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零五章 断袖之癖

正冥思苦想中,突然元宝从外面进来,冲到陈益卿的面前喘着气道:“公子不好了,长公主听说你腿受伤了,来府里来看望你了,轿辇过了长街,马上就要进府了。”

闻言,陈益卿瞬间呆愣住了,下一刻他忍不住跳脚道:“哎呀,这位长公主到底有多喜欢我啊,本公子都那么明显的拒绝她了,怎么还来。”

突然想到什么,他邪恶一笑,靠在床榻边,没折的右腿得意的晃着,慢条斯理道:“不过,细想想,这长公主虽然不及嫂嫂风韵动人,但也长着一副好皮相啊,娶来做老婆却是也不错。最主要呢——”

他闲闲的睥了一眼低头喝茶不理他话的穆凌之得意道:“我年岁比你小,打也打不过你,所以呢总是被你压着,如今倒好,只要我娶了这长公主,你是不是也得随五公主唤我一声大姐夫,啧啧,单凭这一句‘大姐夫’,这个长公主倒是非娶不可了。”

“你若想两条腿都不要了,大可去娶那个女人。不过,我下手可不会像陈相那么轻,打断还能接好。我若下手,直接敲碎你膝盖,大腿的骨头至少——断成三节吧,这样肯定接不好了。”

穆凌之慢慢阖上茶杯,掀起眼皮看也不看一脸惊悚之色的陈益卿,回头对铜钱吩咐道:“告诉押送汗血宝马之人,让他们打道回去,就说陈将军两腿已成残废,此生都骑不得马了。”

“哎呀,别别别,我宁肯要马也不要人啊,若是此生再不能骑马了,那还有什么乐趣?”陈益卿慌忙让元宝去拉住往外走的铜钱,回头看着一脸得意的穆凌之,气不找一出来,痛心疾道:“真是狼心狗肺啊,刚救了你这头狼就来咬东郭先生,啊呸,早知道就应该在6荣求亲时,好好向他道一声喜才好,祝他与五公主白头偕老,早生贵……”

穆凌之一记眼刀子杀过去,陈益卿缩了缩脖子趴在床柱边上,可怜兮兮道:“你如今找到心爱之人,却丢下我孤家寡人一个,太没天理,想我陈家一脉单传,却因为你断了香火……”

“二年前你与我初识时,军营那个可爱的小兵你还想再见她么?”

陈益卿闻言脸色突然红了起来,神情扭捏难安,怔愣片刻才着急问道:“你知道她是谁?”

穆凌之会心一笑,不紧不缓道:“我有一个表妹,年芳十八,姓谢名钰涵,号封钰涵郡主,不爱女装爱男装,骑马射箭犹胜男儿,二年前曾偷偷混在我的军营里随军抓匪……”

“大舅子!”

穆凌之的话还未说完,陈益卿的一声大舅子却已是喊得肝肠寸断!

“怎么,不让我唤你姐夫了?”

“大舅子,赶紧帮我想个法子赶走外面那尊大佛吧!”

穆凌之自从听到小宫女说玉如颜之前的事后,想到玉明珠一直以来对玉如颜的欺辱,心里对这个长公主已是厌恶到了极点,若是让她成了陈益卿的夫人,只怕他与他连兄弟都做不成了,不由冷冷道:“她堂堂公主既然喜欢主动往上贴,你不如让她好好留在这里照顾你,借此让她看看你的‘真面目’,若是让她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是个…咳!”

“噗……”他的话还没说话,陈益卿已是明白他的意思,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指着一脸严肃认真的穆凌之道:“啧啧,我的乖乖,真没想到你想起损招来比我还缺德过份。不过,此法可行,我喜欢!”

玉明珠在得知陈相的心意后,再一次咬牙舍下脸面来找陈益卿,只因为,不论如何,她都不能输给玉如颜!

如今,能不能拿下陈益卿在她看来,不单单是找个好驸马这么简单,而是她与玉如颜之间的战争了!

昨天挨了玉如颜一巴掌脸都肿了起来,敷了一晚上的冰袋才消了肿了。玉明珠这一次特意打份得素雅简洁,一改之前的奢华,心怀忐忑的来到相府,然后没想到,这一次陈益卿竟然瘸着腿亲自迎到了院门口,恭敬的将玉明珠请进他的院子。

他的突然转变让玉明珠受宠若惊,而陈家二老更是倍感欣慰,陈相一致觉得自己那一棍子打得着实有用。

陈相夫妇将玉明珠送到院门口就识趣的退下了,巴望着两人单独相处后感情会日益加深,最后就会水到渠成的忘记五公主,心甘情愿的迎娶长公主进门。

然而,玉明珠欢天喜地的随陈益卿进屋,不到一个时辰就脸色灰暗的回宫去了,并在回宫后跑到齐王面前一顿好哭,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嫁给陈益卿了,让齐王拒绝陈相的婚事。

齐王与莲妃都一头雾水,不明白好好一心要嫁陈益卿的她为何去了一趟陈府就死活要退婚了。

但是,任由齐王与莲妃怎么问,玉明珠就是咬牙一字不说,只说自己与陈益卿无缘无分,不能做夫妻。

等回到春澜宫,莲妃摒退所有宫人才关起门来问玉明珠到底怎么回事?

