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三十章 再回东都

然而,就在两人纠缠成一团时,院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

门开处,正是穆凌之一脸寒霜的立在门外。

院子没点灯,而此时的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稀疏的星光照院子里一片朦胧。

没有灯光,乍然看去,穆凌之看不清压在玉如颜身上的人是谁,但他心中的熊熊怒火已化做凌烈的杀气,一伸手,腰中的软剑‘铮’的弹出来,已是飞快的朝小刀刺去。

在门被踢开的那一瞬间,那一声‘砰’的声响已震动了小刀,他怔怔的朝门口看去,然而还没反应过来,穆凌之的利剑已是刺了过来。

他翻身一躲,即便他身形再快,也是躲不过穆凌之鬼魅一样的剑法,终是将他的手臂刺穿!·

剧烈的疼痛袭来,小刀彻底清醒过来,在看到穆凌之毫不停歇的第二剑袭来之时,他突然不躲了,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嘴边勾起诡异凄厉而又绝望的冷笑,眼睁睁的看着长剑朝自己的胸口刺来……

“不要啊,他是小刀!”就在最后关头,处于惊吓中的玉如颜终于反应过来,电闪雷霆间喊出这一句话。

穆凌之被她话吓得一滞,在最后的关头硬生生的收住剑势,神情窒住了,连呼吸也是同样窒住,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这才现,冷冷月色下,面前站着不动,手臂流着血,任由他刺的人竟然是他的亲弟弟、刚刚当上太子的穆晨之。

四目相对,兄弟二人都怔在了当场。

铜钱与安哥他们也被眼前的一幕唬住了,等点亮灯火时,穆凌之竟看到小·刀漆黑的眸光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冷光!

四周的灯光悉数被点亮,穆凌之手中的长剑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呆呆的对着小刀,锋利的带着血渍的剑尖离小刀的胸口不足一寸,再往前半分,他就死在自己剑下来。

他明明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他到底要干什么?

穆凌之心头大震,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穆晨之,心里冒出的可怕念头把他也吓住了——

难道,他故意站着不躲,就是要让自己刺中他,然后……

心中的念头闪过,穆凌之的后背立刻浸满了冷汗。

他的第一剑刺穿了小刀左边的手臂,剑口锋利不见血口,可鲜血都汩汩往外流,不到片刻已是浸湿了他半边的身子。

玉如颜压下心中的慌乱,上前拦下穆凌之手中的剑,又让人拿来纱布替小刀包扎伤口,哆嗦道:“殿下,方才不过是小刀来寻你,天色太黑院子里没有点灯,他一不小心绊倒了,刚好跌在躺椅边上,而我……而我一直在睡觉,也是刚刚才醒来。”

穆凌之心里又乱又恨,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万万不可传到外面,若是让父皇与母妃知道,后果是不可相像的!

不说梁王无法忍受自己的两个儿子争一个女人,单凭一向护短又极其看重他们兄弟二人的母妃,若是知道因为玉如颜他们两亲兄弟产生隔阂,还兵刃相见,只怕以母妃的性子,第一想到的就是杀了玉如颜,断了两个儿子心中的念想……

一层层细汗漫上脊背,穆凌之第二次感觉到无助与不安,甚至是痛苦。

第一次让他产生这种感觉,是与玉如颜决别又失去她消息找不到她的时候,他在东都上天入地也找不到她半点踪迹。当时的他也像现在一样,无助,伤心,绝望痛苦!

而如今,看到自己的亲弟弟与自己爱上同一个女人,一向冷静自恃的穆凌之却失去了所有主意!

兄弟两人同时爱上一个女人,这样的局面要如何破解?

就如小刀想他一般,对于小刀,穆凌之也同样的无奈——

换做别人胆敢窥觊玉如颜,他早已一剑杀了他,可面前的是他的亲弟弟,是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亲弟弟,如今更是大梁的太子,未来的梁王,他能奈他如何?

可让他放弃玉如颜也是万万不可能——

他可以将大梁万里江山供手让给他,也可以为帮他争夺江山舍弃自己的性命,但让他承让玉如颜却是万万不能的。

兄弟俩就这样一直怔怔的站着,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穆凌之深邃的眸光里隐忍着怒火与无奈,而小刀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同样是愤怒与不甘!

