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七十一章 一棰定音

玉如颜已被她颠倒事非黑白的本领给惊呆了,好久她才回过神来,怒极而笑道:“如木小姐所言,我这脖子上的伤也是自己打的,那催情香也是我自己点的啦?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你忘记上回你将我······”

“妹妹,我不得不佩服你,区区军妓出身的你,能得到殿下如此信任宠爱,带回府中养在房里,可想而知你的手段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木梓月生怕她要说出秦香楼一事,连忙打断她的话回击道:“为了达到目的掩人耳目,打伤自己算什么,妹妹不是经常做常人不敢做的事么?”

木梓月的话顺利让大家回想到之前花园之事,玉如颜的做派确实异乎常人,如今成了木梓月反咬一口的利器!

“还有你,越公子。”木梓月越说越顺,凌厉眼光定定的看着神情冷淡的越羽,冷笑道:“越公子口口声声说我的婢女要对你行不轨之事。她一个女儿身如何奈得何你?还有,机敏如越公子,既然现我的婢女有异样,为何不派人来通知我,而是故弄玄虚的将她关在房内,越公子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在她的咄咄逼人下,越羽的神情不见一丝慌乱,反而越的镇定,他站起身平视着面前面容可憎的女子,眸光里划过冰刃。

“木小姐颠倒事非黑白的本领真让在下折服。如若不是此事生在在下身上,在下都不由相信了。”越羽微微一笑,漫不经心道:“只是,木小姐说出这样的话,是将在下当成傻子还是把今天在场的众人都当成了傻子?”

“你······”

不等木梓月出言反驳,他话风一转,语气随之冰凉:“我与小晴再蠢再笨也不会选在太子寿辰之时在东宫里做这等苟且之事。我的命虽然不如木小姐值钱但也惜命得很。另外,我若是怕你的婢女走漏消息,不会将她关在房内,还好心的派人守着门口以免让人现她做的丑事,而是一刀杀了她直接了当。你以为我做不到吗?”

他清亮的眸子里此刻融满了冰霜,毫不退缩的看着木梓月,一字一句道:“你的婢女先是打晕小晴姑娘扔成水里,再假扮成她引我进房,她亲口跟我说,比起勾心斗角的官家生活,她更愿意嫁给富余的商家做妻,锦衣玉食,逍遥快活,这就是她做这一切的目的。”

越羽清冷的话语一棰定音,他虽然只是一介商户,可当他站在场内说话时,身上却透出一种无形的威严,让人不得不信服。

木梓月小脸青白交加,嗫嚅半天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突然扑向太子,哭道:“殿下,臣女真的不知道闻香会做出这等不耻之事来,臣女对她所做一切毫不知情,还请殿下明鉴!”

不管事情的真相有多清晰明白,太子也不愿意相信木梓月也参与到此事当中,他正要开口安慰,却听到玉如颜冷冷质问道:“木大小姐真的毫不知情吗?闻香可是你的丫环,一举一动都听命于你,平时可是半点也不敢忤逆你。她做出这么出格的事,难道木小姐一点都没察觉,那催情香可不是易得之物。”

咬牙说完这些话,玉如颜的头越的昏沉。泡过冷水后身体受寒,她隐隐已有烧的迹像,但在没有揭穿木梓月之前,她都不能倒下!

冷汗一层层浸湿衣裳,木梓月深知自己计谋早就被她拆穿,还挖好了一个坑等她跳下去,事到如今,她已退无可退,但若是要她承认此事与她有关却万万不可能——

脸色一片煞白,牙齿快咬出血来,心里恨不得生吃了玉如颜。她眼巴巴的看向一直没有出言的穆凌之,盈盈杏眼里全是无助可怜,哀哀唤道:“凌之······”

穆凌之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深沉的凤眸徐徐在众人脸上划过,最后停留在玉如颜苍白的小脸上,冷冷道:“好了,此事已清晰明了,不过是闻香那丫头心生歹念,假借小晴之名想对越公子行不轨之事,幸好越公子现及时没有中招。现如今,她已伏法,小晴与越公子也无事,此事就此翻篇,不可再提!”

此言一出,太子也附和认同,事情就此尘埃落定。

玉如颜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清冷的眸子一片失望之色——事情的真相如此明显,聪明如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竟然为了她选择是非不分,装聋作哑!

他可是以规矩出名严厉冷血的穆凌之啊!

她的身体时而寒冷刺骨如坠冰窟,时而就像放在火上烤,炽热难熬。头脑一阵昏眩,却咬牙不甘问道:“殿下······”

“闭嘴,不要再说了!”穆凌之冰冷的一句话彻底将她打入地狱,他眸光一片冰冷,凌厉的看着她。她身子打了个哆嗦,绝望的垂下头低声道:“奴婢遵命!”