心里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没法说,如今见母妃问起,玉明珠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母妃,那个陈将军……陈将军竟是个断袖!”

“什么是断袖?”莲妃同玉明珠一样,初初一听并不明白断袖是个什么意思。

“母妃,断袖……断袖就是,陈将军他不爱女人……喜欢男人!”玉明珠想起陈益卿说的话已及自己进屋后看到的一切,心里凉到底了。

原来,玉明珠随陈益卿进屋后,本想同他好好聊聊天加深感情,没想到一进屋,屋子里竟是还有其他人在。

若只是服侍的丫头下人也罢,可他屋子里的其他三人竟清一色全是男人,且一个个穿红着绿,一个比一个妖娆。

一人坐在铜镜前描妆,一人见了陈益卿就贴上来,而上次在桌子上与她同席吃过饭的那位俊美公子,更是悠闲的躺在了床上睡得正香。

“公主妹妹请坐。”

玉明珠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陈益卿的一声‘妹妹’让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她懵懂的回头问道:“你叫本公主什么?”

“妹妹呀,在我眼里,你就像我的亲姐妹一样,我是姐姐你是妹妹!”陈益卿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巴嗒巴嗒的眨个不停,看着玉明珠越不明白的懵懂样子,最后却是重重叹息一声道:“公主可知断袖之癖?”

玉明珠长在深宫的公主,那里听过这样的事,呆呆的摇了摇头,看着她一片迷茫的样子,陈益卿痛心疾道:“实不相瞒公主,微臣外表是个七尺男儿,内心却有一颗女人心,所以,我喜欢的都是男人,我同公主一样,也需要男人的呵护和爱。对女人嘛,就同姐妹一样,所以,公主若真要嫁给我,可是要经得起日日夜夜,年年岁岁独守空房之苦,我除了给你一个夫妻名份,夫妻之实实在是给予不了。公主,你可想好了?”

玉明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男人喜欢男人的,不由目瞪口呆。

瞠目结舌的望着屋内妖娆的四个男人,玉明珠感觉浑身的不适和恶心,下一刻却是再也支持不住,逃也似的回宫去了。

当她将这些说与莲妃听后,莲妃也是一脸的震惊,不可思议道:“怎么会,一个这么好的男儿竟然……唉。若是喜欢男的,又怎么可以娶妻呢。”

但莲妃转念一想,又道:“不对啊,既然他不喜欢女人,昨日为何还突然想到要娶那个贱人?”

玉明珠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伤心道:“正是因为他喜欢男人之故,却又抵不过陈相催促他结婚生子,才会想到娶那个贱人回去掩人耳目,反正、反正又不会有夫妻之实,即便她已不是清白之身他也就不介意了。”

一觉醒来,玉如颜恍惚间觉得屋里子有极淡极淡的龙涎香的味道,她遽然睁开眼睛,待看清床边之人时,她先是一愣,淡淡的失望涌现眼底——

肯定又是自己做梦了,他怎么会来这里!

下一秒她坐起身子拉过少年的手惊诧道:“小刀,你怎么入宫了?什么时候来的,可被人现?”

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没有逃过小刀的眼睛,他神情微微一暗,刚想告诉她自己昨晚就来了,可话到嘴边他只是轻轻道:“早上随寺里的师傅进城买粮食,我……我就顺便进来看看姐姐。”

其实小刀进城已两天了,本来不想冒险进来看她的,可是昨天在街上听到陈益卿之事后,得知玉如颜又被赐婚,他再也忍不住偷偷溜了进来,可是……

想起窗前守了一晚的穆凌之,玉小刀的心里又难受又悔恨,他恨自己为什么要想起一切,想起自己就是穆晨之,是他的弟弟……

如此一来,让他如何去同他争夺玉如颜!

