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九十四章 棋艺比赛

望月阁偌大的大堂已分席坐着无数来自各处各地的下棋爱好者,当越羽挽着玉如颜的手缓缓踏入大堂时,喧杂的人声瞬息间安静下去,无数双眼睛定定的看着门口走进来的一对壁人,人人眼中无不一例外不是惊艳羡慕!

只见男的清俊高雅,一身玄色锦衣让他俊美的面容添上几份高贵,周围众人对他的关注他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只是眼神万分宠溺的看向身旁边绝艳的女子,把周遭一切当成空气,眼里心里仿若只有她一人!

而那女子更是美艳倾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只见她一身绯色衣裙,妆容素雅却光彩照人,一双流光水眸波光滟潋,身姿纤细婀娜,盈盈一握的腰身上缀满珠光闪闪的明珠,更显得她风姿绰约有如天仙。【全文字阅读.】明明满面娇羞却一举一动透露着无限风情,如此妙人真真让大堂里面的人们看傻了眼。

有识货的人眼尖,认出了她腰身上缀着的明珠来自深海鲛珠,顿时激动道:“看呐,她身上的珠子全是千金难得一颗的鲛珠,这一身的鲛珠真是啧啧!”

听他这么一嚷嚷,众人不禁再加将玉如颜从头到尾细细打量起来,只觉得面前的女子越看越好看,一眉一眼都牵动人心,真真是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楼下的喧哗惊动了二楼雅间里的人,二楼的雅间窗户悄悄打开,当里面的人看到玉如颜时,心里一滞。

看着玉如颜被人众星捧月的拥簇赞美着,木梓月心里又是忌妒又是恼恨----

只要这个贱婢出现的地方,永远要抢了她的光芒和风头。

本来她今天以准王妃的身份陪穆凌之一起来参加棋艺大赛。大堂里的人都对她赞美不绝,可如今玉如颜一出现,那些人禁不住拿两位美人做比,然而几乎是一边倒,众人都齐声赞扬玉如颜美貌胜过木小姐一筹!

她心里犹自恨着,突然想到什么,正要赶紧关上窗户,可她身边的人早已发现了下面的一切。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玉如颜,穆凌之死寂般的心田瞬间激动起来,眸光里划过一丝欢喜----

自从她被人带走后,他的一颗心像盛水的筛子空荡荡的,每天醒来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枕畔搜索她的身影。一次次失望过后,他明明知道她已不在府上,他还是会忍不住去她曾经住过的小平房看一看,坐在简陋的床畔,想像着她欢喜的坐在他面前吃烤地瓜的样子----

物是人非,原以为她走后不会再也现在自己面前,然而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样的场合再次见到她!

他目光贪婪的留恋在她身上舍不得转动眼睛,然而却在看到她与越羽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时,心中一滞,手中的茶杯瞬间被他捏成了粉碎!

一旁的木梓月看着他为她吃味的样子,心里更是恨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掌柜的将两人恭敬的引上高台,郑重的向众人介绍道:“这位就是越家的当家人越公子,也是咱们望月阁的阁主,更是每年一度的棋艺大赛筹办人,而他身边这位”

掌柜有些纠结的看了一眼越羽,越羽缓缓一笑,接过他的话朗朗说道:“本是定于二月十五的棋艺大赛因为上个月越某身体有恙不得不推辞一个月。在此越某向各位致歉。”

说罢,他清亮如泉的眼睛深情款款的看着玉如颜,拉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而我身边这位姑娘,正是越某爱慕已久的心上人,如果今日能当着大家的面,求得她做我娘子”

“哐当”一声,二楼雅间的窗户砸开,一道身影从窗户里一跃而下,瞬间落在了二人的面前,冷冷道:“今日有幸有见到越当家,本宫要与你好好赌一把!”

只见穆凌之一身流光银的衣裳面若寒霜的立在两人面前,深邃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一脸惊慌的玉如颜,冷冷道:“巧得很,此位姑娘本宫也相中了,不如越当家与本宫比一局,谁赢了,她就归谁!”

穆凌之的突然出现,着实让玉如颜吃了一惊,她想过今日在这里终究会遇见他,但没想到这快、他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他身上的流光银衣裳,玉如颜心里一热,这身衣裳是当日他特意带她一起去锦绣庄做的,她选的面料,他也做了一身,说好棋艺大赛时,两人穿着一起出席,然而没想到,不过数月前的事情,到了如今,却是物是人非!

