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八十七章 蔷薇花簪

不久前的誓言还萦绕耳畔,他说,他此生只求她一人挚爱,他说其他女人在他眼里都不再是女人,他还说,王府不再添新人······

誓言终犹在,可许诺之人心已不再。

她傻傻的看着他,原来,他在床上的温柔缱倦并不是只对她一个,他对其他女子同样爱怜疼惜······

不知何时,安岚陪着安丽容以及花影邝勤勤也来到了云松院,似乎是过来请穆凌之到前厅入宴。看着脸色苍白的呆站在门口的玉如颜,安岚眸光一闪,神色间一片了然,快步走上前扬高声音道:“小晴姑娘怎么呆站在这里不进屋。哎呀,手怎么这么凉,这是站在外面多久了?”

她刻意的高声引来屋内的一阵慌乱,不到片刻,衣衫不整的陈燕飞白着脸打开房门,扑嗵一声跪在了门槛边上,全身哆嗦战栗道:“奴婢该死,殿下······殿下······”

众人看看玉如颜的形容,再看看衣衫不整的陈燕飞,顿时一个个心里了然。

安岚眼风轻轻扫过已完全呆滞住的玉如颜,对地上跪着的陈燕飞道:“起来吧,你该不该死,得由殿下说了算。”

闻言,陈燕飞全身害怕的抖了一下,跪在地上抬起眼泪汪汪的脸对一言不吭的玉如颜道:“姐姐,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殿下喝醉了酒······”

突然,屋内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听到穆凌之的一声闷哼声,众人心里一惊,安丽容面色大变率先踏进了房间。其他人也一个个尾随侧妃进屋,玉如颜不知道被谁拖着也一起进到屋内。

明亮灯火下,屋内的床榻上一片狼籍,一抹鲜红的亮色染在雪白的被褥上格外的刺目。

穆凌之身着寝胞颓废的坐在床前,脸上红晕未消,头仿佛被针扎一样难受,脸色铁青,一片阴沉。

看着房里突然涌出来的人,他脑子里一片混沌,皱眉难受的扫了一圈众人,面上闪过懵懂之色,似乎并不知道眼下生了什么!

“你们为何全部在这里?”

他眼光扫过跪在屋子中央的陈燕飞身上,见她衣着凌乱,蓦然想起什么,再抬头时脸色已白,额头沁出冷汗,目光不由自主的去搜索玉如颜的身影,见她脸色苍白的呆呆站在那里,眼神里的失望愤恨让他瞬间慌乱起来。

他不由自主的向她伸出手,忍着头要疼到炸掉的难受急切对她说道:“容我解释!”

直到此时玉如颜的神智才一点点收回,她冷冷的看着他向自己伸出的手,再看看跪在中间瑟瑟抖的陈燕飞,心里涌上无数的愤恨,喉咙却仿佛刺满尖针,呼吸难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安岚见了,连忙上前道:“殿下,今日是您的生辰,您看,要不要喜上加喜,收了这丫头?”

一声轻嗤从安丽容嘴里逸出,她冰冷的眼光睥着地上的陈燕飞,嘲讽道:“刚刚这个丫头说,是殿下醉酒收了她。呵。好巧,一个两个都碰到殿下醉酒了。看来,以后这府里窥视殿下的丫头们都有好样可以学了。”

此话一出,不光陈燕飞白了脸,安岚的脸色比她更白更难看!

全府里的人都知道,安岚当初也是这样被殿下收的房!

旧事重提,而且还是在这样微妙的时刻说起,安丽容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她当年之事是她耍心机故意为之。

穆凌之冰冷的目光划过安岚最后停在地上的陈燕飞身上,声音比酷九寒冬的天气还要冰冷:“赶她出府!”

陈燕飞全身一抖,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穆凌之,脸上一片惊恐绝望,失声道:“殿下,我已是你的人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她匍匐的跪在地上求了半天,额头都叩破了,然而穆凌之却看也不再看她一眼,只是神情慌乱愧疚的看着玉如颜,再一次恳求道:“晴儿,容我解释!”

玉如颜始终不一言,眼神空洞呆滞,满脸失望之色,心里又冷又麻!

惊慌惧怕的陈燕飞顺着他的目光看到玉如颜,绝望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希翼,连忙跪行到玉如颜面前哀求道:“姐姐,帮我说句话,求求你了,不要让殿下赶我走,我已是殿下的人了,我还能去哪里啊?”

她哭得撕心裂肺,圆圆的大眼里泪水琏琏,仿佛将玉如颜当成最后救命的稻草,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姐姐,殿下最宠爱你,你帮我求情他必然会听的,姐姐,求求你······”

屋内众人皆是沉寂不语,只剩下陈燕飞嘶哑的哭泣声。好久,玉如颜才低下头定定的看着她,突然看见她头上摇摇欲坠的白玉花簪,心里顿时一片雪亮。

看着面前的女子,她语气轻得仿佛像一缕轻烟:“我只问你一句,今日之事,是你自愿还是殿下强迫于你?”

