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八十三章 水清无鱼

越羽已跟她提及过,此番替安哥医治有七成把握能帮她取下胞衣,但却会留下巨大的后遗症,那就是终生不可再孕!

银针封死身体向胞衣供养血液的血脉,却也伤害了她的胞宫,让胞宫无法再受孕。

虽然之前越羽已预先提醒过她,但玉如颜犹自不愿相信,所以才会着急冒失的来找越羽,希望生奇迹,没想到得到的还是同样的答案。

见到她眼神里的失落,越羽清俊的脸庞闪过一丝愧疚,然而不等他开口,玉如颜已回过神来,宽慰一笑,感激道:“公子不要多想,你能尽力救下她的性命我已是感激不尽,公子的这份厚恩,我永世铭记,以后有机会定当报答。”

越羽听着她的诺言神情一动,苍白的脸上似乎红润了一些,眸子微阖,里面亮光闪闪。

走出无为医馆,初春的艳阳已高高挂在头顶,照得人身上暖意洋洋,可玉如颜的心情异常沉重,心底仿佛浸入寒风,冰凉刺骨。她眼风轻轻扫过安哥屋子的方向,心里涌上一阵疼惜——

一个女子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力,是何等的残酷?

安哥素来喜欢小孩,她曾经私下跟她说过,将来她必定要生一群孩子,看着他们长大,看着他们成家产立,也盼着人老的那天儿孙绕膝共享天伦,可如今······

她的眼睛又开始酸涨起来,想到一路上听到东都人人交耳相传的喜事,她清冷的眸子闪过恨意——

木梓阳这样的败类也配娶公主当驸马吗?老天同意她都不同意!

清冷的眸光一闪,她吩咐小刀调转车头朝七三巷更深的地方驶去······

原定二月十五的棋艺大赛不知何故往后顺延了一个月,铜钱告诉玉如颜这个消息时一脸的可惜。她倒没多大反应,本来对什么棋艺大赛就没什么兴趣,当初答应跟穆凌之去也是因为想趁机出府去看安哥,如今他给了自己自由出府的权力,所以也就不再稀罕什么棋艺大赛了。

她毫不在意的应下,手中继续往灶膛里添柴火,大火燃起,锅里的骨头汤出浓郁的香味,她满足的吸了一口空气里的香味,心里已是迫不及待。

自从上次在夜市吃过烫锅后,玉如颜越的对它日思夜想,抵不过心里的馋虫,于是趁着下雨天无事干脆自己学起了做烫锅。

她在灶台边忙活着,铜钱说完话后没有要走的意思,站在门槛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形容,脸上布满落寞,嘴唇翕动几下又不好开口的样子。

玉如颜回头看了他一眼,看着他搭着个脑袋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想到有日子没看到燕飞来云松院找他了,不由问道:“怎么好久不见你去找燕飞玩儿了,怎么,吵架了?”

铜钱闻言脸上一红,挠着头丧气道:“没吵架,不过······最近她总说有事,让我不要去找她。我想,会不会······会不会是她爹娘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所以······”

话未说完,铜钱已是脸色灰暗,一副挫败的样子。

玉如颜心里与他有同样的顾虑,毕竟让燕飞放弃做少奶奶去跟一个小厮过日子,只怕陈妈不会同意。

心里这样想明面上她却不敢说出来打击铜钱,只得宽慰他道:“别想那么多,可能她家里最近有事,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铜钱听了她的话,脸上神色缓了缓,神情忸怩不好意思道:“你不是与燕飞家里走得近吗······若是她爹娘说起我们的事,你能不能帮我说上几句好话?”

话没说完,脸已涨得通红。

看着他认真执着的样子,玉如颜会心一笑,笑道:“好话我当然会帮你说,但最主要是你自己要对人家闺女好,你对燕飞好了,我相信陈伯陈妈也就不会反对你了。”

闻言,铜钱立马恢复了自信心,咧嘴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说话间,院外走进一个小丫头,虽然撑了伞身上还是淋湿了大半,见到玉如颜连忙径直走到她面前客气道:“姑娘,我家主子请你去一趟!”

面前的小丫头是秋葵院的人,玉如颜不明白安岚突然让自己去她院子干什么,还是这样的雨天?她想到安岚的阴险狠辣,心里不由自的排斥道:“不知你家主子叫我过去有何贵干?”

