还好,毕竟已与你两情相悦,但太子却还是孤单一个人。再者,本宫还没有看到皇孙,这一点却也是本宫心里最大的遗憾!”

听到谢贵妃提到子嗣问题,玉如颜心口一跳,神情难安起来。

谢贵妃瞄了一眼她的脸色,凉凉道:“本宫并不是怪你没生孩子,而是想同你说,王府里好不容易怀上的两个孩子,都莫名其妙的没了。古氏之死,至今你身上的嫌疑还未洗清。之前本宫确实一直怀疑是你下的手,但如今想想,却也觉得其中事有蹊跷;”

“而安氏的孩子,凌之离开王府去大齐后,我一直紧紧盯着,就是怕再出意外,可就在前不久,因为忙着太子之事,再加上她即将临盆,本宫放松了警惕,没想到不过转眼的功夫孩子也是没了……”

谢贵妃说起这些事,神情无比的阴沉,狭长的凤眸危险的眯起,里面寒光闪闪。而玉如颜在听到她的话,心里也是一片冰凉——

她在王府呆过一年,王府里面的阴暗斗争她亲自领教过,并不陌生。便是如今再想想之前的各种阴谋陷阱,还是忍不住心里寒。

谢贵妃抬手让她坐下,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语气沉重道:“之前,我一直以为凌之的后宅是安宁的,那几个侧妃姨娘看起来都老实本分的样子,本宫也就没太去理会,但经过古氏与安氏之事,本宫倒是觉得,凌之的那些个侧妃姨娘倒真是不简单。”

“她们平时怎么斗,如何争宠本宫并不想管,但敢害死皇家子嗣的,还敢在本宫的眼皮下做妖,本宫绝不轻饶。所以,本宫今日想对你说的是,你既然注定是要嫁进王府成为当家主母,那么,那些个不安份的人,趁着你与凌之大婚前,给本宫好好清理干净了。”

谢贵妃威严的声音里带着萧杀的凌厉之气,让玉如颜心头大震!

“本宫命你不单要揪出谋害安氏肚里孩子的黑手,还要找出害死古氏母子的凶手,也算是为你自己洗清嫌疑,你,能做到吗?”

谢贵妃双目炯炯的看着玉如颜,等着她的答复。

在她的注视下,玉如颜敛下眉目面容郑重的回道:“既然娘娘相信我,我必定好好整顿后宅,不让娘娘失望!”

听到她的回答,谢贵妃满意的笑了,道:“一直听太子盛赞你是个聪明异常的女子,而凌之也对你爱不释手,本宫相信他的眼光,所以,希望你不要让本宫失望。”

听着谢贵妃的夸赞,玉如颜却高兴不起来——

别说安岚丢掉孩子时她并不在府里,没有一丝线索,很难查出害她的凶手。单说古清儿一尸两命的命案,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当时穆凌之亲自调查都没有找出真凶,如今事情过去大半年了,更是无从下手了。

但谢贵妃既然开口了,她如何敢不答应?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给谢贵妃一个满意的答复才行。

这些,不光是谢贵妃考验她是否有能力掌控王府,也是让她就着这些事在王府立威,毕竟,不管她如今的身份比那些侧妃姨娘尊贵多少,但之前却是以军妓与奴婢的身份进入王府的,如今再入王府,必定要好好的立威,才能将之前留在王府众人心里的卑贱印象一扫而光,让她们真正认识到——她、玉如颜才是这个王府真正的女主人!

而且,即便谢贵妃没有开口要求,她也要好好彻查一下古清儿被害一事,不为别的,只为凶手太过狠毒,令人指!

