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八十九章 千刀万剐

玉小刀想到玉如颜身份暴光后的种种可能,心里比她还要慌乱,咬牙道:“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可想,我直接去杀了那个小晴,这样一来一了百了,就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了!”

玉如颜闻言心里一惊,连忙拦下他道:“别冲动,你忘记上次安哥之事了?说不定这次木梓月又布下陷阱等着我们跳进去。”

“那要怎么办?难道真要让她带着真正的小晴和你对质吗?”小刀急不可耐。

越是着急她越让自己冷静下来,玉如颜闭上眼睛凝神揣测着木梓月的心理,片刻后她睁开眼睛冷冷道:“不急,小晴没有见到我本人之前,光是听木梓月的描述应该不敢百分百断定我就是玉如颜,所以,这个时候木梓月不会冒然行动的,她必定会让小晴先认确定我的身份再做打算。”

小刀疑惑的看着她,不解道:“那姐姐的意思是?”

“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吧!”

果然不出她所料,第二日一大早她就听到下人们说,木府小姐今天要来王府串门——

玉如颜知道,正面交锋终于要来了!

虽然与穆凌之闹僵,但她自由出府的权力还在,木梓月从前门进王府,她从后门出府来到了漱玉馆,坐在二楼的雅间。她让小二上好茶,静待木梓月的到来。

果然,一个时辰后,木梓月在漱玉馆门口下了马车,一路寻到了二楼雅间,正在外面向小二打听玉如颜的雅间房号,她丢给面前倒茶的小二一块银子,让他去将木梓月逗引进来。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玉如颜佯装不知的不悦问道:“谁?”

听到她的声音,木梓月迫不及待的推门走了进来,盈盈笑道:“是我!”

玉如颜坐在桌子前也不起身,半边身子隐在屏风后面,冷冷道:“木小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我想清静尝尝漱玉馆新出的菜品都不让啊!”

玉如颜毫不掩饰的嫌恶木梓月丝毫没放在眼里,看着端坐在桌前的玉如颜,她心里恨出了火,恨不得一刀杀了她。

可一想到门外带来的丫头,她心里不禁冷冷道,贱人,让你再猖狂得意一下,只怕以后就没你的好日子了!

她眼神里的阴恨怎么会逃得过玉如颜的眼睛,她冷冷道:“这个雅间我包了,木小姐若是没有其他事就离开吧!”说罢端起面前的茶杯送客。

木梓月的脸顿时白了,她阴狠一笑,冷笑道:“我今日去相府玩,听铜钱说姑娘来漱玉馆品尝新菜品了,所以忍不住一起过来尝尝,姑娘知道的,我素来最喜欢这漱玉馆的东西了。但眼下席位已满,姑娘方便搭个桌么?”

玉如颜轻嗤了一声,嘲讽道:“漱玉馆的菜虽然出自同品,但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木小姐喜好山珍海味,而我却钟意田园鲜蔬,所以,我并不认为我与木小姐有搭桌的可能。”

她知道,她越是如此木梓月越不会离开,面前这个女人她实在太了解。

果然,不管她怎么冷嘲热讽冷脸对待,木梓月就是不肯离开雅间一步,美丽的杏眼里划过冰刃!

她不但不走,还走到窗边将临街的窗户打开,见到对面茶馆窗户里的人影,面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回身擅自坐到玉如颜对面,道:“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今日借你半方桌了,说不定来日姑娘也有要将求本小姐的地方。”

玉如颜的眼光越过她看向了对面茶馆的包房窗户,那里人影一闪,不过多时,雅间外响起敲门声,木梓月的贴身丫环捧着一方帖子进来,小声道:“小姐,方才遇到尚书家小姐,邀您明日去她府上上赏花。”说完,将帖子交到她身上,躬身退下了。

木梓月当着玉如颜的面迫不及待的打开手中的贴子,在展开素色笺纸的那一瞬间,她的脸色死寂般的滞住了!

玉如颜勾唇冷冷一笑,淡然道:“听外间传闻,木小姐很快就要入主王府成为三王妃了,如果消息当真,我倒是要提前祝贺木小姐了。但,若是当初与三殿下和亲的齐国五公主突然出现,你说,你这门婚事还有几成的把握?”

木梓月完全被笺上的六个字震呆了,虽然之前对眼前女子的身份有过怀疑,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是······

她目瞪口呆的死死盯着玉如颜,脸色一片煞白惊慌,头脑一片空白,听到玉如颜的询问,呆呆回道:“啊?”

玉如颜会心一笑,毫不在意她手中便笺上写了什么,缓缓道:“我的意思是说,三王妃只有一个,若是那个消失的齐国公主突然出现,以当初齐梁两国结成的和亲条约,木小姐有把握再入主王府吗?”