两人都已决绝,而他还记得这身衣裳,可是她却一身艳服陪在了别的男人身边。再相见,竟是如此不堪的境地!

看着他神情里的伤心绝望,玉如颜咬牙抑住心里的痛楚,不待越羽回话,她冷冷道:“承蒙殿下看得起小女,但小女并不是货物,可以任由你挑选。这个赌局,我替我家公子拒了。”

越羽却云淡风清的一笑,缓缓道:“三殿下身份尊贵,金口一开草民岂敢不尊,这场局我倒是愿意赔三殿下赌一场了”

玉如颜听闻他接下赌局,心里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脸柔情的看着越羽,眉目含情道:“不管赌与不赌,赢或是输,我只认公子一人!”

穆凌之身形一晃,她的话像尖刀一样狠狠刺痛他的心,怔愣半刻后他才冷冷笑道:“原来,当日东宫之事竟是真的,你一早就看中了这位富贾天下的富商,为了他,你竟连侧妃之位都愿舍弃,看来,你确实很喜欢他!”

他一边说,心口却像拿着钝刀在狠狠的刮着,喉咙上涌上腥甜,他死命抿住嘴唇将它逼下喉咙!

恰在此时,木梓月已从二楼奔下来,看着玉如颜得意风光的形容,狠狠道:“殿下同公子比,本小姐倒是愿意领教领教姑娘的高招,就是不知道,军妓出身的你,会不会下棋?”

木梓月的声音高亢尖利,全场人都听到了,众人闻言色变----

没想到眼前这么气质高雅、美丽动人的美人竟是军妓出身,不由联想到之前东都关于三殿下宠幸军妓的传闻,一个个无端的兴奋起来----

难道,这位姑娘就是传闻中三殿下宠爱有加,为她一个舍弃整个后宅的军妓?!

若真是她,只要她答应下木梓月的棋局,今日这场棋艺比赛就有好戏看了!

众人皆是一脸兴奋好奇的看着这四人对峙,感觉不光火药味很浓,吃醋夺情的味道更浓!

越羽如其他人一样,并不知道玉如颜精通棋艺,只见他面露担忧正要替她拒绝时,玉如颜已挑眉看着木梓月,冷冷道:“天下女子并不只有你木梓月多才多艺,我棋艺虽然不精,但也愿意领教木小姐的高招。说吧,以何为赌?”

她自动忽略下面众人的嘲笑议论声,在他们眼里,木梓月仍大梁第一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乃大梁的贵女圈里的个中翘楚,如今与一个下贱的军妓比试,认输谁赢几乎毫无悬念!

在他们看来,玉如颜敢如此猖狂的应战,不过狂枉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罢了。

见玉如颜毫不犹豫的接下战贴,木梓月心里一片狂喜,今日,她必定要好好收拾收拾眼前这个贱婢,将之前在她身上受的气统统一次性回报给她!

木梓月脸上一片阴寒,冷笑道:“我要求很低,到时在你背上书上‘我乃军妓’四个字,游街示众三日即可!”

闻言,众人一片哗然,连穆凌之与越羽的脸色都变了,两人不约而同的要出声制止,没想到玉如颜爽快笑道:“好呀,那若是木大小姐输了呢?”

木梓月闻言一怔,她从没想过自己在棋艺上会输给玉如颜,所以,根本没有去想自己输了要赔上什么。现在听到玉如颜问她,倨傲冷笑道:“我的棋艺师傅是前朝的棋界国手暮钟先生,而且翼太凌之也是我的半个师傅,你想赢我,只怕等下辈子吧!”

她差点脱口而出说出翼太子是她的半个师傅,但是话说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其实不光是她,连穆凌之的棋艺都是前太子穆翼之教的。

从小他们四人一起长大,翼太子最年长,他聪明智慧,学东西一点既通,小小的年纪已是棋艺非凡,所以平日里也会教给木梓月和穆凌之兄弟二人。

事过境迁,穆凌之突然听到她提及自己的堂兄,脸上一暗,眼神里闪过晦涩。

玉如颜不以为然道:“既然是赌局。就得双方都下注,木小姐这么知书达理的人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么?”说完,不去理会木梓月脸上暴怒的神情,轻描淡写道:“若是木小姐输了,也同样在背上写下四个大字‘我是癞头’,再游街三日如何?”

