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二百零二章 产下皇子

见司马容应承下来,穆凌之长剑一挥,凌厉剑气在沙地上划下一个不大的圆圈,悠闲道:“三百招之内,若是司马大皇子能将本王逼出这圈内,算本王输,如何?”

他这样说,表面上是相让,其实却是在小看司马容。

闻言,司马容眸光一寒,冷冷道:“若是三百招之内,本王出了圈子,就是本王输。”

穆凌之点头一笑,道:“若是三百招内,本王与司马大皇子都没有踏出这圈子外,又怎么算?”

司马容看着他脸上的笑意,心绪却是翻涌起来

面前这个男人,看着笑意随然,可自己却是在他手里败过他二次。而如今,他明明处于劣势,为什么还能笑得这般舒心得意?

心里闪过狐疑。司马容阴鸷的褐色眸子,在火花的映照下闪着凌厉慑人的寒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牢牢将马车守在当中的下属,回头对穆凌之冷冷笑道:“三百招之内,若你我皆是没有出圈,就算平局。”

穆凌之颔首应下,司马容眸光一闪,又道:“本王陪你好好打一场,但你若是想耍什么花招,却是万万不能!不论你手中的剑有多快,只怕也不能同时杀了他们四人,只要一人的火把点了火油,引燃火药,你觉得她和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救吗?”

闻言,穆凌之深邃的眸光里寒芒飞快闪过,同样冷冷道:“本王只希望司马大皇子到时说到做到,能放她顺利离开这里!”

司马容心里恨毒了穆凌之,如今见他这么在乎玉如颜,心里已是下定决定,一旦穆凌之代替玉如颜坐进埋好火药的马车里,他必定当着他的面,一刀划开玉如颜的肚子,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儿惨烈死在他面前的样子!

心里狠毒得意的暗自笑着。面上,司马容冷冷道:“你放心,本王说到做到,只要你愿意乖乖就范,我必定不会再为难她!”

穆凌之闻言,负手而立。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两人同时踏进圈子内!

双方拉开架势,再不多一言,下一刻,只看见两道身影飞快的碰撞在一起,一刀一剑已是凌厉万分的纠缠博斗,金鸣之声不绝于耳。

两人都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所以,身法快到让人看不清身形,只见两团身影翻飞纠缠

坐在一旁的越羽,从两人第一招开始,就漫若无心的一声声数着两人的招数。

他的声音不大不少。刚好全场人都能听到。

所以,当全场人都屏住呼吸看着两人打斗时,只听到越羽清朗的声音,不徐不慢的一声声数着:“第一百三十八,一百三十九一百四十五”

穆凌之划下的圈子并不大,但两人身法矫健,都是紧紧贴在圆圈中心转动,身子都没有靠近圈子边上,一时间很难看出胜负。

玉如颜困在马车内,全身动弹不得。

渐渐的,她竟是感觉到肚子开始一阵阵的抽痛。

抽痛感越来越痛,也越来越明显。想到越羽之前提醒过她的。她一阵惊慌,心里绝望的想,孩子,你不会在这个时候要出来了吧?!

肚子的痛疼感越来越强烈,额头上都沁出了冷汗。她已是害怕惊慌到了极致,却又不敢出言扰乱穆凌之的心绪,只得心急如焚的忍受着肚子传来的疼痛,咬牙抑住疼呼声

场中的人,包括越羽在内,都是目不转睛的关注着场中二人的打斗,并没有谁发现了玉如颜的异样

“二百五十五,二百五十六”

场中的打斗还在继续。越到后面,穆凌之竟是渐渐被司马容凶猛的招数逼得连连退了好几步。

眼看他的双脚已靠近圆圈边缘,上半边的身子已是悬空在了圈子外面,司马容脸上一喜,手中的弯刀更是挟着雷霆之势狂风暴雨般向他砍过去。只想着自己拼尽全力的这一刀,就算不能杀了他,也能顺利的将他逼出圈外,他就彻底赢了!

司马容拼尽全身力气的一刀狠狠砍向穆凌之,他举剑去挡,长剑与弯刀硬碰硬的撞在一起,下一秒,“咔嚓”一声,穆凌之手中的长剑竟是被司马容的弯刀生生砍断成两截!

“啊!”众人齐声惊呼!

