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昭仪生产

虽然此番槿樱宫断舌之事,逢凶化吉反而扳倒了霍相,但答应的帮玉怀珠揭玉明珠谋害上官贤重之事还没了结,莲妃也没有完全失势,而最重要的是吴昭仪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顺利生产。所以,在离开齐国皇宫之前,玉如颜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第二日,穆凌之又要出宫去陈府,陈益卿与谢钰涵的喜宴定在三日后,也是八月初一,有许多事要处理,但他再也不放心玉如颜一人呆在宫里,执意要将她一起带出宫带在自己身边才放心。

这一次玉如颜倒没有反驳,乖巧的随着穆凌之出了宫,因为她知道,今日是霍相被流放出京城的日子。

在陈相府呆了一会,玉如颜跟穆凌之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安哥出门了,穆凌之担心她的安危,派了二名暗卫偷偷在暗处保护她。

来到长街上,玉如颜在霍相必经之路上找了家茶楼坐下,一杯茶还没喝完,就听到前方的喧华声传来,抬目看去,正是押送霍相的官差押着霍相从远处走来。

街道两边围满了看热闹的行人,人人都在猜议叱咤风云的霍相究竟是犯了何事要被流放,朝廷里出的消息只说他触怒天威,具体事件却无人知晓!

人群里,玉如颜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做平民打扮的莲妃,却并没有看到玉明珠的身影。

只见莲妃双眼通红的紧紧跟随在霍相身后,脸上神情愤恨难平,却又满是不舍心痛,眼泪滚滚,而她的身边,还有其他一群人,男女老少,皆是个个垂泪,一直送着霍相往城门走。

之前精神头很好的霍相,仿佛一夜老了许多,两鬓的白越耀目,眸光浑浊,但神情却仍然一如既往的平静,挺着腰杆走着,半点没有丧家之犬的形容。

玉如颜心里暗暗惊叹,这个霍相除出心思太过奸逆,却也是个人物,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相沦落成今日这般田地,脸上的威严仍然在,被他目光扫过后,街道两边的行人都自觉闭上嘴巴不敢再擅自评论他!

昨晚,若不是有穆凌之在,她实在没有半分把握可以反败为胜!

想起昨晚的凶险,玉如颜犹自心里微颤,看着人群里的莲妃,她的眸光不由深沉起来……

静静的看着他们从自己面前走过,玉如颜喝完手中的茶,拍拍手带着安哥去了尚书府的后门!

拿着玉怀珠交给她的与尚书府夫人的信物求见尚书夫人。尚书夫人原以为是玉怀珠来了,连忙迎了出来,陡然见玉如颜,神情微微一愣,但估计玉怀珠之前跟她提起过玉如颜,连忙将她恭迎进去,又让人准备茶点,忙前忙后,很是惊惶!

玉如颜拦下她,免了那些礼节客套,长话短说道:“我今天悄悄来见夫人,是想问一句,刑部对令子的案子可有什么进展?查出上官公子所中何毒了么?”

虽然知道同上官夫人说这样的话有点残忍,但玉如颜却必须要了解清楚,因为,今天早上出宫前,吴昭仪悄悄让人叫她去了春芜宫,告诉她,她在春澜宫的眼线传来消息,说是莲妃与玉明珠手里藏着一种巨毒,叫鸠羽,巨毒无比,玉如颜当时一听,就怀疑上官贤重就是死于这种巨毒之下的。

果然,听了玉如颜的话,上官夫人又勾起了心里的伤心事,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流,哭了好久才回道:“仵作查出来了,我儿竟是中了鸠羽的巨毒,听说,那毒无色无味,人食下后,死相安详,根本看不出是中毒而死……”

手中的茶杯微微一斜,差点倾出茶水来,玉如颜心里已是落满冰雪,不露痕迹的安慰上官夫人几句,突然问道:“不知当初上官公子身边侍候的丫头们可还都在府上?有什么线索没有?”

