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二百章 边疆寻夫

四个月前的那场山谷大战,穆凌之九死一生,负了一身的伤,却还是想着玉如颜离开时对他说的句,让他心里憋住最后一口气,留下最后一口气息存活了下来!

她说,穆凌之,我在庄子里等你,你一定要回来找我

是啊,她在等他,他如何舍得死?!

那一晚,他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大魏杀手,也不知道自己身上中了多少刀剑。【无弹窗.】他只是红着眼眸奋勇的杀着

当最后受到司容致命一刀后,他掉进了湍急的溪水里,一个浪花将他卷走,他也彻底失去了意识

他是被返回山谷的两位暗卫在河流下端救下的,后来被匆匆赶来相救的陈益卿带回了大齐。

因着谢钰涵怀着身孕,陈益卿本是在家里陪着她的。可是,因着一年前的那战与大魏的大战,陈益卿与穆凌之一样,对那个野心勃勃的司马容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一直让手下关注着大魏边境的动静。

最近,却是让他发现,时隔一年,大魏的兵马又开始蠢蠢欲动。

第一反应,陈益卿以为大魏又要对大齐用兵了,连忙亲自赶赴边关坚守。

谁知,等他亲自赶到边关后,却发现此番大魏的兵马行迹有些诡异,看其动向,却是要向大梁动手的样子。

于是,他悄悄给穆凌之传出消息,让大梁提防大魏。

穆凌之接到他的传讯后,立刻派出暗卫去边界查看,然而,不等暗卫回来,他却是在山谷里遭到了司马容的伏击

陈益卿将奄奄一息、仅存最后一口气的他带回大齐抢救。

穆凌之此番受伤太过严重,特别是司马容最后当胸那一刀,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

等他醒来,却已是三个月后

他一醒来,立刻让暗卫去青云山庄去接玉如颜。

两名暗卫赶到青云山庄后,听到的却是满庄子的人都在说,玉如颜怀了越羽的孩子,正在庄子里养胎。后来更是亲眼看到越羽时时刻刻的守在玉如颜的身边,两名暗卫不由心里一惊

想着自家主子为了她差一点就没了性命,而她却转眼就怀了别人的孩子,两名暗卫心里很是悲愤。最后,他们并没有接回玉如颜,而是回到大齐,将玉如颜怀了越羽孩子的事告知给了养病中的穆凌之

听到消息那一刻,穆凌之是崩溃的

他有过怀疑,他不相信玉如颜会这么快的将他忘记。

但后来他想到玉如颜在山谷里时。一直念着越羽与青云山庄的好。他心里绝望的想,或许,失去记忆的她,第一个在她身边给她温暖照顾的是越羽,所以,越羽抢在他之前占据了她的心,让她的心里留不下位置再来容纳自己

听说她竟是怀孕了,穆凌之心里楚酸难耐----

他想,他与她到底是没有缘分的。

与自己在一起那么久她都不能怀上孩子,而与越羽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里已是让她如愿怀上孩子。

这一切,或许就是上天注定的吧!

陈益卿知道玉如颜的事后,怕他受不了这个打击。来陪他喝酒,迟疑的问他,心里恨不恨玉如颜与越羽二人?

闻言,穆凌之怔怔的望着窗外的圆月,心里不可抑止的想起了在山谷里最后一晚,玉如颜靠在他心里喝酒的样子

心里一痛,他一口喝干杯中的酒,神情无波,咬牙抑住声音的颤栗道:“我消失三个多月不见,连老奸巨滑的司马容都以为我死在山谷里我想,她终是也以为我死了吧,所以跟越大哥在一起了”

就像当初玉如颜要跟越羽走的那次一样。这天下,任何同他抢玉如颜。他都可以同他拼命,将剑架到他的脖子,连小刀都不例外。

可独独面对越羽,他却因着心里这数十年来,自己对他的愧疚,以及大梁皇室和他父皇对他所亏欠下的,让他却不能像面对其他人那样强硬,敢于从他的手里将她抢过来。

何况,如今她还怀了他的孩子

“如果,我真的死在山谷里,我倒是真的希望在我死后,她能与越大哥在一起,有他在她身边陪伴照顾她。我也才能安心。”

“所以,说恨,也不恨。说不恨,却也是恨一切,随他去吧。”

“如今,我只是想着如何破了司马容的局,解了大梁之危、报山谷之仇!”

