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云泥之别

玉明珠孤零零的跪在那里,不敢相信父皇都赐婚了她还是嫁他不成,心里的恨意与不甘铺天盖地而来——

此番她费尽心思,舍下脸面当众做出这等有辱身份的事,就是盼着能一举拿下穆凌之。

可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自己丢了颜面,被穆凌之当面拒绝嫌弃,竟还让他趁机给舒嫔讨了恩典,晋了位份,这让她如何心甘?

听着他亲热无比的唤玉如颜为‘颜颜’,玉明珠心里恨得银牙咬碎——

为什么,明明她长的并不比那个贱人差,可为何他的眼里只有她,却看不上自己!?

她不甘心,她死都不会甘心!

眸光一寒,她咬牙爬起身,再次朝穆凌之追了上去……

她知道穆凌之必定是回槿樱宫去了,于是抄近路追上去,果然让她在御花园的回廊尽头拦住了穆凌之。

泠泠月色下,穆凌之身上的银色锦衣被月色染上光华,冷峻的面容在月色下的渲染也比平时柔和了许多,更是俊美非凡。

看着回廊尽头那个不死心的女人,穆凌之深邃的眸光里嫌恶之色越盛,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过,当她不存在般看也不看她一眼。

谁料到,玉明珠竟然朝他扑上来,穆凌之身子一闪,躲开了她。

“滚开!”

穆凌之对她,可是半句好话都没有。

说罢,懒得再理她,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脚下一滞,玉明珠竟是双手扯住了他的衣袍,死活都不愿放手——

“穆凌之,你好好看看我,我比玉如颜差在哪里?为何你可以喜欢她却不喜欢我?从小到大,我处处比她优秀出众,明明我才是公主里的明珠,你眼瞎看不见吗?”

此处除了他俩,再没有第三人,玉明珠的贴身宫女们都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所以,玉明珠再也不想伪装,将心里的愤恨悉数宣泄出来。

“就凭你刚才说的话和做的事,你与她差的就是云泥之别了。”穆凌之冷冷睥了一眼扯着自己的衣袍不愿放手的玉明珠,神情里的厌恶之情毫不遮掩的显露出来,冷冷道:“既便你与她长着相似的样子,可看在本宫眼里,她与你完全不同——”

蹲下身子冷冷的看着玉明珠那双不甘愤恨的眼睛,穆凌之冷笑道:“你的眼睛里只有狠毒虚伪,而颜颜的眼睛才是世上最好看最明亮的眼睛,所以,单凭这一双眸子,你不知道比她差了多少!”

他的话像把利刃扎进玉明珠的心里,她心里又痛又恨,看着他脸上无情冷血的模样,无尽的羞辱涌上心头,心口窒住,她竟是说不出话来,但双手仍然不愿就此放开!

穆凌之不想与她纠缠下去,去扯自己的衣角,却被她死死拽住。

“既然你如此讨厌我,那日在城门口,你为何还要将我从马蹄下救出来?若是那日死了,也免了今日被你如此羞辱?”见穆凌之软硬不吃,玉明珠开始将他救她的旧事搬出来纠缠。

“本宫若是知道救下的是你这样一个人,当时确实应该不多管闲事的。”穆凌之眼也不眨一下的回击着她。

看着她还不死心的样子,穆凌之心里最后一点耐心都被磨完了,冷然道:“公主知道什么是喜欢与真爱吗?你这样死缠着本宫又有何意思?”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玉明珠已彻底失去了理智,哭道:“从见到你开始,我的脑子里日日夜夜想的都是你。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那怕是侧妃我也愿意。”

“可是本宫不愿意!”

“你觉得你是委屈身份给我当侧妃,而我——只觉得厌恶。”穆凌之毫不留情的将玉明珠捧出来的的一颗真心击得粉碎,继续冷冷道:“公主从最开始爱慕陈将军,巴巴上门的讨好陈将军,再到后来抢妹妹的驸马死活要嫁给上官大人,可如今他尸骨未寒,公主却已将他忘了,又把目标转向本宫!公主心思变化如此之快,难道就这是你所谓的喜欢?”

说完,穆凌之再次想扯下衣角离开,与玉明珠多呆一刻都感觉到难受!

可玉明珠死也不肯放他走,穆凌之眸光一寒,全身涌上杀气,下一刻,竟是拔出了腰间的软剑!

莹莹月色下,剑身上划过幽冷的光芒,把玉明珠吓了一大跳,不由尖叫了一声,但手还是不愿意放开穆凌之,下一秒眸光里闪过狠辣,狠狠道:“穆凌之,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反正我如今颜面已丢尽,此生除了嫁给你再不会有第二条出路,你要么杀我,要么娶我!”

闻言,穆凌之的脸色染上了一层寒霜,高高扬起手中的剑,声音冷冽刺骨——

“这世上还没有谁可以威胁到我。娶你?呵,休想!”