“你”木梓月气到发狂,若不是四周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恨得冲上去撕了玉如颜。

她好不容易才让东都的人相信自己头皮好了,渐渐也没有人再提及她癞头之事,没想到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玉如颜又揭开了她头上的伤疤,让她又气又恨!

看着她气到发狂的样子,玉如颜冷冷道:“木小姐,我奉劝你一句,并不是别人身上才会有伤疤痛处。你也有!所以,不要拿着别的人痛处说事!你的癞头是真好还是假好,你自己心里清楚,若是那日走在街上刮了大风,木小姐可千万记得要护好你的头发,别让风给刮跑了!”

木梓月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心里又气又恨又生出几分惧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彻底呆在了当场!

她想不明白,自己假发之事明明就隐瞒得很好,除了王府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就连一般下人都不知道,她又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秘密的?

一阵寒意漫上身头,看着面前神色自若的玉如颜,她愤恨之余莫名的感到一阵胆颤!

见玉如颜毫不留情的打击着木梓月,越羽会心一笑,面前的女子真是坚韧顽强到让他都折服,也让他钦佩。

穆凌之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直到此时,他咽下嘴里的腥甜,脸色阴沉,声音冰冷刺骨道:“越公子,不知你我以何作赌?”

越羽轻轻一笑,毫不在乎的笑道:“越某手里,除了有几份家产再无其他,若是殿下赢了我,我心甘情愿将我越家在大梁的所有产业店铺良田拱手交与殿下。若是殿下输了,越某只有一个请求!”

“你说!”穆凌之彻底冷静下来,心里不复刚才那般火烧般疼痛,冷冷问道。

“假如那天越某有幸夺得小晴的芳心,十里红妆迎娶她时,还请殿下赏脸给越某当证婚人!”越羽修长的手指轻轻指着呆愣住的玉如颜,眼睛定定的看着穆凌之,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哗!’下面一阵哗然,众人都被越羽的几句话给惊呆了!

首先,大伙想到越家在东都的无数数不尽的家产就这样被他毫不在意的当成赌注,若是一不小心输了,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啊!

然而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原以为他下这么大的本同三殿下赌,若是赢了会向三殿下索要更利害的东西,没想到他竟然只是让殿下为他主婚。

这样比例失衡的赌注实在让众人跌破眼界!

众人不禁眼巴巴的看向穆凌之,这样的赌注除非三殿下是个傻子,不然他完全不会拒绝。

二楼雅间里的太子听到这里眉头紧张的拧起----

他可是觊觎越家财产已久,之前降下身份与越羽走近也没有得到什么东西,原以为越羽是个吝啬小气之人,没想到人家一掷万金都不皱一下眉头,更没想到越家数不尽的财富就被他这样当成赌注扔到了桌面上。

太子紧张到不行,若是让穆凌之赢了,得了越家家产,不是让他更加如虎添翼吗?

他正要下去阻拦,没想到穆凌之嗤笑一声,冷冷道:“你越家家产富可敌国,但本宫并不稀罕。若是本宫赢了,你只须答应本宫一条即可,那就是----永生都不得娶她为妻!”

他的手指同样指向完全怔愣的玉如颜。

越羽脸色一白,清亮的眼神蒙上灰尘,最后缓缓道:“成交!”

大堂中间摆下两方红木方桌,棋盘早已备好,四人分开坐好,越羽向对面的穆凌之拱手:“殿下是客。请殿下先下第一子!”

高手对决,下棋的先后顺序往往暗藏很大的玄机,先下子者可以按心中所想布局,而后者却往往从被一步棋开始就处于被动,被先下手者所牵制,不能随心所欲,这也正是应了那句古话----先下手为强。

另一边,木梓月却不顾玉如颜的反对,抢在前面下好第一步棋,这样的气度让四周围观之人暗自摇头。但木梓月顾不了这么多,为了能赢了玉如颜,她如今什么颜面风度都不能顾及了。