上官夫人听了玉如颜的话,微微一怔,片刻后心里明白过来,知道这个五公主是与她家老爷想到一处去了,连忙道:“当初我儿出事后,我家爷立刻叫来仵作验尸,就已知道他是死于非命,于是悄悄将贤重身边伺候的小厮丫头统统关了起来,之前关在府里,后来听到四公主叫人托信来,说是府上不安全,就悄悄转移到乡下的庄子里去了,让人看守着,对外只声称说是老爷一怒之下,将她们统统给贤重陪葬了!”

“可那些丫头,一个个都说自己是无辜的,跟贤重的死没有关系,一点线索也没有!”

上官夫人不知道的是,玉怀珠让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玉如颜帮她们安排的。因为她知道,一旦关于长公主杀害上官贤重的消息传出,莲妃母女必定第一个想除掉的人就是藏在相府里那个帮她办事的丫头,所以,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杀了那丫头灭口。

可这惟一的证人,玉如颜怎么也得留下她才是!

可是,毒害主子是大罪,那个丫头肯定是不会愿意自己招供出来的,因为,她一旦招出来,不光尚书府要她赔命,莲妃也不会放过她!

思及此,玉如颜悄悄附在上官夫人耳边嘀咕几句,夫人顿时眼睛亮了亮,欣喜的点了点头。

临走时,上官夫人对玉如颜千恩万谢,玉如颜不忘记叮嘱她:“夫人,即便你试过之后,心中对下毒的丫头已是知晓,请一定要忍住心里的怒火,留下她的命来,同时也不能让她觉你们已知道是她干的,让她多活几天,另外,派人悄悄去查她的家世背景,本公主自有大用处!”

上官夫人自从听到玉如颜给她的主意,心里已是对她钦佩万分,恭敬应下道:“臣妇晓得,一定会忍下心中的恶气,找出幕后的真正凶手!”

回去的路上,安哥不解的问玉如颜:“公主,你刚才教了上官夫人什么好办法,让她可以查出是哪个丫头是帮莲妃做事的人?”

玉如颜一直笑而不语,没有回答她,只是问她:“如果两杯水摆在你面前,一杯至清通透,一杯浑浊暗黄,按你的直觉,哪一杯水里是有毒的?”

安哥想都没想道:“肯定是浑浊暗黄的那杯有毒啊!”

听她这么一说,玉如颜不由笑了,道:“是啊,人人都会以为有颜色那杯才是有毒的,只有知道鸠羽之毒无色无味的人才不敢去碰那杯清水!”

闻言,安哥愣了愣,心里似乎有些明白了,但还是有些理不通透,一头雾水的看着玉如颜。

看着她的呆样,玉如颜浅浅笑道:“我不过是让那上官夫人将关押起来的丫环单独一个个分开,给她们每人面前摆上两杯水,一杯清水,一杯浑浊之人,跟她们说,两杯水里有一杯水里有害死上官贤重的巨毒之药,任由丫环们挑一杯喝下,不幸挑中毒药毒死的就给上官贤重陪葬,而侥幸活下的,就既往不咎,让她好好活着!”

听了她的解释,安哥总算明白过来,佩服道:“公主好主意,这样一来,那个下毒的丫头必定不敢去挑那杯清水,反而会挑另一杯浑浊的水,而其他丫头则会同我一般,第一反应会去挑那杯白水,这样一来,莲妃藏在尚书府的内奸就能抓出来的了,只有抓出内奸,才能让她出面指证莲妃!”

玉如颜叹息道:“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若是那丫头太过精明,明白了这是个陷阱,也是无法的。所以我让上官夫人在半夜时分去突袭,在她们睡意正浓意志最薄弱的时候突然让她们做出选择,打她一个措手不及,希望能让那个深藏起来的丫头暴露出来,再去探查她的身世背景。”

“只有找出莲妃是拿什么要挟的她,我们就从同样的地方入手,策反也好,要挟也好,总归是要让她站出来指认莲妃与玉明珠!”

听了玉如颜的话,安哥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不由喜滋滋的道:“有了公主的妙计,一定会成功的。”

玉如颜苦涩一笑,心里也是期望上官夫人听了她的话,此番能够成功——

只有撬开下毒之人的口,才有证据让莲妃玉明珠认罪啊!