话音一落,手中长剑携着寒意向下划去——

看着寒光闪闪的长剑朝自己挥来,玉明珠吓得花容失色,怔在当场。

长剑落下,却并没有落在玉明珠的身上,而是割断了她拽紧的衣袍。

“但我也不杀你,免得污了我的剑!”

衣袍割断,玉明珠失去最后的依附之力,跌坐在地上,穆凌之收起剑扬长而去。

然而,这一边玉明珠被穆凌之伤得体无完肤,而她的母妃,莲妃也同样被舒嫔突如其来的晋升消息惊得跌倒在地。

就在刚才,就在春澜宫,颂旨的公公已当着后宫所有女眷的面宣读了齐王的圣旨,在一众惊诧声中,舒嫔不明所以的晋为了淑妃,而莲妃装了一晚上的温顺,终于再也装不下去,听到这个消息后,身子都站不稳,差点跌倒在地。

今晚,她特意在后宫设宴,将玉如颜绊住,好让自己的女儿有机会近得了穆凌之的身,再加上齐王的撮合,相信一定能够拿下穆凌之。

她一边同丽妃她们笑意晏晏的谈笑风生,实际一直在悄悄的看着门口动静,等着好消息传来。

刚刚在看到传旨的宫人进殿时,莲妃以为是自己女儿与穆凌之的赐婚已定下,是来宣布婚事的,不由欢喜不尽,还不忘得意的睥了一眼一旁的玉如颜,想着等下听到赐婚后,她会怎么样,会不会一脸死相!?

想到这里,她心里更是高兴,连忙欢喜不已的领着众人接旨。

然而,等宣旨的公公宣读完圣旨后,莲妃一个趔趄爬不起身,竟是跌坐在了地上——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旨意竟是给舒嫔的,还是一下子晋了她妃位还赏了封号,竟、竟是一声不响的就爬到了她的头上!

怎么可能?她不过是一个贱婢出身的贱人,怎么可以爬到她头上?

但不论她心里有多不甘心不情愿,终是要咬着牙同其他妃嫔一起向淑妃行礼道贺。

莲妃心妒恨得生痛,同时心里涌上深深的疑惑——

前面的宴席上到底生了何事,为何预谋好的赐婚变成了舒嫔的晋升?

再也没有心思说笑了,莲妃散了宴席,听说前面的宴席也散了,可玉明珠还没回来。莲妃忍着心里的伤痛不禁担心起自己的女儿来。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玉明珠身边伺候的宫人却急忙赶来告诉她,说是玉明珠不顾一切的去追穆凌之去了,如今,那个冷酷无情的三殿下正在御花园里对长公主拔剑呢!

莲妃一听,吓得一颗心都窒住了——

玉明珠是她的命根子,这些年来真正如掌上明珠般,捧在手心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看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更是因为当初玉如颜生下时,逸云道长为两个公主看过命相后,莲妃一怒之下,先是让逸云故意借玉如颜天生无泪的症状,给她安上不祥人的封号,更是唆使齐王将她弄死,可齐王最终因为太后的一句话,只是将她送进深山,让她自生自灭,看她自己的造化……

而今晚为了达成玉明珠的夙愿,嫁给穆凌之,莲妃也是放弃心中的不舍,任由她降低身份扮成舞姬的样子去勾引穆凌之,没想到,最后,颜面丢了,什么都没捞到,如今,他竟然还敢拔剑伤自己的女儿!?

莲妃气恨到不行,在宫人的引路下跑到了御花园的回廊边上,找到了失魂落魄的玉明珠。

穆凌之已走,独留下玉明珠一人可怜兮兮的跌在地上哭,脸色青白无光,手里还死死的拽着穆凌之割下的衣角边儿,哭得伤心绝望——

“母妃,为什么?为什么他会不喜欢我,为什么他这么厌恶我?我一个堂堂长公主,就连给他做侧妃他都嫌弃,将那个贱人当成宝,却将我当成草还不如!我到底那里不如她!!”

莲妃心痛至极的将她搂进怀里好言哄着,说了无数好话,劝了许久才让玉明珠的情绪稳定下来。

回了春澜宫,玉明珠将紫华宫里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给莲妃听,莲妃听后,神情无比的阴冷,眸光流转间,已是满脸杀气——

“女儿,今日你我母女二人受到的羞辱,你知道皆是因为谁吗?”

不待玉明珠回答,莲妃已咬牙一字一句的恨道:“都是因为那个贱人——玉如颜!”

“三殿下不同意娶你,并当众让你受辱是因为她,而母妃今日竟然要被那个贱人压住,还第一次屈躬向她请安,这份奇耻大辱也是因为她!”

“若不是因为那个小贱人,三殿下不会不要你,也不会替舒嫔那个贱人求恩典。所以,咱们母女俩所受的这一切,皆是因为那个小贱人而起!”

