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三十六章 爱上棋子

穆云之听了木相的计谋后,一直在寻找机会让翼太子与父皇动手,如今一见他亮出了身上带的佩剑,知道机会来了,佯装惊吓的喊了‘救驾’后,想也没想的一把夺过身边羽林军手中的长矛对着包围圈中的三人刺去……

论功夫,场中的三人都比穆云之强,所以,他这一刺还没到眼前,已被穆凌之扬手挡住,他伸手握住了长矛的另一头,手下稍稍用力,穆云之竟是动弹不得了,长矛像长在了他的手上,穆云之想拔都拔不出来。

他没想到穆凌之不费吹灰之力就拦下了自己,不由恨道:“你这个忤逆子,竟然联同逆贼对父皇动手,你没看见他都对父皇拔剑了吗?”

他的心思穆凌之一眼就看穿了,不由冷冷道:“翼太子明明就要拿此剑与父皇交换三个条件,又怎么会再行刺?只怕皇兄醉翁之意不在酒!”

说罢,将手中的长矛重重一掷,一股大力借着长矛朝穆云之袭去,他一个站立不稳,竟跌跌撞撞的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

当众被穆凌之戳穿他阴暗的心思,还被他毫不费尽的打败,穆云之面上无光,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道:“就凭一把剑就敢同父皇讲条件,岂不是太狂妄?你这个忤逆子,竟然不与父皇同仇敌忾,还同他站在一处,不是摆明要与父皇做对吗?父皇,他们如此不孝,公然与您做对,让羽林军将他们一起抓起来,不要再犹豫了!”

他声音又大又急,生怕梁王听不到似的,就如木相所说那般,就算不能杀了他们两个,怎么也得让这件事离间了父皇与他们的关系才是。

然而,不管他怎么说,梁王仿佛没听见般,只是目光怔怔的看着穆翼之手中的龙啸剑。

当穆翼之亮出真正象征王者之剑的龙啸剑后,梁王站在羽林军的后面,虽然神色镇定自若,但龙袍下的双手却克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龙啸剑他当然认识。当初,为了得到它,梁王可是穷其一生花尽了心思!

世人只知,开祖皇帝当年命天下最会造剑的工匠,用从天而降的珍贵玄铁做了两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分别赐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世人都称这两把剑为龙呤剑,其实,这两把看似相同的宝剑却是有区别的。

小刀身上那把龙呤剑拔出时只有龙呤声,而穆翼之的这把,不光有龙呤声,还伴有隐隐的虎啸声。

龙是水中之王,虎是6野上的霸主,能同时掌握龙虎之人才是真正天下的王!

当初开祖皇帝将龙啸剑送与了太子,也就是穆翼之的父亲,而龙呤剑送给了如今的梁王。

这两把剑的玄机梁王兄弟与一些老臣皆是知道的,先皇在将龙啸剑赐于穆翼之时,正是封他为太子的时候,这两把剑的来历先皇也讲与他知道。

所以,看着穆翼之将龙啸剑亮出来,梁王脸色白了——

在先皇过世后,梁王当时将整个皇宫都搜遍了,没有现此剑,而翼太子当时掉进了火海烧焦,也认不出尸体,梁王带着人亲自将烧焦的尸一个个翻过,却也是没现龙啸剑,没想到,它竟是被侥幸活下的翼太子带走了。

如今看着他带着这把象征帝王身份的宝剑回来,梁王全身入坠冰窟,如果翼太子当着全天下人的面讲出龙啸剑的来历和含义,只怕那些曾经拥挤先皇,以及不满他十年前起兵弑兄夺位的大臣一定会抓着此把柄,拥戴翼太子上位,赶自己下台!

如果真的如此,梁王知道,下台之时就是他的覆灭之时,到时,他的子女,后宫的妃嫔就会如十年前他对待先皇般,被杀个干净!

思及此,梁王眼中精光四射,全身杀气禀然——

看来,今日要如十年前般大开杀戒了!

翼太子要死,若是有大臣敢站出来为翼太子说话,也杀之!

但若是自己的儿子……

看着一直守在穆翼之身边的穆凌之与小刀,梁王咬牙切齿,暗恨自己平时太过宠惯他们!