直到现在,玉如颜的脑子里还清晰的记着古清儿垂死挣扎着向自己求救的可怜模样,还有她最后暴死的惨状。

她心里清楚的明白,凶手不单是要古清儿母子的命,也是在要她的命,所以,对于这样的歹毒之人,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

她这边想着,谢贵妃又开口了:“太子马上就要授印了,而且他的年纪也到了成家的时候了,之前本宫一直想劝他先纳几房侧妃与侍妾,可他一直不同意,脾气倔得很。可如今都已贵为太子了,那能还是孤家寡人的道理,岂不让天下人笑话?所以,此事还得靠你帮本宫出面了。”

玉如颜还没从后宅的事里回过神来,一听谢贵妃又开口让她帮忙,心里一颤,却也只得恭敬的应道:“娘娘有何吩咐?”

谢贵妃重重叹息一声道:“太子不是最听你的话么,还请你帮本宫劝劝他,让他同意纳妃。还有,本宫过些日子会将东都名门望族家的千金小姐们的画像全部收集起来,到时你也帮本宫一起挑选,相信经由你挑选出来的姑娘,太子会更入眼一些。”说罢,谢贵妃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玉如颜。

玉如颜被她眼光一扫,背上浸出一层冷汗,她总感觉谢贵妃似乎知道了小刀对她的感情,心里不由阵阵的麻。

幸好,说完这些,谢贵妃送疲惫的睡下,倒没有再多说什么。

从瑶华宫出来,玉如颜已是一身的冷汗,带着安哥缓缓向宫门走去。

想着谢贵妃刚刚吩咐给自己的事,想来未来要面对的事,玉如颜的头开始痛了。她一路都蹙着眉头深思,越想越觉得王府后宅之事太过棘手,而劝小刀纳妃同样让她头痛不已。

堪堪走到半路,恰好路过小刀的东宫,却听到东宫的门口传来一阵打骂声,玉如颜一直想着自己的心事并没在意,安哥却叫住她,指着打骂声传来的地方对玉如颜道:“公主你看,她们打的那个小丫头可是小茹?”

玉如颜听到小茹的名字不禁脚步一停,抬目看去,果然见到被几个宫女推搡打骂的人正是小茹,看到此情形,玉如颜忍不住脚步一转,朝那边走去。

走近一看,却见那些宫女一个个揪着小茹的头,掐着她胳膊骂个不停。

“山野里出来的野蹄子,浪货,不要脸的下贱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竟然想打太子的主意,还屡教不改,真是嫌命太长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宫女一脚踢在小茹的身上,她一个趔趄跌到地上,明明可以用手去撑住地面,免得跌得那么狼狈,可她手里一直紧紧的抱着一包东西,为了不让手中的东西掉了,宁肯自己身子直直撞到地上受伤也不在乎,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倔强并毫无惧意的瞪着面前的几个人,眼神竟不复之前的单纯,带着几份狠厉。

看着她眼神里的变化,玉如颜默默的叹息着,这个简单单纯的姑娘终究被宫里的残酷磨砺成了另一个样子。

皇宫犹如最残酷的杀戮场,从这里呆过的人,心思永远无法保持单纯善良,眼神里的纯真一点点的蜕变成狠厉,它会教人从最短的时间里学会残酷与狠毒。

而被小茹的眼神一瞪,那几个宫女怒气更大,打骂也是更利害,玉如颜正要出面喝止,然而没想到,就在此时,小茹却怒了,朝一个要抢她手中东西的宫女手上狠狠咬去,雪白的牙齿死死咬在那宫女的手腕上,那宫女一声惨叫,用力去甩开她,可小茹却狂了似的,死咬着不放,直咬得那宫女‘哇哇’大叫。

小茹凶狠的样子将其他几个宫女给吓住了,一个个呆呆的立在那里,不敢相信一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山野小丫头,竟突然变成这个可怕的样子了。

正在此时,从东宫里走出一个年纪稍大的姑姑打扮模样的宫女,看到小茹死咬着人不放,上前就重重一记耳刮子打在她脸上,小茹脸上吃痛,这才松开嘴巴,却顾不上去擦一下嘴角破裂溢出的血渍,一双眼睛如小狼崽般狠狠瞪着打她的姑姑,嘴唇紧抿,神情倔强一丝畏惧都没有。