泠泠月色照在二人身上,兄弟两人身上的冰霜之气将整个院子都快冻住了。

玉如颜咬牙抑住心头的战栗,挥手让安哥她们都下去,将院门关上,院子里只留下他们三人。

小刀手臂上的伤口已包扎好不再流血,他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的虚无,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去看一眼自己受伤的手臂,以及对面的自己的哥哥。

他的内心也是煎熬,即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哥哥与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却也知道自己这样做终是伤害了哥哥与玉如颜。

不甘与愧疚在心里激烈的碰撞,他没脸去见自己的兄长,却也放不下爱入骨髓的玉如颜,所以,他反而巴望着哥哥能多刺自己几剑,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心里的罪孽感!

玉如颜尴尬又惶然的立在那里,不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是劝小刀离开还是劝穆凌之熄下怒火。

她的心剧烈的颤抖着,面前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她当成弟弟养大的像亲人般的小刀,一个是她认定一生的良人,更是要与之相伴一生的爱人。

眼前的局面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所以,她也是惶然害怕的呆在当场,只是紧张的盯着穆凌之手中的长剑,也紧张的关注着小刀的神情——

若是两人还要再打起来,她不知道要帮谁,她只有站在中间,去挡双方的长剑!

气氛一时间压抑沉闷到要结出冷霜来!

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穆凌之沙哑着声音开口了。

他握剑的手微微颤抖,最终还是咬牙将剑收回腰间,冷冷道:“你刚刚继任东宫,这么晚跑到这里做甚么,难道不知道大皇兄一直在找机会寻你报复吗?”

穆凌之的话虽然冷冽,但里面的关切之意还在。闻言,小刀心里一片苦涩,强装起来的坚强也瞬间崩塌……

他知道,为了玉如颜,也为了他们三人,哥哥终究选择原谅他,不去追究他方才的失态。

可越是如此,小刀心里越是羞愧难安,他宁肯穆凌之打他骂他,甚至杀了他,也不要他这样大度的维护着。

同时他知道,哥哥越是假装无事的忽略此事,就代表他对玉如颜半分也不会相让,就算心里有再大的怒火,也要将此事遮掩下来,就是为了能够继续与姐姐在一起。

得知穆凌之的决心,小刀心里一片冰凉。

而玉如颜听到穆凌之开口,悬着的心却是落了地,她仿佛重新获得了生机,心里对穆凌之是感激的。感激他选择息事宁人。

小刀冷冷道:“我若是怕大皇兄就不会去抢他的太子之位了,我知道他心里的打算,但——我一点也害怕担心,手下败将有何可惧!”

不等穆凌之开口,他低下头闷声道:“我听下属来报,说是哥哥与姐姐回来,所以……过来看看……”

他并不刻意去配合之前玉如颜掩盖性的话,因为,他知道,此事到了如今,兄弟二人之间已是心知肚明。

“既然看过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小刀转身朝外面走去,穆凌之连忙叫住他,眼神阴郁的看着他左臂上的伤口,冷冷道:“若是父皇与母妃问起你手上的伤,你要怎么说?”

小刀毫不在意的冷冷嗤笑一声道:“哥哥刚刚不是还在担心大皇兄会对我下手吗。呵,这些日子以为,明枪暗箭我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所以若是告诉父皇与母妃,是遭到了大皇兄的暗杀,但也合情合理,也不算冤枉了大皇兄。”

听他这么一说,穆凌之才放下心来。

他刺他一剑,若小刀要记仇大可朝他来,但他却不希望此事让父皇与母妃知道,因为但若是让母妃知道,这一剑是因为玉如颜被自己刺的,第一人要遭殃的就是玉如颜。

小刀同样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冲动让母妃怪罪玉如颜。所以,才想着将受伤之事推给一直对他虎视眈眈的大皇子。

小刀一言不的走了。玉如颜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了躺椅上,想起方才的凶险,刚刚换上的干净衣裙又被冷汗打湿了。

穆凌之担心的看着她,上前拉过她的手关切道:“是不是被吓到了?”

玉如颜苍白着脸,声音哆嗦道:“殿下……小刀他,他是无意的,等……等以后时间长了他自然就明白了……”

“我都明白。不要再说了!”穆凌之的声音里透着疲惫,无力的道:“他的性格……从小随了我母妃,爱憎分明却也……却也执着倔强。如今,要断他的念头,我们只有早日完婚……”

“今日之事,万万不可再传出去,所幸方才这院子里只有铜钱与安哥在,他们二人都是我们的忠仆。绝对不会对外说,所以,以后再见小刀,你还是平常心,将他当成弟弟,不要太过慌乱难堪露出马脚,特别是在母妃面前时,她可是异常的敏感。”

听了穆凌之的叮嘱,玉如颜心里也是一片苦涩,默默道:“一切都听从殿下的安排!”