上官夫人今晚就会去办此事,玉如颜希望她能在陈将军大婚之前能查出下毒的丫环,这样,她才能尽快处理完齐国的事情,跟随穆凌之回大梁了!

虽然穆凌之没说,但她也知道,大梁那边的形势也很严峻,小刀与太子的斗争日渐激烈,谢贵妃一直在催穆凌之回去帮助小刀,而玉如颜也担心小刀敌不过阴险的太子,也想早一点回大梁去。

回陈相府的沿途看到有越记标志的客栈,玉如颜蓦然想起了好久不见的越羽,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店里的伙计见她衣着不凡,面容出众,连忙热情的迎上来,问她是否要住店?

玉如颜拿出身上随身携带的羽牌,道:“可否请贵店的掌柜出来说话?”

那小伙计一见她手中的东西,面上一震,连忙恭敬的将她迎到一旁坐下,上好茶点,再去请掌柜出来。

越家的这家客栈很大,装潢也是高雅不凡,外堂里坐了不少的客人,或喝茶或吃饭,从玉如颜一进来,半开的雅间里一道阴鸷的目光已是盯上她了。

雅间里的男子仔细打量玉如颜后,阴鸷的眸光里露出一丝惊诧与兴奋,他从怀里掏出一副画像,对着玉如颜徐徐展开……

画像中的女子穿着一身流光银的精美衣裙,容貌倾国倾城,那滟潋的眸光更是艳丽胜过身后漫天的霞光和枝头无数的红梅,脸上娇羞的小女儿情意,还有眼底的爱意,隔着宣纸都让人感觉到迷人的情爱之意!

确定外面的女子就是画像上之人,看着画像左下角的章印,那人眼神里阴鸷更甚,低声对身边的随从嘱咐几句,继续饶有兴趣的一直隔着雅间的镂空屏风打量着玉如颜,极薄的双唇在嘴角勾起邪恶的笑意,声音冰冷邪魅——

“穆凌之,原来,这就是你的软肋——有意思!”

玉如颜从坐下开始,一直感觉到一股冰冷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她不禁全身寒,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视了周围一圈,却并没有现什么可疑之人。

安哥现她神色不对,不由担心道:“公主怎么了?可是身体哪里不舒服?我们还是回去吧!”

玉如颜道:“无事,我想向掌柜的打听一下越大哥的情况,问几句话就走!”

正在此时,客栈的掌柜走了过来,恭敬作揖道:“不知道姑娘有何吩咐?”

玉如颜温婉一笑,道:“掌柜言重了,我只是想向掌柜打听你们越当家的事,不知……最近可有越大哥的消息?他现在去了哪里?”

掌柜听她唤越羽为大哥,身上还有象征越当家的羽牌,心里知道面前的女子必定与当家的关系不同寻常,于是说话言语间更是恭敬:“回姑娘的话,三个月前当家的确实来过京都,但后来再也没有当家他的消息,小可也不知道当家的现如今身在何处,还请姑娘见谅!”

虽然心里已知道结果大抵是这个样子,因为越羽一向神秘,与他名下店铺的掌柜很少见面,但玉如颜的心里还是涌上丝丝失望。

越羽对她面言,有太多的恩情,虽然不能如他如愿与他在一起,但玉如颜却希望他平安安康!

从客栈出来,玉如颜径直去了陈府,与穆凌之在陈府用过午膳后一起回宫了。

玉如颜回宫后,先是去春景宫看望淑妃,顺路去了华阳宫悄悄找了玉怀珠,得知她已悄悄处理了庵堂里的断舌,心里也就放松了。

回来的路上折去春芜宫看望即将临盆的吴昭仪。

吴昭仪因为怀的是双生儿,肚子比一般的孕妇大上许多,如今更已是不能下床行走,成天在榻上躺着,所以,昨晚槿樱宫出事她并没有到场,但事情的来龙去脉却是听宫人一字不漏的细细禀了,如今看到玉如颜来了,免不了又是一顿好问。

听说霍相今天一早已被流放,吴昭仪心里的大石放下一大半,抚着胸口叹息道:“如此一来,莲妃没有母家的支持,想必也不敢再打我腹中孩儿的主意了。”

看着她放心下来的神情,玉如颜悄悄咽下心里的担忧——

她心中反而担忧,如今霍相倒台,若是莲妃想东山再起,将心心念念的后位得到手,只怕更加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争夺吴昭仪肚子里的皇子了!