此时,越羽已是数到了二百九十五招,眼看还剩下最后五招,若是穆凌之能勉强撑过这五招,也能与司马容打成平手,可是,如今他手中长剑断成两截,一截断在了地上,只剩下短短的半截留在手里

高手对决,兵器的好坏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穆凌之在处在下风之时,还被司马容斩断了手中的长剑,无疑是要以惨败收场了。

见穆凌之马上就要毙命在司马容的弯刀下,玉如颜心头巨痛,全身更是已痛到抽搐,下身已是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流出

她心里惊恐绝望,再是抑制不住,身子无力的向一边倒下,头撞在车厢上,人已是痛得坐不起身了

她头撞到车厢上时,脑袋里面‘轰’的一片空白,这种空白的空虚感持续几秒后,脑子里蓦然涌进无数画面与记忆

记忆的洪潮向她铺天盖地的袭来,曾经的过往,曾经与穆凌之之间的种种无一例外的重新想起。

蓦然的睁大眼睛,她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在这样紧急的关头,毫无防备的重新想起了之前的所有记忆!

眼泪‘唰’的流下,玉如颜心中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想起与穆凌之之间经历过的一切磨难与甜蜜幸福,更是想起了她曾经是多么的渴望生下属于他们之间的孩子。所以,在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剧烈的痛疼感、以及身体的困乏疲惫时,她心头一个机灵,牙齿狠狠咬在舌尖上,让舌尖上传来的痛疼感赶走身体的疲惫与头脑的昏沉

她一定要打起精神,保住腹中马上就要临盆的孩子!

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穆凌之一定会有办法救下来她。更是会救下他们来之不易的孩子

就在此时,倒在车厢里爬不起身的玉如颜,突然听到一直在数着数的越羽突兀的剧烈咳嗽起来。

因为手脚捆着爬不起身,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她心里不由着急万分的想,越羽的身体是不是支撑不住了?穆凌之是不是有危险了?

然而,就在她心里一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一边焦心外面的情形时,只听到穆凌之一声厉喝。下一刻,不明所以的她听到车厢外有人倒地的声音,而且好像不止一个。

等她惊恐的睁大眼睛,慌乱的想偏头去看外面发生何事时。马车的车厢顶盖已是被人用刀齐齐削掉

下一秒,还来不及看清面前人影的她,身子是被人抱进怀里腾空落在了远离马车的沙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只是转瞬间,她已是从充满危机的车马里被救了出来!

忘记了腹中的阵痛,玉如颜鼻间嗅着她最熟悉的龙涎香,傻傻的抬头看向头顶上方的那张让她就算失忆,也眷恋不肯忘记的俊美脸庞。

一时间,激动与惊喜、劫后重生的释然,还有恢复忘记、想起一切犹如新生的欢喜诸般滋味涌上心头,玉如颜竟是怔怔的望着穆凌之熟悉的脸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重新拥她入怀的穆凌之更是激动到全身直颤栗,哆嗦着声音问道:“颜颜,你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

刚才他拿刀飞快削开马车顶盖时,看到玉如颜脸色苍白痛苦的躺在车厢内,所以,他很是担心她是不是被司马容伤害到哪里,急不可耐的向她问着。

玉如颜正要告诉他自己可能快要生了,眼风却扫过场地中央,只是一眼,整个人都震惊住了

上一刻还得意洋洋、一脸阴狠要置穆凌之于死地的司马容,此刻睁着惊恐绝望的眼睛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身上不见伤痕。只有脖子上一道极浅的血痕在往外汩着鲜血

看样子,他竟是到死都不能瞑目。

或者说,他到死都没想到,自己明明胜券在握,最后却是被穆凌之一剑毙命!

而他所带来的那些大魏杀手,皆是一个个身上中箭倒在了地上,气绝身亡。

之前守在她马车边的四个手执火把、准备随时听从司马容的命令,点燃火药炸死他们的杀手。靠近左边的两位,身上中了两名暗卫的毒镖毙命。而靠近右边两个,却是被半截断剑串鱼干一样,从前面那人的脖子上穿过,钉在了后面那人的胸口

不过是须臾的时间内,场内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玉如颜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再抬头愕然的看着一脸凝重的穆凌之,不知道方才这一切,他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看着一脸冷静平淡的穆凌之,却是没人知道方才这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里,他的心里经历了怎么样的跌宕起伏、人生悲喜!?