两人相对无言,心情都是非常的沉重。

小刀咬牙忍住心头的慌乱难堪,跌跌撞撞的走出客栈,夜风一吹,他的神智彻底清醒过来,想到自己刚才做的糊涂事,他的心里悔恨难安,已是无脸见人,更是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刚刚竟然想对姐姐……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无尽的自责和难堪羞愧,让他无颜见人,他顾不上伤口的疼痛,策马扬鞭,严令不准随从跟着,一个人骑了马朝无尽的黑暗里驶去……

随从们呆在原地面面相觑,即不敢放心让他一人走,但也知道这个太子爷的脾气是说一不二的,若是敢违抗他的命令,只会是死路一条!

可还是有一个人影悄悄的跟了上去。

从穆凌之与玉如颜到达鹿阳县城后,那个身影几乎与小刀同时到达客栈,并蛰伏在院子外面的隐秘处,所以,院内生的一切她皆是听得一清二楚,唇畔不禁勾出残酷恶毒的冷笑——

呵,没想到两兄弟为了这个贱人竟然兵刃相见、反目成仇了,如此倒好,都不需要她出面,就会有人替她收拾玉如颜了。

木梓月躲在暗处又是高兴又是心痛——

好久没有见到穆凌之,一听说他回东都的消息,她忍不住心头的思念,像一年前一样跑来见穆凌之。

虽然这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见到穆凌之,但关于他的消息她却从没有遗漏过。

他以五万亲兵大败大魏的四十万雄军,消息传到大梁时,虽然梁王表面上责怪他没经过他的同意替别国出征,但心里却是欢喜他的神勇。整个东都都在交口相传穆凌之的利害,大梁人人都说,他们的三皇子真正是天神一样的人物,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有如战神临世,所向披靡!

无数数不清的赞美之词流进木梓月的耳朵里,将她心中之前对穆凌之的怨恨又渐渐的冲淡,久而久之,她对他的爱意死灰复燃,而且更是犹胜从前。

她相信,以她与穆凌之从小在一起的情谊,只要她主动示弱,主动去表明自己的爱意,他必定会重新接纳她的。

而且,如今的她已不再自卑,看着铜镜里那一头重新长出来的乌,虽然还不太长,只到肩膀的地方,但她在经历人世间最痛苦的折磨后,终于让毁坏的头皮再次长出乌。如今,她不再是自惭形秽的癞子,已是恢复了以前的美貌,所以,她更加有信心挽回穆凌之的心。

所以,一听说他回来了,木梓月再也克制不住心头的狂热,冒夜赶了过来。

可是,近乡情怯,一想起穆凌之离开东都时对她说过的那些残忍的话,木梓月又胆怯了,不敢光明正大的去找他,只敢小心的潜进客栈里,蛰伏在穆凌之与玉如颜居住的院子外面。

没想到,没有看到穆凌之,却见到偷偷进院子的穆晨之。

后来生的一切,让她既痛恨却又欢喜。

她痛恨为何这些优秀的男人一个个都喜欢玉如颜那个贱人,可一想到终于找到了对付她的法子,心里又是兴奋起来——

若是这件事情被梁王和贵妃知道,只怕不需要她再动手,玉如颜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了。

她跟着小刀悄悄走了出来,等看清他脸上悔恨难安的神情,她心里寒意凛然——

一定不能让小刀因为愧疚悔恨从这场三角恋里退出来,只有小刀将玉如颜夺去,她才会有机会与穆凌之再续前缘!

经历了这么多,木梓月已是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所以,如今的她已放弃当皇后的夙愿,只一心要嫁进三王府,与穆凌之长相厮守!

所以,看着小刀决然离去,她忍不住也追了上前,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小刀放弃玉如颜。

黑暗中,小刀一路狂奔,竟是跑回了东都,迷蒙之下,寻到之前玉如颜为了照顾安哥租住的小院子里,去街口打了满满五壶酒,翻墙进去了。

这所小小的院子在他重回大梁后就已花钱买了下来,如今除了回到这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一口气将所有的酒都灌进了肚子里,小刀怔怔的坐在台阶上,看着天上的月亮,明明圆圆满满的,但看到彼时的小刀眼里,却是那般凄凉孤独,一如此时的他。

酒劲渐渐上头,小刀模糊中跌跌撞撞的来到当初玉如颜住过的屋子里,看着屋内熟悉的摆设,心里一酸,不禁落下泪来。

爬上土坑,小刀轻轻抚着床上的被褥枕头,虽然过去这么久,房间里床上早已没了玉如颜的气息,但他然而想象着玉如颜就在身边,还像以前一样,是与他相依为命、日日相伴的姐姐。

