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一十章 愿意一试

越羽苍白的脸色显出几分难安,最后叹息道:“我不放心她,跟上她吧!”

越羽也离开后,不远处的草丛里冒出一个小脑袋,女孩脸上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转,看着小刀离开的方向,脸上露出几丝落寞,不自禁的抿紧双唇,下一刻,仿佛下定某个决定,转身飞快的走了……

离开京都后,玉如颜领着安哥一路北上。天气越来越热,可玉如颜为了早一点到达战场寻找穆凌之,日夜不停的赶路,她本就已好久没有好好歇息,被烈日暑气一烤,再加上心里对穆凌之的担忧难过,心力交瘁之下,终于病倒在了半路上。

玉如颜头脑晕沉,身上忽冷忽热,呕吐不止,一张脸已瘦得不成人形。

安哥被她的形容吓坏了,连忙扶着她下马找医馆看病。但因为战乱,沿途别说医馆,就连投宿的客栈都找不到一家,安哥只得扶着玉如颜挨着沿途的农舍找去,希望有个地方让她们暂时落脚,能给玉如颜熬碗姜汤也好啊。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有人居住的农舍,安哥给了他们银子,求了好久,主人才答应让她们暂时住下来治病。

但玉如颜的病症并不是简单的风寒,所以,不管安哥给她熬了多少碗姜汤,终是不见她好,而且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吃不下任何东西却连黄色的胆汁都吐出来了。

那家人见玉如颜病成这样,连水都喝不进了,以为她是得了什么可怕的疫症,生怕被传染,不管安哥如何恳求,不由分说的将她们连夜赶了出来。

安哥绝望之下,只得摸黑背着玉如颜在漆黑的夜里漫无目的的走的,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玉如颜,安哥伤心难过不已,六神无主之下终于忍不住绝望的哭了起来。

这些天以来,玉如颜一直昏昏沉沉的昏迷着,脑子里却翻来覆去全是穆凌之的影子,从他们第一次的相见到后来的所有过往——

他们第一次的肌肤之亲,他看她的每一个眼神,他在灯下仔细为她涂抹药膏时的细致;还有乌金梢咬上她的那时,他的暴怒和舍弃性命为她吸汲蛇毒;

她想起,寒瑞节他带自己出去游街玩耍,漫天的花灯下,他紧紧的牵着她的手陪她吃烫锅,亲自为她制做糖人;

他为她种下的那一圃花苗,说,等夏天开花时,带他们的孩子一起来看花开花落;

他爱惜的抚摸着她布满老茧伤痕的手,半点不嫌弃,还说,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但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他千里迢迢从大梁赶来齐国找她,站在银杏树下满脸愧疚的对她说,放心,我必护你周全!

他绝望离开,说——对不起!

……

她从来都没想到过,为了她,他宁肯忤逆他的父皇,以齐国女婿的身份负伤替齐国出征,结果却命丧沙场,连尸都找不到……

那件染成鲜红的白色盔甲成了她心里永远的痛,也是永远的悔恨!

她恨自己生来不祥,连累他年纪轻轻命丧沙场,万箭穿心,尸无存……

她恨自己为何在他千里迢迢的来找他,却绝情的将他赶走;

——若那天注定是最后的决别,自己为何不能好好与他道别,为何要将心中的伤疤狠心的拿出来,鲜血淋漓的揭开在彼此的面前,伤了自己也伤了他……

虽然哭不出眼泪,但玉如颜的心里已哭成泪河,黑暗里,那个熟悉身影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看不清,她不禁疯狂呐喊——

凌之,我悔了!真的后悔了,等我,等我来找你……

黑暗中听到安哥的哭声,玉如颜迷糊转醒,她怔然的看着周围漆黑一片,知道如今是被人赶出来流落在了野外,她也料定自己是活不下去了,但心里一点也不害怕,也不伤心,反而觉得定是上苍听到她的心声,知道她活得太痛苦了,让她下去陪他。

是啊,与其这么痛苦的煎熬着,还不如去黄泉路上找他……

她解脱般的笑了笑,伸出干瘦的手指吃力抚上安哥的头,吃力道:“别哭了,跟在我身边这许久,你也吃了太多苦,我注定是个不祥人,身边的人只会被我连累,被我伤害。我只希望,我死后,你再帮我做最后一件事。”

安哥已哭成了泪人,点点泪光在惨淡的月色下闪着悲凉的光亮,她伤心悲泣道:“公主,求你,求求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我知道公主心里苦,心里想着三殿下痛不欲生,可是公主,你若是走了,我怎么办?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公主一个亲人了,我要怎么办啊?!”