此言一出,陈燕飞怔在了当场,她万万没想到她会当着众人的面这样问她,嗫嚅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穆凌之一脸怆然的看着面色已恢复如常的玉如颜,心里一片惶然,他知道,她越是如此平静,心里对他的误解恨意只怕更深。

大家的目光都灼灼的看着陈燕飞,看她要如何回答?

见陈燕飞半天没有回答自己,玉如颜冷冷一笑,她蹲下身子拿下她髻上摇摇欲坠的白玉蔷薇花簪,手指轻轻抚过温润玉质上的娇艳花朵,一字一句道:“这是殿下送我的簪花,我一直舍不得带当宝贝一样收在箱匣里,前几日突然现不见,遍寻不到,没想到竟是跑到了你的头上了,呵,你——很喜欢这花簪吗?”

从玉如颜拿下她头上簪花的那一瞬,陈燕飞心里已绝望冰冷到极至,全身抖得像筛糠一样。

她花尽心力悄悄在穆凌之的茶水里下药迷惑他,可奈何他心智坚定异于常人,对她无动于衷,无法,她只得假装成玉如颜的样子,头戴穆凌之亲手为她所制的簪花才彻底迷幌到他······

她本想借口说是穆凌之醉酒将她收了房,可刚才太过慌乱,她竟然忘记将头上的蔷薇花簪藏起!

玉如颜冰雪聪明,在看到花簪的那一刻已是心里透亮。她虽然没有跟陈燕飞交心,但自问对她也不赖,后来更是因为陈伯陈妈的缘故将她当成妹妹一般看待,诚然没想到,她竟背着自己干出这样下贱的事情来。

穆凌之同样意识到今日这一切是眼前这个丫头设下的阴谋,他眼神冰冷,狠狠喝道:“还不将她赶出去!”

陈燕飞被拖走,屋内顿时陷入死一般的静谧,穆凌之脸色铁青的坐在床边,其他人半句话也不敢说,连开口请他到前面入席都不敢了。

他挥手让安氏她们都离开,独留下玉如颜一人。

明亮灯火下,她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低着头,始终不再看他一眼,穆凌之起身来到她面前,要去拉她的手却被她毫不犹豫的避开。

其实,今日之事对于穆凌之而言更不好受,他此刻心里有愧疚、难堪与愤怒,若不是因为今日是他的生辰,他都想一刀杀了那个贱婢。

他看着对他一脸冷漠的玉如颜,心里凉到了底,手停在半空,面色白,声音嘶哑带着一丝颤抖:“你既然已知道今日这一切是她故意所为。为什么还要同我置气?”

玉如颜心里漫上一波波的苦涩酸楚,心里有无尽的委屈无尽的难受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良久,她轻轻抬头看着一脸憔悴的穆凌之,将手中一直死死拽着的盒子放到他身旁边的桌子上,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道:“殿下,今日是您的生辰,奴婢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做了点小玩意,还请笑纳!”

话音落下,她转身离去。

她很久没有在他面前自称‘奴婢’了,这样的自称瞬间拉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穆凌之脸色一白,想都没想就拉住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里不愿放开,颤声道:“今日······是我错了,我跟你认错······”

他的声音带着颤抖,这样低声下气的恳求就是在圣上面上他都不曾有过。从来他都是意气风、不可一世手握重兵的大梁三皇子,何时需要向一个卑贱的奴婢这样乞求过?

为了赶制十二个满意的糖人,玉如颜忙了一整天,从早上到现在滴水未沾。她头脑一阵晕眩,手上的水泡被他握得一阵生疼,内心酸楚语气冰冻道:“殿下身分尊贵,奴婢担当不起。只是,殿下对奴婢说得每句话奴婢都拿刀刻在了心里,而且——都当真了。奴婢生性较真,认准的事就死嗑到底,殿下既然做不到,为何还要对奴婢许下诺言?!”

说到后面,她几乎嘶吼出声。

就算她知道今日之事是陈燕飞的阴谋,但两人在她面前的欢爱却是她亲眼所见的,她看着他的大手在别的女人身上游走,看着他吻着别的女人,看着他与别人女人紧紧贴合,这一切的一切让她如何承受?

现在只要看到他,她的眼前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他与别的女人苟合的画面,她都要疯掉了!