而正在此时,大理寺少卿王大人却是对梁王禀道:“启禀陛下。他手中的龙啸剑确实是真的,而当初世人皆知先皇将这把宝剑是赐给了翼太子,如今看来,相同的相貌,还有这龙啸剑足以证明,他——就是前太子翼太子。”

王大人的话让梁王心里一颤,其实在穆翼之出现的那刻时,他就已认出他是祝皇后惟一的嫡皇子。

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穆翼之,梁王的目光仿佛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而那个却是……

硬起来的心肠,在那道身影在脑子里闪过后又不觉软下去,梁王深身的杀气瞬间熄灭。

他心里重重叹息一声,暗自道,数十年过去了,曾经的恩恩怨怨也该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梁王沉重的挥挥手,让大理寺与羽林军的人都下去,叹息道:“既然他就是先皇的遗孤,此事就属于朕的家事,你们都退下吧!”

听了梁王的话,其他人都退下,瞬间,宽阔的广场上只留下梁王一家、穆翼之以及玉如颜几人。

玉如颜想了想,终觉得以如今自己的身份留下来很是不妥,于是也随同其他人默默退下,却被穆翼之叫住了。

“五公主请步!”

穆翼之突然出言唤住玉如颜,让她大吃一惊。而穆凌之心里似乎想到什么,脸色慢慢的沉了下去……

果然,与他所料不差,穆翼之看着梁王一字一句道:“今日我前来,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想拿这把龙啸剑与梁琴交接三个条件,不知道梁王可否应允?”

梁王看着他清亮的眼睛,有片刻的失神,道:“你且先说说看!”

“其一,我要去除皇籍,穆翼之今日活了也于今日死了,从此以后,梁室皇族再也没有我这人。”

此言一出,不禁梁王他们,就连玉如颜都怔住了。

翼太子今日突然出现在太子授印大典上,还带着先皇赐给他的,象征真正天子的龙啸剑,人人皆以为他是趁此机会向梁王逼宫,要取回属于他的万里江山来了,可是令人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他竟主动要求去除皇籍,成为一介平民百姓!

这些人里,只有穆凌之在听到他的话后,没有惊讶,聪明如他,已是猜到他今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如今听到他的条件,更是进一步证明了他心里中的猜测,不由眸光深沉,脸色更是阴郁——

虽然欣慰翼太子能放下以往的仇恨,更是难得他愿意放下大梁的万里江山,但一想到他所求的另一个可能,穆凌之已是面无血色,心情沉重到极致……

不等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穆翼之又缓缓开口了——

“其二,虽然我不再属于皇族,但希望梁王给我一道特令,让我可以随时去皇陵祭拜我的父皇与母后。”

“其三……我想带走一个人。”

此言一出,其他几个人皆是迷惑的看着他,想不明白他会向梁王要谁?

穆翼之神情决然的看着梁王,一字一句道:“若是梁王能答应我这三个条件,我自愿交出龙啸剑,并且此生再不入皇室门,与皇家没有半点干系!”

梁王与贵妃听了他的话,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不敢相信他竟自己主动要求放弃息大梁皇室的一切。

如今这样的局面却是最好不过的了,是梁王做梦也没想到完美结果,心里压着的那块大石慢慢的消散了。

而穆凌之在听到翼太子的话,脸色已是一片煞白。

玉如颜见他突然神色大变,心里一慌,连忙走到他身边,拉起他冰冷的手,担忧的低声问道:“殿下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说罢,忍不住伸手去探他的额头。额头并不烫,可一层层冷汗却漫了出来。

穆凌之心里酸涩难言,痛苦不堪——

从那日在大齐的皇宫里遇到翼太子,听着他话里行间的意思,再后来听到玉如颜讲起他曾经私下里救过她的事,再想到刚才他奋不顾身的从塌台下救她,还用自己的身子为她挡去木柱,直觉告诉他,翼太子要带走的那个人就是玉如颜。

万万没想到,上天跟他开了一个最可悲又可恨的玩笑,不光他的弟弟与他喜欢上同一个女人,连他的堂兄也要与他争抢玉如颜。

穆凌之心里一片悲凉,脑子里混沌不堪。

看着玉如颜满脸对自己的担忧,穆凌之心里苦到不行,他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告诉她自己心里的担忧害怕,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拒绝自己一直愧疚着,一直想偿还的翼太子提出的要求。

若是翼太子开口说,让一个玉如颜抵消他们父子欠下他的所有恩怨,父皇一定会同意,可是他呢,他要怎么办?他如何去拒绝阻拦?

他宁肯舍了自己一条命去偿还当年那一剑,也不愿意让他将玉如颜带走。

思及此,穆凌之心痛如绞,反手将玉如颜的手紧紧握住,全身害怕的忍不住直颤抖!

