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东窗事发

搜宫在即,而穆凌之也不在宫里,没有谁能帮玉如颜了!

玉怀珠也是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干着急。

玉如颜闭上眼睛脑子急转动——唯今之计,只有将这些舌头送出槿樱宫去。

“有了!”再次睁开眼睛,玉如颜的神情已恢复清明,她让安哥度找出两个木盒将篓子里的舌头分开装进去,刚好将了两盒子,将竹篓放进厨房的灶膛里烧了,忙好一切对玉怀珠道:“姐姐,这次要靠你帮我了。”

玉怀珠愣愣的看着她忙活好一切,着急道:“快说,要我如何帮你?”

玉如颜一边在自己的外裳外面套上安哥的宫女服,一边道:“如今这宫里,必定已被霍相的人死死盯着,只怕惟有太后的华阳宫是霍相不敢去搜的,还请姐姐将这些舌头藏到太后的庵堂去,那里檀香味浓,能遮住这些舌头上的腥味,即便有人进去也现不了——估计霍相也没这个胆子敢进华阳宫去搜。”

玉怀珠心里闪过忧虑,但仍然坚定的点了点头,拿了木盒就往外走。

她来时没有带宫人,所以两个盒子都得靠自己捧着。

两盒子的舌头却也挺沉,玉怀珠一人拿着确实有些吃力!

玉如颜拦住她,道:“姐姐稍安勿躁,我与安哥送姐姐一同回去!”

玉怀珠是玉明珠的仇人,如果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让人现她自己捧了东西回去,只怕会让人生疑。

而且,也没有公主自己拿重东西的规矩!

最主要,玉如颜也是担心玉怀珠回去的这一路上,万一碰到霍相的人搜查,她为人老实,如果到时慌乱之间出现马脚,就是害了她了!

听说她要陪自己一起回去,玉怀珠担心道:“可是外面都已禁严,不准各宫各殿的主子奴婢出入,你怎么出得去?”

玉如颜彼时已在衣服外在穿好宫女的衣服,并将髻也绾成简单的宫女样式,浅笑道:“姐姐莫要担心,妹妹马上给你变个戏法!”

说完,她转过身,与安哥双双戴上越羽之前送给她们的人皮面具,再次回头时,着实将玉怀珠吓了一大跳!

若不是亲眼所见,玉怀珠简直不敢相信,竟有这样的东西可以让人瞬间改头换面。

戴上人皮面具的玉如颜与宫里的普通婢女已没什么区别,她想了想,又在盒子里面放上数只香包,上面放上经书,捧着盒子,与安哥低眉顺眼的跟在玉怀珠的身后出宫了。

走到半路,果然遇到有人盘查,玉怀珠冷冷道:“听说,宫里出了大事要搜宫,本公主赶回华阳宫去配合搜查。怎么,你们还担心太后的经书里藏着鬼魂么?”

世人皆知,鬼魂一类最是怕佛门的东西,所以,即便真的有鬼魂也不会在这装经书的盒子里。

何况,这些盘查的人已听霍相指示过,主要是搜查那装扮鬼魂的活人,所以,这两个捧在宫女手里的木盒子怎么也不可能装个活人进去!

而且,世人皆知四公主玉怀珠性子最是火暴,之前更是因为上官大人退婚,一怒之下竟将人的舌头剪了,所以这些人看着玉怀珠要怒的样子,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连忙让开路让她们过去!

盒子里放的香包遮住了里面的腥味,三人倒是顺畅的回到了太后的庵堂里,玉怀珠迟疑了一下,终是将两个盒子放进了香龛后面的香炉下面。

放好盒子,玉怀珠面带愧色的虔诚跪在了香龛前。

从她之前的忧虑,到刚才的迟疑,玉如颜都看到眼里,并且明白她心中所想。

庵堂本是不能沾染血腥的地方,如今将这些猪舌牛舌放进来,确实是玷污了这安宁神圣的地方。

玉如颜与她一起跪下,虔诚的向佛祖请罪,并对玉怀珠道:“姐姐,此次事后,我会亲自向太后请罪的,也难为姐姐肯帮我!”

