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七十七章 十年今日

接下来的日子里,玉如颜一有时间都会去无为医馆看望安哥,而安哥在越羽的医治下病情有所好转,面色也恢复了以前的红润,只是胞衣仍然无法从体内取出!

这一日玉如颜又一大早去看安哥,陪安哥说了好久的话,准备回去时越羽叫住她,笑道:“今晚你可得空?”

“嗳,公子有事吗?”玉如颜有些奇怪。

“若是有时间,晚上带你去逛逛东都的夜市,听安哥说,你一直很想念齐国的小吃,夜市上倒是有。”越羽披着玄色披风静静立在院子中间,他面容清俊无双,眸光清亮如泉,披风上的纯白狐毛衬得他面如冠玉,仿佛有亮光照在身上,让简陋平常的院子都明亮起来。

玉如颜咽了咽口水,巴不得现在就跟他去游夜市,但转念想到出门前穆凌之的吩咐,只得讪讪拒绝道:“公子,晚上有事不能出府······抱歉!”太可惜了,不能吃到好吃的。

越羽眸光微转,一丝失落一闪而过,他缓缓一笑:“无事,下次再去吧!”

回府的路上,玉如颜见路旁的街铺都挂着红艳艳的灯笼,连路旁的树枝上都挂满了各色各样的花灯,整个东都好似都热闹起来,玉如颜不由疑惑的问赶车的小厮:“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小厮愉快一笑,乐道:“姑娘不知道吧,今天是咱们大梁的寒瑞节,晚上有灯会,年轻的男女们都会成双成对的出来游玩,晚上这长街上可热闹得很啊!”

玉如颜突然想起越羽的邀约,心里微微一怔。

回到王府,玉如颜径直回到了云松院,自那日以后,她又被穆凌之毫无理由的留在了云松院。

路过小花园时,玉如颜突然瞥见红梅从里人影闪过,幸而她眼尖,看清了人影是谁,不由面露疑惑,难道,他们俩在一起了?

回到云松院,穆凌之正好午睡醒来,也不见铜钱在身边伺候,他正要开口叫人,玉如颜连忙上前伺候他更衣,穆凌之回头见是她,脸色一缓,不满道:“铜钱小子越来越放肆了,半天也不见个人影,不知道跑哪去偷懒了?”

玉如颜想起刚刚在小花园里见到的人影,忍不住笑道:“铜钱也长大了,他有自己的事,殿下谅解一下吧!”

穆凌之不以为意的看了她一眼,见她今日笑容满面的欢喜样子,似乎心情大好,不由问道:“你的朋友病好了?若是外面的大夫医术不精,你可以让伍大夫去帮你的朋友看看,她早日好,也免得你天天往外跑。”

她莞尔一笑,感激道:“虽没好全,但病情已有所好转,比之前好多了,谢谢殿下关心。”

她一边帮他系腰带一边问他:“殿下说今日府里有事,可有何事?”

“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穆凌之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禁不住皱眉喃喃道:“吃那么多,怎么就不见你长半点肉?”

“我知道啊,今日是寒瑞节,外面有花灯会,殿下要带我出去玩儿吗?”玉如颜涎笑着挨到穆凌之身边,像只贪吃的小狗一样往他身上蹭。

穆凌之嫌弃道:“街上吵吵闹闹,还不如府里清静,你要看花灯,王府里也有,干嘛要去外面凑热闹。”

看花灯是次要,主要是夜市上的小吃啊!

玉如颜咽了一下喉咙不死心道:“府里的花灯能跟外面的比吗?过节不就是要人多才热闹,而且听说,寒瑞节是年轻男女相会的节日······殿下若不去,那我自己去了!”

“你敢!”

被他一瞪,玉如颜委屈的瘪着嘴巴缩到一边,心里不愤的想,早知道自己就不回来,让越羽带自己去吃齐国小吃多好!

“叭嗒!”斜刺里飞来一套衣裳砸到她脸上,她懵懂的拿下衣服一脸错愕的看着穆凌之,后者倨傲的看着她,冷冷道:“还不赶紧换衣服?”

啥?

她反应不过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手里的衣裳,怔忡的望着穆凌之,迟疑问道:“殿下的意思······你要带我出去玩!”

明白过来,玉如颜兴奋的蹿起来,跳起身吊着他的肩膀摇晃:“谢谢殿下,殿下真是太好了!”嚷完,还没等穆凌之反应过来,已抱着衣裳一溜烟跑到隔壁房间去了。

原来,他竟一早就打算带她出去,所以才会在她出门时叮咐她早点回来。

玉如颜心里暖暖的,打开衣裳一看,是一套普通的月白色云雁细锦衣,样式简单却很精致,走在人群里倒不会太显现。

她心里一乐,没想到他考虑得这么细致,连忙换好走出门,却见穆凌之身着同色衣裳站在门口等她了,虽然换掉了身上的锦衣华服,但简单的衣裳穿在他身上还是好看,高贵的气质遮都遮不住,整个人玉树临风,翩翩俊雅!