那个姑姑是东宫的常事姑姑,是谢贵妃亲自派到东宫照料太子的日常起居的,平时很是受宫里人的敬重,那里被人这样瞪过,心里顿时火气更大,另一巴掌眼看又要照小茹另一边小脸打去,却被赶来的玉如颜给喝止住了。

玉如颜一出现将其他几人吓了一跳,安哥可怜小茹,连忙上前扶她站起,而小茹一见到玉如颜,却像看见亲人般,立刻忘记了刚才之事,欢喜的跑到玉如颜的身边道:“姐姐,我烤了两只烤鸡送给你吃。之前在普陀寺,我听小刀……啊不,是太子说姐姐很喜欢吃烤鸡,太子也跟我学了烤鸡想做给姐姐吃,可惜他抱着烤鸡在山门口等了姐姐好久好久都没见姐姐来……不过没关系,我烤得比他好吃,姐姐尝尝吧!”

在她叽哩呱啦说个不停的时候,刚刚打她的几个宫女早已跪到了地上恭敬的给玉如颜请安,只有她一点规矩都不顾,也忘记了刚才不开心的事,同玉如颜欢喜的说个不停。

玉如颜怜爱的看着她破裂的嘴角,还有凌乱的衣裳,头也是被人揪得乱糟糟的,样子可怜又狼狈。

玉如颜看着很心痛,可她自己却半点感觉也没有,只是高兴能在这里见到玉如颜。

地上跪着的那几个宫女没想到小茹竟是与这位未来的三王妃是相熟的,而且她们都知道,这位大齐的和硕公主更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太子殿下更是恭敬的唤她‘姐姐’,若是让她去太子面前告状,她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了,一个个不由跪在地上吓得瑟瑟抖。

想着她们刚才几个人欺负小茹一个,骂得话难听,下手也是没留情,玉如颜心里很是恼火这些仗势欺人的奴才,故意不让她们起身,让她们一直在鹅卵石的小路上跪着。

她拉过小茹到面前,将她凌乱的头整顺,笑道:“这些竟是要送我的么?你为什么要送这些吃的给我?”

小茹自从进宫以后,从没受过一个丝好脸色,这些人之前见她是太子带进宫的,还对她有三分客气,后来见太子对她甚是冷淡,甚至有些厌恶她,不禁也见风使舵,一个个欺负她,不是打就是骂。如今突然见到玉如颜对她这般亲切,小茹眼眶一热,却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心里的委屈不说玉如颜也是知道的,这样的委屈她之前在大齐的皇宫也是同样遭遇过,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酸,帮小茹擦干脸上的泪痕,温声劝道:“小茹,听姐姐一句劝,皇宫的生活并不适合你,你还是回你原来的地方吧!”

闻言,小茹怔怔的看着她,脸上挂着泪水,想也没想就摇头道:“不,我是不会离开小刀的,他在那里我就在那里,他不回普陀寺我也是不会回去的。”

她这个样子与小刀当初不肯离开玉如颜身边时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或许,也就是因为同样执着的性格才会让她对小刀如此舍不得放手,可玉如颜却知道,以小刀如今太子的身份,小茹不过是山野里一个无名的野丫头,就算小刀愿意接纳她,谢贵妃与大梁皇室都不会接纳她的,到最后,受伤的终究还是这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姑娘。

按下心中的心酸,玉如颜怜爱的摸着小茹小小的脑袋,想到方才谢贵妃的话,即便觉得对小茹说这样的话是种残忍,但她还是想早点让她明白清楚过来,免得受到更多的伤害。

她拉过小茹的手走到一边,轻声道:“小茹你知道吗,太子马上就要纳妃成家了,而且,他以后的后宫会有许多女人,你与他终究是走不到一起的,你明白吗……”

然而,不等她的话说完,面前人影一闪,小茹却尖锐的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