听到莲妃的话,本已对玉如颜恨到噬血的玉明珠,更是将今天自己所受到的污辱悉数记恨在了玉如颜的身上,恨得眼睛都要滴血了,咬牙切齿道:“母妃,女儿从小到大从没受过如此羞辱,而今却败在一个贱人身上,让我如何心甘、如何心甘?”

“砰!”的一声巨响,玉明珠气恨之下,一掌挥去,竟是将齐王送给她当生辰贺礼一人高的翡翠琉璃瓶给砸了!

满地的碎片也不足以泄愤她心头的怒火,玉明珠红着眸光道:“母妃,难道你就这么让这个贱人在宫里无法无天,将你也压下去么?”

莲妃心头一寒,冷冷道:“你打算怎么做?”

玉明珠看着一地破碎的碎片笑了,艳丽的面容狰狞扭曲,眸光里的一片狠毒,冷冷笑道:“我要让她像那个哑巴一般——悄然死去!”

等穆凌之回到槿樱宫时,玉如颜早已从春澜宫回来了,并已听安哥禀报了紫华宫里的一切!

穆凌之进屋时,玉如颜坐在灯下喝茶,看着他身上缺了一块的衣物,故意问道:“殿下又与人打架了?这回,估计没打赢吧,连衣角都撕下来了。”

穆凌之被她突然一问,竟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但一想到,今晚前殿的事闹得这般大,想瞒她铁定是瞒不住的,还不如从实招了。

他筹思着要如何说,既不让她生气,还能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一片真心,和誓死不娶玉明珠的决心。

可惜还没等他筹思完,玉如颜又开口了:“痱子何时变成了疹子,殿下这撒谎不眨眼的功夫越来越利害了。”

说完这一句,她强忍的笑意再也绷不住,如同安哥一般‘扑嗤’一声笑出声来。

她这一笑,一旁的安哥想到之前穆凌之一本正经诓人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穆凌之有片刻的回不过神来,等他明白过来,原来她早已知道了前殿之事,竟还故意在他面前拿腔吓他,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走到她面前,勾起某人笑得欢畅的下巴,故意冷下脸生气道:“看娘子的意思,为夫这割袍断情,撒谎推辞却是做错了?嗯?”

手指轻轻捻着她光洁如玉般的精巧下巴,神情看似生气,眼神里的爱意却越的强烈——

不知为何,才短短几个时辰分开没见到她,穆凌之整晚都魂不守舍的,后来被玉明珠一搅,心情更是糟糕,将心里的怒火全部宣泄在了撞刀口上的玉明珠身上,丝毫不当她是什么长公主,直接怼得她颜面无存。

一见他这个样子,安哥脸上一红,连忙识趣的赶紧溜走,还不忘将门关好。

门关好的那一刻,穆凌之已抱着玉如颜啃上了,边啃边道:“小妖精,你肯定是给我下了迷魂咒了,不然我怎么一刻也离不开你了。”

玉如颜羞得低下头躲着他,忍不住笑道:“那殿下可是对玉明珠下了迷魂咒,让她这么痴狂的爱慕上殿下。”

穆凌之轻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尖,“可惜你却没中我迷魂咒的毒。我不稀罕她们爱慕我,我只喜欢你爱慕我。”

他的舌头还带着淡淡的酒香,一路下滑来到她的唇畔,流连忘返,辗转来回。

淡淡的酒香夹带着他温热的气息仿佛轻轻拂过草原的睦风,撩动着玉如颜的心扉,她全身再也使不出半点劲,情不自禁道:“我……也早已中下殿下的迷情咒……”

情到浓时,她忍不住轻轻呢喃出声,极轻极轻的一句话却像天籁之音般激荡着穆凌之的手,也彻底燃起了他心里的欲望的火花,他心里一片甜蜜,轻轻吻上她美丽的眼睛,一把抱起她放到床上,轻解罗带,沉迷道:“娘子,我很是怀念之前那个很会撩人的小妖精,你不如……”

话音未落,玉如颜盈满情意的眸光狡黠一闪,已是扑了上去……

小小的槿宫里再次溢满春光……

事毕,穆凌之将玉如颜紧紧的搂在怀里,心里一片欢畅舒爽,摸着玉如颜柔顺的头,欢喜道:“刚才你说,你早早就中了我的迷情咒,什么时候中的,说来听听?”

玉如颜俏脸一红,将脸躲进他的怀里,娇羞道:“殿下听错了,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

穆凌之一听,气恼的抬起她的脸,一本正经的威胁道:“是吗?看来刚才为夫的表现欠佳,让娘子失望了,竟生我的气将说过的话都不承认了。”

说罢,又做足架势要同她大干一场。

玉如颜哭笑不得,连忙举手投降道:“是我错了,那话……确实是我说的。殿下饶命!”