“你······”木梓月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狠狠喝下一口茶水,冷冷的看着对面巧笑嫣然的女子,心里又是震惊又是愤恨!

原以为她只是一个低贱的军妓,没想到她的身份竟比她还要尊贵许多!

她咬牙抵住心中的慌乱,冷冷道:“你真是好演技,竟然将大家骗得团团转。若是让凌之知道你真实身份,他肯定不会饶过你······”

“木小姐说的我怎么听不懂了?”玉如颜扬眉看着对面脸色铁青的木梓月,面带笑意语气淡然道:“我不过是善意的提醒木小姐,如果想当三王妃,最好还是不要让齐国的五公主玉如颜出现在殿下面前,不然——”

她含笑将面前温酒的炭炉移到木梓月面前,看着她煞白的脸色一字一句道:“听说太子殿下已撤下与相府指婚的折子,改而向秦国公的嫡孙女提亲。如今这东都贵门,除了三殿下,木小姐好像没有更好的婚配对象了。若是再让那齐国公主扰了你与三殿下的姻缘,只怕木小姐还得继续待嫁闺中了!“

她话尾里最后几个字让木梓月全身一颤,眸光暗下去——

虽然恨毒了对面的女人,但木梓月不可否认的是,她说得一点都不错!

如今她头皮受损,成了让人嫌弃的癞头,太子早已将她剔除出太子妃人选之外,嫁给太子已成泡影。以她如今的样子,只能借着相府的权势嫁到一般的官家,可以她的心性,她如何肯嫁给普通人家,她可是做梦都要当皇后的呀!

如今太子妃已成泡影,皇后之位也不可企及,但至少要嫁给皇子当王妃,皇上如今只有两位皇子,穆凌之无疑成了她最后的选择。

虽然因为玉如颜的事穆凌之对她的感情不复从前,但她想,凭着他们多年的情谊,若是她主动要求嫁给他,估计他不会拒绝。以穆凌之如今在朝堂的声势,再加上相府的支持,或许那一天他取代太子坐上龙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到那时,她的凤后之愿也就实现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万万不能让穆凌之知道与他尚有婚约的齐国公主就是眼前的她!

但她花尽心思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如何甘心被她三言两语就瓦解了?

“凌之最恨别人欺骗他,而你却将他欺骗得团团转,如果让他知道一切真相,他绝对不会饶过你,更不会再娶你——”

“是吗?”玉如颜毫不畏惧的睥着她,拿着钳子往红泥小炉里添上两块银炭,火苗立刻窜起来,跳动的火光映得她流光的水眸一片血红。

“木小姐,敢与我打个赌吗?”

“赌什么?”木梓月眸光一片阴沉,狠狠的瞪着她。

“就赌殿下在你与齐国五公主玉如颜之间,他会选择谁!”

全身一颤,木梓月银牙都要咬碎了——

前几日关于穆凌之要纳玉如颜为侧妃的事早已传到她耳中,她同安氏她们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堂堂大梁三皇子,竟然要娶一个军妓为侧妃,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她,他怎么会冒着触怒皇上母妃的危险做出这样令天下人嗤笑的事!

所以,如果真的让他知道他喜欢上的人就是他的未婚妻,只怕他的欢喜会远远过被欺骗的那点愤怒!

这个赌局,她注定惨败!

看着面前倾城夺艳的女子,她心中闪过疑惑,眸光一寒,冷冷道:“你死皮赖脸的跟在凌之身边,不就是想当王妃吗?怎么,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为何还要隐瞒自己,将机会让给我?”

玉如颜眸光一闪,并不想回答她。木梓月想起自己打听到的事,不禁面露讥讽道:“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他纳了一个妾室伤了你的心了?呵,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寻常,何况还是皇家。你还真是痴心妄想,真以为这天下有从一而终的男人吗?”

玉如颜心里烦乱,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轻蔑一笑,冷冷笑道:“木小姐真是大度。以后王府后宅就靠你去振兴了,相信会热闹很多!”

木梓月神情一滞,看着面前红泥小炉里蹿起的火花,盈盈杏目里要滴出血来,内心激烈的斗争着,最后,她咬牙狠下心来将手中的笺纸扔进火炉,火舌卷上来,不到片刻素笺就成了一缕黑烟消散了!

“你若想继续以现在的身份呆着,本小姐成全你,只希望你不要半途反悔!”

玉如颜微微一笑,向脸憋到通红的木梓月举杯道:“多谢!”

木梓月走后,她绷紧的神经松懈下来,怔怔坐着,桌上的饭菜再没有动一下,全都凉了!

