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二十二章 难逃一劫

“说吧,宫里的闹鬼事件还有冷宫之事,谁是幕后黑手?”太后的声音虽然低沉,却带着让人不敢抗拒的力量,玉怀珠全身一颤,一股寒意漫遍全身!

“太后……”

玉怀珠被太后的威严吓得魂不守体,怔怔的呆在当场,想不明白是那里出现了纰漏,竟让太后一眼就看穿了宫里生的一切是人为的!

看着玉怀珠苍白的脸色和慌乱的神情,太后心里一片清明,冷冷道:“虽然哀家不管这后宫事多年,但哀家好歹在这后宫沉浮了几十年,这些伎俩,虽说高明,却也瞒不过我!”

“而且哀家还知道,这些事,绝对不是出自你的手笔,你有多少斤两我还不知道吗?但我不明白的是,你一直老实跟我在华阳宫里理佛,何时竟是在我眼皮底下沾上这些事了?”

玉怀珠是个实在的姑娘,此事是她求着玉如颜帮的忙,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她绝对不会出卖玉如颜,所以抑止住心中的惧意,咬牙道:“回太后,此事确实是我一人所为,不过是因为……因为孙女要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赎罪!”

太后没有吭声,只是威严的看着她,见此,玉怀珠咬着牙将上官家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到心中的猜测成为事实,太后手中捻动的佛珠猛然一顿,心口一紧——

没想到,上官家的小子真的是死在了莲妃母女的手里,罪孽呀!

太后端坐在暖榻上久久没有说话,跳动的烛火照得她略显沧桑的脸上忽明忽暗,周身弥漫出淡淡的悲痛和哀伤,玉怀珠也不敢再开口,屋内一时陷入了沉寂……

过了良久,太后痛心道:“帝王心不稳,眼不明,才会让后宫出现这样的恶人,说到底,也是我教子无方,才会让皇帝一再纵容那对毒妇,一日比一日的无法无天,甚至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

“我们皇家,终是愧对了上官家!”

太后重重一声叹息,玉怀珠不由心里一酸!

“太后,是孙女不孝,将你牵扯进此事里,让您忧心了!”玉怀珠眼泪落下,心里愧疚难安。

“四丫头,哀家知道上官家的事虽然是你应承下来的,但,这闹鬼之事与冷宫里的安排,绝对不是你做的,不是哀家看不起你,而是你没有这样慎密的心思。若你能想到这些,当初也就不会被你长姐抢走夫婿了!也就……”

想到上官贤重与自己两个孙女的孽缘,太后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玉怀珠闻言,心里愧疚更甚,愧疚的叩头道:“是孙女没用,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也不懂得好好经营感情,才会让上官厌恶我,不喜欢我。说到底,他的死,孙女也难逃其咎……”

“唉,此事不能全怪你,也是上官家的小子眼皮浅不识人,心心念念的想着长公主,却没看清真心对他好的人,所以,他命运如此也是他自己的造化……”

“但,你总算比以前长了心思,懂得去找适合的帮手。这一点,哀家反倒是略感欣慰。”

太后手中的紫檀佛珠再次轻轻捻动,一声声微微的声响叩击着玉怀珠的心,也叩击在太后自己的心里。

玉怀珠害怕太后继续追问闹鬼之事是谁做的,而且她总感觉,太后似乎已洞悉了一切,身上不由腻出了一层冷汗——

要知道,在后宫装神弄鬼,扰乱人心是大罪,若是太后真的追究下来,她与玉如颜都吃不了兜着走!

而太后此时心里的想法却并不在此处,手中的佛珠每拨动一下,太后的心就往下沉一分,最后,太后眸光一暗,似乎是下定了某个艰难的决定,沉声道:“这个后宫,乱了这么些年,也是时候好好清理一下了。你帮我带句话给你的帮手——”

玉怀珠全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太后。

“——要么不做,要做就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更要有十足的证据摆到皇上与霍相面前,让霍相都开不了口求情,一次了结。你可听明白了!”

闻言,玉怀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以为太后会怪她们在宫里生事,没想到,太后竟是同意她们扳倒莲妃!

“但是,闹鬼之事不宜持之太久,免得拢了后宫的安宁,若是传到民间,也会引起百姓的非议,对皇家脸面不好。”

最后,太后不忘嘱咐道。

玉怀珠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欢喜道:“多谢太后成全!”