玉如颜上前围着他转了两圈,嘴里‘啧啧’称奇:“呀,这谁家的公子长得真是俊啊,今日这东都的女子们可有眼福了。”

穆凌之冷冷睥了一眼某人蹿天猴一样在自己面前蹦哒,冷冷问一旁的铜钱:“有一句话形容皮猴叫什么来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铜钱躲在一旁笑得欢畅,连声应道:“正是这句话,主子说对了!”

玉如颜讪讪一笑,立马温顺无比的倚在穆凌之身边,涎笑道:“殿下,时候不早,咱们出门吧!”

三人踏出府门口,正要上马车,见到燕飞打扮精致簇然一新的守在门口,见到玉如颜欢喜的迎上来,眼风在穆凌之与铜钱身上不露痕迹一扫,甜甜笑道:“姐姐这是要出门看灯会么?”

玉如颜看着她打扮一新准备出门的样子,再看了一眼铜钱脸上的急切不安,缓缓一笑,对穆凌之请求道:“殿下,人多才热闹,不如让燕飞同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陈燕飞听到她的话,大大的眼睛瞬间亮了亮,抿着嘴巴有点不安的看着穆凌之,生怕他不同意。

铜钱闻言也是一片欢喜,连忙上前挨到穆凌之身边道:“主子,多个人伺候你与小晴姑娘也是好的。”

穆凌之看了一眼燕飞,转头对玉如颜道:“随你便吧!”说罢,翻身上了马背。

玉如颜带着陈燕飞上了马车。车轮转动,她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天真浪漫一脸兴奋的陈燕飞,想到今天在小花园看到的人影,不动声色的对她笑道:“听陈妈说,有人给你说了一门好亲事,我在这里恭喜妹妹了!”

一脸兴奋的陈燕飞听到她的话,顿时小脸一白,眼神暗下来,不悦道:“我娘就喜欢乱说,姐姐不要信她的话,我是不会嫁到顾家的。”

玉如颜看着她思索半刻,缓缓道:“你当真喜欢铜钱吗?铜钱只是一个小厮,人家顾二少可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

刚才在小花园,她看到的人影正是燕飞与铜钱!

陈燕飞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低头拨弄着衣角边儿,圆圆的大眼睛眸光躲闪——

“姐姐···怎么知道?”

玉如颜道:“今日你与铜钱在小花园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了。之前陈妈托我劝你同意顾家的亲事,所以我想问问你自己的打算?”

陈燕飞脸色绯红,面容踌躇不安,声音却异常的坚决:“姐姐,顾家我是肯定不嫁的。”

见她这般坚定,玉如颜挑开帘子一角看了一眼外面一脸欢喜的铜钱,缓缓道:“那铜钱呢?你认定他了?”

陈燕飞脸色一滞,身子压得很低,手指用力的掐着鞋面上的蔷薇绣花,好半天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害羞的侧开脸,小声道:“我与铜钱的事八字还没一撇,还请姐姐帮我保密。”

玉如颜心里一片了然,见她不要当少奶奶去选择一个小厮,不禁赞赏道:“铜钱虽说是个小厮,但跟在殿下身边多年,为人诚恳本份,吃苦耐劳。我也是很看好他,你若跟了她,日子定会不错。如果你担心你爹娘不同意,我可能帮你去劝劝他们。”

陈燕飞的头始终低着,似乎很害羞的样子,语气有几份飘忽,轻轻道:“谢谢姐姐一片成全之心,只是现在···过段时间再说吧。”

夜幕来临,整个东都被花灯点缀得亮如白昼,街上人头攒动,年轻的男女们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一下马车,穆凌之就将玉如颜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叮嘱道:“人太多,不要走丢了。”

四人走进人群,大街上到处是人,穆凌之突然一把将玉如颜拽到路旁的一个角落里,顺手拿过一旁小摊上卖的花灯挡住身子,玉如颜被他压在墙角里,不明所以着急道:“殿···公子,怎么了?”

“嘘!”穆凌之示意她噤声,看着他一脸严肃紧张的样子,玉如颜心里一滞,连忙闭上嘴巴一动也不敢动——

难道是面具刺客又追来了?不会这么倒霉吧,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啊!

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又不敢吭声,只得着急的拿眼神询问穆凌之。

就在此时,耳畔传来铜钱与燕飞的着急的呼喊声,穆凌之突然得意一笑,等他们走远了才放开玉如颜,神气的拍拍手,得意道:“终于将两个跟屁虫甩开了!”