她今日以缓兵之计拖住木梓月不去曝光自己的身份。但她说得没错,她现在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真正身份告诉穆凌之,相信以他现在对她的感情,他或许会原谅自己对他的欺骗,从而重新接纳她。

但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隔着她与他之间的那根寒箭,她对他从头至尾的欺瞒已成为他们之前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破境不可重圆,覆水也不可再收,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一切皆已不可再回到重前!

或许,以小晴的身份,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守在他身边,但若是一切曝光,她却没有勇气以玉如颜的身份面对他!

枯坐好久,茶都凉了,她怔怔起身走出雅间,走到柜台结帐时,她问掌柜:“最近越当家可有到这里来?”

越羽曾带她到漱玉馆吃过饭,她容貌太过注目,所以在掌柜心里留下的印象,于是客气回道:“小可也有许久没有见到当家的了,姑娘是否找当家的有事?”

玉如颜心里一空——

越羽消失的这段日子以来,小刀已将越家在东都的所有商铺寻了个遍,可每处都没有他的消息,所以伙计掌柜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家在何处,他仿佛人间蒸了般再也没有消息!

她苦涩笑道:“也没什么事,只是······如果那天掌柜看到他了,麻烦告知他一声,就说,就说有个朋友一直记着他的恩情未还!”

心里烦闷,她从酒肆里打了两壶酒回去,一口气灌下半壶酒倒头睡下······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照在银色面具上散出幽冷的寒光,面具人静静的看着床榻上醉倒的人,眸光闪过一丝寒芒。

玉如颜不舒服的翻了个身,身上的被子踢开。面具人默默将被子重新盖好,看着睡梦中都皱着眉头的玉如颜,他心里突然堵得很难受,眼光落在她右手腕上的疤痕上,眼神里涌上酸涩,苦笑道:“此处一别,不知还能留下性命与你再相见?”

“我的命是你救下的,可我却不得不······”

“希望你······不要恨我!”

面具人堪堪走出玉如颜的小平房,一旁的花丛里走出一个纤细的人影,‘扑嗵’一声跪在了面具人面前,仰起满是泪痕的小脸哆嗦道:“公子,他们说你要去行刺······”

“你怎么在这里?”面具人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子,面色一寒,伸手将她拉到隐蔽的地方,冷冷道:“你这样冒失,是要害死她么?”

“勤勤不管他人死活,只要公子好好的!”邝勤勤死死的拉着面具人的衣袖不撒手,哭泣道:“进宫行刺太过凶险,但我知道我劝不住公子,只求公子带上奴婢一起。我愿同公子共生死!”

面具人眸光一寒,冷冷道:“我说过,你既然已成了他的侍妾就好好过你自己的日子,不要再打听我的事情,此番行刺我不会带上任何人,你不要再说!”

“公子······”

“不要再说了,你若真想帮我,就帮我好好照顾她。”

“公子可是······可是喜欢上她?”眼看面具人转身要离去,邝勤勤咬牙问道。

身影一滞,他终是没回答她的话,转身离去······

邝勤勤绝望的眸子里闪过狠厉,她突然失声凄惨笑道:“这一次,我断不会再听你的话了!”

早上起得晚,打扫花园的时间就晚了,直到中午,玉如颜才将自己负责的花园范围内打扫干净,然而,不等她收拾好东西回平房吃午膳,冬草却一脸苍白的跑来找她,全身哆嗦道:“姑娘······姑娘快去,我家主子出事了······”

玉如颜有些懵懂的看着面前慌乱成一团的小丫头,疑惑道:“我前天才去紫罗院看过,你主子不是好好的吗?出什么······”

话未问完,她突然看到冬草颤抖双手上沾满的鲜血,猛然抬头看着她,却现冬草身上也有血渍,不由惊恐道:“你身上的的血渍······”

话未说完,她已扔下手中的东西没命的往紫罗院跑去。

紫罗院死一般的沉寂,刚到房门口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屋子中间从桌子到床边上,一路撒满鲜血,桌上倒着一只倾斜着的瓷碗,而放置在床前的紫玉珊瑚屏风推倒在地,砸碎了······

古清儿倒在破碎的屏风里,脸色已一片苍白,身下的衣裙鲜红刺目,全身仿佛泡在了鲜血里,鼻间的气息已几不可闻,只是拼命的瞪着一双空洞的大眼绝望的看着呆滞在那里的玉如颜。

“救我······救······救孩子······”她吃力的启唇向她求救,玉如颜哆嗦的呆滞站着,头脑一片昏沉,直到听着冬草嘤嘤的哭声,才猛然喝道:“快去叫大夫!”