安哥崩溃的大哭起来,看着她可怜的样子,玉如颜心里一片酸楚,脑子里又开始昏眩起来,她咬着舌头让自己保持最后的清醒,费力朝安哥笑道:“傻丫头,我终不能陪你走完一生,剩下的路即使只留你一个人,你也要坚强的走下去。还请你,还请你在我死后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将我葬在看得到他的地方……”

“公主……”

“我虽是嫁给他,但奈何、奈何我们没有拜过天地,名册也没入大梁皇室的宗庙,不但梁王贵妃他们不会承认我,就连上天也不承认我是他的妻,所以,必定不会让我与他葬在一起……”

“所以,只要远远葬在看得到他的地方就好……”

话未说完,玉如颜撑着最后一口气说完,再也支撑不住,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里……

看着玉如颜再次昏迷不醒,安哥哭到绝望。看着天光一点点的亮起来,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将玉如颜背到大道边,跪在中间向过往的马车行人求救。

但在战火纷飞兵荒马乱的紧急时刻,人人都保命要紧,都是步履匆忙的往四处逃窜,没有一个愿意停下来帮安哥一把,甚至有些人看到面如死人的玉如颜后,生怕会被她传染病症,都远远的避开她们。

安哥不死心的抱着奄奄一息的玉如颜跪在大道中间,向行人嗑头求救,可是额头都嗑破了,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帮她们。

就在安哥都要绝望时,一辆马车飞快的驶过来,停在了她们的面前。

车辕上赶车的清茶一见路中央的两人,吊了一晚上的心终于落了地,拉马停下,对车厢里的人喊道:“公子,终于找到姑娘了!”

下一秒,越羽脸色苍白的从车厢里冲出来,来不及等马车停稳已是跳下车,看着躺在路中央的玉如颜,只是一眼,他的心就痛到窒息生痛。

只见玉如颜面无人色的躺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中间,消瘦不成样子,眼睛闭着,那形容、那形容竟像一个……死人!

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她的面前,越羽一把抱起地上的玉如颜,手搭上她的脉博,咬牙让自己的颤抖的手停下来去摸她的脉像,心都快跳了出来。

等终于感觉到她微弱跳动的脉博后,越羽跳到嗓门口的心终于落了地。

绷紧的神经放松后,一直强忍着的身体不适终于抑止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清茶脸色一白,连忙上前掏药给他喂下。

看着他稍稍安定下来,安哥嘶哑着哭哑的嗓子担心急切的问道:“公子,公主她……公主她还有救吗?”

越羽喘息一声,脸色苍白,眼神却异常的坚定,声音微微颤栗道:“放心,有我在,阎王爷都不敢要她的命。”

从他抱起玉如颜那一刻,他就再也没舍得放开手,一直将她抱进马车,坐到车马里也舍不得放开,一直紧紧将她抱在怀里。

看她病成这个样子,越羽清亮的眸光里一片爱怜不舍,顾不上安哥与清茶在,轻轻靠在她的耳边声音哆嗦道:“对、不起!”

越羽让清茶将马车赶到离此地最近的小镇上去,那里有越家的一间米铺在。

清茶将马车驾得飞快,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到了镇上,米铺虽然还有守店的伙计在,但因为战乱,白天也是关了铺门,独在门上留下一扇小小的窗口,有百姓要买米的,也只从窗口买卖做生意。

清茶上前敲门,越羽抱着玉如颜等在一旁,不一会里面的人找开小窗口,清茶朝伙计亮出手中的牌子,那伙计见了,连忙打开铺门迎他们进来,再将门关上,转身去后面请了掌柜出来。

掌柜却是认得越羽的,想不到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越当家竟然出现在这里,惊诧之余,连忙请他们进后间的院子里歇下,看着四人皆是灰头土脸满面疲惫的样子,又吩咐伙计烧来热水给他们沐浴更衣,还贴心的备好饭菜。

越羽水也顾不上喝一口,将玉如颜抱到床上放好后开始凝神为她把脉,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后,松开她的手重重叹息了一声,安哥见了,着急的上前问道:“公主怎么样了?”

越羽看着她着急的样子轻轻一笑,道:“我不是说过吗?只要她还有脉像,我终是要将她救回的。你放心好了。”

说罢,开好药单让清茶立刻去找药铺抓药,幸好米铺的掌柜刚好识得邻街的药铺老板,直接带清茶去老板家里找他,请他帮忙开店卖药给他们。

等安哥帮玉如颜擦洗了一遍身子,再换上干净的衣服,清茶的药也抓回来了。等药熬好端上来,却是两碗,越羽指着一碗色泽稍淡的中药对安哥道:“你的嗓子哭坏了,这是特意为你熬的,你照顾她这么久肯定也累了,喝了药好好去睡一觉,她有我照顾着你不要担心。”

听了他的话,安哥放心的点了点头,而清茶看着同样一脸疲惫的越羽心里却心痛不已——

明明这几日为了找玉如颜他自己也没好好休息过,现在还要留下来照顾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体的底细吗?

