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二十八章 弃械投降

她就知道,他好心帮自己擦药,还大发善心的赏自己蜜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冷血无情的人怎么可能改变残酷的本性呢!

穆凌之面无表情的剥光了她身上的衣服,她不敢反抗,只得哀哀的求道:“殿下,奴婢身上还有血渍,这个时候伺候你,怕污了您的身子······”

男人闻言手上一顿,突然笑了,凤眸微眯,面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意,手下动作却不停,剥光了衣服开始脱她的裤子,她可怜兮兮的扯着半边裤腰带,垂死挣扎:“殿下,求您放过奴婢这一回,等奴婢身子好了,一定尽心伺候您,您···您想怎么着都行······”

“嘶拉”一声,可怜的裤子在两人的同时用力下撕成了两半,一半提在穆凌之手里,另一半还挂在她身上。

玉如颜从来没有这般反抗过他,穆凌之俊脸一冷,眼中寒光闪过,玉如颜顿时感觉到满满的杀气,吓得她赶紧弃械投降,乖溜的自己脱了裤子,认命的闭上眼睛。

来吧,死都不怕,这点痛算什么?!

看着她视死如归般叉开手脚躺在床上,穆凌之气极而笑,这个女子的脑子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己在她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索求无度的人?

等了半天也不见身上有动静,玉如颜小心的睁开眼睛,待看清穆凌之手中拿着的东西,神情一顿,想起自己刚才的反应,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把脸埋进了被衾里······

某男手中拿着药膏,冷冷看着满脸通红的某女,嗤笑道:“妖精,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玉如颜小心的从被褥里探出头,面红耳赤道:“殿下,奴婢自己来就可以了,不敢劳烦您动手······”

后背的伤口已帮她擦完,穆凌之不耐烦的将药膏扔给她,冷冷道:“去软榻上躺着,别吵本宫睡觉!”

玉如颜抱着药膏,一阵风似的溜到了软榻上。

再不走,某人真的会控制不住要对一个伤员下手了······

熄灭烛火,玉如颜乖乖的缩在软榻,那一边,穆凌之好像睡着了,她默默睁大眼睛望着头顶的帐篷,心思百转千回,心里有许多东西让她想不明白。

譬如,他为何突然相信了自己,放过自己一马,还态度转变,找军医为自己看病,还亲自为自己擦药,还赏给自己蜜饯······

何时,人世间的人情变得这般温暖,冷血无情的人也懂得善待他人,而这些温暖善意她真的可以拥有吗?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让他放下对自己的警惕和怀疑,她当然不会傻到去问他,她只愿,暴雨过后,她能有暂时的安宁!

经过这一次,玉如颜倒是逢凶化吉,穆凌之对她的态度明显改变了许多,虽然还是冷言冷语的时候居多,但看她的眼神不再带着怀疑探究,好像真的已相信她的话。

她不露声色的尽心做好下人的事,从那天开始,穆凌之也没再碰她,仿佛真的只把她当成了奴婢,两人难得和平相处融洽起来。

每日的早晨,她还是照常去溪边浆洗衣物,每次还是会采不同的山花回来养在营帐里。每天沿着溪流采摘山花,她走得越来越远,望着潺潺东流的溪水,她想,不用多久,她就可以沿着路标逃出军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