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一十六章 娥皇女英

入夜后,齐王刚刚准备就寝,玉明珠所居的牡丹阁响起一阵喧哗,将齐王与莲妃给惊动了!

玉明珠一根白凌将自己给挂在牡丹阁的大门上!

当然不会真死,等齐王赶到时恰好还留着半口气,主要是让齐王瞧瞧她生无可恋的可怜模样!

在莲妃的一阵哭诉下,再看着玉明珠可怜兮兮的模样,齐王从小到大也是与她最亲厚,心里也是最舍不得这个长女,所以,无奈的表示,这守孝之事由他亲自去与太后说,不让玉明珠继续为上官贤重披麻戴孝了,让她从明日起开始以长公主之尊参加宫里的庆贺宴会。

可玉明珠听后,还是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子,知女莫若母,莲妃当然知道她心里的心思,因为玉明珠早已将心里的话告诉给莲妃了。所以,就着今晚的机会,母女俩又梨花带雨的跪在了齐王面前,求齐王效仿娥皇女英,将可怜的玉明珠赐婚给穆凌之,即便不能做王妃,侧妃她也是愿意委屈屈就的。

齐王一听,满脸愁容,心里有点后怕——

赐婚谁都可以,唯独这个三皇子他实在不敢惹!

而且齐王脑子虽然糊涂,眼睛却不瞎,穆凌之对玉如颜的爱意那么浓烈,心里眼里仿若只有她一个人,两人正是如胶似漆的甜蜜时刻,怎么会愿意让玉明珠突然插进去!

齐王为难道:“女儿,天下好男儿比比皆是,你没必要就看着眼前这一个,你忘记四公主之事了?其他事父皇都可以依你,但此事,父皇却无可奈何了。”

玉明珠一听急了,不由道:“天下男人虽多,可是有谁可以领着五万精兵打赢四十万大军的?父皇,三殿下喜欢五妹妹,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好看。但是你看,我与五妹妹长得这般相似,殿下没理由不喜欢我的。”

为了说服齐王,玉明珠第一次腆下脸拉低自己,主动说起她与玉如颜长相相似之事,更是头一次唤她妹妹,真真是被穆凌之彻底迷住了心,连她自己最反感厌恶的两件事,如今都成为谈资拿出来说了。

见齐王还是摇头不同意,玉明珠又道:“父皇,咱们大齐素来不善征战,可这两年来,大魏一齐对咱们虎视眈眈,若是有三殿下一直为咱们保驾护航,想那大魏就不敢对咱们大齐怎么样了。”

“虽然五妹妹已和亲嫁给他,但父皇自己心里也明白,这些年来父皇对五妹妹的亏欠,她又是个爱记仇的,万一以后她随三殿下去了大梁,再不管大齐的死活,也不会劝三殿下再为大齐出力怎么办?”

“若是有女儿在殿下身边就不同,女儿从小备受父皇爱护,深受父皇恩典,若是嫁到王府,必定日夜熏陶,让殿下对大齐上心为父皇分忧,这样一来,岂不免了父皇的后顾之忧!”

玉明珠舌灿莲花的劝说着齐王同意她与穆凌之的婚事。齐王被她一说,眉头微微蹙起,不由深思起来——

一直以来他对自己这个五女儿都不亲厚,甚至可以说是狠毒无情。

在她才二岁时,便听信逸云道长的谗言将她扔进深山,差点死在蛇窟里……

她命大被云游四海的高僧所救,还养在身边五六年,直到八岁那年才被太后重新带进宫里。

这些年来,她窝居在小小的槿樱宫里,一年难得见她一次。

前两年,坊间突然开始谣传齐国的众公主里有一名玉女,身上的血可以解百毒,然后大梁突然向齐国提出和亲,直接表明要娶齐国的玉女。

齐王并不知道齐国的玉女是公主中的那一个,但因为要依附实力强大的大梁,齐王不敢不从,但又怕嫁过去的不是真正的玉女,大梁残酷冷血出名的三殿下会杀了和亲的公主,所以,当时一众公主里没人一人愿意和亲嫁到大梁去送死。

在莲妃的唆使下,齐王最后将一直默默无闻不受待见的五公主玉如颜打去了大梁。

直到和亲前一个月,齐王才第一次招这个一直不受待见的女儿进御书房。

当玉如颜被带到他面前时,齐王有半刻的怔愣。

一直以来,在齐王心里,长公主玉明珠是众公主里长得最好看的,但当玉如颜被带到他面前时,他才惊觉,自己这个一直冷落在深宫的女儿才是最倾城绝艳的那一个。

虽说两人容貌很相似,但不同在于那一双眼睛!