但他也知道玉如颜在自己公子心里的份量,所以嘴里的话终是不敢说出来,只是陪着他一起照顾着玉如颜。

越羽拿起勺子细心的将汤药吹得凉一点再喂给玉如颜喝,但玉如颜的牙关咬紧,汤药竟是一滴也入不了口,越羽心里一沉,不由露出几分着急来。

半晌后,他对守在一旁的清茶低声道:“你也去歇息吧,这里有我一人就行。”

清茶虽然心里不放心,但却从不敢违抗越羽的任何命令,于是乖乖的退下,顺手关上房门。

望着床上面无人色的人儿,越羽脸上突然飞起了红晕,平静的心里泛起了层层涟漪,对着昏迷的玉如颜地轻轻说了声‘抱歉’,接着端起药碗喝下一口药含在嘴里,倾身上前,待看见玉如颜的容貌近在咫尺,他全身一滞,犹豫半刻终是俯下身子,轻轻撬开玉如颜嘴,将药汁渡进她的嘴里……

一碗药喂了小半个时辰才喂完,越羽出了一身的汗,全身微微的颤抖,沉寂的心激动翻腾不已——

虽然是迫于无奈要与她亲密接触,但他却不能否认自己心里对她的感觉,当他双唇碰上她双唇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全身悸动颤栗……

痴痴的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玉如颜,他的双手情不自禁的轻轻的摸上她的眉眼,心里苦涩一笑,脑子里不由想起初次见到她时的样子。

那时她也不过才八九岁的样子,扎着两个小髻,一双好看的眼睛担心的看着他,问他怎么了,却被他狠狠推倒在地上。

那时的他,痛不欲生,恨不得一刀杀了自己好了结身上的痛苦,可是,手中的长剑却已被面前的小丫头踢开的远远的,好想知道他想自杀一般。

他狠狠将她推倒在地,她却一点也不生气,挣扎着爬起身,一身灰土的再次来到他面前,去拉不受控制疯狂痛苦的他,看着他狰狞咬牙的可怖样子,她并不害怕,反而担心的急忙说道:“小哥哥,你很痛吗?你千万不要咬自己的舌头,师傅说了,不能咬舌头,不然会咬死自己的。”结果……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你,若是知道会是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对不起,对不起……”

陷入黑暗里的玉如颜,模糊的听到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她耳边跟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声音仿佛是穆凌之又不像,玉如颜想努力睁开眼睛去看是谁,奈何眼皮太重,怎么了睁不开。

她好好奇,到底是谁,是谁在她的耳边一遍一遍的说对不起!

喝下药后,玉如颜的身体慢慢回暖,等到半夜时分,已是悠悠转醒过来。

醒来的那一刻,玉如颜怔怔的望着头顶的帐幔,有片刻的失神——

这是在哪里,难道已来到了阴曹地府了?

她全身酸涨难受,动也动不了,只是眼珠子微微转了一圈,这才明白自己竟然没死,竟还活着。

那如今她又是在哪里?穆凌之呢!?

一想到生死未卜的穆凌之,她心里猛然一痛,不禁忍不住逸痛出声,顿时将床边守着她的越羽惊动了。

越羽一直靠在床边守着她,安哥休息过后也不放心她,执意一起守在房间里。

如今听到她出声音,两人都欢喜的扑上来,看到她终于醒过来,安哥喜极而泣,而越羽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抑住心里的喜悦淡淡道:“醒来就好!”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越羽,玉如颜感觉在做梦一样,不明白他怎么会与她们在一起,但她喉咙一阵撕裂般的疼,开不了口得用眼神询问他。

越羽看懂了她眼睛里的疑惑,不由轻轻笑道:“你托我的掌柜给小刀送信时,我正好就在京都,猜到你是来两国交界地找三殿下了,心里不放心就一路跟了过来,正好碰到你生病了……你如今感觉身体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

他毫不避讳的关心让玉如颜心里一怔,她脸上一红,听他问起的自己病情,轻轻的摇了摇头。

在米铺休养了三日,虽然越羽一再强调说她的身体还没好全,至少还要再躺床休息一个礼拜才会行,但玉如颜根本等不得,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去找穆凌之。

堪堪能下地走动,玉如颜就执拗的带着安哥要离开继续往北走。越羽知道拗不过,只得驾着马车陪她同行,一起去战场上寻穆凌之。

对于越羽要求陪她同行,玉如颜拒绝了。

她说:“越大哥,你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我此番是去战场,你身体有恙,这几日为了照顾我更大是费尽心力,万万不可再……”