玉怀珠扶她起身,道:“妹妹说这话就是见外了,此事皆是因我而起,妹妹被牵扯进来也全是为了帮我,我怎么能怪妹妹?太后那里的请罪,还是由我去吧!”

说罢,又催促道:“你快些回去吧,这个时候,若是让他们现你不在宫里,只怕又会……”

玉如颜点点头,与她告辞出来,从华阳宫的后门悄悄出来,躲到暗处脱下身上的宫女装,再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让安哥贴身收好,嘱咐道:“这人皮面具极其珍贵,以后还有用得上的地方。好好收起来,不要弄丢了。”

安哥连忙应下。主仆二人绕过御花园,施施然往槿樱宫走,安哥心中不解悄悄问道:“公主,奴婢心中有一事不解,为何一定要将那些东西藏起来?我们既然可以借助人皮面具出宫门,直接将它扔进御花园或是其他什么地方就成,何必一定要放到华阳宫里去,这若是

日后让太后知道了,责怪下来可如何是好?”

缓缓一笑,玉如颜嗔了她一眼笑道:“今日你倒是机灵不少,竟还想到了这一层。”

安哥得了她的表扬正心里高兴着,没料到玉如颜接着说道:“虽然将那些个东西扔出槿樱宫确实了了事,但你有没有想过,但凡只要让霍相的人在宫里现这些断舌,以霍相的聪明才智,又怎么会不明白春澜宫里的事情呢?所以,他一定会就着现的断舌,向父皇证明闹鬼一事是假的。也间接的证实关于上官贤重的谣言也是假的。”

“父皇一向偏袒那对母女,估计巴不得霍相能够有证据让她们脱身,所以才会那么容易就同意霍相的提议搜宫。如果有了断舌的出现,再加上霍相的巧舌,不是多大的证据都会成了钉铁板的钉子,让父皇就此不再怀疑莲妃母女。”

“所以这些东西只能藏起来,不能让霍相现。”

听了玉如颜的一席话,安哥顿时醒悟过来,不禁称赞道:“公主果然与殿下是登对的,两人都是聪明绝顶,这以后若是生下小公主小殿下,可不得聪明上了天么。”

听到她的夸赞,玉如颜哑然失笑,假装生气道:“安哥,现如今你连夸赞我一句都得与殿下扯上关系了,我看你啊,越来越像他的奴婢,却不像是我的人了。”

安哥自己想想也笑了,道:“公主这可是吃醋了?反正我这一生都得跟着公主的,而公主呢,这一生又得与殿下在一起,两位主子一起伺候,等以后再伺候小主子,想想也是美好!”

看着她一脸喜滋滋的样子,玉如颜蓦然想到她此生都无法再有小孩的悲痛,而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为穆凌之生下一男半女,心里瞬间涌上晦涩,强忍着对安哥笑道:“嗯,我倒是真的吃醋了,我怕以后有了小主子,我的安哥心里就将我排到后面去了,心里可不吃醋酸得很。”

安哥极其认真道:“公主,奴婢从小与你一块儿长大,这些年来公主待我如何,我比谁都清楚,所以,在奴婢的心里,公主永远是最重要的,比我自己还重要!”

在这之前,每次安哥同她说这样的话,她总免不了要说,等她长大了要将她好好嫁出去的话。可从大梁回来以后,玉如颜却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

如今的安哥,她是再舍不得再将她嫁人了,因为怕她嫁出去后受婆家的嫌弃欺凌,只有将她带在自己身边,她才最放心,才觉得没有亏着她!

说话间,主仆二人已是回到了槿樱宫的门口,而彼时,霍相与莲妃亲自领了人已在槿樱宫等候多时了!