冬草跌跌撞撞的往门外跑去,玉如颜全身抖颤的守在古清儿身边,哆嗦道:“你挺住,大夫马上就来了,你会没事的······孩子也会没事的!”

她想将古清儿抱到床上去,可只要一动她,她身下的血涌出得更汹涌。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她手足无措的守在古清儿身边一遍一遍同她说着同样的话,除此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她不知道要如何帮她止血,如休救她,只是心里迫切的祈求大夫快点出现。

躺在碎片里的古清儿眼睛睁着滚圆,面容痛苦狰狞,可紧紧扣着的双手却渐渐无力松驰······

玉如颜望眼欲穿,没有盼到大夫,却看着穆凌之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王府的一众女眷。

他进屋看到玉如颜,着急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嗫嚅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玉如颜悲凉的看了一眼地上泡在血泊中的人儿,眼睛酸涩,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

古清儿死了,连着腹中即将足月的孩子一起死了,一尸两命!

穆凌之震怒悲愤之下令彻查此事。仵作在检查古清儿尸后禀告他,古清儿死于砒霜剧毒!

下一刻,大夫就在屋内桌子上倾斜瓷碗撒出的汤药里查出了砒霜!

全府震惊,连宫里的谢贵妃都出宫亲自质问此事!

沉寂多时的紫罗院重新热闹起来。

谢贵妃一身绛紫宫装脸若寒冰的坐在上,头上的赤金凤簪随着她身体的气愤微微的晃动,厉声道:“将那个贱婢带上来!”

玉如颜被人推搡着跪在了屋子中间,身边的木板上放置着蒙着白布的古清儿,即便她的面容被盖上,可那肚子上高高隆起的白布看得人心里瘆!

直到此时,玉如颜还没从古清儿的暴毙中晃过神来,她怔怔的看着身旁的尸,感觉自己正在做一个可怕的噩梦!

当桌上的药里现砒霜后,一路追查下去,冬草说出了药的来源,正是玉如颜从越羽那里带回来的给古清儿解黄心草之毒的解药!

谢贵妃眼神凌厉的投向地上的玉如颜,想到古清儿腹中马上临盆的孙儿,心里恨得无以复加,咬牙恨道:“大胆奴才,竟敢下药残害皇嗣,来人,将她给我乱棍打死!”

玉如颜全身一震,怔愣的抬头看着上怒气滔天的谢贵妃,咽喉艰难滚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上有人来拖玉如颜下去执刑。

围在四周的女眷见贵妃娘娘亲口下了绝杀令,除了花影面上露出了几份悲悯不忍之色,其他人都是无比的欢喜解恨!

人影一闪,一身凛然的穆凌之拦在玉如颜面前,面色阴沉到仿若要结出冰来,眼风狠狠扫过要动手的宫人,冷冷道:“谁敢动她!退下!”

宫人面面相觑,既不敢得罪面露杀气的三皇子,也不敢不听谢贵妃的命令,一个个为难害怕的呆在当场。

穆凌之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呆傻住的玉如颜,突然一掀衣袍跪在她身边,对一脸震怒气到说不出话来的谢贵妃乞求道:“母妃,此事还未完全查明,不能这么草率的定她的罪······”

“闭嘴!”谢贵妃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穆凌之,眼神凌厉如同冰刃。

“仵作已查明古氏死于砒霜之毒,而此毒正是出自这个贱人带回府的药里,不是她还会是谁?”

谢贵妃咄咄逼人的质问着,穆凌之毫不畏惧的迎着她的目光冷冷道:“母妃常年居在后宫,难道还不知道栽脏陷害的伎俩吗?母妃英明,还希望母妃多给儿臣一些时间,让儿臣将背后真正凶手找出来!”

谢贵妃的脸上结满冰霜,语气已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她不过一个小小婢女,竟值得你堂堂皇子这般维护相信她——”

“她跟在儿臣身边多时,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儿臣相信她的为人,此事必定不是她所为,是有人陷害她!”穆凌之的声音异常的决绝,神情坚定不移!

闻言,谢贵妃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冷笑,她缓缓起身来到两人面前,尖尖的护甲挑起玉如颜的下巴,等看到她倾城绝艳的容貌时,神情一滞,片刻后回过神来,心里一片了然——

“原来,她就是那个让你不顾祖宗规矩,宁肯得罪你父皇,让全天下人嗤笑也要立为妃们的腌脏军妓!?”

穆凌之全身一颤,谢贵妃身上浓郁的杀气震撼他的心,他神色慌乱道:“母妃,一切都是儿臣的意思,与她无关!”

“将这贱人给我千刀万剐丢到乱葬岗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