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六十四章 必死无疑

“那,如果我输了呢?”玉如颜小心的问道。

穆凌之看着她谨小慎微的样子不由感到好笑,他端起茶杯轻轻抿下一口茶,深邃的风眸里有光芒闪过,道:“你这一辈子都是本宫的人了,还有什么可以给本宫的?”

言下之意就是她输了就输了,不需要赌注了?

这样的买卖岂不是太划算!

或者说,是穆凌之太过自信,不相信她能赢过他?

“来,开始吧!”撩起衣袖,玉如颜稳稳的将左车开出,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人道:“殿下请!”

直下到掌灯时份,棋局还没有结局,换做和铜钱下,早已过百局了。然而高手对决,岂能这么快定输赢?

两人着实是胶在了一起,互相攻克,防守相当,棋面上局势竟是旗鼓相当,分不出输赢。

然而这样的局面看到穆凌之眼里已是他输了。他是大梁棋界的国手,连拿了三界棋艺比赛的头魁,别说输过,就是连实力相当的对手都没遇到过,万万没料到竟然赢不了一个小小的女子,而这个女子还只是一个婢女,岂不让他心中震惊?

她跟在他身边也有段时间,他从来都以为她只是一个平常的齐国婢女,只会干活,不懂琴棋书画,然而没想到她竟然还有如此高的棋艺!

明亮灯火下,玉如颜全神贯注的盯着棋面,根本没注意到穆凌之一脸深究的看着她,那眼神里有着深深的疑惑。

在她的身上,似乎总有让人惊喜和意外的事情,那么,她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呢?

分神间,他的右象竟然被她的马吃掉了。眉头一紧,他深知自己赢面更少了。

铜钱守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着,前面他看得云里雾里,到了后来他直接是眼花缭乱了。他看着穆凌之紧皱的眉头,才为自己刚才的惨败感到一些欣慰,要知道,他这位棋艺高的主子,就是在棋艺大赛上也是轻轻松松的神情,何时见过他在棋盘上皱过眉头?

直到古清儿亲自过来相请,穆凌之才蓦然想起,自己答应回紫罗院陪她用晚膳,回云松院不过是有事情要询问玉如颜,没想到和她一下棋竟把重要的事给忘记了。

想起自己得到的消息,穆凌之眼神沉沉的看着对面一脸兴致的玉如颜,心中疑窦众生。但眼下古清儿她们都在,只能延后再问她了。

古清儿在看到玉如颜时,眼底有寒意一瞬而过。拜她所赐,自己被关了整整一个月,对一向受宠的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而她,却在自己禁足后,竟夺了殿下的恩宠,直接搬进了云松院同殿下同起同居,简直可恶!

但经过上次之事后,她聪明了许多,也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在这个时候,她要对付的不是正受恩宠的玉如颜,而是上次事件的始做俑者安丽容和安岚。若不是她们一直拿玉如颜激她,她如何会上她们的当拿玉如颜开刀。

她乖巧的守在一旁看两人下棋,纤纤玉手剥了葡萄亲自送到穆凌之嘴里娇声道:“新上贡的玉葡萄,殿下尝尝!”

穆凌之想着心事没去接她手中的葡萄,坐在对面的玉如颜却‘咕咕’的咽了好几下口水,她最喜欢的水果就是葡萄,偏偏下了这么久的棋,肚子是又饿又渴。

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她决定战决,干掉穆凌之的老帅拿银子闪人。

棋风转变,她一改先前的步步谨慎为营,集中火力对付对方的大帅,一时间竟杀得穆凌之方寸大乱。

眼看就要胜出,突然棋盘翻斜,棋子悉数落地。

古清儿一脸歉意惊慌道:“哎呀,妾身真是笨手笨脚的,不小心打翻棋盘,这可如何是好?”

玉如颜傻眼了,她辛苦奋战了一下午,腰都要坐断了,眼看就要胜出拿到钱袋还可以借机出府找安哥,没想到被古清儿起身一撞全没了。

她悲愤的看着地上散落的棋子却敢怒不敢言。古清儿惊慌失措道:“殿下,都是妾身不好,这自从怀孕后真是······”

“无事,你怀有身孕行动不便怎可怪你?算了,时候也不早了,一起去紫罗院用晚膳吧。”穆凌之无事人一样挽了古清儿的手往外走。见玉如颜还呆在那里,古清儿面含愧疚道:“小晴姑娘不如去我紫罗院一起用晚膳吧,就当,就当是我给姑娘的赔礼了。”

谁稀罕吃你的饭啊,有本事你赔我银子啊!