穆凌之将心里的郁结与痛苦深深埋藏在心里。等身上的伤势好全后,已是与陈益卿开始带兵攻打大魏老巢

因为他们动作太过突然与迅猛,竟是在打下大魏,活抓老皇帝后,消息都还没有传到大梁与大魏交战的双方队伍里。

第一个得到穆凌之还活着消息的越羽,心里却是欢喜无尽----

明天一早,关于穆凌之没死的消息,与他活擒大魏皇帝的消息必定会传遍天下。那么,届时大梁与大魏的最后一战,不用多想,大梁的胜算立刻大了许多。

在大梁人的心里,穆凌之是他们的战神与守护神,特别是在这些他一手带出的兵将眼里,他更是像天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只要听到他没有死的消息,对将士们来说,就是最大的鼓舞了。

两国交战,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士气,当然是最重要的。

相反,之前一直抱着很大胜算的大魏,此番在听到穆凌之并没有死,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下了他们的国都,还活捉了他们的老皇帝,只怕不用再打,大魏已是军心匮散,再无斗志!

而做为皇子的司马容,在得知国破父皇被擒的消息后。他除了立刻带兵回去救国救他的父皇,已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而且,就算他不顾大魏,不顾他的父皇,还执意要与大梁一战,大梁也是不怕了。因为穆凌之很快就会带兵返回大梁,从后面与梁王双双夹击大魏的兵马。

到时,一年前他惨败的历史又得重演

越羽当然知道这个消息的重要性,所以在得到消息后,已是让人马不停蹄的将消息送到了梁王手里。

而最让越羽高兴的,还是替玉如颜感到高兴。

若是让她知道,穆凌之还活着,只怕她会高兴坏的。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玉如颜已是告诉他,她做梦梦到穆凌之了。

看着泪湿的枕巾和她满脸的泪痕,越羽心里很是心痛。

抬手帮她擦干眼睛,笑道:“此番,越大哥却是为你带回了这世上最好的消息。你别哭了!”

闻言,玉如颜懵懂的看着眉目舒展的越羽,心里一怔----

自从两国交战以来,越羽清俊的眉眼从没舒展过,整天担心着大梁的江山会被攻破。有时,听婢女们说,他日常夜里难以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咳嗽一整晚

好久没有看到他如此开怀了,所以,玉如颜不禁好奇的问道:“越大哥有何好消息告诉我?难道,是大梁与大魏罢战了?”

越羽温和一笑,清亮的眸光里带着笑意。欢喜道:“这场大战到了今日,只怕大魏想退,咱们的新皇都不会让他那么容易走了。所以,这确实也是一件好消息!”

“而最大的好消息却是----你的夫君、穆凌之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越羽话音未落,玉如颜已全身震住了!

她眸光不可思议的看向越羽,脸上震惊的形容,竟是比当初得知自己怀上孩子还要震惊!

“他、他、他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良久,玉如颜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激动得又是哭又是笑。

刚刚还因为在梦里看到他的惨死而悲痛不已,如今,听到越羽带给她的这个震撼的好消息。玉如颜简直高兴到不知所措,激动的泪流满面。

她不敢相信的向越羽迭声求证道:“越大哥,他真的还好好活着吗?他现在在哪里,他会来青云山庄接我了吗”

看着她欢喜到不知所措的样子,越羽心里也为她高兴,温和笑道:“他是大梁的战神,是百姓的守护神,那里会那么容易死掉!”

“他现在正带兵攻打大魏老巢,据消息说,他已顺利攻下大魏的都城,并擒住了大魏的皇帝,想必,不用多久。他就会班师回朝,到时,自然会来接你离开!”

一想到她要离开了,越羽眸光微微一暗,心里生出了许多不舍与伤感!

