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六十九章 生不如死

不等太子开口,穆凌之冰冷的目光冷冷的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声音冷若冰霜:“阁下拉着我的婢女不放,这是准备带她去哪里?”

玉如颜闻言全身一震,连忙松开越羽的手悄悄往穆凌之身边挪,完全没了刚才一人面对众人难面不改色的雄伟气概。小声道:“殿下误会了,公子他不过是······”

“闭嘴!”穆凌之脸都黑成了木炭,冷厉的目光像把刀子一样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语气冰冷道:“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玉如颜低头不再言语,心里却忍不住冷笑,呵,为了一个身份,自己都被群这虚伪的贵女们训斥一上午了,现在你也要开始计较了吗?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说我,只有你穆凌之不可以,因为,我如今面临的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垂下,挡住了眸子里烈焰般的怒火,心里冰凉一片!

太子见穆凌之动怒了,假意对于婉斥责道:“你怎么招待客人,越公子是我特意请来的朋友。而这位小晴姑娘更是皇弟心爱的女人,皇弟可是为了她连乌金梢之毒都不怕,可见皇弟有多看重她,岂是你等可以随便小觑的!”说罢,眼风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木梓月。

木梓月脸色一沉,却在太子目光转过来时适时的收起脸上的失落之情,换成了一副浅笑嫣然毫不在意的样子。

众人听到太子的话,不由一阵惊叹,没想到一向冷血不近人情的三殿下竟然会为了一个军妓冒这么大的风险,看向她的目光不由更是不可思议!

其实,王府乌金梢一事被谢贵妃勒令不准外传,毕竟堂堂皇子竟会为了一个婢女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举动,对穆凌之的声名会有很大的影响,说得好听是救人性命,往坏处说却是沉溺美色连尊卑理智都抛弃了。然而,太子却故意在大众广庭之下曝出此事,就是要损坏他的名声,看他的笑话。

“殿下爱民如子,对待奴婢之流都如此大义,正是贤德的表现!”玉如颜头也不抬,不待穆凌之开口已轻轻巧巧的回了太子的话。

虽然她心里恼恨穆凌之,但乌金梢一事却是她欠他的恩情,又怎么可能让太子借此事来打击他呢!

闻言,太子双眸一沉,面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身边的随从见状对玉如颜喝道:“大胆奴婢,太子面前竟敢胡言乱语,妄自插嘴,该当何罪!”

“她夸本宫一句贤德竟是胡言乱语么?”穆凌之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随从浑身打个了寒颤,他冷冷一笑,深邃的眸子里冷芒四射:“还是说,你认为本宫配不上贤德二字?”

“奴才不敢,奴才该死,请殿下恕罪!”那名随从在他的逼视下双腿一软,扑嗵一声跪倒在地求饶不已。

他是太子的随从,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太子的态度,看在旁人眼里,就是太子在说穆凌之不贤德。如果因此事离间了兄弟二人的关系,这样的罪名他如何担当得起?

“好了好了,今日是本宫的生辰,皇弟不要为这蠢笨之人扫了兴致。来,时辰也差不多了,大家入席。我陪你好好喝上几杯!”太子呵呵一笑,亲热的拉了穆凌之的手亲自引他入席。

玉如颜正要跟着太子府的丫环下去重新梳洗一下,木梓月走了过来,重新挽起她的手笑道:“还是由我亲自带妹妹去客房吧。”

她一靠近她,玉如颜就全身难受,她冷冷一笑,道:“木小姐今日的目的已达到,何不放过我,让我自生自灭?”

杏眼寒光闪现,脸上却笑得和蔼可亲,木梓月道:“妹妹只怕误会了,我答应凌之要好好照看你,怎么敢对妹妹不上心呢?”她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温度,笑意不达眼底,看得她

全身一凛,隐约间,她感觉到木梓月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肯定准备了更利害的招数在等着自己,不由全身绷紧,不敢有一丝松懈。

懒得再同她绕弯子,她定定的看着木梓月直言道:“以我的身份今日能进入东宫的大门,只怕也全是拜你所赐,我被群起而攻之也是你一手操办。我自问与你木大小姐无怨无仇,木小姐何需降下身份与我等卑贱之人一再纠缠。”

木梓月眼睛望着面前的几朵墨菊仿佛在细细打量鉴赏,语气却极其阴寒的一字一句道:“从小到大属于我木梓月的东西,别人莫说碰一下,就连多看一眼我也是不允的。你应该知道,你已触碰了我的底线!”