不多时,两边已酣战起来。木梓月原本以为不下五十步就能吃光玉如颜手中的黑子,然而让她再次意想不到的是,不但自己吃不了她的黑子,自己的白子倒是被玉如颜吃下不少。

之前,她听真正的小晴打听过玉如颜在齐国皇宫的事,知道她一直被齐王冷落,没有学过什么东西,天天干粗活,日子过得比一般婢女好不了多少。

原以为这样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没有学过棋术,根本就不会是她的对手。然而,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她又一次被眼前的女子骗了。

她不但会下棋,而且棋艺精湛,丝毫不比自己差,甚至还强过自己几分。

这样一想,她心里不由慌乱起来,心神不稳间,瞬间又被玉如颜吃掉一大片棋子。

玉如颜下棋的路数自成一派,之前与穆凌之下的时候,她还刻意收敛了点,遵循书上写的那般规规矩矩的下,可如今对面的人是木梓月,她可是半点不留情,将她不按套路出牌的诡异棋路尽情施展开来,直接杀得木梓月手忙脚乱,溃不成兵!

相对她们这边的胜负悬殊,穆凌之与越羽那一桌倒是平静很多,两人皆是一派悠闲的样子,但两人都下得异常谨慎,每落一子都会凝神思索,棋面看似平静无波,可周围围观的众人却看出了棋面上的波云诡谲,暗藏凶险,不由都看出冷汗来!

木梓月到底是拜过大师学过棋艺的,虽然处于劣势,但她定下心神后也立刻力挽狂澜,不再轻敌,全神贯注的与玉如颜耗了起来,如此一来,玉如颜倒一下子不能完全打败她了。

从早上下到中午,两边都还没决出胜负。玉如颜一边与木梓月对弈,一边拿眼光偷偷瞄了眼二楼的雅间,见那里迟迟没有动静,不禁心里着急起来。

然而正在此时,突然二楼靠楼梯边上的雅间里传来一阵‘乒乓’声,还夹杂着女子的尖叫声,紧接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公子从二楼冲下来,滚下楼梯,一下子摔在了众人面前。

大堂里本身安安静静,众人都是屏气凝神的观棋,突然冲出这样一个人,还冒出如此大的响动,着实把大伙惊得吓了一大跳!

大家低头去看地上翻滚折腾的人,一见之下却是人人面上显露出诧异惊悚!

只见地上的男子状若癫狂的在地上扑腾,脸上泛起诡异的红光,眼神迷离淫意,嘴里发生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呻吟淫笑。

随着他的闹腾,腰上腰带散开,身上的衣裳凌乱的坦露着,下身糜烂的样子将众人唬得齐唰唰的倒退几步,一个个忍不住捂了口鼻恶心道:“天呐,这一身的花柳病真是可怕,你瞧,那个地方都开始糜烂了!”

“可不是,看他的形容好似还吃了那东西,真是癫狂!”

有人认出男子的身份,惊呼道:“竟是竟是木家大少爷木梓阳,怎么会这样?”

“啊?那不是三日后要同娶九公主的新驸马吗?哎呀,怎么是这样一副德性!”

从男子滚下楼梯开始,玉如颜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她嘴角挂了着一丝残酷的冷笑,冷冷对一脸焦灼,全神贯注忙着应对她的木梓月缓缓开口道:“木小姐可要半途停下去看看你的好哥哥?”

对于处于焦灼状态,生怕输棋的木梓月来说,如今周遭发生的一切她都没法关心。此时突然玉如颜冷冷说起,不由惊诧的怔愣道:“啊?”

下一刻她已听到了木梓阳在一旁的呻吟声,抬头看去。不由俏脸一白,再也顾不上桌面的棋子向他走去,可走去两步她又连忙回头,狠狠道:“封棋,等下继续同你比!”

玉如颜悠闲的朝她莞尔一笑,毫不在意道:“本姑娘奉陪到底!”

她们隔壁桌的穆越两人也终于被响声惊动,也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的棋子,越羽做为望月阁的阁主,也是棋艺大赛的主办人,此时阁里发生这样的事,他岂能不管?

而穆凌之与木府一向交好,如今更是与木府有了姻亲,也不可能放着木梓阳这般形容在众人面前出丑不管不顾!