虽然知道,由始至终,她的心里都只有穆凌之一人,自己永远无法再走进她的心里。而失忆后的她,更是忘记了之前他对她的伤害与爱意,一心将他当成亲哥哥般看待

可即便知道自己与她此生都再无可能,越羽还是想日日看到她。

有了她在这庄子里,他才感觉这里有了一点家的感觉,不再是他一人孤单的守在这里

敛下眉目遮掩住脸上失落不舍的神情,看着玉如颜一副立刻要下山去找穆凌之的样子,越羽连忙道:“如今他忙着征战,估计会很忙。而他所在的地方,也是十分的危险。你怀着身孕,切不可冒险上前线去找他,不如继续留在这里好好养胎,等他忙完,终是会回来接你回家的!”

玉如颜见自己的心思一眼就被越羽看透了,脸上飞起红霞。

是的,从刚才得知穆凌之还活着的消息后,她是一刻也呆不住了,恨不得立刻下山去找穆凌之。

可是,听了越羽的话。再看看自己如今大腹便便的样子,为了腹中孩子的全安,她确实不应该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冒然下山去前线找他。

按捺住心头的失落与不得已,玉如颜凝神思索了半刻,终是点头应下越羽的话,道:“越大哥说得很对,如今外面兵荒马乱,他带兵征战,确实也不方便再照顾我那、还得继续麻烦越大哥,还要在庄子里打扰”

心境一好,玉如颜脸上就露出了小女儿家的娇羞,与之前悲恸的样子判若两人,看得让越羽心里更是伤感不舍。

从那经后,玉如颜彻底定下心来,一边安心在庄子里养胎,一边欢喜的等着盼着穆凌之早日得胜归来,来接她回去

她时常在心里甜蜜的想着,想着穆凌之在得知她怀了他的孩子时的惊喜与震惊,想像着他欢喜惊诧的样子,玉如颜心里真真是甜如蜜!

大梁与司马容的战局确实如越羽所料的那般----

大梁与大魏交战前夕,传来了穆凌之还活着的消息。

这个消息立刻将战争双方都震惊住----

刚刚登基不久的小刀,此番在面对大魏来犯时,态度这般强烈,不顾众臣劝阻,执意御驾亲征,除了是要力保住父辈留下的万里江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要在战场上手刃司马容,为自己的皇兄报仇。

如今陡然得知了穆凌之还好好活着的消息,并神勇的攻破大魏都城,活拿了老皇帝,却是在最后千均一发的关头,及时的解了大梁的困局!

小刀在激动欢喜之余,确实也如越羽所料,并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过想撤退的司马容!

想到他对自己皇兄与姐姐下的毒手,想到他好似豺狼虎豹般杀进他的疆土。这份国仇家恨,以小刀爱憎分明的性子,如何会放过他!

所以,在司马容同样得知到消息、方寸大乱,并要调兵回去护国救人时,小刀却是抢先打开城门,率领三十万大军,杀向已军心大乱的大魏军营

不消三天的时间,小刀所带领的军队就将大魏来犯的五十多万兵马杀得落花流水,顺利将大魏来犯者赶出了大梁境内。

如一年前般,大魏再次惨败,而狡猾的司马容也是再次逃脱

听着山下传来的大梁战胜的消息,越羽一脸的欣慰,而玉如颜更是高兴不已,她欢喜的想着,如今战局结束,穆凌之总该来庄上接她了吧?!

从那以后,玉如颜又像刚来庄子那般,天天挺着大肚子站在青云山庄的门口等着盼着穆凌之的到来。

此次,她的内心除了欢喜就是高兴,不再像之前那般伤心与忐忑,心里满满的全是与与他重逢的欢喜!

可是,等了一日又一日,腹中孩子的月分越来越大,后山的枫叶都红遍了,战事也结束了好久,她还是一直没有盼到穆凌之的归来。

渐渐的,她欢喜的脸上又染上了焦虑,想不明白,为何一切都平稳了。穆凌之还不来山庄接自己?