见到她不甘心的样子,木梓月心里不由得意起来,她有太子和穆凌之两尊大佛撑腰,怎么可能斗不过一个小小的婢女,一想到惨死的闻香,再想到此事对自己名声的影响,眸子里闪过狠辣的光芒,心里冷笑道:你肯放过我,却看我愿不愿意放过你!

她上前两步走到玉如颜面前,满脸愧疚可怜兮兮道:“今日之事让妹妹受苦了,我代闻香给妹妹赔礼道歉,还望妹妹原谅我。”说罢,伸去手故做亲昵的去拉玉如颜的手,却被她一把甩开!

她的虚伪狠毒玉如颜已看得一清二楚,一次次的算计,一次次的虚情假意,真是让她恶心至极。

今天,若不是越羽现房间的异样,及时叫醒她,因此拆穿了她的阴谋,只怕她早已被人当成偷情的娼妇死在了穆凌之剑下,而越羽也会无辜受她所牵连,同时得罪太子与穆凌之,从而无法在大梁立足,身败名裂!

当时她完全晕了过去,越羽到达房间后闻到了空气里的催情香,所幸他现得早,及时叫醒她。

玉如颜醒过来后本想第一时间去众人面前揭木梓月的阴谋,但越羽的一句话适时的提醒了她。

“没有人会相信我们的,只怕到时奈何不了她还会让她倒打一耙,毕竟,如今我们确实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听他一说,玉如颜瞬间冷静下来,心念急转间,她猜到不用多久木梓月就会让穆凌之来厢房捉奸,于是,她想到了将计就计······

她知道闻香在外面偷偷守着,一看时机成熟就会去禀告木梓月。她悄悄从窗户跳出,然后自己假装落水,说成是闻香打晕她再将她沉塘······

但令她没想到最后事情演变成闻香勾引越羽,被当成她死在了穆凌之的剑下······

她甩开木梓月的手冷冷道:“木小姐敢做却不敢当,何必假惺惺来这一套!”

木梓月并不生气,反而更加真诚的贴上前诚恳求道:“妹妹,姐姐与你一向亲近,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若是我知道闻香要这么对你,一定不会饶了她的。”

她一边说,一边又去拉玉如颜的手。玉如颜头脑昏沉,看到她这副可憎的嘴脸更是全身难受,她吃力的抽回自己手,没想到下一秒木梓月却直接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摔在了穆凌之的面前,额头嗑在桌沿边上,顿时鲜血直流!

众人一阵惊呼,穆凌之看着她流血的额头脸色大变,连忙上前将她搂进怀里细心察看,而太子却已怒不可遏,冲玉如颜喝道:“大胆刁钻的贱婢,竟敢出手伤人,来人,押下去杖刑伺候!”

板子一下一下打在玉如颜的身上,出沉闷的声响,众人皆噤若寒蝉,除了打板子的声音,全场鸦雀无声。

受刑之人仿佛死人一般瘫在那里,没有出一句呼喊声。

渐渐的,她嘴角溢出血丝,紧接着大口大口的乌血从口腔里涌出来,身上被打的地方血肉迸开,鲜血直流,整个人已成了一个血人。

痛到极致反而麻木了,玉如颜始终不开口求饶,也不开口叫一声痛,视线越来越模糊,却定定的看着远处人群——

远处,太子、大夫与一众宾客下人众星捧月一般围在嗑到头的木梓月身边关切问候,穆凌之始终紧紧将她搂在怀里,阴沉着脸严斥大夫一定要治好木梓月的伤。

视线模糊,她已没办法看清他的面容,她只知道,从始到终,他始终只是搂着木梓月,他的眼睛里也只有木梓月!

心无止尽的向黑暗的地狱里坠去,心中最后强撑的一口气泄下,她缓缓的闭上了绝望的眸子······

再次醒来,她已躺在云松院的大床上。伍大夫见她终于醒过来,长吁一口气道:“终于醒了,命总算是保住了。”

守在床边的铜钱和燕飞听了不禁心里一松,放下心来。

三天前她被送回来时,全身血肉模糊,只见出气不见进气,吓坏了一府的人,大家都感觉到莫名其妙,这好端端的人随殿下去东宫赴宴,怎么回来成了这个死样子?

连着三天,伍大夫给她施针灌药始终不见她退烧转醒,安岚见了,都暗下里让人备好棺木烧纸,就等她最后一口气落下封棺下葬。

她到底还是命硬,在大家都以为她此次必死无疑之时,没想到她顶着最后一口气又活了过来。

燕飞高兴的端来温水给她喝了。由于她身上有伤不能动弹,铜钱只得找来燕飞帮她换衣涂药。玉如颜喝完水,火辣辣的嗓子才感觉舒服一些,她眼睛在房间里一扫,不见某个人的身影,神情有瞬间的失落——

外面天已黑透,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还没回来?