当玉怀珠将这些话亲口告诉玉如颜时,全身还在打颤颤,仍然不敢相信太后竟是站在了她们这边。

而玉如颜闻言后却一点也不意外,一脸了然道:“其实自从上次太后出面保你开始,我已是知道,这个后宫没有一丝事情是逃得过太后的眼睛的,所以,她能这么早现,我意料之中的事!”

玉怀珠听了,惊讶的捂了嘴巴,“你,你竟然知道太后会现,还敢……还敢帮我?”

玉如颜缓缓一笑道:“我相信太后是这后宫最明事理的一个人,所以,我并不害怕她会责罚我。你看,如此一来,有了太后的支持和庇护,我们更加有把握斗败春澜宫的母女了。”

“怎么,你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和害怕吗?你知道当太后问我第一句话时,我都吓傻了!”玉怀珠现在回想到之前太后质问自己的事,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

玉如颜安抚的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其实此事吧,就像太后说的那样,但凡聪明利害点的都能猜出鬼魂是假的,不过是故意吓那春澜宫的。莲妃自然也是聪明利害的,但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莲妃此番没有察觉,不过是因为其一,上官贤重确实是她们所害,所以做亏心事心虚,心里慌乱害怕,乱了阵脚。其二,她不敢彻查此事,却也是因为怕事情真的闹大,反而会将事情的真相曝出来。”

“不过,太后的提醒倒是对的。闹鬼之事终不能太久,一是毕竟挠了后宫众人的安宁。二是,我怕时间一长,莲妃终是会现是我们在吓她。以她的脾气和记仇的性子,只怕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所以,我们要赶在被她现之前,将此事了了!”

“那我们如今要怎么办?太后可特意嘱咐了,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还要有十足的证据去堵父皇与霍相的嘴。”

玉怀珠一想到太后的嘱咐,顿时心急难安,她不由担心,莲妃为人那般狡猾,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证据?而她们又要如何去抓她的把柄?

玉如颜明白太后话里的意思,后宫与前朝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谓牵一而动全身。莲妃之所以在这后宫可以横行这么多年,除了她本身的手段,她娘家势力却是最大的原因。

莲妃父亲霍相是二代老臣,服侍过两朝君主,门生遍布朝野,他在朝堂上跺一脚引起的震动不会比齐王小,所以,齐王不但很依仗他,也有三分畏惧他!

如果此事没有十足的把握与证据封住权势滔天的霍相之口,只怕到时,不但她们要赔上性命,还要连累尚书府上百号人命,只怕到时连齐王都下不了台。

所以,太后才会让她一定要斩草除根,并拿出证据让霍相无话可说!

说到证据,不会有比莲妃亲口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的罪证更好、更不可辩驳的证据了!

但莲妃精明利害,想要让她亲口承认自己犯下的罪孽,还是谋害皇子,草菅人命这样的死罪,永远不可能!

玉如颜缓缓喝下一口茶,蹙眉陷入了沉思……

玉怀珠走了好久,玉如颜还一个人怔怔的坐在屋内思索,连穆凌之进屋来都没现!

嘴上被人轻轻吻了一下,玉如颜一惊,才现是穆凌之回来了,正半蹲在她面前眼角带笑的看着她。

“殿下回来了,陈将军与郡主的婚事筹办得怎么样了?”

穆凌之在她身边坐下,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坐好,看着她脸上的愁容,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蹙眉问道:“怎么?又遇到什么烦恼的事了,说出来听听,为夫为你排忧解难!”

玉如颜也确实是想不出对付莲妃的好主意,心烦意乱,但越是心乱越是想不出好主意来,只得将自己心里的烦恼说给他听。

穆凌之听了她的话,眸光微微闪动,冷笑道:“虽然我没有和那个莲妃打过交道,但听到她以前对你做过事的,却也知道此人狡猾利害歹毒,是个异常难对付的人。”

“但,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对人也同样如此,找到莲妃的软肋下手,必定可以一举扳倒她。”

听他一说,玉如颜蓦然醍醐灌顶,脑子里瞬间明白了过来——

要想让玉明珠伏法,就必须先扳倒莲妃。但要对付莲妃,只有从她的软肋下手,而她的软肋——正是玉明珠!

看着她恍然大悟的样子,穆凌之又道:“我不得不提点你,玉明珠杀害上官贤重一事,不管怎么说,牵扯到莲妃一族,还有上官家的事,关系到两个权臣,终归是要摆到朝堂让你父皇做决断的。你既要接下这个担子,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前朝的事,要远远比后宫的事更加复杂。所以,这个时候,谣传不光要在后宫传起,前朝的大臣们也应该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了。这件事,你倒是可以交给上官大人自己去做。”

玉如颜一听,面上现过难色,道:“此事本就是因为害怕牵连到尚书一家,四姐才冒然答应的,再来找我帮忙,如果让上官大人插手,这样岂不是又将尚书一家拉进来了?”