但这样的话她不敢同吴昭仪说,女子怀孕期间最忌情绪太过波动,况且看她的情形,不日就要生了,若是给她心里造成负担,怕她生产时忧心太多,反而容易出事!

她笑着拍了拍吴昭仪的手道:“娘娘放宽心,到时我定会陪在你身边的。”

而另一边的槿樱宫里,听到暗卫的禀告,穆凌之的眉头收拢,深邃的眸子一片暗沉,沉声道:“没现跟踪她人的身份吗?”

那暗卫愧疚的低下头道:“来人身法很利害,当时属下只担心会伤害到王妃,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王妃的安全,并不敢抽身去追查来人。属下办事不当,还请殿下责罚!”

“算了,你们做得不错,记住,不管什么时候,王妃的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下去吧!”

暗卫离开后,穆凌之不由陷入了沉思——

颜颜好不容易出一次宫,怎么一出去就被人盯上了?

盯她的是谁?难道是霍相或是莲妃的人吗?

穆凌之想了许久,除了想到霍相与莲妃,却也想不起还会有谁要跟踪玉如颜!

但他们跟踪她又是想干什么?

穆凌之心里莫名的涌起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一早,尚书府就有消息悄悄传到玉如颜的手里,得到消息后,玉如颜一直焦虑的心放踏实下来——

如此一来,有了人证,不怕莲妃母女不认罪了!

傍晚时分,玉如颜刚刚午睡起身,春芜宫突然传来消息——昭仪娘娘要生了!

玉如颜料定吴昭仪生产的日期也就这两日,心里虽然有些惶然担心但也不太意外,连忙领着三位产婆往春芜宫赶去。

可是,等她赶到春芜宫时,莲妃已早早守在吴昭仪的寝宫门口,身边领着一大群宫女太医,玉如颜一看心里就明白,太医院的太医果然都是她的人,吴昭仪肚子的动静她才会最先知道。

莲妃双手的手腕都包裹着纱布,看到玉如颜的那一瞬间脸色已是铁青,冷冷将她拦在门外咬牙恨道:“你来干什么?”

玉如颜不去理会她眼神里的恨意,凉凉道:“听说昭仪娘娘要生产了,我过来看看,看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哼,后宫的事什么时候论到你事事处处插手了!”莲妃的双手现在还痛,一想起前晚之事,想起父亲之仇和自己的断筋之仇,恨不得立刻将面前的玉如颜剥皮抽筋!

她狠毒眼光狠狠的盯着玉如颜,对身边的宫人吩咐道:“传令下去,五公主天生无泪是不祥人,别让她靠近产房半步,甚至连春芜宫都不许她进,谁若是敢违抗本宫的旨意,本宫让他见不到今晚的月亮!”

整个后宫的人这两天都不敢招惹莲妃娘娘半分,生怕她将一肚子的怒火泄到自己身上,所以,一个个连忙领命将玉如颜往外赶!

寝殿里的吴昭仪听了外面的动静心里一片着急,忍不住嚷嚷道:“快让五公主进来,本宫要她陪在身边!”

莲妃听到她的话,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眸光一沉,声音看似关怀却带着寒意道:“妹妹,别害怕,有本宫在这里守着你,你就放心好了,本宫毕竟生过长公主,知道生产之事,而五公主并不能帮到你什么,而且,她命里带煞,万一……对你不利,这个罪责我可担担不起。”

说完,又对身边的宫人吩咐道:“皇上已说了,吴昭仪生产之事全权交由本宫负责,任何人都不得违抗本宫的命令。关上宫门,寝宫内除了太医与产婆,谁都不许进去。”

玉如颜全身一滞,她就知道,经过霍相一事,莲妃只怕对吴昭仪腹中的孩子势在必得了。

寝宫内,吴昭仪一边忍受着阵痛的痛苦,一边看着殿门窗户都被人关得死死得,感觉完全被莲妃掌控在了手掌心,心里的恐慌无穷无尽的漫上来,痛苦的嘶喊道:“本宫要见皇上,要见太后,本宫要见五公主!”