玉如颜不知道他突然怎么了,只以为他是身体不舒服了,想着他这些天来,不眠不休的忙碌操心着,还没好好合眼休息过一刻,顿时心疼死了。

她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殿下若是累了,就往我身上靠一靠。等下回去云松院,我一定要将你关在房间里,不睡足一天一夜,我是不会放你出来的。”

听了她的话,穆凌之心里苦涩味更浓,却勉强对她露出一个笑脸,宠溺道:“嗯,你也累了,回去后咱们一起睡足一天一夜,关上云松院的大门,谁也不让进来。”

虽然两人是窃窃私语,但玉如颜的脸却腾起了红云,娇羞的轻轻嗯了。

穆翼之从说第三个条件开始,眼睛一直停留在玉如颜身上没有移开过,看到她对穆凌那种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深情和爱护时,心里猛烈一痛,嘴里忍不住又是涌上腥甜。

他因爱对背负了十年之久的仇恨选择放手,却也因爱陷入了另一种痛苦当中。

从一开始有目的接近玉如颜,到后来不受控制的被她的喜怒哀乐所牵动,让他渐渐忘记自己的初衷,乃至到最后,看着她因为自己当初为了复仇布下的局,设计下的圈套,让她遭到世人的误解欺凌,让她痛苦委屈,穆翼之的心里开始悔恨——

他恨自己爱上一个棋子,也恨自己将自己所爱之人当成了棋子!

越到最后,复仇已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他猛然醒悟,他心中最渴望的不再是杀了梁王与穆凌之复仇,而是想与玉如颜在一起,想日日夜夜陪在她身边,想看着她笑,想让她认识真正的自己,想从她美丽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曾经的样子……

但如今看到玉如颜对穆凌之那种自内心深处的爱恋,让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犹豫了……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即便他开口要带她走,她也不会同意,但他就是想要一个彻彻底底的答案,一个让自己足够死心的答案。

见他迟迟没有开口说是要哪一个人,梁王不由问道:“你要带走哪一个人?”

梁王也是聪明人,看着穆翼之眼神里的凌厉之色在此时已化做轻柔的情意,不由好奇道:“这宫里可是有你喜欢的人?难道你还记着小时候与木家的婚约,要带木梓月走?”

梁王的话让穆翼之全身一震,好不容易柔和下来的神情瞬间又是冷若冰霜,他冷哼一声,目光凉凉的扫过一边没有吭声的大皇子穆云之,冷冷道:“我既已不再是皇室中人,以我如今的身份如何配得上木家千金,呵,可话也说回来,即便我如今还是大梁的皇子,也是不会再娶她。”

他语气决然又不屑,仿佛很是厌恶木梓月,梁王见他这样说,心中不由生出了好奇。

而穆凌之从最开始的惊慌绝望,到如今他已打定主意,不管如何,翼太子向他要什么都可以,但玉如颜,他是如何都不会放手的。

心里这样想着,手中忍不住死死的握紧她的手,生怕她被人抢去了。

习武之人手劲都很大,穆凌之一时慌乱失神竟忘记控制力气,将玉如颜的手都握出红印了,玉如颜忍不住轻呼出声,穆凌之才反应过来。吓得连忙将她的手拿起来察看,看着她手背上的红印,心痛不已。

然而就在此时,玉如颜的另一只手却被穆翼之握住,她惊诧回头,却见刚刚救过自己的翼太子定定的看着自己,脸上的神色中生出莫名的悲哀,看得她心头一凉,一颗心往下沉去,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惊恐的睁大……

穆翼之清俊的脸上神情慌乱却又坚定,他定定的看着一脸惊诧的玉如颜,看着自己苍白无光的脸映在她滟潋无双的眼眸里,心口一阵剧痛。

玉如颜被他炙热的目光盯得害怕起来,奋力去甩开他的手,可他的手同穆凌之一样,冰凉却有力,死死的握着她不放。

他咬牙抑住心口越来越利害的疼痛,嘴唇哆嗦道:“五公主,今日我救了你,若我要带你走,你愿意可否……咳……咳……”

话未说完,穆翼之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一只手死命按住胸口,握着玉如颜的那只手却舍不得松开,即便身子痛苦的躬起来,仍然咬牙装出无事的样子,定定的看着玉如颜,等着她的答案。

虽然心中已猜到,但玉如颜还是不愿意相信他要带走人竟然是自己,不由呆在了当场!

犹自记得第一次在王府里见到他,他也是说要带自己走,那时的她,隐瞒身份辛苦的在王府里煎熬,他要带自己走尚可说是他一时心慈可怜自己,要带自己脱离苦海。可如今,她好不容易苦尽甘来,与穆凌之日久生情、两情相悦,他却又说要带自己走,还是当着梁王与贵妃的面,这样一来,让梁王与贵妃还有其他人如何想她?