穆凌之叹息一声在她鼻子点了点,道:“我的傻娘子,你还不明白么,此事只要是关系到上官贤重,尚书家想完全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上官被杀一事谣言已起,就算尚书大人不出面,你以为莲妃就会放过他们吗?不会!”

“所以,如今,只有让尚书一门与我们联手,扳倒莲妃,让霍相都无可奈何,才能保住尚书一家。”

真真是当局者迷,玉如颜这些天一直深陷局中,反而脑子不像平时那般清明了,如今听到穆凌之帮她一分析,她脑子里瞬间明白一切,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从太后让玉怀珠给她传达的话里,玉如颜想到,或许,如今在太后眼里,不光是要除了莲妃这颗毒瘤,只怕权势滔天的霍家一门也成了太后心里的一颗刺了,所以,借着打压莲妃之事,也算是给霍家一个警醒!

想明白这点,玉如颜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阵冰凉,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一场宫斗演变到最后,竟是掺入了朝堂的暗流里,面这个暗流还是当今最有权势的霍相一门!

她头痛不已,想上床躺一下,但一想到马上月底了,吴昭仪那边也不知道如何了,心里担心,即便想睡都睡不着了。

看着她在床上辗转难安的样子,穆凌之在她身边坐下,拉过她的手道:“别犯忧愁了,不管前面有多少凶险,都有我在你身边呢,怕什么!”

穆凌之的一句话让玉如颜烦乱的心安定不少,枕着他的手掌苦涩笑道:“殿下难道都不怪我多事,去惹下这么个大麻烦么?连累殿下也跟着我忙活受累!”

穆凌之故意生气道:“是啊,我生气你,没事给自己找事做。自己的事不操心,别人求你帮的忙你却费心费神的忙累着,我看了都心痛!”

他的话,让玉如颜蓦然想起在王府时,自己好心帮古清儿却最后被说成是杀害她的凶手,当时所有证据都指向她,谢贵妃更是一心要她的命,而他却死死守护在自己面前,不准别人伤她……

“是啊,我一直都是给殿下添麻烦,在王府里也是如此,但——古氏之死真的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知道。”

不等她说话,穆凌之已坚定的回道:“如果你要害她,就不会在之前还提醒我,让我派人去暗中保护紫罗院了。所以,不管她们拿出多少证据指证你,我也不会相信。”

重提王府之事,玉如颜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而穆凌之对她的信任,也是让她心里溢满温暖。

她怔怔问道:“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害古氏的人是谁?殿下可是知道?”

穆凌之脸色一暗,摇了摇头!

古氏之事也着实诡异,就连穆凌之这样心思慎密又聪明无双的人也找不出凶手的半点线索,实在是让人可怕!

为了不让她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他上床躺在她身边,从后面轻轻拥她在怀里,伸手抚上她的眼睛,温声道:“我的傻娘子,乖乖睡觉吧!”

不知为何,有他陪伴在身边,玉如颜的心特别容易安定下来,很快就沉沉睡去……

没过几天,前朝里也有许多大臣知道了上官贤重死于非命之事,顿时闹得沸沸扬扬。上官大人见事已到此,也知道退无可退,还不如迎头而上,为自己冤枉死去的儿子讨个公道,硬起心膛与霍家拼一拼。于是在上朝之时,当着群臣的面,亲自上了奏折到齐王手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讲明了自己儿子确实死于巨毒,请求皇上为上官家主持公道。

此言一出,朝堂上一片哄然!

上官大人只说自己的儿子死于非命,并没有说死于谁手,毕竟没有实证,也不敢随便指认皇上的长分主。但齐王想到后宫里的那些传言,不由神色大变,却也不好当着群臣的面拒绝此事,硬着头皮应下,命刑部开棺验尸,接手此案。

当前朝的消息传进后宫时,玉怀珠正在槿樱宫里找玉如颜聊天,听到这里两人会心一笑,心意相通的执起手中的茶盏,轻轻碰了碰。

然而,一口茶还没喝下肚,安哥却突然从外面慌乱的跑进来,迈进门槛时一个趔趄差点都摔倒了,嘴里着急道:“公主,不好了……”

玉如颜看着她慌慌张张的样子,不由皱眉道:“遇到何事这样慌张?没看到四公主也在这里吗?”