玉明珠的眼睛已是很美,像琉璃一样通透明亮,而玉如颜的眼睛更是波光滟潋,如春日里最明媚的春光撒在波光辚辚的湖面上,明亮动人,还带着无限风情,摄人心魂!

但这双最好看的眼睛看向他时,却是冰冷的,即便在后来跪求他不要将她和亲远嫁时,眸光里也是隐忍着不屈与坚强。

这样的性子齐王很不喜欢,在他的定义里,他觉得女人就要如水一般婉转动人,笑的时候要娇美动人,哭的时候也要凄惨动人,该软下时一定要服软,不要像个刺猬一样,随时竖起满身的尖刺去防卫拼命。

然而,他却没去反省,玉如颜这样隐忍倔强的性子是谁给她的。

若是她也像其他公主一样,从小生活在父母的关怀里,从小锦衣玉食,从小有人呵护怜爱,她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心思悲凉,眼神冰冷!

一想起玉如颜看向他时的清冷眼神,齐王神情一动,竟是不由的被玉明珠说动了。

他拧眉想到,自己若是送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穆凌之,那么以后他必定会对大齐有求必应。

只要有他在,还怕大齐万里江山不保吗?

心里已是同意玉明珠的话,但面上他还是犹豫道:“此事也不全是父皇可以做主得了的。你也知道,那三殿下的性子,连梁王都敢忤逆,又怎么会将父皇的话做数呢?”

听到齐王松口,玉明珠心里激动欢喜到不行,她兴奋道:“女儿不会让父皇难做人的,父皇只要劝住太后不管我的事,然后再在三殿下面前稍稍提起此事就成。其他,女儿自己有主意!”

她就不相信,凭她的容貌出身,穆凌之连玉如颜都不嫌弃,还会不要她!

何况,她的母妃莲妃可是最会勾引男人的,也最是知道,如何伺候男人,才会让男人最是欢悦舒服。不然,她也不会跟在齐王身边几十年,虽然年华老去,却仍然胜过后宫那些年轻水嫩的妃嫔,得后宫第一恩宠,让齐王夜夜留连春澜宫舍不得离开……

所以玉明珠深信,只要有机会让她接近穆凌之,与他共处,她必定将母妃教她的驭夫之术、床第之欢扬光大,让穆凌之迷上她,彻底离不开她!

看着她眼神里的坚定和信心,齐王缓缓道:“如此,父皇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余下就看你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多谢父皇成全!”玉明珠欢天喜地的拜下谢恩,心中一直以来的郁结不快瞬间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然而,对于玉明珠的密谋和野心,玉如颜毫无察觉,彼时她与穆凌之携手一起回到自己的槿樱宫,看着那一树的银杏,穆凌之对玉如颜得意笑道:“你看,夫君我不光上得了战场,连这修枝也修得甚好!瞧,这一树枝叶修得多漂亮!”

经他一说,玉如颜不觉也忆起了当日他来这里寻自己之事,心里一甜,不由打趣道:“是呀,名扬四海的殿下如今都是万人迷了,没见到那些宫女们一个个见了你就像丢了魂似的,恨不得一副将你吃下去的样子,若是让她们还知道殿下会丹青,擅棋艺,还会捏糖人逗人开心,更是说情话的高手,只怕——一个个会来与我博命,将你抢了去。”

穆凌之被她打趣得哑然失笑,‘叭嗒’一声当着众宫人的面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附在她耳边得意道:“此生我是抢不走了,她们再利害,那里斗得过你这个撩人的小妖精,我从里到外,从心到身,从头尖到脚趾跟都属于你了,别人怎么抢都抢不过的。”

玉如颜被他张口就来的情话羞红了脸,不由嗔了他一眼,一脸绯红的回屋去了。

安哥之前一直有些惧怕这个时常冷着脸的冷血殿下,总觉得他不好相与。但这些日子以来,每每看到他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让自家公主羞红脸,更是亲眼看见他对公主的宠溺,还有那些羞红脸的情话,安哥从最开始的跌破眼界,不敢相信,到如今已是习已为常了!

看着两人蜜里调油的甜蜜着,安哥赶走挤在门口偷偷想看热闹的宫人们,神气道:“殿下与公主要好好休息,你们若是再喧哗吵着他们,到时惹殿下动怒,可不同公主那般好说话,赏你们一剑也是正常。”

此话一出,吓得那些宫人们一哄而散,再也不敢抱什么非分之想了。

两人进了屋,玉如颜看着稍显简单平常的屋子,面带愧疚道:“之前父皇安排你住到紫华殿,那里是宫里最奢华舒服的地方,你何不去那里住?我这里简单平常,实在是……”

