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冤魂索命

宫里闹鬼闹了这么久,而且一日比一日凶,闹到最后,春澜宫终于受不住了,莲妃请来了高僧进宫做法,度冤魂。

高僧从早上进宫到太阳落山,一直在春澜宫里施法度,不曾停歇。就连到了晚上,吓破胆的玉明珠还是不敢让高僧们停歇下来,生怕高僧一停,上官贤重的冤魂又来找她了!

所以,一整天春澜宫里都木鱼声声,热闹非凡,可是齐王却嫌木鱼的声音敲得脑袋晕,躲到了吴昭仪的春芜宫去了,再加上春澜宫这些日子以来,诡异事件太多,整个春澜宫里的人都一惊一乍的,弄得齐王心情也跟着紧张不安起来,所以这些日子干脆都躲到了春芜宫求个安静!

相比春澜宫里的热闹,槿樱宫里倒是安静平和得很。

穆凌之出宫去陈相府里了还没回来,玉如颜一个人躺在银杏树下的竹榻上乘凉,安哥领着三位产婆在小厨房里忙着烧水泡菊花茶,不过多时,满宫满殿都菊花的清香。

几声轻轻的叩门声,安哥连忙去开门,沉沉夜色下,玉怀珠戴着斗篷一个人悄悄进来了。

相比前几日她来找玉如颜时的惶然无措,这一次她倒是神色轻松许多,玉如颜起身迎她一起到树下的石桌旁坐下,让安哥端上刚泡好的菊花茶,对玉怀珠笑道:“姐姐,夏日天干气燥,这菊花茶虽然普通,但降火却是最好的。”

玉怀珠闻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果然不错!”

说罢,看着面前一脸淡然的玉如颜,一脸感激,心悦诚服道:“妹妹的法子更是不错!如今那春澜宫已是闹得人心惶惶,不得已连僧人都请进来了。”

闻言,玉如颜不由莞尔一笑,道:“亏心人做亏心事,自然害怕半夜鬼敲门,若如你和我这般,又怎么会去相信什么冤魂索命的缪论,所以说到底,不过是她自己心亏害怕罢了!”

听着远远从春澜宫传来的木鱼喧闹声,玉怀珠道:“如今她们请了高僧进宫做法度,妹妹接下来要怎么做?今晚还继续扮鬼吓她么?”

看着茶杯里浮浮沉沉的一朵朵盛开的白色菊花,玉如颜缓缓道:“既然是鬼魂,自然是怕那些个‘高僧’的,所以,今晚春澜宫里既然有高僧护法,那么就不闹了,歇上一歇。演戏演全套,这样才会让春澜宫的人深信确实是鬼魂在作祟,而不是人为的在吓她们。”

玉怀珠本来因为今晚不继续吓玉明珠有些不愿意,但听了玉如颜一说,才惊觉她说的是对的。

像莲妃那样聪敏的人,若是现高僧做法时还有鬼魂出现,只怕就会想到,这些鬼魂并不是真的,而是有人在故意吓她们了。

只有配合她们,高僧在时,鬼魂不见了,她们才会相信,闹了这么久的鬼魂是真存在!

那么,等高僧走后,鬼魂再出现,岂不是让深信鬼魂是真的人彻底吓破胆!

“哦,对了,妹妹叫我前来,可是有需要我出力的地方了?”玉怀珠到如今,已对玉如颜佩服之至,很是相信她的话,也愿意听她的指派安排。

“确实是需要姐姐出面了!”玉如颜将一朵菊花含在嘴里细细嚼着,感觉嚼后唇齿留香,很是惬意。

“妹妹快说,但凡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一想到可以扳倒那个歹毒的玉明珠,玉怀珠眼睛里闪起了亮光,很是迫不及待!

“快入秋了,天气一天天的转凉了,姐姐有时间不妨多陪太后她老人家出门走走,多往热闹的方走走,以及——”

“前些日子,我偶然路过冷宫,没想到那里有一大片竹林长得很不错,风景很好,幽静舒适,若是太后不嫌弃,姐姐也可以带太后去那里走走。”

玉如颜浅浅笑道。

玉怀珠心思一转,已是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点头笑道:“妹妹的话我记下了。妹妹提醒得是,太后时常容易消食,而且宫里这一向也是热闹,让她老人家多出来走动走动也是好的。”

想了想,玉怀珠终是心里有些担心道:“妹妹,你说,春澜宫的母女俩真的会被这些鬼魂吓一吓就主动将自己做的恶事招出来吗?”

“当然不会!”玉如颜很肯定的回复她,冷然道:“若是莲妃母女这么容易就招了罪行,也不会在宫里做害这么多年了。”

“那妹妹接下来要怎么做?”