灯火通明的槿樱宫里,莲妃一身锦绣华服端然坐在院子内,数日不见,她的脸色比之前差了许多,虽然脸上描了精致的妆容,但这段时间的闹鬼以来,她精心保养的面容还是苍老了几份,妩媚的眼尾都生出了皱纹来了!

看着玉如颜进来,莲妃眸光微微一闪,一抹恨意从眼底一闪而过!

聪明如她,联系到这段日子以来,后宫前朝生的事情,到了今日,她怎么会不明白,一切皆是有人在背后对她下招了。

而这人,极有可能是面前这个神情淡然,偏偏艳丽无双的贱人!

只是在脑子里轻轻过了一遍,莲妃已是想到,如今这后宫里,除了玉如颜,没有第二个还有这个能力与胆量敢来对付她了。

想到这些日子春澜宫遭受的磨难,想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如今被鬼魂吓得小命都快没了,神情也是痴痴傻傻,整天疑神疑鬼,连房门都不敢出了,而前几晚的那半截舌头更是吓得她大小便都失禁了……

最主要,因为闹鬼之事,宫里流言四起,皆在说上官贤重的死是她们母妃干的,一个个看春澜宫的眼光都变了,连齐王都开始怀疑她了。

想起这些,莲妃心里的恨意一浪高过一浪,恨不得咬死玉如颜,但她却是个极其有城府之人,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她是不会露出声色的。

缓缓站起身,莲妃对进门的玉如颜展颜一笑,道:“公主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可是等着五驸马回宫?”

玉如颜同她一般淡然笑道:“莲母妃说笑了,我不过是晚吃得有些噎住了,在御花园多走了几圈,竟是不知道莲母妃大驾光临,真是失礼了。”

说话间,坐在莲妃对面的男子回过身来,朝玉如颜拱手行礼道:“老臣见过和硕公主!”

灯火照映下,只见来人一身藏青长袍,六旬年纪的样子,个头不高,但眼神炯炯有神,样貌与莲妃也有几份相像。

不用多想,面前这个形容平常的老者就是名震朝野的霍相了!

霍相面容平静无波,眸光更是如千年古井般深邃,看不到一丝波动,若不是与莲妃出现在玉如颜面前,让她猜到他就是霍相,换做平时在宫里的路上碰到,她一定想不到这样寻常无奇的人会是权势滔天的权臣!

然而,玉如颜却知道,越是这样内敛的人,越是难对付!

她甜甜一笑,屈膝与他行了个平礼,淡然道:“霍相的大名一直如雷贯耳,今日有缘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霍相面容一丝波澜都没有,沉声道:“老臣奉圣上的旨意搜宫,扰到公主还请见谅。”

玉如颜凉凉道:“听说霍相搜宫是为了闹鬼一事来的。也是,最近宫里一直不太太平,是得好好搜一搜了,不然,不光莲母妃与长公主晚上睡不安静,连带这后宫六院都不得安生了,本公主还真希望霍相能搜出个所以然来,给父皇与众人一个交待!”

说完,悠闲的坐下,并不进屋,大度道:“想必到了此时,宫里其他地方霍相大抵也搜

过了,我这小小的槿樱宫只是巴掌大,一眼可以看到头,霍相要搜,就开始吧!”

玉如颜的话让莲妃心里一凛——

此次搜宫,霍相已是拼死一搏了,因为想要改变如今春澜宫这种被动的状态,只有从闹鬼事件中找出突破。

但若是此次搜宫一无所获……

莲妃不由想到自己的父亲在向齐王要求搜宫时做下的承诺——

齐王虽然昏庸,但人却不蠢,知道这后宫并不一个外臣能搜的,但霍相不比别人,再加上他是打着保护自己女儿与外孙女的名头来的,并向齐王许下承诺,若是搜宫没有结果,霍相将以扰乱后宫之罪接受处罚!