经玉如颜一说,安哥才惊觉屋内还有一人,连忙压下心里的慌乱上前给玉怀珠见礼。

玉怀珠却并不太乎这些虚礼,倒是比玉如颜先开口问道:“外面生何事了,让你这般着急?”

安哥知道玉怀珠不是外人,着急道:“回公主,霍相进后宫了……”

“叭!”正拿着茶盖儿拨着茶沫的玉如颜手一顿,茶盖儿一声脆响嗑在了茶盏上,弯弯的长眉皱了起来,忍不住叹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玉怀珠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咯噔’一声往下沉,担心道:“妹妹此话何意?霍相进宫难道是……”

“不用想,肯定是为了春澜宫来的。现在父皇已让刑部去查上官家的事,霍相再不出面,难道任由刑部查到玉明珠身上吗?”

听了玉如颜的话,安哥连连点点道:“公主料得不错,那霍相一进宫就去禀告了圣上,说是鬼魂之事皆是人为的,请求圣上彻底搜宫,而……而圣上已是同意了……”

“岂有此理,父皇的后宫岂是他想搜就搜的,我现在就去禀告太后。”玉怀珠一想到霍相竟是将手伸到后宫来了,心里恨得牙痒痒!

“晚了,公主。”安哥急得满头大汗道:“这个霍相竟是悄悄进宫,以莲妃和长公主被人陷害威胁为由,说那些假扮鬼魂之人必定还留在宫里,会害了春澜宫人的性命,求了皇上的同意搜宫,之前并无一丝征兆,现在突然说搜就搜,人都已经到了前面的宫殿了,还下令,各宫各殿的主子奴婢都不许擅自离宫,留在各自宫里等待搜查……”

玉如颜的心往下沉了沉,面色笼罩寒霜道:“霍相来势汹汹,必定是听莲妃说了谣言之事。他如今要求查闹鬼之事,一是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将莲妃母女从害人者改成受害者。二是想顺藤摸瓜,找出我们,将我们处理掉了再想法子让上官家封口,这事就又沉下去再也浮不起来了。”

听了玉如颜的话,玉怀珠心里一寒,想到辛苦这么久,眼看刑部就要查到玉明珠身上,若是让霍相这么一搅和,让他当着齐王的面,查出宫里的闹鬼都是人为的,他就可以倒打一耙,说那些传言都是栽赃嫁祸,冤枉莲妃母女了。

那么,这一盘已布好的局就会被霍相悉数打破了!

但玉如颜并不着急,那些暗卫都已跟着穆凌之出宫去了,就算还在宫里,霍相他们也搜不到,于是毫不在意道:“让他们搜吧,若是没搜出什么,只怕也不好向父皇交差!”

可她话音一落,安哥却急得跳了起来,失声道:“公主,有一件事忘记跟你说了,那个……那个,今天殿下差人偷偷送进了好多猪舌牛舌,说是这两天晚上要用的,如今正放在宫里,若是……若是让霍相带人搜到了,不就一切穿帮了!”

“什么?”玉如颜全身一颤,才蓦然想起之前穆凌之确实跟她提过,说是向屠夫定了许多猪舌牛舌,要给玉明珠办一场全舌宴,没想到恰好今天送了进来,安哥也忘记跟玉如颜说了。

春澜宫前几日正巧出现鬼魂在牡丹阁的殿门口挂了舌头,而今就在她宫里现这么多舌头,只怕解释都不用解释,就会被霍相与齐王定罪了。

玉如颜和玉怀珠赶到厨房看到地上那半篓子舌头时,头都大了!

槿樱宫虽然设立小厨房却并没有开灶,平时一日三餐都是御膳房送来的,小厨房里最多是烧点开水啥的,所以,若是让人看到她的宫里出现这么多猪舌牛舌,怎么解释都是解释不通的。

眼看搜宫就到槿樱宫了,而这么多舌头,一股子腥味,要往哪里藏啊?

若是没藏好被霍相带来的人搜到,别想着扳倒莲妃母女了,她们自己都命在旦夕了!

想到这里,玉如颜全身一阵冰凉,安哥急得在一旁哭:“怎么办啊?殿下今天也不在宫里,若是有他在就好了。这么多舌头往哪里藏啊,现在外面都有人守着,宫里的主子都不准出宫了,就算想将它们扔出殿外也不行,现在将它们全部放进锅里煮也是来不及的呀!”

安哥想到的玉如颜也早已想到,如今出宫通知穆凌之来救她已是来不及,只要这半篓子舌头被现,一切都大白了,若是让父皇知道宫里闹了这么久的鬼是她做的,不用霍相开口,只怕她也是难逃一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