“再奢华舒服的地方没有你在也是枉然,再平常简单的地方有你在便是天堂。我虽然是个皇子,但常年行军打仗,风餐露宿早已习惯,再苦也不会苦过行军在外,所以你不要担心我。”穆凌之笑着往她的闺床上一坐,很是惬意的样子。

看着并不宽敞的床,玉如颜想了想道:“殿下倒是可以去小刀之前住过的屋子睡,这张床太小,睡我一人尚好,若是让殿下也挤着睡,就……”

“如今,还想让我独守空房,你是想都别想,就是打地铺,我也要与你睡在一起!”玉如颜的话还没话,穆凌之已果然拒绝,并就势往床上一躺,再也不肯起来了。

玉如颜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却是拿他半点办法也没有。

招手让她过去,玉如颜还没站定已是被他拉倒跌在了床上,穆凌之翻身一滚,已是将她压在了身下。

看着他的样子,再想到上次浴桶那次,穆凌之身上的伤口因为激烈动作撕开了好几处,让她心痛不已。从那以后,玉如颜都离他远远的,后怕他克制不住又会将身上好不容易才结痂的伤口撕裂开来。不由着急道:“殿下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你若是要睡这里,我就睡隔壁的屋子去。”

看着她急着要走,穆凌之那里会同意,情急之竟是当着她的面脱掉衣裳道:“你看看,一路走来,早已好得差不多了,不会再裂开了,你——就从了为夫吧!”

来不及反驳,玉如颜的嘴巴已被穆凌之火热的吻堵住,他魅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呢喃道:“娘子,为了五个孩子,咱们可得多努力!”

帐帘翻滚,红烛摇曳,浓浓的情意让窗外的月亮都羞红脸躲到了树梢后……

流火的七月,南方的天气热得烫人,流动的空气里都是冒着热气,内务府开始往各宫各殿分派去暑的冰块,槿樱宫今年倒是第一次收到了内务府送来了的冰块。

看着宫人抬着凉丝丝的冰块进屋,玉如颜问安哥:“去母亲那里看一下,她的遥春宫可有分到解暑的冰块?若是没有……”她正要说将自己这里的给她舒嫔送过去,但一想到昨晚穆凌之热了一晚都没睡好的样子,余下的话忍不住顿住了。

槿樱宫地处皇宫偏西的偏僻地方,一天的毒日头从早晒到晚,而且还当西晒,一天的热气全闷在屋里,最是闷热难熬,穆凌之不过住了一晚,身上就长出了不少的痱子,虽然他不说,但玉如颜知道他昨晚必定是没睡好的。

齐国位于南方,夏日的季节又长又热,所以,皇宫每年解暑的冰块都供不过来。

往年,宫里的冰块一大半都被送进了春澜宫,剩下的一小半才会分到宫里的其他娘娘宫里,像玉如颜的槿樱宫和舒嫔的遥春宫是盼不到一块冰块的,今年的这些也不过是因有穆凌之在这里。

“将冰块送到母妃的遥春宫里去。”玉如颜咽下的话却被穆凌之给说了出来,他从外面进来,听到了玉如颜的话,竟是猜到她的心思和为难之处,主动替她说了出来。

听到他唤舒嫔‘母妃’,玉如颜心里一震,很是震动。

因为舒嫔只是宫女出身,而且位份也低,在宫里从来都不受待见,就连出来受贵为皇子的穆凌之的拜见都没有资格。

原以为穆凌之根本没有将她的母妃记在心里,没想到他竟这样直呼出身卑贱的舒嫔为‘母妃’,还主动将降暑的冰块送过去!

听了穆凌之的吩咐,内务府的人有些为难道:“启禀殿下,这些冰块是春澜宫的莲妃娘娘与长公主特意从春澜宫的例份里分出来,送给殿下避暑的……”

闻言,玉如颜神情微微一冷——

是啊,她怎么会忘了,父皇早已将后宫之权重新给了莲妃,所以这阖宫大小事务都得经她之手,这些珍贵难得的冰块也自然是她安排给得,但挂上莲妃的名头还有道理,为何还要特意说明是长公主玉明珠的心意?!

想到一回宫就听到的传闻,玉如颜的眸光一闪,心里已是一片清明——

是了,上官贤重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家里,玉明珠终是不用嫁给一个哑巴残废,但她今年都已十九岁了,一定急着再找驸马出嫁。

这些年,玉明珠与玉如颜之间的仇恨数都数不清,与玉明珠交手这么久,她如何不明白玉明珠的为人——

对她无用之人,她脚趾头都懒得理你,而对她有用之人,却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

所到,不用怀疑,已年过十九岁的她,在上官贤重死后,已着急为自己相中了下家了,而这个下家,就是穆凌之!