小丫头怯怯的缩着肩膀站在门口,低头道:“主子只是让奴婢请姑娘过去,其他的奴婢一概不知。”

玉如颜厌烦的继续往灶膛里加柴,并没有要去的意思。那小丫头见她不去也不走,呆呆的站在雨地里,虽然打着伞却也很可怜的样子。

她无法,站起身叹了口气,嘱咐铜钱帮她照看一下锅里的鲜汤,极不情愿的跟在小丫头后面出门了。

进府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踏进秋葵院的大门。

相比紫罗院的奢华,秋葵院有如它的名字一样简洁朴实,只见宽敞的院落里没有过多的装饰物,只有几枝茂盛的杏花树,这个时节,杏花开的正好,红粉一片有如云霞,倒是将整个院子衬得格外温馨宁静。

雨不觉得停了下来,玉如颜走进院子时,安岚正在和丫头们一起捡地上被雨水打落下来的杏花瓣,一片片规整的放进簸箕里晾着。

见她进来,安岚眸光微微一闪,吩咐丫头把簸箕收下去,热情的迎上来对玉如般颜笑道:“下雨天还让妹妹过来,真是辛苦了。”说罢,亲昵的抽出绢帕很自然的帮她擦拭肩膀上沾到的雨水。

玉如颜侧开身躲开她手中的绢帕,淡然道:“姨娘百忙之中还抽空叫我过来,不知有何贵干?”

安岚抽起绢帕甩了两下,捂嘴笑道:“妹妹见笑了,我不过闲来无聊同丫头们拾些杏花瓣做点小玩意,妹妹不要笑话姐姐小家子气才好。”

玉如颜眼风轻轻在她面上扫过,浅笑道:“姨娘聪慧异常,别人眼里最平常不起眼的的残花落叶都能被姨娘善以致用,这份巧思实在难得!”

安岚闻言微微一怔,眸光一闪,不禁流露出钦佩的神情来:“平常之人看见我这样,多般会嘲笑我小家子气,连几片落花都舍不得丢弃,只有妹妹慧眼识物,看事待物的眼光胜于寻常,这份心思——更是难得。”

她拉长了尾音,话里毫不遮掩对玉如颜的赞美认同,但平淡的眸子里却闪过寒光——这样一个聪明的对手,既让她不敢小觑,也让她兴奋!

“只是——”话音一顿,安岚的眼光落在玉如颜娇艳胜过满庭杏花的美丽面庞上,眸子微微一暗,笑道:“妹妹既有倾城的容貌,又有过人的智慧,如今还拥有殿下的无上恩宠,真正可谓是集齐万千宠爱于一身,风光无限,前途无量,可妹妹为何不向殿下要一个名份。”

丫环奉上茶水,她亲自端起茶杯送到玉如颜手里,缓缓道:“以殿下如今对你的宠爱,只怕你开口要那正妃之位,只怕殿下也会给的。”

‘正妃’二字让玉如颜心头一颤,想当初她千里迢迢冒着酷暑赶来和亲,正是以和硕公主之尊嫁与穆凌之为妻,也就是王府的正妃,可后来徒生枝节,她沦为军妓,冒着生命的危险救出一同落难的陪嫁丫头,一为是心里对她们的愧欠,二是希望她们回去后能让父皇知道自己出事了,希望他会派人来救自己,可苦等父皇那么久,没有等到一兵一卒,连一声抗议之声都没有,她顿时心里陷入绝望——

亲人将她当成无用的弃子抛弃,从未谋面的夫婿更是莫名其妙的恨她如骨二话不说就射她冷箭,她的人生仿佛彻底陷入一片死地。

父皇将她当成弃子她并不意外,只是初次相见的穆凌之为何那么恨她,却是一直萦绕在她心里的一个迷。

她之前听他说过,他要娶的是齐国传闻中血液可解百毒的玉女,可她在他身边呆了这么久,并没现他身中巨毒,身边的人也同样如此!

这些疑问她当然不敢去问穆凌之,而铜钱平时咋咋呼呼的,可在这件事情上她一直从他嘴里套不出话,嘴巴咬得很紧。不过现在——

心思百转间,她看着面前的安岚,眸光瞻清,好似随口回道:“姨娘真是太抬举奴婢了。不过这样的话姨娘可不能再说了。”

说完,她眸光一暗,神情失落继续道:“我本不过随五公主嫁到大梁的陪嫁丫环,后来机缘巧合才遇到殿下,侥幸得到殿下的一点怜爱。但听闻和亲的五公主还活在人世,若有朝一日公主她回来了,只怕这王府的正妃之位就得物归原主了。所以,姨娘千万不要再说这样话,到时不但我会被责罚,姨娘只怕也会惹祸上身······”

“呵!”安岚闻言毫不在意的嗤笑出声,她为人一向谨慎,可这一次却仿佛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神情笃定道:“关于这个,妹妹倒是可以放宽心,你们的五公主啊,只怕今生是踏不进王府半步了,更别说还想成为三王妃!”