心里的委屈痛苦疯狂膨胀,她呼吸都滞住了,即便知道他也是受害者,但心里的怨气仍然忍不住朝他身上泄。

她用力抽出自己的手,转身朝外面逃去,可还没走到门口又被穆凌之追上——

他深邃的眸子里亮起了血光,将她紧紧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低下头狠狠朝她的唇上吻去,疯狂的索取她嘴里的甘甜。

看着她眼睛里的疏离和反感,他无端的感觉到害怕,他害怕她一走再也不回来,,只有将她锁在自己怀里他才会有一丝安全感。

玉如颜牙关死死咬住,用尽全身力气却挣脱他的囚禁,现在他的每一下触碰都让她反胃恶心!

可她越是挣扎,穆凌之越是疯狂,他仿佛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将她死死抵在桌子上,伸手去撕扯她的衣物,她拼命挣扎,一口咬在了他的唇瓣上,可即使他的嘴唇被咬出血,他还是不愿意松开她······

一片混乱中,装糖人的盒子被推下桌子,‘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盒子裂开,里面十二个栩栩如生的小糖人摔了出来,四分五裂的散落在地上。

两人被响声惊醒,双双回头朝地上看去,等穆凌之看到地上摔坏的糖人,心里一滞,急怒的心智瞬间清醒过来,他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糖人,眼睛里闪过亮光,想起自己刚才对她的举动,心中的愧疚更盛,亮起的眸光死灰一片······

窗外亮起了白光,不知不觉间天都亮了。

玉如颜坐在小平房的木床上,睁着眼睛从昨晚枯坐到现在······

后来太子与木府众人到王府来贺寿,穆凌之去了前厅,而她一个人摸黑跌跌撞撞回到了小平房。

她很累,全身酸痛脑子混沌,可一点睡意都没有,从昨晚到现在,眼睛没合是过一刻,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问自己,她要怎么办?是忘记昨晚的一切和他毫不芥蒂的过下去还是······

门口传来敲门声,她全身一颤,木然的抬头看去,却听到一个悲凉的妇人声音在门外响起——

“姑娘请开门,我是陈妈,燕飞对不起你,我替她向你认错,是我教女无方,没有教养出一个好女儿,我来替她请罪。”

话音一落,有叩头的砰砰声传来。她全身一震,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门,清晨薄薄的晨光里,陈妈一脸凄苦的跪在她的门口,不停的向她叩头,吓得玉如颜赶紧拦住她。

她的心里是恨透了陈燕飞,她不光欺骗了她,还欺骗了全心全意对她的铜钱,她为了一自私利,成了玉如颜与穆凌之感情之间永远的膈应,也离散了穆凌之与铜钱之间这么多年的主仆情谊。

可陈妈却是无罪的,还一直对她诸多照拂。她被古清儿罚家法,是陈妈挑着灯火帮她将后背的倒刺一点点挑出来,帮她敷药熬粥,小刀出事也是她帮着照顾掩护,这份恩情她都牢牢记在心里。

她上前拉起陈妈,缓声道:“陈妈这是干什么?燕飞是燕飞,你是你,我恨她但并不恨你。”

一夜的时间陈妈仿佛老了好几岁,脸上布满忧伤愧疚,眼泪像缺堤的河水一样滚滚往下流,哽咽道:“燕飞该死,姑娘你恨她是应该。可是,可是······”

话未说完陈妈已是一脸悲色,眼泪流淌得更快:“可她再不对还是我的闺女,说到底还是我的不对。她天天眼在我身边,我竟然不知道她对殿下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更不知道她还用那么下作的手段······姑娘,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年过半百,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求你看在我的份上原谅她一次吧······”

玉如颜道:“我虽然恨她,但如今殿下已处罚了她,我不会再追究,你让她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陈妈哭着摇摇头道:“她疯魔了,一心要跟着殿下。昨晚送她出府后,我把她托付在表亲家里,没想到,没想到她寻死觅活,又是投塘又是上吊,一定要回王府才肯罢休。姑娘,殿下最疼爱你,求求你去跟殿下说句话,让殿下慈悲留下她,她如今的身子给了殿下,这一辈子也只能是殿下的人了,姑娘,陈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不想白人送黑人啊······”

陈妈声泪俱下的哭求着,嗓子都哭哑了。玉如颜看着她鬓角多出的白,心里涌起不忍,但穆凌之已将她赶出府,他的性格说一不二,即便她愿意留她,估计穆凌之也不会同意。

正在此时,铜钱过来了,他的脸色也很难看,陈妈见到他,想到自己的女儿之前利用他,伤害他的感情,面上顿时又白又红,神情愧疚尴尬到极点,看了一眼玉如颜不再多说什么,低着头抹泪默默的走远了。

铜钱似乎也是一晚没睡,脸色苍白无光,目光呆滞像个傻瓜一样。怔怔道:“殿下请你去前厅,说是有事要说!”