“木小姐所说的底线是指三殿下么?”玉如颜勾唇一笑,清冷的双眸里掩不住嘲讽之色,冷冷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不久木小姐可亲口跟我说过,你只当殿下是兄长一般,别无二心的。怎么,又变卦了?”

说话间,两人已离开众人的视线转过回廊来到了安静的西厢房,木梓月一见四周没有人,再也不用假惺惺的与她假装亲密,狠狠甩开她的手,狠毒的睥着她,冷冷道:“你这样没脸没皮的粘着凌之,到底是想干什么?呵呵,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自从上次在王府和玉如颜撕破脸皮后,木梓月在她面前已完全撕下伪装的面具,说起话来再也不虚情假意,而是恶毒无比,她冷哼一声又道:“我劝你还是摸清自己的身份,不要青天做白日梦,尽缠着凌之不放。”

玉如颜闻言不禁笑出了声,她笑意晏晏的看着面前的蛇蝎美人,一字一句道:“我与木小姐同是太子请进府的客人,木小姐这样看低我,岂不是在看低自己?不论我出身如何,木小姐人前不是与我姐妹相称,亲密无间么?难道,之前的种种都是木小姐的虚情假意?呵,原来——我真是没有看错人啊!”

她毫不留情的回击激怒了木梓月,又道:“还有,有一件事木小姐可能一直没弄明白,我已是殿下的人了,就算我天天粘着殿下也是正常,不过像木小姐这样的闺中小姐、声名远播的名门淑女也像我一样天天粘着殿下,只怕才是真真的不妥吧!”

她的话像把钢刀插进了木梓月的胸腔,让她深身血液倒流,一张俏脸憋得通红,转而青白无血!

这些年来,她一直周旋在太子与穆凌之之间难以决择,拖到十九岁还未嫁人,私下里已有不少人讥笑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女,这本已让她心烦气闷,如今再被玉如颜这样嘲讽,更是气得血液沸腾,身体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想也没想,高高扬起手一巴掌就要扇到玉如颜的脸上去。

可玉如颜的手比她更快,在她的手没落下之前已牢牢将她的手抓在手里。

木梓月没想到她敢出手拦她,狠毒的目光恨不得吃了她,她一边要抽回手一边恶狠狠的骂道:“贱人,你竟敢拦我?”

任她如何挣扎,玉如颜始终将她的手扼的紧紧的,她身子单单瘦瘦,可手劲却不小,养尊处优的木梓月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她看着她目光里的狠毒,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冷笑道:“木小姐这个出手伤人的坏毛病还真得好好改改,秦香楼一事我还没有找你算帐,你竟然还想打人?”

闻言,木梓月全身一震,俏脸顿时煞白,但她到底是个利害人物,转瞬面色已恢复如常,盈盈杏眼里寒光一片,语气轻蔑中带着挑衅:“找我算帐?就凭你——一个万人枕的下贱军妓?呵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着她半点愧疚都没有的恶心面容,玉如颜怒火中烧,扬起手朝她脸上打去——

这样心思歹毒的白莲花,她一点也不想再同她客气理论了。

眼看巴掌就要落在木梓月的脸上,她突然诡异的咧嘴笑了,玉如颜心里一凛,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下一秒,她身子一顿,哄然倒在了地上。

闻香看着一声不响倒在地上的玉如颜,扔掉手里的棍子哆嗦道:“小姐,她···她不会死了吧?”

木梓月阴狠的目光如毒蛇一样让人心寒,她咬牙冷笑道:“死?哼,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等着吧,我自有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席面一开,无数珍馐佳肴搬上桌子,众人齐声向太子道贺,宫里的赏赐贺礼源源不断的往东宫抬,在场的众人也不时有人上前为太子献宝,太子心情大好,一连拉着穆凌之喝了好几杯酒,可后者却是心不在焉,眼睛不由得往厢房那边看,都这么久了,还不见玉如颜梳洗好出来入席。

他让铜钱去厢房催了两次,铜钱去了回说只说她还在磨蹭,穆凌之听了脸色暗了下来——

还真是不懂规矩,这样的场合怎么能迟到缺席?

就在此时,木梓月盈盈上前来到太子面前款款行礼,声音如黄莺出谷:“殿下,臣女拙劣,拿不出像样的礼物给殿下当贺礼,只得献曲一为殿下贺寿了!”

太子闻言,脸上乐开了花,连忙起身绕过桌面亲自上前扶起她,一脸疼惜道:“人人皆知月儿不光人长得美,才艺更是无双,犹其一手琵琶真是让人闻之不舍,本宫早已耳朵痒痒好久了,就等着你这句话!”