可如今,整个后宫都快搜完了,除了太后的华阳宫不敢踏足,就剩下这小小的槿樱宫了。

莲妃看着玉如颜面上沉稳的神情,心下一片紧张,她不由想到,这个贱人一向邪门得很,虽然她的嫌疑最大,但看着她一脸轻松的样子,莲妃心中直颤颤,生怕此番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时还要赔上父亲的前程,实在是太不划算。

她心里担忧难安,不由转头去看自己的父亲,可霍相却一脸稳当的形容,脸上半点慌乱也没有,神情自若的开始指挥下属开始搜宫!

安哥得了玉如颜的令,领着人进殿去了。

搜查过程中,霍相走到玉如颜面前,突然缓缓一笑,道:“一向听闻五公主最是聪明慧黠,老臣不禁想问,不知五公主对最近这后宫之事可有什么看法?”

玉如颜轻轻一笑,淡然道:“关于鬼魂之事,世人看法皆有不同,有不信者也有深信者,而在本公主的眼里,却觉得,凡事必有因果定数,所以,这闹鬼之事也不是平白无故就有的。我说得对吗,莲母妃?”

莲妃被她一问,脑子里又不由想起上官贤重被自己害死一事,心里一麻,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霍相看到自己的女儿吃瘪,却并不生气,爽朗一笑道:“五公主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领悟实属不易。老臣为官数年,服侍两朝君主,官场沉浮,却也悟出一个道理!”

他眼神深沉里带着锋利,定定的看着玉如颜。

玉如颜毫不畏惧的迎上他锋利的目光,道:“霍相这么多年才悟出的一个道理,肯定是了不得的事情,本公主倒是想悉耳恭听!”

霍相收起脸上的笑意,眼睛里精光四射,语气却随意道:“公主所说的因果定数,以及世人相信的那些鬼神之说,在本相看来,却不过是虚无不可信的,本相只知道,世上一切事情皆是人为。鬼怪不可怕,装神弄鬼的人才最可怕!”

闻言,玉如颜全身一震,心里突然涌上不好的预感!

看着霍相淡定从容却又信心十足的样子,玉如颜觉得,自己漏算了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殿内的暗房里出一声惊呼,紧接着,那些搜查之人竟是将暗房里的恭桶提了出来,揭开恭桶的盖子放到院子中间。

莲妃不自由主的蹙眉掩住了鼻子,而玉如颜也满是惊疑,只有霍相毫不介意的走过去,轻轻朝恭桶里瞄了一眼,满意的叹息一声道:“忙了一晚,本相总算没有辜负皇恩,来人,去请圣上过来!”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的心‘咯噔’一声往下沉,不由自主的快步走上去,朝恭桶里看去。

待看清里面的东西,瞬间窒住了,满面的惊悚之色——

宫里的恭桶早上都有专人倒掉再清洗干净送过来,如今已是晚上,小半桶的腌臜物里竟浮着半截舌头!

玉如颜全身一冷,不可思议的呆在当场——

怎么可能,自己的寝宫的恭桶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她下午出恭之时都没有现过!

一身的冷汗潸潸往下淌,她全身冰凉,瞬间明白自己今日终是掉进了别人的圈套。

莲妃忍不住过来看了一下,待看到那截浮着的舌头,心里明白了什么,反手一个耳光‘啪’的扇在了呆愣住的玉如颜的脸上!