“姐姐……你不要我了,我要怎么办?”小刀痛苦的轻逸出声,泪水湿了枕巾。

此时的小刀,又仿佛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单纯简单的少年,收起了满身的戾气,只是一遍遍的想着他的姐姐,心里的痛苦已是生生要将他撕裂。

“姐姐,我并不想当太子,可是母妃告诉我,只有当上太子成为皇上,成为天下的主宰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要你,所以,我才要夺下太子之位……”

“可是姐姐,我想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与我成亲,做我的皇后,与我一起受天下人的敬仰叩拜,可是,可是你却不喜欢我,你不喜欢我……”

小刀陷入梦魇般怔怔的喃喃自语,一会哭一会笑,想到玉如颜马上要嫁人,他的心一阵阵的绞痛,直到酒意彻底上头才伤心的睡去……

木梓月跟着小刀来到院子外面,她站在外面打量了半天,想不明白小刀一个太子为何会深夜来到这里,心里很是好奇,不由爬上围墙,小心的趴在上面打量着里面的动静。

等她看见里面不过一个再普通简陋的小院子时,心里的诧异越盛,待看着小刀醉酒进了屋,也忍不住翻下围墙跟了上去。

屋内小刀的哭声和情不自禁说的话,无一不被她听到了,木梓月全身兴奋的忍不住战栗起来——

原以为小刀对玉如颜的感情只是一时的不甘心,如今才明白,他心中对玉如颜的感情远远不止是一种相伴以久的依恋,而是爱到骨髓那种深情。

杏眸里闪过亮光,木梓月的心激动到不行——

如此一来,她倒是不用去担心小刀会因为亲理伦常而去割舍心中对玉如颜的感情了。相信只要她在一旁适时的煽风点火,小刀终是越来越坚定得到玉如颜的决心,那么,到时穆凌之就是她的了。

看着小刀已醉成了一滩烂泥,木梓月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眸光里寒光一闪,娇美的双唇轻启,有如毒蛇的信子,带笑的声音里却漫着无尽的寒意。

“太子爷,可别怪我,我不过是在帮你!”

说罢,对着睡熟过去的小刀俯下了身子……

第二天一大早,玉如颜与穆凌之收拾妥当,正装出回东都了。

行了一个多时辰,已是可以看到东都的城墙。

当再次看到那巍峨的城墙,玉如颜仿佛在做梦一样……

犹自记得,半年前,自己伤心绝望的离开东都,带着小刀与安哥黯然回大齐,那时的她,以为此生自己都不会再回到这里了,然而没想到,穆凌之竟然从东都追她到了大齐,又将她重新带回……

临近城门,穆凌之想起昨晚之事,又忍不住拉过她的手叹息道:“昨晚之事,我替晨之向你道歉,也向我自己道歉,过了这一道城门,昨晚之事就当它从没生过,因为,他如今的身份不比寻常,而且,虽然他现在已是太子,但大皇兄一直没有死心,一直在伺机报复他,我也是听到消息才这么急着赶回的,因为,暗卫来报,明日的授印大典,大皇兄会有动作,所在,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再出其他乱子了……”

闻言,玉如颜才明白后来的路程他为何这么着急赶路了,原来竟是为了这个。

想到这里,玉如颜的心也悬了起来,她知道皇位之争的残酷血腥,明日,不知道大皇子会干出什么可怕之事?

思及此,玉如颜温顺的安慰他道:“殿下不要为我忧心,从来在我心里都是将太子他当成弟弟,而且,昨晚之事我也说过了,只是他进院时绊倒了,并没有伤害到我什么,我……早已忘记了。”

听了她的话,穆凌之的心稍稍放松下来。

如今对他而言,只是期望着晨之顺利拿到太子印后,自己再与颜颜成婚,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离开这里的一切纷纷扰扰!

若是让他知道后来会生那么多变故与磨难,将玉如颜与他皆是伤得体无完肤,甚至让她瞎了眼睛成为瞎子,或许,穆凌之拼命也不会再将她重新带回大梁,更不会让她卷入无尽的纷争当中……

为免夜长梦多,穆凌之甚至都等不及先回府,而是直接带着玉如颜去皇宫面见梁王与贵妃,去求得圣旨与她完婚。可是,令他没想到的,王府的女眷们听说他回来了,竟是在安丽容的带领下亲自迎到了城门外,当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拦在了他们的马车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