贵妃本就对她印象不好,如今见自己与翼太子拉扯上,只怕会对自己更加不喜,而其他不知情的人,一定会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她以后如何在大梁生活?

而且如今翼太子之前的计谋早已被穆凌之和她识穿,自己对他已没有任何作用了,与他的关系连棋子都算不上,他要带走自己又有何用?

难道,他只是单纯的想报复穆凌之?

可是,他对梁王的仇恨都放下了,又怎么会再记挂着找穆凌之寻仇呢?

玉如颜越想越不明白,只是一瞬间,她的脑子里已是乱成一团粥,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大梁的前太子为何总揪着自己不放?

虽说他救过自己几次,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他报复穆凌之的一颗棋子,所以,玉如颜并不感激他,更不会愿意跟他走。

何况,一想起之前关于玉女与自己那些声名狼籍的谣言,皆是出自这个前朝太子的手笔,玉如颜对他更是没了多少好感,只是觉得他也是权力欲望下一个可怜的无辜者,但要让她跟他走,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穆凌之已被翼太子的要求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气愤之下并没现翼太子身体的异样,脸色阴沉的正要开口替她拒绝,玉如颜已气愤的自己开口了。

俏脸憋得通红,玉如颜义正言辞的对穆翼之道:“谢谢殿下的厚爱,也谢谢殿下刚才救下我,但殿下心里应该明白,我并不欠你什么恩情,因为,之前殿下将我当成棋子将我害得那么苦,如今再救我,只能算是两两抵清了。”

“与其要一个舍弃无用的棋子,殿下不如向圣上讨要一个对殿下有作用的人,殿下何必对一个无用的棋子这般执着!我决不会跟你走的,殿下死心吧!”

玉如颜字字诛心,闻言,穆翼之苍白的脸已成灰败之色,他嘴唇翕动想向她解释说些什么,可是一张嘴,喉咙里的腥甜就往外涌……

被她这样拒绝已是够狼狈了,穆翼之想在她面前留下最后的一丝尊严,死抿着嘴唇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更多的狼狈与可怜!

可握着她的手却一直舍不得松开……

见他死缠着玉如颜不放,穆凌之心里的怒火一不可收拾,而小刀在听到翼太子要带走的人竟是自己的姐姐时,也是怒火冲天,正要上前帮玉如颜甩脱他的手,没想到,就在此时,玉如颜感觉自己手腕上的力道一松,穆翼之口中涌出鲜血,松开紧握着的她的手,双手死死捂着自己胸口,一口鲜血喷出,人也在下一刻哄然倒在了地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众人都吓了一大跳,穆凌之第一个反应过来,再也顾不上去责怪他

觑觎玉如颜,而是心急如焚的大声让宫人去找太医,而包括玉如颜在内,在场的其他人也被翼太子的形容吓到了,顿时场面一片慌乱……

穆翼之被送到穆凌之的朝阳宫里医治,穆凌之怕再生变故,亲自守在翼太子的身边,陪着他去了朝阳宫。而玉如颜经历了这一天的波折,本已是累到虚脱,身心俱疲,正要吩咐安哥备马车回王府,因为翼太子与她的事,她要避嫌不敢再去穆凌之的朝阳宫了,只能回王府歇息,可还来不及离开,却已是被谢贵妃叫进了瑶华宫!

看着玉如颜满脸疲惫的样子,谢贵妃神情一片冷漠,她盯着玉如颜看了好久才冷冷开口道:“今日之事,玉公主不打算给本宫一个解释吗?”

闻言,玉如颜苦涩一笑,她就知道,谢贵妃终究是误会了她与翼太子的关系!

叹息一声,玉如颜从大齐玉女的谣言开始,将穆翼之把她当做棋子报复的事一字不漏的向谢贵妃禀告。

最后,她无力道:“娘娘,这一切就是为何当初我堂堂一国公主被沦为军妓奴婢,为何殿下会见都没见过我一面,就恨我入骨要杀我为快,还有当初刺客身上的那块殿下送我的玉佩,这一切的一切,不过都是翼太子安排复仇的圈套,而我,就是这个圈套里的一枚小小的棋子罢了。”

谢贵妃听完她说的这一切,震惊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没想到,没想到你与凌之身上竟是生如此多的波折,之前本宫倒是误会你了。”

但贵妃话锋一转,拧着眉头看着她道:“可是如今他话已说出口,让陛下答应他那三个要求,只怕陛下因为十年前之事,会同意他的话。但,凌之对你的感情本宫也是知晓的,只怕以他的性子是万万不会同意让你带那翼太子离开,那么,到时他势必要得罪他的父皇了。”

谢贵妃头痛的看着她,无奈道:“此事如此荆手,你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