玉如颜压下心中不满闷声说道:“夫人客气了,小事一桩怎么敢要夫人赔礼?我在这里用膳就好,不敢打扰夫人与殿下的雅兴!”才不稀罕去观摩你们秀恩爱呢!

一想到就要到手的钱袋就这么没了,她心痛得连饭都没心思吃了,闷闷不乐的熄灯上床,下了一下午棋,她着实累了,想着穆凌之在紫罗院也不会回来,就放心的睡着了。

睡梦中,她闻到身旁传来的的龙涎香,不由自主的向旁边滚去,手摸到了某人结实有力的胸膛,她犹自以为在梦里,欢喜的狠狠朝上掐了一把,以报他赖棋之仇!

手顺势而下来在某人的腰上,凝聚力气再掐一下,掐完再往下游走······

这个梦做得也太爽快出气了。

穆凌之刚上床就见她扑了过来,双手在他身上一乱摸,边摸还边掐,边掐还边笑。什么事让她这么开心,在梦里也能笑出来?

被她摸得欲火焚身。而她在梦里摸到某物后显然有些迟疑,想着这一掐下去会不会出事?突然想到,这是在梦里,她可以好好折磨他一番,以报他平时折磨她之仇。

心中这样想着手就听话的用力下去,眼看就要掐断某物时,手却突然被人抓住了,穆凌之咬牙切齿的骂了句‘小妖精’后,再也把恃不住,翻身就如恶狼般扑了上去······

直到欢好结束,玉如颜犹自在梦里不敢相信自己掐的某人竟然是真的。穆凌之第一次在完事后没有翻身睡觉,而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睛里探究的神情让她心里涌上阵阵不好的预感,想到刚才自己把他全身几乎掐了个遍,她心里毛,颤声道:“殿···下···我···”

穆凌之掀开被子指着自己身上青紫的地方冷声道:“掐我你似乎很开心?”

“没···没有,奴婢不是故意的······”

“你的棋艺跟谁学的?不要告诉我你无师自通!”他打断她的话突兀问道。

玉如颜没料到他话风转变得如此之快,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他。

她的棋艺确实没有师傅教。小时候虽然跟着其他公主一起跟着太傅读过书下过棋,但太傅得到父皇的圣命,把心血都花在了长公主玉明珠身上,对于其他人,都是听之任之。

最初她并不太喜欢下棋,后来在被父皇关禁闭时,她实在无聊,从父皇的藏书阁偷了棋谱后天天研究揣摩,竟不觉间上瘾了,但那时她鲜少与人对弈,直到救下小刀带他入宫,现他竟是个下棋高手,无事时就同他杀棋,最高纪录两人对弈二天一夜都没分出胜负来······

“奴婢以前侍奉的主子喜欢下棋,奴婢经常陪她练手,下久了就···就会了一点点······”

连他都不是对手,竟说自己只会一点点?当他是傻瓜吗?

还有,她被卖到那种地方,为何要隐瞒自己一字不说?

她又到底是怎么认识巨贾越羽的?

这一连串的疑问让他越看不清面前这个唯唯诺诺之人,眉头一皱,正要直接了当的问她,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紧促的敲门声,铜钱在外面着急道:“主子,紫罗院派人来请主子过去,说是古夫人方才不小心掉进了院子里的水池······”

好端端的三更半夜怎么会掉进水池里?穆凌之眼神一暗,翻身起床披上外衣就走。玉如颜见了,也穿好衣服跟着他去看看到底生了何事?

穆凌之与玉如颜赶到紫罗院时,闻声而来的安丽容与其他侍妾也到了,众人一窝蜂的来到紫罗院侧面的水池边,只见被救上来的古清儿正全身湿透的缩在珠珠怀里,见到穆凌之到来,一下扑到他怀里哭道:“殿下,妾身害怕!”

穆凌之将她搂进怀里,目光冷冷扫过众人,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珠珠跪在地上哆嗦道:“回殿下,主子这段日子以来,总是做噩梦不得安寝,她说···她说···”她说到最后,迟疑的看了一眼脸色阴郁的穆凌之,下面的话不敢说出口了。

“殿下,妾身总是梦到这院子里有血淋淋极其可怕的东西在,它们每天晚上都跑到妾身的卧房外面扒着窗户叫嚷,向妾身伸出尖利的指甲,好像好像是··太吓人了,殿下,妾身好害怕啊!”古清儿缩在穆凌之怀里抖得像筛糠一样,苍白的小脸上滚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看形容确实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穆凌之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拧紧了眉头,他吩咐铜钱去把府里的大夫请来,抱起古清儿进了屋子。

安丽容领着一众侍妾下人也跟着进到屋内,众人面上皆是狐疑,这好端端的人就算是梦魇了也不会无故掉到院子里的水池去吧。

古清儿被放到床上,婢女们要给她换干净的衣裳,可她一刻也不敢离了穆凌之,苍白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襟后怕道:“殿下···妾身真的好害怕。”

“不怕,有本宫在,没人敢伤害你!”穆凌之难得温柔的哄着她,转身问守在一边的珠珠道:“我晚上离开时清儿还好好的,怎么会掉到水池去了?”