莲妃听了她的话,折回返回殿内,缓步走到床边,看着痛得死去活来的吴昭仪,温和笑道:“妹妹这个时候要见皇上做甚?别忘了,产房是污秽之地,岂是天子可进来的?而太后,就算她老人家来了,能帮你痛帮你生孩子吗?五公主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妹妹有这个力气大喊大叫,不如卯足劲生孩子的好。”

她话语温和,可眸光里的阴狠却没有逃过吴昭仪的眼睛,吴昭仪心里一片冰寒,忍住全身撕裂般的疼痛,咬牙哆嗦道:“你将所有人支开,是想对我做什么?”

莲妃翘起右手小拇指上尖尖的护甲看了一眼,冷冷道:“本宫能做什么,不过是关心妹妹,希望妹妹早点产下皇子罢了!”

金光闪们的护甲上镶嵌着晶莹的翡翠,翡翠上的光芒在这封闭暗淡的殿内散着幽深的光彩,看在吴昭仪眼里,一阵胆颤!

一声声的惨痛声充斥着玉如颜的耳膜,她带着安哥站在春芜宫的宫墙后,双手剧烈的颤抖起来,安哥着急道:“公主,如今怎么办?莲妃有皇上的命令不让你进去,我们还是去请太后吧!”

玉如颜脑子急的转动着,脑子里有灵光一闪而过,心里蓦然想到什么……

正在此时,齐王与太后也急忙赶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宫里其他妃嫔主子,淑妃也来了,玉怀珠见到玉如颜呆呆的站在宫外,不由好奇问道:“妹妹怎么不进去?”

玉如颜眼光轻轻瞄过人群里的玉明珠,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拉过玉怀珠的手沮丧道:“莲妃娘娘说我命里带煞,怕冲撞了……你们快进去吧。如今父皇与太后都来了,我也放心了,先回宫了。”

她话音一落,就听到玉明珠得意的冷哼了一声,眼神轻蔑狠毒剜了玉如颜一眼,转身跟着齐王后面进去了。

太后心急自己的孙子,也不再同玉如颜说什么,也连忙跟了进去。

淑妃正要上前安慰她几句,玉如颜笑道:“母妃不用担心我,生产本是凶险之事,我不进去也好,若是到时有什么事也免得怪罪到我头上,所以,我还是避避的好。”

听她这样说,淑妃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去了春芜宫。

等众人都进去了,玉如颜松开了玉怀珠的手,指着身后自己带来的产婆道:“姐姐,这是我在民间带来的产婆,你悄悄找机会让她们进到吴昭仪的寝宫去。”

玉怀珠闻言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着不管,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让她们进去帮昭仪娘娘的。”

玉怀珠一走,安哥着急道:“公主,光让产婆进去就成了吗?若是莲妃要动手,产婆也是拦不住的呀!”

玉如颜疾步往槿樱宫走,一边走一边吩咐道:“你立刻出宫去尚书府,让尚书大人与夫人做好准备,等时机到了,与刑部的大人一起面圣,就说是查到毒害上官贤重的凶手了。”

“另外,以防万一,去陈相府让殿下将之前寻到的大夫也带回宫来。快去!”

看着玉如颜面色的凝重,安哥的心脏‘扑嗵扑嗵’的跳着,不免担心的问道:“公主呢?公主可是要去犯险?”

玉如颜面色异常的凝重,眸光里闪过冰寒,冷冷道:“这一次是最好扳倒莲妃的机会了,也是揭玉明珠罪行的最佳时机,我岂能退缩?”

“我要亲自看看她们是如何下毒手,我要亲手将她们打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