最终,她终是忍不住去请越羽下山去帮她打听穆凌之的消息。

她走进越羽书房时,他正在对着手中的信笺发着愣。

见她进来,他脸上一慌,连忙将手中的信笺藏到宣纸下,神情略是尴尬道:“你怎么来了?”

越羽的举动没有瞒过玉如颜的眼睛。

看着他慌乱的样子,她的心里闪过不安,不由上前两步,着急道:“越大哥,战事都结束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凌之的消息?他他为什么不来山庄接我?”

越羽想到方才信笺上的消息,心里一沉,眸光也不由多了几分犹豫。不敢去看玉如颜探究的眼神,心虚道:“或许,他还有事没有忙完吧”

玉如颜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越羽的形情,见他躲闪的目光,还有心虚的语气,一颗心更是往下沉去

突然,她指着他面前桌子上的宣纸道:“越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事到如今,越羽心里也涌上许多迷惑,知道瞒她不住,只得将那信笺拿出来交到了她的手里,沉声道:“你自己看吧!”

玉如颜接过信笺,一字一句的看着上面所写,越看到后面,脸色越是难看

看到最后,玉如颜心里一片冰寒,信笺无力的掉到了地上

她怔怔的看着蹙着眉头的越羽,惊慌道:“越大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越羽沉声道:“穆凌此番与大齐连手,顺利攻下大魏,梁王与齐王约定,将靠近南方,之前被大魏灭了的吴国划入大齐的疆土,而曾经的大魏归入了大梁的版图内”

“此番,穆凌之对大梁,本是天大的功绩一件,不但解了国家危难,更是为大梁增添了万里疆土,实属大梁最大的功臣”

“而梁王也确实想好好封赏他,本是要将大魏的土地赏给他做封地,让他去封地当王,可是”

“可是,穆凌之自愿请命,此生为大梁镇守最偏远的边疆----一辈子不再回大梁!”

玉如颜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道:“他要镇守边关一辈子不再回大梁!?那为什么不来接我一起去边疆,他是要丢下我不管了么?越大哥我要怎么办?”

想着自己盼了这么久,满怀希翼的等着他来接自己,没想到,他竟是一声不响的去了遥远的边关,摒下自己,一个人走了

眼泪滂沱如雨般纷纷而下,满怀希翼的心瞬间空落一片。

玉如颜不明白,他明明知道自己在这里,知道自己一直在苦苦的等他,他为什么不来看她,不来接她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就是一个月前,在战事结束后,穆凌之一个人曾独自悄悄来了青云山庄

自从听到她与越羽在一起,并怀了他的孩子后果,穆凌之过得如行尸走肉一般,将一身的伤痛化为战争的力量,一路带着兵将顺利将大魏余下的残余势力一一铲平,待将大魏的国玺送回大梁后,自愿请命一辈子镇守大梁新开辟出的边疆,不再入大梁一步

虽然心里伤痛难忍,在离开大梁去遥远的边疆时,他终不是抵不住内心的思念,咬牙一个人悄悄趁夜上了青云山庄,看她最后一眼!

彼时,他悄悄的潜伏在玉如颜所居院落的屋顶上,透过疏离的树枝,看到了坐在窗前小几上缝制小儿衣裳的玉如颜。

数月不曾,陡然看到她,穆凌之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胖了些,因怀孕身子也丰腴了许多,看着样子,她在这里的生活过得很好。

他几次忍不住想跳下屋檐去看她,去同她说说话。可是几次迈出步伐又硬生生的收回----

看着她挺着大肚子,他不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会不会惊吓到她?会不会让她难堪?自己又能再同她说些什么呢?

可是,即便有一千一万个理由让他不要下去见她。但,再多的理由也抵不过他心里对她的思念。

所以,他终是决定下去见她最后一面,哪怕只是同她道一句别也好!