珠珠惶恐道:“主子这段日子以来总是睡得不安稳,常常半夜惊醒。她今晚突然说听到水池里有奇怪的声音出现,以为···以为是有东西藏在水池里做祟就叫起大家一起到水池边察看,没想到主子她刚到池子边上,水里猛然跳起一样东西,主子一吓就失足掉了进去······”

众人闻言都吃惊不已,当众就有人提议去水池边看看。恰在此时,王府的伍大夫提着药箱进来了。穆凌之看古清儿形容不太好,让伍大夫帮她好好看看。伍大夫给她手腕上盖上一条丝帕,隔着帕子凝视为她把起脉相来。

这是玉如颜第二次进紫罗院,上一次是被打后给古清儿送还回玛瑙珠子,当时只在院子里匆匆一过,今日才第一次进到古清儿的卧房。她没心思去打量房中精美的摆设,只是细细察看着房中的情形,可看了半天,房间里并没现异常,而鼻子里也没嗅到特别的味道。

难道古清儿真的只是梦魇了才会头脑不清白掉进了水池?

趁着伍大夫替她把脉的空档,玉如颜悄悄退出房间,一个人来到了水池边。

紫罗院因着离花园近,引了花园里湖里的水进院子开凿了一处水池,水池不算太大,里面水流潺潺清可见底,除了池边修了一座精美的假山,连条鱼都没见着,更别说还有其他东西。

既然如此,那珠珠所说的跳出水池吓到古清儿的东西又是何物?

正在此时,她突然瞄到假山石最下面的沟槽里露出某样东西,顿时全身血液都凝住了,吓得一个趔趄往房里跑去,进门时不小心撞到拿着药单出来抓药的珠珠。

见珠珠被自己撞倒在地,她连忙上前扶她起身,一边拍着她衣衫上的灰土一边抱歉道:“对不起对起,我刚刚···”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滞住了,怔怔的望着珠珠,而珠珠难得今天没有寻她麻烦,不耐烦道:“算了,我还要急着给主子抓药,没时间跟你计较。你悠着点,这里是紫罗院不是云松院呐!”说罢转身下了台阶急冲冲的走了。

玉如颜回到房间时,正听到穆凌之一脸着急的问伍大夫:“你说清儿胎象不稳?这是什么原因?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

伍大夫年逾六旬,医术在东都也是小有名气,他叹息一声缓缓道:“之前夫人的胎象确实很平稳,但最近一段日子以来,她受梦魇惊扰,不能好好休息,这对养胎可是大大的不利,并且,这怀孕头三月可是最容易产生变故的。所以······”

“可以办法去除梦魇?”古清儿肚子里这胎是他第一个孩子,闻言穆凌之不由紧张起来。

“殿下放心,奴才已给夫人开了定神安眠的药,喝上二日就会有所好转。”

玉如颜闻言一凛,她看了一眼一脸虚弱的古清儿,目光在安丽容等人身上扫视一圈,心道,只怕古清儿的梦魇不会如此简单!

等古清儿情绪稳定下来,穆凌之领着众人再次来到水池边,数只火把把水池内外照得通明,却不见珠珠所说的奇怪东西。

他眸光一沉,让铜钱带人下水去找。

铜钱应下后脱掉鞋子就带人往水里淌,玉如颜见了,赶紧拉住他,从院子里拾了一棍子塞到他手里,叮嘱道:“你小心点···”

“放心好了,这水里一看就没什么东西,我水性又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铜钱并没看清她眼里的担忧,接过棍子下水去了。

看着他们下水,玉如颜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上,壮起胆子朝假山的沟槽里看去,然后却没有再看到之前的东西在,她庆幸的暗暗舒了口气,希望之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铜钱领了五个护院在不大的池子里细细搜索起来,几人在水池里前后走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穆凌之见状就命他们上岸。

他撇过头看了一眼脸色惶然不安的珠珠道:“你确定水里有东西?”