“我虽然身体不及他人健硕可以上场杀敌,但我是一个大夫,我可以救死扶伤!”越羽看也不看玉如颜一眼,已是率先上了马车准备出了。

玉如颜脸上一红,神情愧疚难安,她想了想,终是跟在他身面爬上马车,对已稳稳坐着的越羽道:“越大哥,我并不是小瞧你,而是担心你……”

“我知道,我没有怪你。”越羽清亮的眸子仿佛一汪温泉让人望之生暖,他对着满面愧疚的玉如颜温言笑道:“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天生身体羸弱,却因此久病成医学了一身的医术,也算是因祸得福,所以,你不用为我难为,也不要为我担心。”

越羽坦荡的胸襟让玉如颜也放下心里的愧疚,她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道:“越大哥,你能治无泪之症吗?”

闻言,越羽神情怔住半刻,他缓缓抬头看着她真挚的眼神,眸光里闪过怜悯疼惜,缓缓道:“此症需得打通你堵塞的泪脉,但泪脉错宗复杂,比头丝还细,稍有不慎会弄瞎眼睛……所以,我不建议你……”

“我愿意一试!”不等越羽的话说完,玉如颜想都没想已是坚定的回道。

“……为何突然想治它了?”

玉如颜苦涩一笑,淡淡道:“越大哥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也应该知道我是个不祥人,我想……”

越羽心思通透,已是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心里一痛,不由叹息道:“关于不祥人的传言我确实听说过,但这跟你的无泪之症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去在乎那些不负责任的谣传,并且,三殿下的尸不是还没找到吗?我相信,以他的能力绝不会这么不堪一击。相信我,他必定无事!你不用自责!”

不知为何,听了越羽的话,即便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但玉如颜莫名的开始坚信,穆凌之必定没有死,他一定还好好的活着。

一路快马加鞭,终于在五日后找到了大齐的军营处,玉如颜看着在风中猎猎作响的大齐的旗帜,心里一酸——

为了这面旗帜,大齐无数好男儿战死沙战,留下的只是父皇案桌上堆积如山的死亡名单。

而他也是生死未卜,不知所踪!

玉如颜不由眼睛红了。

陈益卿听到下属的报告后,连忙走出营帐亲自上前来迎玉如颜。

陈益卿虽然是一个难得的将才,却也是一个感性的人。一眼看到玉如颜,他的眼眶也红了,叫了一声‘嫂嫂’就难过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越羽领着安哥他们等在外面,玉如颜单独与陈益卿在房间里说话。

玉如颜向他仔细问起穆凌之出事之事,陈益卿脸色悲痛,对于穆凌之的出事,他的悲痛不亚于玉如颜。

他满脸伤心愧疚的在玉如颜面前跪下,悲痛道:“嫂嫂,是我没有好好拦住三殿下,若是当初我能拦住他,他也就不会出事,嫂嫂心里有恨,等我亲手斩了那司马容的颈上人头,再亲自向你请罪,到时,要杀要剐我定不会有半句怨言!”

从陈益卿嘴里得到一样的消息,玉如颜死寂的心又往下沉了沉,但即便是陈益卿亲口告诉她穆凌之已出事的消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他真的就离开人世了。

想到这里,她拉起跪在地上的陈益卿,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陈将军言重了,你为了齐国奋战沙场,不但是护国为民的好将军,也是殿下的好朋友,我有何资格怪你?”

“再说,他的性格我是知道的,说一不二,但凡是他决定的事没人能让他回得了头。所以,此事根本怪不得你。”

“但是,我坚信,只要没有现他的尸,他必定还活着。”

陈益卿全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通情达理并明白国之大义的女人,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不由自主的赞道:“难怪殿下心心念念的喜欢着嫂嫂,原来嫂嫂确实与一般女子不同,心胸不输男儿,见识更是非同一般。我却与嫂嫂有一样的想法,只要一日没找到殿下的尸,我也不会相信他已离世了。”

玉如颜苦涩一笑淡淡道:“陈将军要对抗强敌已是辛苦,寻找殿下之事就交给我吧,我——必定将他带回来。”

不管是死是活,我都要将他带回家!

陈益卿听后面上不由涌上担忧,迟疑道:“如今两国的战状越来越严峻,你一个女子冒着战火往战场上跑,实在是危险,我想,若是殿下在的话,也不会放心让你这么做的。”

玉如颜不以为然坚定道:“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要去找他,带着他回来。”

然而,在玉如颜满世界找穆凌之时,一个人影却静静的立在一处隐秘的山头,细细的打量着盘踞的大魏军队的情形,突然,身后传来脚步声,人影回头一看,一个俏丽的女子穿着火红的盔甲英姿飒爽的向他走来,对他抱拳道:“五万精兵我已为你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