玉怀珠听她这么一说,心里起愁来。

玉如颜想到穆凌之给她出的主意,不禁笑道:“放心吧,鬼魂之事会一直闹下去,等到遇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自然会有真相大白天下的时候。所以姐姐这段日子得多让太后了解了解这后宫里生的事了。”

在答应玉怀珠帮她揪出真凶时,玉如颜就已经想到,以父皇对那对母女的宠爱放纵,即便有再多证据,只怕最后也不会彻底将莲妃母女打入地狱永世翻不得身,所以,只有请出太后,也只有太后的话才能压住父皇,才能公正的治她们的罪!

临走前,玉怀珠突然想起一事,实在好奇道:“妹妹是从那里找来那么会扮鬼魂哑巴之人,念的声音含糊不清,当真像极了!”

当初玉如颜请穆凌之帮忙却吓玉明珠,穆凌之嫌恶她,不愿意去,于是叫来了一直藏在暗处的暗卫,让他们出来完成这个任务。

玉如颜原本的打算只是让人去玉明珠的牡丹阁闹一闹,但穆凌之听了她的计划后,细想过后,却是替他想出了更好的计划。

他将身边的暗卫全部招进来,让他们去皇宫的各地各处装成冤魂,连皇上住的地方也不放过,而且,还为了更让人相信鬼魂就是上官贤重,他还给暗卫备了一个东西——

玉如颜想起那一批精英暗卫们一个个苦着脸往嘴里塞东西的样子,不由‘扑嗤’一声笑出声来,指着窗台下篮子里放着的一篮子木塞道:“姐姐请看,不过是让人在嘴里含块木塞,就能说话含糊不清了!着实简单的很!”

听了她的解释,玉怀珠不禁也哑然失笑了!

送走玉怀珠,玉如颜唤来安哥,吩咐道:“之前让你停住的事如今可以再继续了,你现在就去冷宫,告诉那人,从明日起,让她早上和傍晚多去与竹林相邻的宫墙边等着,自然会等到可以为她伸冤报复之人。”

“她失宠之前不是最擅长唱小曲吗,让她将那心里想说的委屈冤情编成曲子好好唱出来吧。”

安哥得了她的令,连忙一个人悄悄去了冷宫!

数月前,玉如颜因查探玉女一事,曾悄悄去过冷宫几次。

那里关押着许多失宠的妃嫔,玉如颜在那里虽然没有得到玉女的线索,但却无意间得知了其他一些事情。

虽然听到的那些事情无法辩出真假,但玉如颜想到这些年皇子们的离奇早夭,再想到莲妃的狠辣手段,觉得十之八九却是真的了。

要想扳倒玉明珠,只有先扳倒莲妃!

而且,一想到莲妃对淑妃做过的恶事,玉如颜也不想再轻饶了这对歹毒的母女,决定为后宫铲除这两颗毒瘤!

所以,不管冷宫里听到的事情是真是假,她都顾不上了。

谣言猛于虎,当年莲妃借逸云道长之口将她定为不祥人,让她从小经历生死痛苦,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内心也是卑怯难安,总是得以自己的不祥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祸。如今,她也要让莲妃尝尝谣言是何等的可怕了!

春澜宫在高僧做过法后,确实安静了二天,可就在玉明珠欢喜的以为,上官贤重的冤魂已被高僧度时,第三日的晚上,那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且这一次,还伴着更诡异的事情生了——

半夜,门窗紧闭的牡丹阁里,好不容易轻松两天,以为再也不会闹鬼的玉明珠,又被外面诡异的声音吓得失声尖叫,缩在床上的被窝里,全身簌簌抖,全身的冷汗无尽的往下淌,可是再热,也不敢伸出头来,将被子包得死死的,还将一屋的丫头都叫到床边围护在她身边。

不光她怕,牡丹阁里的丫头们这段日子以来也是吓得魂不附体,一个个哆嗦着抱团守在床边,即便屋内放着解暑的冰块,但门窗紧闭,屋内一丝风都透不进来,闷热得像个蒸笼,丫头们一个个像蒸笼里头的馒头包子,又热又怕,大气都不敢出!

玉明珠闷在被子里,连下床出恭都不敢,而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贴着门窗在对她念着情诗,听在她心里,却是毛骨悚然,怕到极至!

再也受不了了!玉明珠对身边的丫头尖叫道:“快,快去让我母妃请高僧进来做法,受不了了,本公主受不了了!”