“贱人,果然是你。”

莲妃这一记耳光力道极大,玉如颜一个没留意竟是被她打得跌倒在地上,而莲妃想到这些日子受那闹鬼的折磨,恨得无以复加,扑上来,又是一耳光打在了玉如颜的脸上。

安哥见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死命的护在了玉如颜的面前,莲妃一记耳光落在了她的脸上。

莲妃还想继续打,却被霍相拦住了,莲妃气得狂,恨声道:“父亲不要拦我,这个小贱人害得我们母女太苦,我家明珠都被她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若是不打死她,我心口恨意难平。”

莲妃的目光凶恨可怖,牙齿咬得‘咯咯’响,那狰狞的形容恨不得将玉如颜生吞活剥了。

“着什么急,为父不是一直教导你,遇事要冷静。如今证据确凿,只等圣上过来给你们母女定个公道了。”

说罢,拉过莲妃,重新坐下,悠闲的喝着茶等着齐王过来。

玉如颜被莲妃两个巴掌打得眼睛冒金星,她愣愣的跌坐在地上心里乱成麻。

突然,她想到刚才霍相对她说过的话,心里顿时划过亮光。

她呼的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冷冷的走到霍相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心里已是一片了然!

“想不到堂堂霍相干起这栽赃嫁祸竟也如此得心应手!”

莲妃骂道:“贱人,事到如今,你竟还敢信口雌黄,信不信我呆会让你父皇拔了你的舌头……”

“呵,信口雌黄?我看是有人故意在搜查时将带进来的舌头扔进我的宫里,这样下作的手段没想到竟是堂堂相爷做出来的,我今日算是开眼了。”

对于玉如颜的讥嘲,霍相一点怒气都没有,他静静的喝着手中的茶,冷冷道:“公主不是信因果定数吗?本相只是想告诉你,我霍家的人,没人敢欺负了去!”

玉如颜一个趔趄差点站立不稳,脸上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痛,而心里已是恨意滔天——

若是让她知道霍相在齐王面前许下罪责,她一定不会这么轻易让这些人进入她的寝宫了。

她终究是太年轻,斗不过老奸巨滑的霍相!

如今她要怎么办?明明知道这条舌头是霍相让人挟带进来来,可这样的话谁会相信?

玉如颜全身沉入冰窟,心里的寒意一阵阵的翻腾,看着面前一脸威严正经的权相,万万没想到,这么大年纪的人,还是当朝宰相,竟然会做出这样栽赃陷害的卑鄙无耻之事!

不一会儿,外面响起急冲冲的脚步声,大门开处,不光是齐王来了,就连好久不出宫门的玉明珠也来了。而且,尾随她们身后的,还有淑妃与宫中其他妃嫔。

一向冷清寂静的槿樱宫一下子站满了人,而恭桶已被人提下去,里面的舌头却是单独拎了出来,放在地上。

见到齐王进来,莲妃一把收起刚才的神气模样,扑到齐王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开始哭诉,话里行间已是一口咬定宫里闹鬼之事就是玉如颜做的。

齐王与众人听了皆是一脸的震惊,而淑妃已是面无血色!

玉明珠初一进院子,看到地上的断舌又是一声惊叫,吓得往人群后面躲,待听到莲妃的话后,明白过来竟是玉如颜在搞鬼,顿时恨得咬牙切齿,冲上前就要去打玉如颜。

之前玉如颜挨莲妃巴掌是因为她一时太过震惊没有觉察,但如今玉明珠再要打她,她可不会站在那里等着被她打了。

玉如颜心里同样也是恨的,所以,看着玉明珠扑过来,她顺手捞起桌上的茶壶就砸了过去。

还来不及伸出手,茶壶已砸到玉明珠身上,茶水泼了她一身,虽然茶水放置有一会儿了,不是太滚烫,但也是泼了她一身的茶水。

玉明珠又是一声尖叫,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满面寒霜的玉如颜,怎么也想不到,到了如今,事情败露,她竟然一点畏惧都没有,还敢与她动手。

她尖声骂道:“贱人,你在宫里装神弄鬼害我,如今不乖乖跪地请罪,竟还敢出手伤我!”

说罢,调转头对齐王道:“父皇,她犯下如此大错,一定要好好惩治她,将她关进天牢去,不让她吃点苦头,她不知道宫里的规矩,只会越来越无法无天。”

说罢,不等齐王同意,已是一挥手让人上去去捆玉如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