玉如颜看着他眼神里的憔悴心里一阵心疼,同样的疼所以她能理解铜钱此刻心里的感受,她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朝他咧嘴一笑,安慰道:“好男儿还愁无妻么?放心,我以后一定帮你寻门好姑娘。”

铜钱见她自己难受还来安慰她,心里一暖,同样勉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嗯,我记下了。”

一大早,除去紫罗院的人,王府的其他人全部聚集在了前厅,这里昨晚刚刚为穆凌之办过寿宴,空气里似乎还能闻到酒菜的余香。

大大的厅堂里站满了人,穆凌之坐在上位,安丽容坐在下侧,安岚与花影邝勤勤立在两边,下面站满了丫环仆人。

而堂中间跪着的女子却是晚被赶出府的陈燕飞,此刻她却已换上一身崭新的衣服端正的跪在中央,神色不比昨夜,平静的面容上抑不住流露出丝丝得意兴奋!

三年前她随爹娘进了王府,在花园里看到穆凌之第一眼时,她就下定决心这辈子要成为穆凌之的女人,所以才会花尽心思爬上穆凌之的床,没想到最后并没有像想像中的被抬做夫人姨娘,而是被殿下毫不留情的赶出王府。

她昨晚寻死觅活了一晚上,原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进王府,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被王府派人接了回来,还给她换上新衣,梳妆打扮,聪明如她,顿时想到肯定是殿上后悔了,又把她接回来了,脸上一片得意之色。

安丽容与安岚她们都是一脸的糊涂,不知道一向说一不二的殿下明明将她赶出怎么一大早又接回来了?

与她们一样惊诧的还有刚进门的玉如颜,她随铜钱一同进来,待看到屋子中间跪着的陈燕飞时,不由脚步一滞!

她竟然被接了回来?

来这里的路上她还在思索这么大早穆凌之叫她过来有何事,如今看到衣服饰打扮一新的陈燕飞,她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他竟是反悔了,又把她接进府里,看情形还要给她名份了!

可是,他要迎她进府给她名份,叫她来做什么?

心里又气又恨,她冷冷的望着上的穆凌之,看着他嘴角的伤痕,犹恨自己昨晚没有咬得再重些!

穆凌之昨晚似乎也没睡好,眼底一片乌青,神情颇是疲惫不堪,见她进来,灰暗的眸子微微一亮,却在看到她眼里的寒意后,面色阴沉下来。

见人到齐了,安岚正要开口却被安丽容抢了先,她徐徐开口问上的穆凌之:“殿下一大早唤众人过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吩咐?”

从玉如颜进来,穆凌之的眼光一直胶在她身上舍不得移开,听到安丽容的话他冷冷道:“母妃一直责怪本宫后宅不兴,子嗣凋零,所以,本宫决定纳陈氏为妾,赐居迎春院。”

闻言,陈燕飞全身一颤,欢喜到眼泪都出来了,趴在地上叩着响头,颤声道:“妾身谢谢殿下的恩典!”

众人虽然心里有诸多疑惑,但殿下亲自开口绝对不会错,一个个都上前为她祝贺,一声声‘陈姨娘’刺痛了玉如颜的心!

她咬牙抑住全身的寒意,缓步来到陈燕飞面前,拿出被她偷走的白玉蔷薇花簪送到她的面前,浅笑道:“恭喜姨娘成为殿下后宅的新宠。姨娘不是喜欢这个玉簪吗?奴婢将它送给姨娘做贺礼,希望姨娘笑纳!”

说罢,抬手将玉簪插到陈燕飞的头上,认真打量一番后道:“这花簪果然很配姨娘,还望姨娘时常带着!”

这根白玉蔷薇花簪助陈燕飞顺利爬上穆凌之的床,却也是她心里永远的耻辱,只要看到此花簪,就会提醒她是用了何种卑贱的手段得到了姨娘之位,所以,当玉如颜帮她戴好簪花的那一刻,她深身不自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神气样子。

穆凌之看到玉如颜将自己亲手制成送给她的花簪转手送给了他人,心里一阵闷痛,他知道,她心里的这道坎只怕越来越深了。

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他沉声宣布道:“婢女小晴,深得本宫的心意,封为侧妃,赐居蔷薇院!”

此言一出,众人一阵哗然,大家的目光都不可思议的看向比任何人都震惊的玉如颜。

安丽容‘呼’的一声从座椅上站起,面上震惊,她万万没想到,一个低贱的军妓竟然一跃成了与她平起平坐的侧妃!

安岚与花影她们皆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而新晋的陈燕飞更是被了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底——

原以来她成了姨娘终于可以高玉如颜一头,然后没想到,穆凌之的一句话,她却成了侧妃,反而高出了她不知道多少头!

众人看向玉如颜的目光有震惊、诧异、艳羡、妒忌,然而在一片哗然声中,回过神来的玉如颜眸光清冷的看着给她无上荣光的男人,冷冷道:

“奴婢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