丫头得了她的令,即便心里再害怕,也只得咬牙往门口走,开门往莲妃的寝宫去。

然而,在那丫头打开门的瞬间,只听到一声惊恐到绝望的尖叫声,下一刻,丫头已彻底吓晕过倒,‘扑嗵’一声倒柴一般倒在了地上。

其他丫头闻声看过去,也是吓得鬼哭狼嚎,一个个抱头四处逃窜,找地方躲藏,再也顾不上床上的玉明珠了。

玉明珠不知生了什何,壮着担探头从被窝里出来,哆嗦的往门口一看,只是一眼,已是吓得神魂俱裂!

只见惨淡的月色下,敝开的殿门口,竟是悬挂着一条半尺长的舌头,舌头上的鲜血‘叭嗒叭嗒’往下滴着,衬着幽深的月色,竟是格外的阴森可怕!

“啊!!!”玉明珠一声尖叫,也同那个开门的宫女般,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等莲妃听到动静,从她的寝宫跑到牡丹阁时,里面的人已吓晕了一大半,没吓晕的几个丫头舌头打个结向她禀报刚才的恐怖之事。

听说竟有断舌出现,莲妃最初并不相信,因为她进来时,门口并没有悬挂什么东西,以为是这些丫头都吓傻了,出现了幻觉,正要厉声喝住满宫惊弓之鸟般害怕的宫人时,眼光不小心看着地上留下的滴血,顿时全身麻,一股冰冷的寒气自脚底向全身蔓延,连头尖都凉了……

这么晚了出宫请高僧已是不可能,无奈之下,莲妃心想着齐王他是天子,身上的帝王之气应该可以挡住冤魂的煞气,帮她们母女躲过一劫!但转念想到,如果齐王来了,让他不小心现什么,只怕更是后患无穷,只是咬牙让宫人点亮所以灯烛,将高僧留下的避邪佛珠紧紧攥在手里,全身哆嗦的守在玉明珠身边,眼睁睁的盼着天色快点亮起来……

当春澜宫的消息传回槿樱宫时,玉如颜正陪穆凌之在灯下下棋,听到暗卫的回禀,穆凌之头也不回道:“既然舌头已吓晕她了,就悄悄收起来,明天直接放到她枕头下!”

暗卫听了,转身出去了。

玉如颜看了一眼穆凌之,想到他出了这些主意,不禁失笑道:“殿下好兴致,竟是说到做到,真的弄来了那么长的牛舌进来,真是够她吓得了!”

穆凌之头也不抬,慢悠悠的在棋盘上落下一字,不以为然道:“昨日出宫去陈府,恰好听说他府上在杀牛,我不过顺手就要了来。等着吧,我已跟那屠夫说好了,让他将这一段日子所有的猪舌,牛舌都给我留着,不许再卖了。”

玉如颜不禁哑然失笑:“一个舌头已将人吓晕,殿下还要准备那么多舌头,不得直接将她吓死么?!”

“吓死也不错,这等祸害早死是福。所以,我准备给你这个长姐办个全舌宴!呀,将军!娘子,承让承让!”穆凌之嘴上不停,手上也不停,竟是吃掉了玉如颜的老将,扬眉欢喜道。

玉如颜被他的话都说愣了,竟是不知道他何时已将她的老将吃下了,看着他得意的扬着她的老将笑得山花般灿烂,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撇嘴道:“之前听殿下说,小时候被太傅管得死死的,除了读书就是习武,从没有半点玩耍的时间。但如今怎么玩耍起人来这般得心应手,根本不像小时候只会读书习武的呆子,反而像是一个顽劣的顽童!”

玉如颜不知不觉间联想到了穆凌之小时候之事。一提起小时候,穆凌之眸光一沉,心里不由自己的就想起了小时候的其他三个玩伴:堂兄翼太子,相府之女木梓月以及自己的亲弟弟穆晨之!

曾经最亲密无间的玩伴,可如今却已是——

最敬仰的堂兄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而木梓月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人,心思阴狠虚伪,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疏离。而自己的亲弟弟,好不容易重逢,却也因为喜欢上同一个人而心生缝隙!

心里涌过一丝丝酸楚,穆凌之不自禁叹息了一声。

声音虽轻,玉如颜却耳尖的听到了,神情间不由闪过担忧,关切的问道:“干嘛皱着眉头,可是有什么烦恼的事?”

穆凌之不想让她知道心里的愁闷,笑道:“我是在可惜那么好的牛舌,就这样给浪费了,还是浪费在那样可恶的身上,着实是可惜了一条好牛舌!”

玉如颜知道他这样说是在安慰自己,但一时也猜不透他心中所思所想,只得问道:“可是大梁那里有事,催殿下回去了?”