可是,就在他鼓足一切勇气下去时,而恰在此时,越羽推开院门回来了。

穆凌之的脚步不得不再次止住,他听着越羽向婢女们打听玉如颜一天吃过哪些东西?可有好好休息?今天做过哪些事

事无巨细,越羽一件件细细的问得清清楚楚后,走进屋子,来到玉如颜的身边,俯下身去看她手中正在做的衣裳

隔得远,穆凌之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他却清楚的看见,越羽看向玉如颜时眼神里深深的情意与关怀,而玉如颜也是一脸欢喜的将手中的衣裳拿给他看。

男的清俊无双,女的艳丽动人,呆在一起,竟是那般的般配

穆凌之心口巨痛,仿佛有把刀子在狠狠的扎着他伤痛的心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无法去怨恨屋内的二人。

他想,与其跟着他过着不舒心的日子,或许像现在这样,跟在越羽身边,过最安宁平静的生活才是玉如颜最好的归宿!

他独自而来,孤独一人离去,远赴边疆,再不回来

玉如颜与越羽都不知道穆凌之来过青云山庄,更不知道他竟是误会了两人的关系,更是将自己的孩子误会成了越羽的,所以,两人都是不明白他为何要摒下玉如颜一人独走边疆!

想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玉如颜已是收拾好行李。来跟越羽告别,她要去边疆找穆凌之!

越羽已是猜到了她的想法,所以,并不阻拦她走,只是道:“你如今离临盆也不过区区数月,此处去边疆路途遥远,你一人如何让我放心?既然当初是他将你交与我照顾,如今,我也要负责将你完好的送到他身边。”说罢,不容她推辞,已是率先出了门!

萧瑟初冬里,玉如颜踏上漫漫的寻夫之路

为了让她赶路时身子更舒服些,越羽命人在宽敞的马车里铺上了好几层厚厚的毛毯,将她一路上要用到的东西也准备得妥妥当当,但即便这样,这样的长途颠婆,对一个快要临盆的孕妇来说,也是异常的辛苦。

但再苦再累,玉如颜也不言一句累,只是盼着早点到达边疆,早点见到穆凌之。

越往北走,天气越来越冷。大雪纷飞,风沙漫天,到处都是冰天雪地,天气越发的恶劣

在这样恶寒的天气里,连续赶了一个月路程后,越忌身上的旧疾发作,却是病倒了!

见越羽病倒,玉如颜心里很是着急,让马车沿途找处客栈停下,想让他好好休息,等病好了再走。

可是靠近边疆,入眼处除了漫天天的风雪,其他到处是一片黄沙,别说是客栈,就是连普通的居户都不曾看到。

越羽剧烈的咳嗽过后,看着玉如颜一眼担忧的神情,虚弱的笑笑,安慰道:“我这是老毛病了。不妨事的。”

他吃力的展开怀里的地图,看过后,语带欢喜道:“再过半日,我们就可以到达边疆的赫城了,穆凌之就是在这里。所以,我们不要再做停留,赶紧赶路吧,赶到天黑前进城!”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一颗心激动的跳个不停----

想着这一个多月赶路的辛苦,想着马上就可以见到穆凌之,玉如颜激动得全身打着颤,依了越羽之言,不再做停留,让车夫加快速度向赫城赶。

傍晚时分,他们已能看到赫城高高的城墙与连绵的房舍,众人心里一喜,车夫扬鞭加快速度的往城里赶。

可是,就在此时,马车的前路被人挡住。

不等马车刹车停下,四周蹿出了无数黑衣人,将马车团团围住。

听到外面的响动,越羽与玉如颜皆是心里一惊。待他们掀开车帘,看到那些黑衣人手上长长的弯刀,玉如颜全身一寒!

无数个可怕的梦里,她都会想起山谷里那可怕的一晚,而这些人的打扮与手中的弯刀正在与山谷里那批大魏的杀手一模一样!

玉如颜全身如坠冰窟,震惊的看向领养的大魏杀手。

骑在高大马背上的杀手头领,见到玉如颜脸上惊恐绝望的样子,愤恨到无尽的心里得到一丝丝的满足,邪恶的脸庞勾起了一丝恶毒的笑意!

下一刻,他手一扬,取下了脸上的黑布,露出了让玉如颜最是害怕的那张邪魅脸庞来。

一双阴鸷如隼鹰的眸子在漫天风沙下闪着得意满意的寒光!

挡住他们去路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小刀手里逃脱掉的司马容!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