太子当众如此抬捧木梓月,引来众人一阵艳羡,大家齐声附合太子的话,个个向木梓月赞美称颂,一时间,整个宴会只听到一阵吹捧之声。

看着太子如此做派,一旁的穆凌之眸子一沉,涌现丝丝寒意。

对于这个皇兄他太过了解,不是他想要的东西,他看不都不会看一眼,然而对于他想得到的东西却会花尽心思来得到。

他这般当众对小月示好,只怕是对小月势在必得,其实也是对小月背后的势力势在必得!

看来,皇位之争是场恶战了!

木梓月堪堪坐好架起琵琶,突然外面进来一个小丫头,面色不善的在王小姐耳边私语几声,王大小姐顿时小脸一白,眼睛里涌起怒色,‘呼’的站起声道:“你所说当真?没有看错?”

她起身太猛,头上的金步摇直接甩飞到了地上,木梓月见了,放下琵琶替她拾起步摇,面色担忧道:“王妹妹这是怎么了?脸色突然这般难看,可是哪里不舒服?”

王天瑜之父乃护国大将军王起,手握大梁三分之一的兵权,而太子这些年来最忌讳穆凌之的,就是他手里握着的大梁三分之二的兵权,如果能将王起拉拢为他所用,才能与手握重兵的穆凌之相抗衡,为将来的帝位之争多添一分胜算。

所以,即使太子眼里一点也瞧不上这位大大咧咧、行为冒失的王大小姐,对她的一惊一乍更是厌恶,但一想到她的父亲,太子压下心里的怒火,上前关切询问道:“王小姐遇到何事如此惊慌?这是本宫的府邸,一切事情有本宫为你做主,不用害怕!”

四周众人也停下手里的动作关心起王小姐的事来。只见一向胆大不羁的王小姐在太子的询问下,突然涨红了脸,面上红白交加,嘴唇翕动好久说不出话来。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别扭神情,大家心里疑窦顿生,到底生何事竟让一向直言不讳的王小姐都开不了口了?

“哎!”王天瑜想着丫环告诉的事,心里又恨又恼,偏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于开口,她猛然一顿足,对身边的丫头喝道:“这等腌脏不堪之事我是说不出口,你来说!”

小丫头脸上飞起红霞,也是一副羞于开口的样子,但她素来知道自己这位大小姐的脾气,说到做到,那里容得自己推辞的,只得低着头满面羞色道:“奴婢···奴婢刚刚无意间经过厢房,竟看见···看见有一对男女在行···行苟且之事!”话一说出口,小丫头的脸已红得要滴出血来。

她的声音不大,却把在场的众人惊得一跳!

今日是太子的寿宴,本是和乐一团,没想到竟有人在这种时候干出这等龌龊之事,实在是让人震愤!

而且,这小丫头说到是在厢房,那么可想而知,做这苟且之事的定是来玉府做寿的宾客!

是谁如此大胆在这个时候触太子的霉头!

众人不约而同的打量起身边的人,这时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咦,三殿下带来的那位姑娘怎么没见到人影了?”

大家一搜索,果然女眷里只有玉如颜不在,而男客那边一清点竟现越公子也不在宴席上了。

众人心中一片哗然,目光齐刷刷的向看穆凌之,仿佛他的头顶上此刻横亘着一顶偌大的绿帽子!

穆凌之早在听小丫头说话时,心里已闪过不好的念头,此刻已是满脸铁青之色,深邃的凤眸染上一层寒霜,吓得大家都别开脸不敢直视他。

太子虽然恨两人触自己的霉头,但一想到那个女人竟当着大家的面给穆凌之戴绿帽子,心里又无比的解气得意,自己这个弟弟从小到大机敏过人,人前从没失态难堪过,从来都是一副胸有成竹,凡事尽在掌握中的自信模样,何时见过他这般当众难堪过?

王天瑜在花园里见到越羽后只是一眼就暗许了芳心,心里实在喜欢得紧,所以才会在现越羽没在席上后派丫头去找他,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她狠声道:“肯定是那个贱人勾引了越公子,之前在花园里就与越公子拉拉扯扯,一看她的样子就是个狐狸精!”

这样的话实在有失偏颇,之前在花园是越羽主动出面帮玉如颜解围,可在大家的潜意识里,越羽虽然只是个下九流的商户,可他气质非凡,而玉如颜却是出身腌脏的军妓,谁勾引谁一目了然。

穆凌之脸色阴沉的要结出冰来,木梓月见了,上前心疼的看着他,关切道:“凌之,你不要太伤心,你对小晴那么好,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我是不愿意相信她会背叛你的······”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小,仿佛这样的话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再加上她满面惋惜痛心之情,表面上像是在为玉如颜说话,实则更加认定了厢房里的人就是玉如颜了。

秦小姐愤愤接话道:“小晴的做派一看就不是善类,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也是正常,亏得木姐姐这个时候还在为她说话,木姐姐真是太善良了。”

穆凌之一直阴沉着脸坐着,虽然大家都一口笃定那厢房里私通之人就是玉如颜与越羽,但在他的心里却不相信!