正要开口询问铜钱,房门突然打开,古清儿挺着并不明显的肚子,扶着珠珠的手迈进房间。

一进屋子,她就嫌弃的皱起眉头,一手拿着绢捂着鼻子,一手指挥丫环婆子上前去抬玉如颜:“来人,将她从云松院赶出去。”

两个婆子得到她的命令,走到床边一把拖起玉如颜就要往外走,铜钱与燕飞正要上前阻拦,被古清儿凌厉的眼风一扫给唬住了。

铜钱壮着胆子道:“夫人,此事不如等殿下回来再说。

若不是看在铜钱是穆凌之身边的人,换成其他人,古清儿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她妩媚大眼微微眯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铜钱道:“她出手打伤木小姐,害得殿下在众人面前没脸,还因此日夜守在相府照顾木小姐,几天都没回府了。她把殿下害得这么苦,还有什么脸留在这里!”

自从上次东宫一事后,好几天了穆凌之一直呆在相府陪木梓月,他之前答应古清儿这几天陪她回娘家省亲,如今被此事耽搁,那里还有时间顾得上得她?

想着家里人听到说殿下要登门,古家父亲高兴得在亲戚街坊间夸下海口,更是摆了宴席提前庆祝,可如今一切泡汤,古家上下被人嘲笑,古清儿更是气得肠子节节断,把这些怨气都记在了玉如颜的身上,心想,若不是她闯出这样的祸端,殿下那里需要去相府陪木小姐,早就陪她风光无限的回家省亲了。

一肚子的气没处撒,想着她病到快死殿下也没回来看她一眼,古清儿再也无所顾忌,一听说玉如颜醒了,马上带人过来赶她走。

新仇加旧恨,她还有什么理由留下她?

玉如颜背上有伤,又刚刚醒过来,身子羸弱得很,根本挣不过两个腰肥膀宽的婆子,毫无挣扎余地的被人拖到门口。她突然听到古清儿的话,嘶哑着嗓子吃力问道:“你说什么?殿下一直在留在相府照顾木梓月?”

“是啊。”古清儿狠狠对她唾弃一口,洋洋得意道:“拜你所赐,如今相府大小姐如花似玉的面容有损,相爷雷霆大火,直接跑到圣上面前告御状,说殿下教人不善,纵婢行凶。为了安抚相爷的怒火,宫里的贵妃娘娘亲自派了御医为木小姐诊治,而殿下一边受圣上的责罚,一边还得衣不解带的陪在木小姐身边。这一切,难道不是你造成的吗?你还有何脸面留在殿下身边享清福?”

闻言心头巨震,她就知道,木梓月故意摔倒,宁愿拿自己最珍视的容貌做赌注,是铁下心不愿放过她了。如今连宫里的人都惊动,只怕事情会更加复杂难料。

可教人不善纵婢行凶这样的罪名不是应该按在木府头上吗?

她默念一想,是啊,闻香都死了,就算真的要计较,木府也没有多罪责了。倒是她,当着众人的面怒斥木大小姐,还‘摔伤’她,权势滔天的相府怎么会轻易放过自己?

清冷的眸子里愤怒、恼恨与不甘交织着,她还是太冲动,以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去挑战堂堂相府大小姐,是何等的愚昧不堪!

古清儿说完这些,不耐烦的向婆子们呶呶嘴,让她们将玉如颜带走。拉扯间,却见安岚领着花影与邝勤勤来到了云松院。

安岚早就听到下人禀告了云松院里生的事,她故做不知情讶异道:“小晴姑娘刚刚脱险怎么就被拉到院子里来了?”抬头看着台阶上高高在上的古清儿道:“妹妹这是在闹哪般呐?”

“闹?”古清儿闻言轻嗤出声,“我这是在帮殿下清理门户,安姨娘有意见吗?”

安岚心里巴不得古清儿将玉如颜收拾了,免得她动手。面上却故作严肃道:“妹妹,小晴虽然此番闯了祸,但殿下没有下令要赶她走,想来殿下心里还是放不下她···到时殿下回来现人不见了,责罚下来,妹妹如何是好?”