他可以毫无讳忌的与全天下的人争夺玉如颜,可就是不能与穆凌之抢,因为,那是他的哥哥,是他同样敬尊的人。

他知道自己对玉如颜的感情实属不应该,因为,她已是亲哥哥的女人,若他还不放手,这将是违悖人论的恋情,他不可以再对自己的亲嫂嫂抱有不轨之心……

这些道理他明明都懂,可一看到玉如颜,一看到她那双温暖的眼睛,玉小刀就止不住的沉沦,爱憎异常分明的他偏执的认为,是自己先喜欢上玉如颜的,不是他在与自己的哥哥抢,而是穆凌之抢了他心爱的女人……

他还自欺欺人的以为,只要自己一日是小刀不是穆晨之,他都有权力继续喜欢玉如颜,所以,既便在大梁时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却不去找谢贵妃与母妃相认。即便昨晚他的亲哥哥在他面前站了一宿,他终是不愿意走出去与他见面……

但不论他找出几千几万个借口继续喜欢玉如颜,可隐藏有心底深处的罪恶感还是深深的刺痛他的心,让他羞愧到无地自容……

他像往常一样将脸深深的埋进玉如颜肩头,拼命汲取她身上的体香,哆嗦着声音道:“姐姐,我听说狗皇帝又要将你嫁人,姐姐,你跟我走吧,我现在就将你带出宫去。”

一想到穆凌之已知道了玉如颜的身份,小刀知道,他必定会想办法再让她回到他身边的,所以,他急切的想带她离开。

玉如颜仍然当他像小孩一样哄着,柔声道:“你不用担心姐姐,姐姐已想好办法,只等大后天太后寿辰一过,我就带安哥悄悄离宫去找你,再也不回来了。”

小刀听到她的话,心里很着急却又不好再说什么,怕自己若是太着急催她反而让她产生怀疑。

安哥从外面进来,见到小刀,也是很惊讶,幸好外面两个小丫头因为太后的生辰被内务府借去阳华宫帮忙去了,并不在宫里。

她手里端着早膳,去扶玉如颜起身,招呼小刀一起用早膳,却见小他还趴在玉如颜的身上不肯起来,安哥不禁笑道:“小刀,虽然不知道你是何年何月出生的,但看你的身量应该与我年岁差不了多远,估算着也有十五六岁了,寻常百姓家的小伙子到了这个年龄都应该娶亲成家了,你可不能再天天这样黏着公主了,这让你以后的小娘子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吃醋呢!”

安哥说笑吃吃的笑了起来,而玉如颜听她这么一说,也对小刀打趣道:“是啊,你都是个大男人了,以后不能光想着跟姐姐与安哥混在一起,你得想着怎么成家产业,姐姐还盼着你娶一个漂亮的小媳妇生一堆的小小刀呢。”

“啪!”小刀刚刚到桌子前坐好,听到玉如颜的话,突然怒将手中的筷子硬生生的折成两截,生气道:“谁说我一定要娶媳妇,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此生只跟姐姐在一起,那里也不要去,更不要娶亲生子。以后不准再笑话我。”

玉如颜心里一怔,以为小刀肯定是误会自己不要他了,她知道小刀的心里一直缺乏安全感,所以连忙上前安慰他道:“傻瓜,怎么一点玩笑都生气,姐姐又没说要与你分开……”

看着他低垂着头懊恼的样子,玉如颜也不忍心再说他什么,只是关心的问他,在寺里过得可好,是不是很寂寞。等看到他红润的脸蛋,不由惊喜道:“没想到你自己把自己照顾得挺好,我还天天担心你跟着师傅们餐餐吃素食会瘦了,没想到你还比在宫里时胖了些,气色也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小刀俊脸一红,蓦然想起什么,神情闪过几丝别扭,将头埋得更低。

用过早膳,玉如颜催他离宫,小刀恋恋不舍的看着玉如颜很是舍不得,最后一遍遍的叮嘱安哥,说是夏天到了,蛇虫鼠蚁开始出没,让安哥睡觉前一定要将玉如颜的卧房门窗关牢关好,万万不可松懈。

而陈相府,顺利送走玉明珠那尊大佛后,陈益卿感觉全身轻松,心里再无顾忌,正要拉着穆凌之兴致勃勃的向他打听谢钰涵之事,却见穆凌之飞快的脱下身上碧绿色的衣裳,嫌恶的还给他,招手叫过铜钱出门去了。

陈益卿一人呆在屋里多闷啊,正想着让他陪自己说话,若是不愿说话陪他下下棋也是好的,如今见他要走,连忙叫住他装可怜道:“看在我受伤的份上,你也不多陪陪我。”

穆凌之懒得理他:“若你想要人作陪,我可以将京都的万花楼里的姑娘都给你叫家里来。我有急事要办,恕不奉陪。”

“呀呀,你现在帮我叫姑娘是想害死我么,先让我爹知道了肯定会将我另一条腿打断,那些姑娘也会被他一手一个扔到后院的池子里去,刚说我好不容易才唬走玉明珠,让她知道我转身召妓,不又得跑来让我娶她,真是的……你如今人也找到了,还陪了她一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办?”