“哦,没想到这些个冰块竟还是娘娘与长公主的一片心意。”玉如颜沉思的瞬间,穆凌之已冷冷的开口说话了。

他凉凉的眸光随意的往内务府那些人身上一扫,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敢问一句,这后宫什么品级以上才配用到——这么珍贵的冰块?!”

内务府的人被他意味不明的眼光一扫,不觉身上一凉,连忙恭敬的躬身回道:“禀殿下,因为今年的冰块稀缺,只有太后圣上还有妃位以上的妃子才分到冰块,其余都没有,哦,春芜宫的吴昭仪因为怀有身子,也分有冰块。”

“那公主们呢?既然长公主都有冰块可用,为何贵为和硕公主的五公主没有,还得靠长公主的接济恩赏才有,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穆凌之悠闲的往躺椅上一躺,语气随意却冰冷道:“难道,是你们惯常的欺负她,将她这个和硕公主不放在眼里?”

此话一出,内务府的几个当差的宫人吓得‘扑嗵’跪下,全身簌簌抖,连呼不敢。

其实,这些年来,长公主玉明珠与其他公主的待遇不同,众人已是习之为常,一则是齐王最宠爱她,二则是她母妃得宠,再者她母妃的娘家势力也是非同凡响,所以,她在宫里除了她母妃莲妃,就连丽妃一众妃嫔都对她毕恭毕敬,没人敢顶撞忤逆她半分,她能用上冰块,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穆凌之说的这些,往年来从来没有人敢非议半句,如今被他一问,内务府的人都傻眼了,不知道如何回他,感觉怎么回都是错的。

最后,为的那名太监冷汗潸潸的上前回道:“是小的们当职不当,将五公主处忘记了……”

“既然你们当职不当,怠慢了槿樱宫的差事,那么,如今这里这么热,你们要怎么办?”穆凌之也不叫他们起身,腰中的软剑倒是适时的抽了出来,他拿食指悠闲的弹了弹雪亮的剑身,‘铮铮’的声响听在跪着的几人耳里,就像催命铃一样,吓得一个个抱着头瘫倒在地上。

“这样吧,本宫给你们出个主意——”

“要降热很容易,你们几个去挑水,沿着槿樱宫的宫墙院子泼撒,将这四周的暑热之气散了,这屋里也就凉快了。”

内务府的人一听,顿时苦不堪言。

槿樱宫里原来的一口浅井早已干竭掉,若要挑水,只得去前面很远的井里挑水。这大热的天,挑水走那么远的路,而这个槿樱宫虽说不大,但要全部泼湿却也不简单,几个人顿时像哑巴吃黄连,有苦不敢说,只得唯唯诺诺的应下,半句话也不敢反驳。

“等等!”

刚要出门穆凌之又叫住他们,指了指屋顶道:“这屋顶最吸热,你们别忘了爬上去将屋顶也浇上水!去吧。”

内务府的那几个公公苦着脸下去了,穆凌之一扫刚才的煞气,拉起玉如颜的手笑道:“走,给母妃送冰块去!”

玉如颜听说他要亲自去给舒嫔送冰块,面上一惊道:“殿下,这些事让下人去做即可,你不用操劳,而且,母妃她……消受不起!”

“怎么就消受不起?”穆凌之不以为然的拉起她的手往外走,道:“我得当面谢谢母妃生了个这么好的女儿给我。以后,你随我远嫁大梁,也是难得再见她,趁着如今还在齐国,多陪陪她孝敬她也是应该。”

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玉如颜心里涌过一阵阵的暖流,再也没有顾虑,欢喜的带他去见自己也是日夜担心思念的母妃。

稍做收拾,让宫人抬了冰块两人相伴去遥春宫,出了宫门看着那些内务府的人全身汗流浃背的忙着来回挑水,玉如颜不禁打趣道:“殿下,原本莲妃让人送冰块来,是为了与你拉拢关系,而你,不但不领情,还将她派来的人给罚了,你这样岂不是打了莲妃的脸?”

“呵。”穆凌之毫不在乎的嗤道:“这些冰块不过是你份内应得的,她们欺负你,不给你,还拿来做人情,当本宫傻么?”

他冷冷的看着那些个累到虚脱的宫人,眸光一寒道:“这些年来,你在这对母女手里吃的苦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有你母妃手筋被挑一事,我都听说了,我没有挑了那母女的手筋已是给你父皇面子,还巴望我给她们好脸色么!”

“所以,今日只是给她们一个警示,以后她们若再敢惹你,别怪我出手不留情!”

玉如颜猜测得没错,莲妃与玉明珠得到消息后,大为惊诧,万万没想到一番心意被穆凌之如此对待!

但玉明珠只以为这一切是玉如颜在穆凌之面前唆使造成的,所以,她岂肯甘心就这样放下穆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