闻言她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此时一脸孩子气的穆凌之,惊讶道:“殿下,你竟然恶作剧?我还以为······”

“啪!”头上挨了他一下打,穆凌之得意的睥了她一眼,冷冷道:“有他们跟着,怎么玩得尽兴?我们与他们分开,各玩各的不好吗?还有,你敢再叫我一声殿下试试?”

看着他装起来的凶相,玉如颜很不嗤道:“啧啧,只怕铜钱一晚上没找到你会哭死,殿···公子也真是忍心!”

“哼,上次让他好好照顾你,他竟然把你直接带到相府领罚,这件事我还没找他算帐呢!今天且让他急一急,就当是对他办事不利的处罚!”

说完,他毫不在意悠闲的从身上掏出一张简单的图纸来,辨了一下方向,笑道:“咱们朝东边走,夜市这个时候开始做生意了,本公子今日心情好,带你去吃各地的小吃!”

玉如颜瞄到他手中的图纸上写着今晚的各种安排,心里一震——

没想到他为了安排好今晚的一切,竟提前耐心的做好了功课,带她吃东西,赏花灯,游湖,桩桩件件他都记录得仔仔细细!

心口暖暖的,眼睛酸涨难受,她扬起笑脸对他道:“我要把夜市上所有小吃都吃个遍,不知公子钱袋里的银子够不够帮我付钱啊?”

穆凌之假装嫌弃的睥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却暗藏笑意:“和你在一起真是丢人!”

拉着她的手穿过重重人群,灯火通明的街头,他始终紧紧攥着她,将她小心的护在身后,防着人群撞到她,他的手温暖舒服,让她无比的安心。

怔怔的看着前面为自己挤开道路的男人,玉如颜滟潋的水眸波光盈盈,心里从未如此满足过!

两人好不容易到达夜市,玉如颜兴奋的拉着穆凌之扑到卖烫锅的摊位上,闻着鼻间传来的熟悉香味,她的口水直接掉下来了!

烫锅是齐国最有特色的一种食物,鲜骨熬出的高汤,再配上齐国最具特色的麻辣佐料,放在炭火上翻煮,然后根据各自的喜好在锅里加入自己喜欢吃的蔬菜肉类,烫熟后捞出来吃就行了。

在这种滴水成冰的寒冷季节,守着一锅热气腾腾香辣爽口的烫锅简直是人生最圆满的一件事了。

玉如颜圆满的摸摸圆圆的肚子,擦了擦嘴巴才蓦然想起自己光顾着吃把某人给忘了,回头一看,却见穆凌之一脸悠闲的坐在一旁喝茶,嘈杂熙攘的夜市里车水马龙,人流如川,而他却稳如磐石的端坐着,目不斜视悠闲的喝着手里的粗茶,时不时抬头看一下她,见她吃得一脸满足,眉眼不禁舒展深邃的眸子里满满的宠溺之色。

虽然他不吃,却耐心十足陪着她,见她辣得满头大汗,递过自己的帕子帮她擦汗,冷冷道:“吃那么急干嘛,又没人跟你抢?”

玉如颜夹了一筷子毛肚递到他嘴边,怂恿道:“殿···公子尝尝,这个最好吃。”

新鲜的毛肚在烫锅里烫透后,颜色油亮,薄薄的一片儿沾了辣油看了让人胃口大开。玉如颜见穆凌之面露难色,不甘心的把筷子再递近些,“呐,公子赏脸尝一口呗!”

穆凌之脸色悄然变了变,他一向怕辣,现在看着毛肚上面裹的那层红红的辣椒油,小心肝抖了抖,拿过面前的小碟子去接,闷声道:“刚从锅里出来太烫了,凉一凉再吃!”

听他这么说,玉如颜连忙凑上嘟着嘴巴对着毛肚吹几下凉气,确实不烫了执着的递到穆凌之嘴边,眼睛晶晶亮的看着他,在看到他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惧色后,忍不住打趣道:“殿下不是说行军之人什么都吃过,怎么一片小小毛肚倒把你吓住了?”

说罢,筷子一收,挑眉道:“这么好吃的东西都不尝尝,真是太可惜了。”嘴巴凑上去,准备自己吃了它。

油亮诱人的毛肚片儿近在咫尺,下一秒落入她的嘴里,然而,她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合上,突然某人欺身上前,动作如闪电般凑到她面前,到嘴的毛肚连带她的嘴巴一起被他吃进去了。

“唔······”

感觉什么东西在自己嘴里一卷,顺道还溜了一圈她的嘴皮子,然后——毛肚没了!?