从得知玉如颜被擒,到知道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竟是他的,再到看着她怀着孩子坐在埋了火药的马车里,穆凌之的心一直高高的吊在半空,稍有不慎,不但他自己要摔得粉身碎骨。就连玉如颜与他们来之不易的孩子也会被他断送在这片黄沙地上

所以,表面上他与司马容淡定随然的说着比试之事,其实心里在紧张的谋算着每一步

在玉如颜与越羽同时被司马容擒住的情况下,按理说,他本是应该没有半胜算的。

但是,越是在这种时候,他久经沙场历练出来的超乎常人的坚毅与冷静,却是让他迅速镇定下来,脑子里急速的运转,想着对策

穆凌之之所以会被称为不败战神,除了他治军的严谨,自身武艺的高强,还有对兵法的运用自如,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在行军布阵时,不光会站在自己这一方去考虑整个战局,还会站到敌人方去猜度对方的心思与打算,做好完美的对策。

而今,这样的局面里,他猜想,在司马容的眼里,他是笃定自己不敢拿玉如颜与腹中孩子,以及越羽三条性命当赌注,不敢擅自去强攻救人。

也就是说,强攻救人是最冒险的下下策。

然而,穆凌之既然能猜中司马容的心思,那么,他就要兵行险招,强行救人了。

但他也不会傻到当着司马容的面这样做,所以,只得先引开他的注意,趁其不备再动手!

他先是与越羽一唱一合激得司马容同他最后比试一场,却在最后几招时,不着痕迹的败给司马容,并在他的大刀砍来时,借着他的刀力再自己用力,将手中的长剑生生折成两截

两截断剑,一截留着杀司马容,地上那一截却是要在最后关头用来杀对玉如颜造成生命威胁的大魏杀手!

而他当初在负手走向圈子里时,双手已在身后向扮成兵士跟在他身边的两名暗卫打下暗号

两名暗卫解决马车左边的杀手,其他兵将用弓箭猎杀剩下的大魏杀手!

然而,此次能顺利杀了司马容救下玉如颜,与他配合最好的却要数越羽!

没人知道,在他画圈提出大战三百招时,他已是与越羽暗通了暗号!

犹记得小时候,小刀与一个外番的皇子打架时被欺负了,穆凌之与越羽一起帮他去讨回公道,穆凌之与那个皇子,也像今天这样划圈定下三百招比试。

当时的越羽,也就是翼太子在一旁给他们数着招数。

那时的穆凌之,与长了他们好几岁的皇子比试却是很吃力,一直落于下风,眼看在最后的五招时就要落败,一旁数数的越羽突然咳嗽,停了下来。

那外番王子眼看就要赢了,却因为越羽的数数声中断吃了一惊,回头分神之际,被穆凌之一脚踹到了圈外

事后,他关心的问越羽是不是受了风寒所以咳嗽,越羽淡然一笑。得意道:“傻弟弟,为兄不过是不想看你败在那番子手里,特意扰局让你赢罢了!”

十几年前的一桩小小的旧事,穆凌之之前还担心越羽会记不起来,可是,在听到他一声一声犹如多年前那般帮他数数时,他心里已是明白,越羽还记得他们小时候的旧事,已领会他的意思,会配合他一起救出玉如颜

所以,这一次,他才是故意在司马容面前露出败相。让他在求胜心切之下,也在全场人的都在关注这场高手对决时,越羽一阵咳嗽,断了数数,让司马容心里吃惊走神,更是让大魏杀手有片刻的走神,而这片刻时间,就是穆凌之救玉如颜的最佳时机,也是惟一的时机!

他一剑杀了司马容的同时,脚下用力,将地上的断剑踢向马车右边的杀手,再夺过来不及闭眼的司马容手中的弯刀,身形快若流星,一刀斩断马车顶盖,手一捞就将玉如颜救了出来

穆凌之在帮玉如颜解身上的绳索时,她的身子因阵痛颤抖着,来不及答他的话,双腿一软已是往地上滑去。

穆凌之连忙伸手打横抱起她,手在触到她下身裙摆上的湿濡时,全身一震,以为她受伤出血了,正要着急询问,玉如颜却已是苍白着脸,吃力急促道:“殿下,快我恐怕要生了!”

“”闻言,穆凌之傻住半刻,下一刻,已是对解了手脚正往这边走来的越羽心急如焚的喊道:“越大哥,怎么办?颜颜要生了!”

越羽听到这个消息也怔住了,他吃力上前道:“快,送她回城,沙漠夜里太冷,不能让她在这里生下孩子!”

听了越羽的话,穆凌之再不停留,抱着玉如颜,没命的往赫城里奔去

这一晚的赫城,注定是热闹非凡的一晚!

从建起就一直冷冷清清的凌亲王府邸,今晚却是人来人往,整个府里都忙翻天了!

整个赫城的接生婆一批批的往王府里赶,所有奶娘也被穆凌之强势的从各家各户里叫来待命,珍贵的千年人参等补品也是整盒整盒的往府里送

反正但凡是听到哪些东西是对生产有助的,但凡那些东西是他孩子要用的,穆凌之大手一挥,立刻让人将赫城里所有的都归集到王府来!