穆凌之闻言满意笑了,长臂一伸又将她搂进怀里道:“今日我向你父皇求了母妃的恩典,如今她贵为淑妃,想必以后也没人敢再欺负小看她了,这样,你也可以安心的随我去大梁了,为夫的安排,你可还满意?”

他深邃的眸子看向她时,永远都是爱意盈盈,玉如颜不由心里一暖——

从在春澜宫突然接到母妃晋升的消息时,她就已猜到,这一切必定是他在背后为自己做的,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让齐王不敢不买他的帐。

“我在这里替母妃谢谢殿下了!谢谢……谢谢殿下的一片苦心。”

玉如颜确实很感激他,这样一来,母妃有这么高的位分,而且还搬进了环境好很多的春景宫,这让她以后离开大齐时,心里也会放心许多。

穆凌之看着她感动的样子,笑吟吟的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不必谢我,其实是我在为自己打算。只有让母妃过得好,你才会安心,你安心了我才会舒心,所以,说到底,我还是在为我自己打算。”

他的这番谬论让玉如颜忍不住笑了,笑过之后,她的脑子里想到莲妃今日在接到母妃晋升的旨意时的狠毒眼色,心里微微一颤——

今日母妃晋升,将多年来一直在后宫横行霸道的莲妃给压了下去,而穆凌之又那么坚决无情的当众拒绝了玉明珠,让她丢尽脸面受尽耻辱。解恨是解恨,只怕,这些仇恨春澜宫的母女俩又会记在了她和母妃的头上了。

记在她头上她倒不怕,合计过不了多久,她终是不会在大齐久留,是要随穆凌之回大梁的,怕就怕那歹毒的母女俩会把这些怨恨记在母妃身上。

虽然母妃现在成了宫里第一高位份的妃子,但位分是表面的,最主要的还是看父皇的宠爱,所以,母妃还是奈何不了她们。

她正一个人沉思着,穆凌之突然开口了,淡淡道:“今天大梁来消息了。”

玉如颜微微一怔,愣了半刻才着急问道:“是小刀的消息吗?他怎么样了?是回去了吗?他现在怎么样?可还适应?”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穆凌之心里微微一怔,下一刻安抚的笑了笑道:“不用担心,他确实是回去了,回了皇宫,父皇母妃见了他都高兴到不行,父皇已重新颂旨说明八皇子回归,并带着他上了朝堂,还去祭了皇陵,让群臣百官都来重新认识他。”

“他本就聪明,从小最得父皇母妃的宠爱,他身上那把龙吟剑就是父皇赏给他的,天下也只有二把,所以,你不要担心他,他都回家了,一定会过得很好。”

听他提到龙吟剑,玉如颜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蹙眉犹豫了半天,最终吞吞吐吐道:“殿下,听你刚才提起小刀的龙吟剑,我突然想到,第一次跟你回大梁时,在古鱼镇客栈遇刺的那一次,那个刺客手中的长剑与……与小刀的那把龙吟剑竟是很……很相像!”

“我知道!”

玉如颜原以为穆凌之会很惊讶,毕竟这是关于那个刺客难得的线索,没想到的是,穆凌之听后,竟半点惊诧之色都没有,反而很镇定的说他知道了。

“殿下……”玉如颜疑惑的看着他,心里闪过许多疑问。

“我出征前,醉倒在你的宫门口,后来,你帮我这里换过纱布,你可知道,那一剑是谁刺的?”

穆凌之指了指上次被翼太子刺伤的肩膀,苦涩的对她笑道。

玉如颜心里闪过不好的预感,怔怔的望着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其实,在陈益卿进宫在花园里遇到你后,我就已知道你就是小晴,我忍不住进宫来看你,结果,在这里遇到了他。”

“他?”玉如颜听到这个称呼,心里一窒,“殿下认得那刺客?”

“是,我认得他。”穆凌之脸上的神情瞬间凝重起来,语气低缓道:“还记得我之前同你说过十年前的那场兵变吗?当时,我亲手杀了我最敬仰的堂哥,当时的大梁太子翼太子。”

“这些年来,我一直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竟没有死,活了下来,如今找我复仇来了。”

“所以,古鱼镇客栈和糖人铺里的行刺,以及后面拿着我给你的玉佩进宫行刺的都是同一人,就是我的堂兄,大梁前太子穆翼之!”

玉如颜已完全被他的话震惊住了,她蓦然想到什么,神情慌乱,脸色一片苍白。

然而,穆凌之告诉她这些后,突然定定的看着她,问道:“我心中一直有个疑惑没有解开,当初,你是怎么样带着小刀安哥,悄无声息的躲过守城官兵的搜查出城的?”

玉如颜想起之前越羽特意对她的吩咐,神情一怔,竟不知道要如何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