闻言,玉如颜全身凉,面上仍然不动声色道:“好奇怪,姨娘为人一向谨小慎微,为何这次却这般肯定?听你的口气,好像堂堂齐国的五公主配不上殿下似的,这是为何?”

安岚冷冷一笑,得意道:“殿下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当初一直不肯随便娶妻纳妾,最后贵妃娘娘无法,只得趁着他不在府里偷偷将侧妃娘娘还有古、花两名侍妾娶进府里,为此,殿下同贵妃娘娘置气好长一段时间。由此看出,不是他肯的事情,特别是娶正妻这样的大事上是没人能随意左右他,包括当今圣上——”

“殿下一直讲究情投意合,而且之前他心中一直属意木梓月当他的正妃,但后来突然自愿娶你们的齐国的五公主却是因为听到了一个传闻,传闻你们齐国公主里出了一位神奇的玉女,身上的血液可以解百毒,所以殿下才会主动要求和亲,但后来没想到,娶回来的五公主并不是什么玉女,所以殿下当然不会再把她放在心上,即便她没死,可当初殿下射出那一箭后,就彻底断了两人之间的情份,只怕此生两人也没办法再续姻缘了,妹妹还有什么好担忧的了。”

“玉女?解毒?”玉如颜心头震动,面上却一副懵懂不知的样子,片刻后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道:“难道是殿下中了毒了?如此一来,殿下是不是还在继续娶齐国的玉女解毒?”

“嗳。”看着玉如颜惊慌失措的样子,安岚毫不以然的微微一笑道:“妹妹莫怕,中毒的并不是殿下,而是宫里的贵妃娘娘,娘娘每个月都有三天的毒日子,每次都是痛到死去活来。殿下孝心,一直在寻找可以解毒的方法,所以才会在听说齐国有玉女血液可以解毒后主动与齐国和亲。但经过上一次的事件后,贵妃娘娘与皇上都不会再同意殿下娶齐国公主了,而齐王虽然懦弱,想必也不会再答应把女儿嫁给殿下了吧!”

玉如颜心里一震,万万没想到中毒之人竟是宫里的贵妃娘娘,困扰在心里的疑问一旦知晓,心里涌上五味杂陈的味道,众般滋味涌上心头,她的眸光不觉暗了下去······

安岚说得很对,五公主玉如颜与穆凌之之间横亘着一柄冷箭,今生都不可能再结姻缘了。

幸好,现在她是小晴,是齐国的一个小小的婢女,但若是有朝一日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会如何?!

心底瞬间坠入低谷,她漫不经心的问安岚:“姨娘叫我来可是有何事要吩咐?”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安岚眸光一闪,心中突然冒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念头一出,把她自己都吓住了——

怎么可能,面前的婢女怎么可能是齐国的五公主?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想法太疯狂,一个下贱之至的军妓怎么可能会是尊贵的和硕公主呢?

她不禁想到玉如颜进府后的众人对她的各种污辱,那样的耻辱连她都无法忍受,换做公主的话更加不可能承受。而且,她会想方设法的回齐国去,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留在王府做婢女?

但若她只是一个简单的婢女,那刺客又是怎么回事?她平时的做派也与一般的婢女相差太远——

太多的疑问闷在心里,安岚平静的眸子里亮起了寒芒,她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玉如颜道:“妹妹跟在殿下身边,虽然至今还没有名份,但到底是伺候殿下的人,我作为当家主母岂能委屈了姑娘,再加上殿下的云松院诸事繁忙,大小琐碎事都是铜钱一人在打理,所以,特意派了一个丫头到你身边伺候帮忙,你看意下如何?”

玉如颜闻言心里一惊,冷冷道:“谢谢姨娘抬爱,只是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哪里配有人伺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姨娘的心意我铭记在心,但·····”

话未说话安岚已摆手拦下她的话头,笑意盈盈道:“妹妹别急着拒绝,我知道妹妹不是那等娇纵狂妄之人,为人谦虚谨慎。只不过我派给妹妹的人是你的好姐妹燕飞,若是妹妹不愿收下她,其他院落也没有她的去所,我只得忍心让她去杂役房了。”说罢,眸光轻轻在她脸上一扫,叹息道:“只是她年纪轻轻,细皮嫩肉,不知道能不能挨得了这个苦!唉!”

玉如颜心头一滞冷冷道:“她呆在花园里好好的,为何突然要给她安排差事?她那么小的年纪怎能受得了杂役房的苦差?”