听着产房里传来玉如颜的惨痛声,穆凌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大雪的冷天里,他脸上的汗水下雨似的往下淌。

但偏偏产房里不让他进去,只得着急万分在外间等着。他过一刻钟就派人进去问一下,嘴里着急的嘀咕个不停:“怎么这么久?痛这么久颜颜如何受得了?哥,你再想想,可有什么药是可以减少她的痛苦的?”

相比穆凌之着急到乱了方寸,越羽虽然心里也是着急,但他做为大夫还是冷静许多。

来不及喝下清茶为他熬的药,越羽一进来就让人给玉如颜熬上参汤补充体力,再根据玉如颜的情况给她开催产的汤药,如今听到穆凌之问可有减少疼痛的药,却是无奈的苦笑道:“这个却是没有的!”

见他担心着急得不成样子,越羽安慰道:“看颜颜的情况,应该还好,只是这是她的头胎,生产的过程必定是异常的辛苦的,你就暂且不要太着急,好好安心等着”

幸亏有越羽在,穆凌之的心还安稳一些,若是没有他在这里亲自坐镇,只怕听着玉如颜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痛声,他会活活急疯掉。

越羽看了一眼外面跪了大半夜的两名暗卫,道:“你还是先让他们起身吧,这室外的气温那么低,会冻死人的!”

穆凌之想起他们之前,误报给自己的消息,让自己竟是误会了玉如颜肚子里的孩子是越羽的,以至于她等不到自己去找她,竟是亲自冒着严寒千里迢迢从中原赶到边疆来找他,还差点丧命在了司马容的手里。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气不过一处来。闷声道:“若不是他们误会消息,颜颜也不用白吃了这么多苦,如果此番她有个三长两短,以死也不足于谢罪,所以,让他多跪一会也是好的。”

看着外面又飞扬起的鹅毛大雪,越羽往火炉里再添上几块银丝炭,忍不住揶揄道:“若是论罪责,你只怕得排第一。那能将罪责都怪在他们身上?再说,你若是让他们这么一直跪着,等颜颜生完孩子出来,问起来,难道你要让她知道,你之前之所以不见她,不去接她,一个人躲到这边疆来,是因为误会了她?”

闻言,穆凌之脸上涌上红晕,一脸愧疚的向越羽抱拳道:“哥,却是我一时糊涂了。还请哥哥莫怪我!”

越羽睥了他一眼,凉凉道:“我倒是不会怪你,从小到大,你欠我的事还少么。想怪都怪不过来。你还是想着,要如何向颜颜解释,你这段时间闭而不见是什么原因?”

穆凌之头都大了,苦着脸道:“哥,之前欠她的我都还没还清,如今还添上这件最大的事,我这辈子只怕都要欠着她的了!若是让她知道了,不肯原谅我,可要怎么办?”

越羽继续凉凉道:“若是让她知道你竟是怀疑她,也不需要你再怎么办了,只怕她会直接抱着孩子回娘家去,再也不理你罢了!”

听他这么一说,穆凌之全身一凉,脸彻底黑了

果然,后面的事全被越羽说中了!

玉如颜在经过一晚上的磨难,终于在第二天的中午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小皇子,而穆凌之在抱过他儿子的那一刻,却是喜极而泣,高兴得无法以言语形容!

但在他高兴的同时,一想到自己之前对玉如颜的误会,就心惊胆战的,整天在欢喜与惶然中度日。

幸而,在生下孩子后,玉如颜的心思全放在了孩子身上,倒是忘记了问他这个难以解答的问题,让他侥幸的暂时逃过了一劫。

因赫城环境太过艰苦,穆凌之心痛自己的老婆与宝贝儿子,等来年一开春,小皇子也有三个月大了,穆凌之任性的向梁王奏请,他不守边疆了,他要陪老婆孩子回东都过好日子了!

最主要,他还欠着玉如颜一件事情!

他已悄悄在东都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玉如颜回去,给她一个惊喜!

小刀在听到玉如颜生下皇子后,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自己的小侄子,虽然小茹已有六个月的身孕,他自己马上也要当爹了,可是小刀还是异常的兴奋与激动,若不是因为他是一国之君,要守着朝堂与天下,早就跑到赫城来看他的小皇侄了。

所以,想也没想,小刀立刻同意让穆凌之一家回京,并嘱咐他们,越快回去越好!

而就在玉如颜一行动身准备回京都时,却是接到了留在东都的暗卫传来的消息!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