木梓月第一个冲到木梓阳面前去拉他起身,嘴里急切道:“哥哥,你怎么了?”然而她一个女儿家如何奈何得了一个男子?木梓阳看着面前的她。眼神突然一亮,诡异的咧嘴笑着,竟向她伸过手去

穆凌之伸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木梓阳擒住,将他压在地上,越羽上前伸手搭上他的脉门,凝神半刻,皱眉叹息道:“木公子食用了大量的五石散,身上还有催情香的味道,两药同时入体,木公子才会癫狂外加欲火焚身,惟今之计”越羽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木梓月以及一脸凝重的穆凌之,下面的话却是不好说出口了。

木梓阳全身还是止不住的扭曲呻吟,脸上青筋暴起,大汗潸潸,全身似乎架在火上烤一样。痛苦扭曲。

看着他可怖的样子,木梓月神情慌乱的问道:“如今要怎么办?”

越羽犹豫半刻沉吟道:“惟今之计,只有将公子送去烟花之地”

“不可!”木梓月突然想到什么,她的目光从越羽脸上移到一旁兴致勃勃看热闹样子的玉如颜身上,心里一寒,冷冷道:“越公子休要胡说,我哥不过是寒热症发作,那里是吃食了什么五石散,至于催情香更是不可能。”她眸光凌厉的扫了一眼呆在一旁的木府下人,狠声道:“还一个个柞着做甚?还不快将公子送回相府请大夫!”

冷静下来她突然想到,哥哥马上就要成亲当驸马了,在这样的时刻怎么能暴出他吸食五石散的事情来,如果让宫里人知道,岂不

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木梓月听下人说起过,说她哥哥最近行为举止有些异常,她还不觉得,不过以为是哥哥要成亲了,心里或许有些紧张或不适,然后没想到,今日才发现哥哥竟是碰到那种腌脏害人的东西!

相府随侍的下人慌忙上前去拉木梓阳,可他一经摆脱穆凌之的制钳,立刻又扑腾起来,那几个下人不敢弄伤他,只会跟着他后面追着跑,那里奈何得了他?

越羽看着木梓阳狰狞可怖的样子,叹息一声道:“若是木小姐执意要将木公子送回相府,越某也不会多加阻挠,只不过,越某有言在先,照木公子此等情形下去,不到半个时辰只怕就会性命堪虞!”

木梓月虽然是个姑娘家,但此时却异常利害,她冷冷道:“哼,你少吓唬我,我哥哥后宅也有几位侍妾,何需一定要到腌脏的烟花之地”

然而,不等她话说完,二楼下来一个畏畏缩缩的女子,面容艳丽,哭哭啼啼道:“公子身上的花柳病越发严重利害,如今后宅的几位侍妾姨娘都不敢近公子的身,小姐不要再犹豫了,还是将公子送到先救公子性命再好!”

之前众人看到木梓阳身上糜烂的样子,只是猜测他是得了花柳病,如今得到他身边的人亲口说出来,人群里不由发出一阵唏嘘嘲讽之声,而木梓月的一张俏脸已难看到扭曲。

“啪!”她一个耳光狠狠扇在女子的脸上,骂道:“贱人,自从你到了我哥身边后,他就染上各种怪病,肯定是你害了哥哥成了这个样了,如今你还敢在这里抹黑他!等回府后我有你好看!”

说罢,一挥手让仆人将女子拖了下去。

见女子被拖走,玉如颜眸光一暗。而木梓阳见到,突然发狂的朝女子扑过去,却被木梓月拦住,而他胡乱挥动的手一把拽住了木梓月的头发,顺手一扯----

一声惊恐的尖叫声似乎要刺破屋顶掀到天上去。木梓月双手抱头蹲到地上,脸上的神情已是惊慌恐惧到极至,那双平日里神采飞扬的盈盈杏目里死灰一片,然而不管她将头皮护得有多紧,她头上那一片坑坑洼洼的疤痕还是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之前众人只是听说相府大小姐成了癞子,但后来看到的木梓月还是光彩照人与她以前没有什么两样。可今日亲眼见到她的癞头,众人眼神都像见了鬼一样,吓得倒抽几口冷气,连冷眼旁观的玉如颜心里都生出了几份惊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不动,众人都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而穆凌之从最初的不敢置信中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惊恐绝望的木梓月,眸光里闪过不忍,连忙上前脱了身上的衣服遮到她头上!