安岚顺了顺耳边的头笑道:“妹妹有所不知,每年开春,府里都会清点安排空闲下来的丫头仆人,燕飞之前因为年纪太小一直呆在花园帮衬着做点活计,但如今她年纪不小了,花园的活计拢共也只的那么多,再让她吃闲话也不妥啊,前两天刘妈把调整的丫头名报上来,燕飞被派去了杂役房,我想着她是你的好姐妹,就想照顾一下,让她跟你进云松院伺候得了。可如果你不愿意我绝对不勉强。”

闻言,玉如颜不由沉思起来,难怪铜钱说最近燕飞不愿见她,敢情是知道自己要被派到杂役房去了心里不舒服,如果能让燕飞进云松院,不但可以帮她免了去杂役房之苦,还可以让她与铜钱天天见面,对他们的感情也是好的,也算是报答一下陈伯陈妈的恩情。

但安岚突然对她这样友善并主动帮助她,这让她很狐疑。

定定的看着面前神情温和的女子,玉如颜开门见山的问道:“姨娘为何突然这么好?这可不像是姨娘一向的做派。”

她深知像安岚这样的人,从来都是无利不往的,何况她对她并没有善意,甚至可以说是仇人!

安岚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她对她的质疑,上前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道:“花园雪夜同妹妹说过的话妹妹可否还没记得?风高路险,两人相伴总好过一个独行,这么简单的道理妹妹应该明白。”

这一次,玉如颜没有立刻回绝她,反问道:“姨娘为何选择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自保都难,能有何做为?姨娘不怕我成为你的拖累吗?”

安岚爽朗一笑道:“妹妹可不能妄自菲薄,妹妹冰雪聪明,胆识过人,做人做事更是异于常人,这样的拍档我最中意!”

目送玉如颜离开,安岚皱着眉头低头不语,元儿在一旁轻轻说道:“主子,你手中都已握有她的把柄了,为何还要与她结盟?”

安岚好似累了,阖上眼此缓缓道:“我与她之间永远不会有真正信任结盟的那一天。今日与她提起,不过是为燕飞那丫头进云松找个动机,让她误以为我是想与她结盟而向她示好,哼,不管她信与不信,等燕飞那丫头进了云松院爬上殿下的床,我想这个打击也够她吃一壶的。”

半晌她复又睁开眼睛,阴冷的眸子冰冷异常,望着头顶花团锦簇一片繁花,冷笑道:“寒冬过去春天来了,王府也该好好热闹热闹了,人多热闹才好办事,水至清则无鱼啊!”

离开秋葵院,玉如颜本想直接回云松院,但想了想,转身去了花园。

她要去找陈伯打听小刀的身份!

自从上次搜府事件后,玉如颜敏感的感觉到陈伯与小刀必定是相识的,而且关系匪浅,但事后她匆忙间也问过陈伯关天小刀身份的事,可他当时一直回避,一个字也没提起,可玉如颜并不死心,她想帮小刀找回记忆,找回身份——

三年前,她难得出宫参加小姑姑、也是父皇最小妹妹玉茗公主的婚宴,在公主府迷路走到了后门,现了因偷吃东西,被公主府的下人围殴的玉小刀。

当然,当时他并不叫玉小刀,他忘记自己叫什么,多大年纪,从哪里来,只是死死守着手里的烤鸡,任由别人怎么打骂也不松手,凶狠残忍的眼神像把锋利无比的刀子,于是,她救下他后,就给他取名叫玉小刀。

玉小刀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受伤的地方流血化脓,很是可怜,而且一问三不知,除了身上带着的那把佩剑,其余什么都没有。救下他后,玉如颜给他钱让他也不要,只愿意像条尾巴一样时时刻刻跟着她。没办法,她只得找到丫环的服饰让她穿了,也幸好他长得好看,假扮成宫女随她进宫别人也未曾起疑。

三年前的玉小刀还是个孩子,没想到,进宫后没多久,他的身量像雨后春笋似的‘突突’往上窜,短短半年时间不到,他就长成了男子的身量,宫女的服饰一个月换一次都嫌小,而他渐渐也胆大起来,终于在一次游园时,被人现他竟然是个男儿身。

素来最受冷落的五公主竟然私自在后宫豢养男宠!这一消息在本就看热闹不嫌事小的后宫炸开了锅,齐王震怒之下,第一反映就是要砍了玉小刀的脑袋,可玉如颜拼死相拦,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齐王竟破天荒的头一次依顺了玉如颜的话,放了他一命,还睁只眼闭只眼的继续留他呆在玉如颜身边。

三年来,小刀一直跟在她身边形影不离,虽然看上去一天到晚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样子,但玉如颜知道,他内心里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过往,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来自哪里?

所以现在从陈伯身上现线索,让她如何不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