回宫以后,因为答应了吴昭仪等她生下孩子,所以玉如颜暂时还不能离开大齐,这件事她也同穆凌之说了,本是让他先行回去,可他不愿意,非要等她一起走。

不光梁王,谢贵妃也私下传了好几次口信让穆凌之回国,他知道她母妃着急让他回去的原因,就是让他回去与晨之一起,扳倒太子,夺下储君之位。

但越是这个时候穆凌之越不愿意回去,他有心将大梁的万里江山让给自己的弟弟穆晨之。若是他现在回去,朝廷里那些追随他的大臣们必定会拥护他上位,不会去支持刚回朝的八皇子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不能回去掺一脚,但他也相信,有父皇母妃的支持,再加上这些年他在朝堂军队里培植下的势力,一定可以帮晨之夺下太子之位!

为免玉如颜担心,穆凌之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无事,此时有晨之代我在父皇母妃身前尽孝,就容我多偷懒几日,等你处理好这边的事,天气也正好凉快些,适合赶路,我们那时再回去也不迟的,你不用担心我!”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苦苦煎熬了一晚上的莲妃已是迫不及待的差人出宫请高僧进来继续施法。而且此次,莲妃再也顾忌不上什么,竟是在宫里腾出住处,让高僧们在宫里住下来,轮流休息施法,不眠不休!

春澜宫这番大动作终是惊动了华阳宫里的太后,等玉怀珠陪着太后亲自登上春澜宫的大门时,只见整个春澜宫里人心惶惶,从主子到宫人,感觉一个个脚步都是虚得,人人脸色苍白,眼神无光,一看就知道是受这些日子闹鬼之事影响的。

看着一片乌烟瘴气的春澜宫,太后庄严的脸上闪过不悦——

为了一个春澜宫闹鬼,整个皇宫都开始人心惶惶,不得安宁,如今还让这些和尚住进皇上的后宫,这是何等的荒谬!

手中的龙头拐杖重重在地上一顿,正要火,却被玉怀珠轻声劝住,她乖巧的附在太后的身边轻声道:“太后,还是让孙女陪你到其他幽静的地方走走,这里太过吵闹,免得吵得太后脑子痛。”

太后气得全身抖,恨声道:“这对母女将整个皇宫都弄得乌烟瘴气了,后宫住着这么多人,却任由着她们俩在这里搞翻天,真是太让人生气。皇上竟然也任由她们胡来,简直……”

见太后动怒,玉怀珠连忙扶住太后道:“父皇也是没办法。还请太后体谅一下,毕竟……毕竟宫里闹……鬼之事也不是一人所见,连父皇也是亲耳听到那诡异可怖的声音……”

小心的看了看太后的眼色,果然,太后的脸色在听到闹鬼之事后,脸色更加阴沉,于是,玉怀珠更加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但是令人没想到的,这声音如今悉数集中在了……在牡丹阁附近,也实在是怪异,而且,而且听说,昨晚更是在牡丹阁里现了……现了……闹腾了一晚上,吓晕了好几个人,听说长姐都吓糊涂了,神智不清了……”

“……所以,莲母妃请来高僧施法想必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太后就由她们去吧。孙女陪您去一个幽静的好地方散散心,消消气。”

其实皇宫里鬼魂之事闹得这么大,那些传言又怎么会逃得过太后的耳朵,只是太后的心智岂是一般人能比的,她根本不相信什么鬼魂之说,但却信因果报应,也从那些谣传里隐隐明白,上官家的小子死得跷蹊,甚至……

太后重重叹息一声,眸光深沉,像是听进了玉怀珠的劝解,转身离开了春澜宫。

玉怀珠一路领着太后往冷宫走,走到玉如颜说的那片竹林,果然竹子茂盛,环境清幽。

玉怀珠扶着太后缓缓在竹林里散步,走着走着,耳边却传来女子幽怨的歌声,一声声如诉如泣,听了让人心寒。

停下脚步,太后驻足静静的听着女子哀怨的唱着,等一曲唱完,太后的脸色已一片铁青,握着拐杖的手指都气得白了。

站在她身边的玉怀珠看着太后的样子,心里涌上一丝愧疚——

太后本已是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却无故的被她们拉进这场斗争里,让一个老人家去面对这样的真相,实在是一种残忍!

墙那边的冷宫里,那唱曲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但反反复复的都是在唱同一曲儿,而曲子也反复的重复着同一件事情,太后面色阴沉的听着,久久没有言语……

回到华阳宫,太后留下玉怀珠一人在身边伺候,让其他人都离开。

等宫人一走,太后突然对玉怀珠厉声喝道:“跪下!”

玉怀珠一惊,看着太后暴怒的面色,吓得连忙跪下,心里打着寒颤,全身都僵住了!

“说吧,宫里的闹鬼事件还有冷宫之事,谁是幕后黑手?”太后的声音虽然低沉,却带着让人不敢抗拒的力量,玉怀珠全身一颤,一股寒意漫遍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