好好的一场棋艺大赛被木府兄妹之事一搅提前收了场。穆凌之送木梓月回去,路过玉如颜身边时,脚步一滞----

阳光透过高大的窗户照得望月阁大堂里一片明亮,光晕里飞舞着细小的尘埃,而那些微不足道的尘埃仿佛一道道枷锁困住了他们两个人,各在各的光圈里,各在各的世界里,明明离得这般近,触手可及的距离,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重重障碍,终是让两人成为陌路。

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丝丝缕缕的沁入她的心鼻,让她呼吸都要窒住了,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将头撇向一边,对一旁的越羽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故作轻松随意道:“公子,下了一上午的棋,肚子好饿。”

越羽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顺到耳后,宠溺道:“我陪你去漱玉馆吃你最喜欢吃的麻辣豆腐和水煮鱼,我亲自给你做!”

早春的艳阳照得人身上暖意融融,可穆凌之的心仿佛泡在数九寒冬里,再也暖不起来

爬上马车后,玉如颜卸下伪装出来的坚强,一颗心疼得像被人拿刀一刀一刀的刮着,她全身抽搐的缩在马车里,脸色一片发白。

看着她痛苦不堪的样子,越羽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忍,淡淡道:“你若是后悔今日伤他之事,可以现在下车去告诉他,我与你不过是在演戏罢了!”

话一说完,越羽脸上神情淡下去,一向淡然平静的脸上多出了几份落寞。

玉如颜手死死拽着胸口放着纸笺的地方,以此提醒自己一切已不可回头,看着她的样子,越羽心里酸涩难言。过了好久才叹气道:“其实,那一纸决别书你也不必当真,毕竟当时是小刀逼迫他写的,你若是反悔,那一纸约定也就不作数”

玉如颜擦擦酸涨的眼睛,神情尴尬的扯开话题,问道:“怎么不见安哥出来?”

话音一落,车帘掀开正是清茶领着安哥回来了。当着越羽的面,安哥屈膝跪在了玉如颜面前流下泪来:“谢谢谢谢姐姐!”

她话里意味未明,但玉如颜知道她心里已明白今日木梓阳一事是她一手策划,是她在为她复仇向木梓阳讨债!

当越羽告诉玉如颜,安哥此生都不可能再做父母,从那一刻时,对安哥的深深的怜惜全部化成了对木梓阳深深的恨意,她自己的仇可以不报。但安哥之仇她却刻成了心里!

想到安哥被木府卖进秦香楼失去孩子染上花柳病,被人唾弃还差点失掉性命。而罪魁祸首却没事人一样准备当他的驸马爷,这让玉如颜如何能忍?

所以,她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木梓阳尝尝安哥经受过的痛苦,她也要让他身败名裂,再也在东都抬不起头做人,更别想着做什么风光无限的驸马爷了!

她在七三巷最下等的瓦窑里找到素娘,之前素娘因为身体染花柳病曾经去无为医馆找越羽医治过,玉如颜无意撞见她时,就发现她竟然与自己有五分相识。当她后来准备报复木梓阳时,想到寒瑞节在花船边木梓阳第一次见到自己时的炽热模样,立刻想到了身染花柳病的素娘,于是花钱与素娘达成协议,送她进相府到木梓阳身边。不但诱惑他,还悄悄在他的吃食里添加可以让花柳病情加情加快的鱼子草,更是让她在木梓阳的茶水里加入了可以让人上瘾并迷乱心智癫狂的五石散

而今日,趁着东都各人都在的时刻,素娘先是在雅间里点上小刀从木相房里偷出来给她的催情香,再让木梓阳喝上大剂量的五石散,让他药物发作后跑到众人暴露出他染上花柳病并吸食五石散的一切

玉如颜眸子里闪过寒光,相信经过此一闹,木梓阳在东都名声大坏,估计消息传到宫里,九公主是定不会嫁给一个得花柳病的驸马了!

然而,还有事情却是玉如颜没有想到的。

不光木梓阳的丑事传到宫里令梁王大怒,当即废了他驸马之位,就连木梓月的癞头事实也被人禀报给了梁王与贵妃娘娘。得知真相后,贵妃娘娘死活不同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癞头,而梁王也觉得皇室娶进这样样貌不雅的女子对皇室也是一种污辱,所以,连着废驸马的圣旨一并下到相府的,还有皇室的退婚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