她拉长尾音,特别突出‘责罚’二字,就是要告诉古清儿,人是她赶走的,到时穆凌之怪罪下来,这个罪责也得由古清儿来担。

古清儿当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但她一听到安岚说穆凌之心里放不下玉如颜,心里顿时醋意滔天,虽然心有惧意,但想到如今自己有皇嗣傍身,就算到时殿下现了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这样一想,最后一丝顾虑都没有了,神气的将肚子一挺,双手轻轻搭在上面慈爱的摸了几摸,得意冷笑道:“安姨娘放心好了,到时殿下要怪就怪我。这人,我今天是赶定了。”

听到她当着众人的面表态,安岚温和的眸子亮了亮,心里满意的笑了。

古清儿轻轻一挥手,那两个婆子架起伤痕累累的玉如颜继续往外走去。她像团败絮一样在地上拖着,脸色苍白无光,竟与死人无两样了。

花影见了,忍不住出声求情道:“古姐姐,现在外面天寒地冻的,小晴的病还没好,身上还有伤,这个时候赶她出府,只怕会直接丢了性命,还望古姐姐高抬贵手,留她在府上养好伤再走吧!”

哼,我巴不得她冻死街头呢!

古清儿极其不满的瞪了一眼畏畏缩缩的花影,冷哼道:“妹妹倒是菩萨心肠,只是如今啊,贵妃娘娘和殿下都命令我一定要好好静心养胎,可你们看看,这好好的云松院成了什么样子,不是血腥就是药味,还住着这么一个病怏怏的人,万一她将病气过到我身上,连累了我腹中的皇嗣,这个罪责——谁来承担?”

此话一出,花影吓得缩着脖子退到一边再不敢言语,众人里也没有第二个人敢站出来为玉如颜求情了!

她头脑一片昏沉,身子也是一阵冷一阵热,伤寒还没好,身上的棍伤在婆子的拉扯中又破裂开来,痛得她全身直打哆嗦。

她努力想挣脱婆子的制钳,可有如蚂蚁憾树一般无力,她不想走更不想死!

眼看她被拖到了门口,一直冷眼不吭声的邝勤勤冷冷道:“想要赶走她倒是容易,怕只怕到时相府突然向咱们王府要人交差,古夫人可想好应对之策了?”

邝勤勤为人一向冷漠,平时鲜少管府里的事,但人却是聪明利害的,轻轻的一句话就把古清儿问得愣住了!

是啊,这个贱婢得罪了相府,若是木相突然向王府要人,到时她拿什么去交差?

后怕的咽了下喉咙,古清儿面色一沉,极其不甘愿的喝住两位婆子,妩媚里的眸子阴沉的看着半死不活的玉如颜,狠声道:“既然不能将她赶走,却也不能再留她在云松院了。她本是花园的打扫奴婢,将她重新扔回花园去。”

虽然被赶回花园的小平房里,所幸伍大夫还是每天细心的帮她治疗,到了第五日,病情有所缓解,她咬牙喝下陈妈为她熬的白粥,全身有了一丝力气后,她挣扎着下床找到铜钱,逼着他带她离开王府。

铜钱最终抵不过她的威逼利诱避开众人悄悄将她带出府,赶来马车让她坐进去,狐疑的问道:“你要去哪里?”

“相府!”

听到相府二字铜钱惊得跳起来,按下马鞭惊慌的回头看向她,不解道:“姑娘,现在躲都躲不开,你还想着自己上门送死啊?我跟你讲,木相这一辈子最疼的就是他这个嫡女,木府的少爷们都比不上木小姐金贵,这次你惹得木小姐嗑伤额头,你都不知道木相有多生气,一点也不顾忌殿下的面子,竟跑到圣上面上告状去了······若是你现在出现在他面前,恐怕他一掌就会拍死你。所以,这个忙我不帮······”

铜钱还在絮絮叨叨的劝说着她,可回身一看,玉如颜已吃力的从马车上挪下来,冷冷道:“不劳烦你了,我有一张嘴,还怕找不到相府么!”

摞下这句话,她已坚定的抬腿向前走去。

人是他带出府的,这万一出了个什么好歹回去怎么交差?铜钱气得甩了自己两个耳刮子,跺脚追了上去······

下人来报时,穆凌之正在哄木梓月喝药,哄了好久才见她苦着脸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小口,看着她这个样子,他的脑子里蓦然又想起了那个女人喝药时的决绝,半点扭捏都没有,蜜饯都舍不得多吃一颗······

听到下人的话,木梓月放下药碗盈盈杏眼一转,偷偷的看了眼穆凌之的神情,见他脸色平静无波,心里冷冷一笑,面上却露出惊诧之情,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说,小晴妹妹跪在府门口不走了?”

下人低着头惶恐回道:“回小姐的话,那姑娘自称小晴,说冒犯了小姐,跪在府门口请罪自罚!”

呵,跪上一跪就可以了事了么?她真是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