珠珠闻方全身一抖,惧怕道:“奴婢看得千真万确,当时夫人站在岸边,说是听到水里有动静,走近去看时,突然水里跃起一条长长的东西···夫人一吓,就滑到水里去了。”

然而小小的水池已被铜钱他们细细查过,别说吓人的东西,就是普通的鱼虾都没一只,不由得大伙的神情都松懈下来,都认定了要么是珠珠眼花看错了,要么就是这对主仆故弄玄虚造出声势好引殿下过来。

铜钱爬上岸上来,经过玉如颜身边时她闻到一股腐烂的泥沼气,她心里一动突然想到什么,脑子里电闪似的划过一道亮光——

“啊——”

就在众人都以为此事不过一个闹剧时,走到最后的一个护院突然惨叫一声倒在了水池里,岸上的人都吓了一大跳,举目看去,却见一条粗大的灰黑相间的蛇缠在了护院的大腿上,而尖尖的蛇头已咬在了他的小腹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都惊呼出声,珠珠慌不择言的嚷道:“啊啊,就是它,快打死它啊!”玉如颜却早已全身冰凉,此物正是之前她不小心在假山沟槽里看到的身影。

岸上的人都惊呆住了,穆凌之反应最是迅猛,他夺过铜钱手里的棍子击在蛇头上,蛇吃痛松嘴,松开身子‘哧溜’一声往假山里一钻没了身影。护院被人救上岸来,却是口吐白沫,脸色乌紫,一旁的伍大夫当机立断拿刀片割开他小腹咬伤的地方,叫人拿来清水冲洗,可最终,不到半刻钟护院还是咽气毙命了。

护院一死,大伙彻底震住了!

伍大夫无力道:“若是没看错,刚刚水里的蛇竟是难得一遇的乌金梢,此蛇剧毒,只要被咬上,毒液一沾到血液,人必死无疑!”

伍大夫的话像盆冰凉的冷水浇在大家心上,人人闻言变色,不由自主的离水池远些,生怕不小心被水里的蛇咬中。

护院的尸体被抬了下去,穆凌之面色铁青,冷声道:“家宅内院,怎么会出现如此毒物?”

伍大夫紧锁眉头也甚为不解,此蛇一般生活在湿热的沼泽地里,怎么会跑到王府的内院来?

院子里的响动早已惊动了在内室休养的古清儿,她披着外衣走出来,听到珠珠的汇报后,后怕的躲到穆凌之的身边,颤声道:“好险,若刚才妾身被那毒物咬了,只怕现在已带着我可怜的孩儿一起归西了。殿下,这院子,这院子我再也住不下了。”

她说着说着大哭起来:“殿下,这是有人要我们母子的命啊!”

此话一出,不止穆凌之脸色大变,就连其他人皆是神情一凛,众人都知道古清儿此胎的重要性,她口口声声说有人要害她,而且她所居的院子里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毒蛇,还当众咬死了一位护院,种种迹象表明,她所说的一切皆有可能。

玉如颜静静的守在一旁,眼光不着痕迹的在众人脸上滑过,她心中已一片透明,只是不知道这出戏最后要落在谁身上。

穆凌之面色阴沉,冷声道:“此事本宫一定会细细查明,但眼下要却是要把水池里的乌金梢找出来,免得再有其他人受害。”

他带了人再次来到水池边,定神看去,小小的水池又恢复了之前的清明,一眼看到底,并没有现毒蛇的踪迹,他把目光投向池中的假山,眉头拧紧道:“来人,把假山搬出来。”

一听说要把假山搬出来,安丽容突然心中涌上阵阵不好的预感,她猛然意识到,今晚紫罗院中生的一切,似乎是朝她而来。

全身顿时一阵冰凉,不由自主的看向古清儿,然而后者脸上却只有委屈与不安,看不出半点阴谋。

没人再敢下水去,只得在假山上套上绳索,众人齐齐用力,把假山从水里面拖了出来。假山出水后倾斜倒在了院子中间的空地上,几个护院手拿棍棒钢叉围上去敲打着石面,女眷们不约而同的躲到了院子内的台阶上,远远看着,不敢靠近。

玉如颜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她此生最怕的东西就是蛇,想到之前在军营的溪水边遇到了眼镜蛇,她的心还在颤抖,不由自主的躲到人群后面。

正在此时,在护院们的敲打下,一条乌黑的身影突然从假山的石窑里窜出来,身形极快的如闪电般往台阶方向窜,台阶上的女眷们尖叫着向后逃,玉如颜想都没想就往屋里跑,突然身子被人一推,她一个趔趄竟直直摔下台阶,而台阶下,乌金梢在护院们的追杀下正疯狂的逃窜,见有人扑过来,张开森冷的利齿就咬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