穆凌之回头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好气道:“我之前不是同你说过我有一个弟弟,三年前遇害了,但如今有人亲眼看到他还活在世上,并且……并且一直跟在五公主身边,但最近却离开皇宫了,我从宫人嘴里打听到,五公主小时候出宫一直住在普陀寺,所以,我要去一趟普陀寺。你好好休息,等我找到八弟,带他回来陪你一起喝酒!”

听他这么说,陈益卿不再赖着脸皮留他,反而恨自己腿伤没好,不然可以陪他一起去趟普陀寺,早点见到传闻中的大梁八皇子!

小刀并不知道穆凌之此番来齐国不只是来找玉如颜,也是受父皇母妃之托带他回去的。

他刚回到寺门口,听到寺里的小和尚跑来告诉他,说是有两位施主在他屋里等候他多时了。

他心里一惊,蓦然想起什么,连忙向小和尚打听来人的音容相貌,等听到小和尚的描述后,心里‘咯噔’一声往下沉,想也没想,就拜托小和尚说并没看见他回来,转身又朝京都走去。

走出几步,他心里又禁不住酸涩难受起来——

小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在穆凌之的后来,跟他学骑马射箭习武,从小到大,他这个哥哥都对他百依百顺,什么事都依惯他,自己做错事也让哥哥帮他顶罪受罚,可如今,他还会让着自己,将玉如颜还给他吗?

小刀的心里又痛又乱,他心里非常明白,哥哥什么都可以让给他,那怕是大梁的万里江山他都可以让给自己,可玉如颜,他必定不会相让的,就如他自己一样。

小刀悄悄从后山绕回自己的房子后面,躲得远远的看着屋子里的人。

只见穆凌之坐在他的床边,一一打量着屋内简陋的陈设,脸上露出心痛的形容,还不停的向院内的师傅问些什么,似乎在打听他的消息。

屋外的玉小刀心里一片酸楚,他很想进屋与哥哥相认,但一想到玉如颜,他又狠心的任由穆凌之在屋内焦急的等待。

而屋内的穆凌之同样心酸,看着屋内简陋的陈设,四周的荒凉寂静,想到晨之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更是喜欢热闹,从来不会一个人过日子,还是过这么清苦的日子。

玉小刀被赶出宫离开玉如颜身边的事因穆凌之都听小宫女说了,所以更是愧疚伤心——

玉如颜在他身边呆了这么久,他竟然没有现小刀,如果自己早点知道这一切,玉如颜不会离开自己,而兄弟二人也早已围聚,免得晨之受了这么多的苦难……

直到日头落山,等了一天的穆凌之才离开寺庙回去了,临走前写了封信托寺里的和尚交给小刀,让他看到留信去陈相府找他,自己也快马离去了。

屋外的小刀见他走了,默默的折身往外走,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寺庙下面的一间小小的农舍旁边,犹豫半刻还是推开柴门进去,从窗户里跳进厨房,窝在灶台边睡着了……

快马赶回京都,穆凌之让铜钱回陈府休息,自己转身去了皇宫。

铜钱见他从昨日开始,还没合上一刻眼,也没吃上什么东西,不禁想劝他回去休息,可来不及开口,穆凌之已迫不及待的进宫去了。

他熟门熟路的来到槿樱宫,时日尚早,殿内的玉如颜还没入睡,他不敢靠得太近,只得跃上屋檐取开屋顶的一片瓦,小心的从瓦缝里痴痴的看着下面的玉如颜。

然而天公不作美,不一会儿竟下起了大雨,穆凌之怕雨水从缺开的瓦缝里灌进去,只得依依不舍的将瓦片盖好,淋着雨等在屋檐上,盼着下面熄了灯火才敢下去。

好不容易夜深宫里的人都熟睡了,穆凌之跃下屋檐,正想好好看一看玉如颜,不由愣住了。

原来,听了小刀的吩咐,再加上不相信院子里的两个小丫头,安哥真的将门窗关得死死的,一丝缝都没留给他。

他很想打开房门进去,但他也知道玉如颜睡眠浅醒,万一惊动她,他要如何面对她?

在没有想好要如何向赔罪之前,穆凌之都不敢在她面前出现。

不知为何,从来都是胸有成竹,所向披靡的大梁三皇子,头一次畏缩得不成样子,在她面前,一丝的勇气都没有,只敢偷偷的看着她……

无奈之下,穆凌之再次跃上屋檐,却猛然一惊——

不知何时,屋檐上竟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人,面上寒光闪闪的面具正是在大梁与他多次交手的面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