他想起她为了忠贞刺杀秦中将,为了不委身他人去挑战李将军,如今,又怎么会轻易做出这种下贱之事?

她曾坚定的当面对他说过,从一而终,此生都只是他的人了!

“妹妹快别这么说,想来那越公子清俊非凡,小晴姑娘一时动心喜欢上他也说不定的······”木梓月适时的一句话却让穆凌之的心瞬间动摇起来——

对其他人她可能不会,可越羽救过她的性命,而且气宇非凡,难免她不动心。

他脑子里瞬间想起当日在锦里客栈的后院里,两人单独相处的融洽时光,再想到今天越羽出面替她解围,为她拭擦脸上茶渍的场景来,顿时心里最后一片理智消失不见,满脑子都是她背叛自己与别的男人在一起的不堪模样。

“证据!?”他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本宫现在就去找证据。”

他拂袖而去,太子见了,带着于婉也跟随过去,其他人见主人都走了,也一起跟着去厢房看热闹。

其实,在木梓月没有刻意提起证据之前,穆凌之是不想去厢房捉奸的,他知道,不管如何,只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可以留下她一条性命,可如今······

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往太子府的厢房去。刚到门口,就见越羽身边的清茶正立在厢房门口神情不安的守着,一见有人过来,他脸色顿时白,整个人直打哆嗦,正要挡住门,却被穆凌之一脚踢开。

房门‘砰’的一声被重重踢开。门开处,一眼看去,只见厢房里凌乱一片,地上撒满男女的衣裳,单这满地的衣裳已让厢房里生出无尽的暧昧之色。待他一眼瞟见地上那件藕荷色的裙子时,脑子里‘嗡’的一声巨响,眸子里不禁泛起血光。

这条藕荷色的百花曳地裙正是玉如颜今日所穿的衣物。

床上突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响,还伴着女子的娇喘声,穆凌之已气得全身抖,他‘唰’的一声抽出缠在腰间的软剑,剑尖一指,直接向床上刺去······

‘噗!”利刃刺入皮肉的声音让众人心里一震,木梓月心头一跳,旋即满意的偷偷抿嘴笑了,眼神里的得意掩都掩不住——

贱人,就这样死了,还真是太便宜你了!

穆凌之气极之下一剑刺了过去,等刺到床帐里的人后他突然清醒过来,怔仲的看着鲜红的血液沿着未拔下的剑身滑落下来,心腔顿时空了——

她死了!就这样死在自己的剑下!?

穆凌之全身一震,仿佛从可怕的梦魇中醒过来,他突然一把掀开烟青色的芙蓉帐,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人,不觉怔住了。

太子一直冷眼旁观,此时见人已被杀,才上前故做心痛道:“算了,不过是一个女人,任她长得再好看也没关系,你若心里放不下,皇兄一定为你多寻几个美人回来,不会让你寂寞的······”

说话间他的目光无意间瞟过倒在床中间的女人,眼睛突然不可思议的睁大,片刻后不敢相信的擦了擦眼睛,直到确认没有看错才一脸怪异的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木梓月。

一直在压抑心中喜悦的木梓月被太子奇怪的目光一看,心里有点毛,心想,难道是闻香做事不利索留下马脚了?

但她转念一想,这人都死了,死无对证,她需要害怕什么?

她自认这次的安排天衣无缝,绝对不会有人察觉这所谓的偷情全是她一手安排。

当玉如颜被闻香袭击打晕后,被她们抬进厢房,尔后捎信给越羽,让他来厢房与她见面,而在越羽到来之前,厢房里已被她们偷偷点上催情香······

她原本的打算是随便找个男仆奸污玉如颜,做成她不守妇道私通他人的样子。之所以特意选在太子寿辰这天,就是要穆凌之当着众人的面下不了台,只能狠心严惩了玉如颜。

但当她在花园里现玉如颜与越羽有牵连后,想到穆凌之还为此吃醋,她心里的人选顿时换成了越羽,相信在妒火的催动下穆凌之会更恨玉如颜,令她没想到的是,他竟气得当场杀了她,虽然有点意外,但这样的结局让她更满意。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她回头一看,不由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