事情生得太快,玉如颜还像个傻蛋一样愣在当场,然后肇事原凶却已一脸满足的嚼着嘴里劲道的毛肚,虽然觉得毛肚上的辣经过她过一道工已减清了不少,但还是感觉很辣,他呲着嘴吃着,无视对面小脸变黑的某人,心里乐呵一笑,嗯,此番味道确实不错!

一块吃完,他犹自回味无穷,见玉如颜呆呆的还没回过神来的傻样,不禁挑眉得意一笑:“本公子何时怕过?来,继续!”

看着他满脸春风得意的形容,玉如颜叫苦不迭,自己怎么一高兴竟忘记他的本性了呢?自己何时在他面前赢过,挑战他不是自寻死路么?

气呼呼的站起身,玉如颜满脸羞红,冷脸道:“我已吃饱了,公子要吃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慢慢吃吧!”说罢,甩手走了。

穆凌之不紧不慢的追上去,手一伸就去拉她的手却被她甩开,想着刚才四周众人看他们的异样眼光,玉如颜脸红得滴出血来,撇嘴道:“殿下欺负人!”

穆凌之迈着阔步,悠闲道:“你吃东西我付钱,到底谁欺负谁?”

“我不是说这个,刚才那···那毛肚······”想起他刚才当众亲自己,玉如颜脸又烧起来,难堪得无地自容。

“毛肚是你让我吃的,我乖乖吃了你还要如何?”某人完全一脸清风之姿,悠闲的看着她红透的脸,心里乐成一团。

小妖精,终于有让你害羞的时候了!

“你······”无耻!

两人顺路走到河边,一艘两层高的花船停在那里,铜钱领着燕飞站在花船边上眼睛都快望穿了,街上找了一圈,嗓子都快喊哑了也没找到穆凌之二人,铜钱只得带了燕飞到花船边守株待兔,他知道穆凌之一定会带玉如颜上花船游玩。

铜钱吊了一晚上的心在看到两人身影后总落安稳落入心腔里,燕飞看着牵手结伴来的两人,眼神微闪,大眼扑闪几下迎上去,看着玉如颜甜笑道:“姐姐随殿下去了什么好玩的地方?”

玉如颜想到刚才夜市的事,脸又红了,她呐呐道:“也没去哪里,就去吃了点东西随便逛了一下,你们呢?”

燕飞脸色一暗,本想着好不容易有机出来好好玩一下,却因为与他们走散,一晚上只顾着去寻穆凌之与她,哪里还有半点心思玩儿啊?

现如今看到两人完好无损的回来,她眼珠一转,顿时明白两人突然走散绝对不是无意,而是有意,就是嫌弃她与铜钱碍事了,顿时心里像堵了一块石头,闷不过气来。

她闷声道:“我们也看了花灯,玩得挺好!”

玉如颜拉她一起上船上去,燕飞微微一愣,推辞道:“天色晚了,我还是早点回去,怕爹娘担心。”说罢,敛身退开独自回去了。

原以为今晚带她出来让她有机会与铜钱好好单独相处,但燕飞似乎并不太高兴,脸上的失落之情也没逃过她的眼睛。

可由不得她细想,眼前人影闪过,木梓月一身绛紫色紫绡翠纹裙外披银狐披风,施施然来到她面前,盈盈杏眼里寒光乍现,面上却一副巧笑嫣然的和蔼样子:“有时间没见妹妹了,没想到今日在这里偶遇到你,还真是巧!”

玉如颜眸光一寒,心里冷冷道,真是阴魂不散,到哪里都能碰到她!

面上她淡漠道:“木小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若想与谁巧遇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她才不会相信什么偶遇一说,王府的船明明停在这里,她要找过来还不容易!

木梓月眼光透过她看到不远处与自己大哥交谈的穆凌之,待看清他身上竟穿着与玉如颜一样颜色的衣裳时,俏脸顿时失血,一颗心像盛水的筛子,瞬间空了!

当她听到下人禀告说是穆凌之今日竟带玉如颜出府,她当时还斥责监视的下人眼睛花了,定是看错了人,因为,自从十年前的那件事后,十年来,每年的寒瑞节穆凌之都守在府里不肯出门。

十年前的今日,他父皇带兵谋了反,杀了先皇,也是他的皇伯,夺了帝位。

而他,虽然当时只有十三岁,却不得不为他父皇冲锋陷阵,当胸一剑刺进当时的太子、他最敬爱的堂兄穆翼之的胸膛……

那日的东都,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那漫天的火光,赤红的鲜血都深深印进他的脑海里,堂兄穆翼之被他刺中胸膛后绝望愤恨的狰狞样子更是铭刻于心······

之后,每年的今日,他都闭门不出,不管外面有多热闹喧哗,尽管他也是迫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