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九十七章 欠你更多

自从去年,穆凌之以齐国女婿的身份,替大齐出征,以二十万兵马反胜大魏的四十万铁骑后,名震天下,让世人惊叹这一场以少胜多的逆袭战局。【最新章节阅读.】

而同样是将帅奇才的大魏大皇子司马容,之前领着大魏的兵马势如破竹、不到三个月就打下吴国,一路南下攻打大齐。

他本以为轻松攻下吴国,打下大齐这个四国之中实力最弱的小国更是不在话下。

然而令司马容没想到的是,他却在大齐的手里栽了一个大跟头----

最强的国却败在了最弱小的国手里,不禁让大魏颜面扫地,更是让司马容名声扫地,好不容易在以军功在大魏建起的威望一落千丈

其实,齐魏大战,司马容真正败在的,却是穆凌之的手里,所以,他将这一切的仇恨都记在了穆凌之的身上。

同时,为了重新获得魏王的信任与看重,夺得皇位,司马容在修整一年后,决定再次带兵出征。

这一次,他的目光却不是对准柔弱的大齐,而是直接将蓬勃野心放在了刚刚经历过一番动乱的大梁身上。

其一是为大魏打下新的疆土,其二却是借机找穆凌之报之前的血耻之仇!、

大梁此番确实是多事之秋,经过了许多的动荡,国情不稳。

先是南方突发的洪灾,再加上皇后与梁王先后驾崩,还有权臣木相与大皇子的落马,朝中势力混乱,国库匮乏,加上新皇登基,根基不稳,正是让外敌趁虚而入的好时机。

然而这些都是其次,最让司马容欢喜的是,穆凌之----大梁的守护神,天下人所敬仰的不败战神,才在这个时候辞去一切事务,归还兵权----归隐了!

所以,得知这一切后,司马容更是肆无忌惮起来。

但上次与穆凌之交过手,并栽了大跟头差点丧命的司马容。此番却是不敢再轻敌,暗下做了许多准备。

先是将五十万铁骑分批悄悄驻军到大梁边境,再是暗查到了穆凌之与玉如颜隐居的山谷,进行刺杀。

他知道穆凌之身边的暗卫都异常的利害,于是想出调虎离山之计,让手下扮成山匪骚扰山下的百姓,等穆凌之派出暗卫去剿匪再派人到山谷刺杀穆凌之。

只要穆凌之一死,他就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大胆放心的将铁骑开进大梁境地,攻城掠地,简直易于反掌!

可是,他再一次低估了穆凌之的身手与武艺,他派来的顶尖杀手,非但没有顺利杀了穆凌之。反而一个个全部送命,死在了他和暗卫的手中

羞辱愤恨之下,司马容发现穆凌之竟是发现了自己准备攻打大梁的事,所以,杀了两名外出打探消息回谷的暗卫,并立刻令人将穆凌之所居的山谷重重包围起来。

为了不让穆凌之走漏消息,也为了扫清前行的障碍,更为了自己在魏王面前立下的军令状,这一次,司马容无论如何,都必定要了穆凌之的命!

然而,想到早上的刺杀和现在死在面前的暗卫,再想到大魏对大梁的狼子野心,穆凌之同样不想再放过司马容了!

但如今听到暗卫禀告山谷被封。穆凌之的心‘咯噔’一声往下沉

他脸色铁青,冷冷的眸光看着地上死相惨烈的暗卫,心里也是明白了司马容要杀自己的决心!

而他杀自己的决心有多大,就表明他此番对大梁的野心有多大!

想到小刀与朝堂众臣们都还没发现边关的危机,穆凌之心头一暗----

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被司马容困在这山谷里,被他活活困死,他一定在冲破他的重围,将大魏来侵的消息传出去,更是要将什么都不知情的玉如颜送出去

可是,对方的人数众多,而自己身边如今只有八名暗卫,再加上他还负了伤,最主要还是顾忌着不能让玉如颜受到伤害。所以。此番却是走入了绝境般,让他第一次想不出好的对策来应对司马容!

余下的八名暗卫齐唰唰的跪在了穆凌之的面前,齐声道:“我等愿意为主子与夫人杀出一条血路,护着主子与夫人离开!”

闻言,穆凌之全身微微一震!

上次为了回刑场救玉如颜,他带着手下的暗卫强行攻城,最后大半死在了穆云之的弓箭手下,如今,看着这剩下的不多几个,穆凌之心头一阵战栗!

他脸色阴沉,深邃的眸光定定的看着山谷四周绵延的巍巍青山,想到那里埋伏着的豺狼虎豹,他眸光里闪动着凌厉杀气----

跟随多年的暗卫他要守护,大梁的江山他更守护,而玉如颜更是不允许再被伤害到半分!

心中有了这样的决定,穆凌之反而释然了,他抬手让跪在地上的暗卫起身,淡然道:“手下败将不足为患,你们都起身吧,将他们找个地方好好埋葬了,其他的----不必慌乱!”

说罢,他收拾起心情,返回大营,坐回桌边继续帮玉如颜剥是虾皮。

他双手灵活的将虾子干净的去皮,喂到玉如颜的嘴里。

自从玉如颜眼睛看不见以后,他就开始习惯亲手喂她东西吃,那怕现在她眼睛已复明,他还是忍不住将好吃的东西,亲手喂到她嘴里。

看着他递到嘴边的虾子,玉如颜脸蛋蓦然一红----

她想着,本该是自己做的厨房的活都被他做了,连每餐膳后的碗也不用她动手刷,这些已是让她备感羞愧,如今,那里好意思再让他喂自己吃东西。

不由红着脸愧疚道:“那个我如今眼睛好了,就不麻烦你再再喂我吃东西了,我自己会剥虾子”

想着今天之后的重重可能,穆凌之心里一片灰涩。但表面上,他却是勾唇一笑,并不搭理她的话,虽然不再喂她吃,却是手中不停,继续给她剥虾子。

不一会儿,玉如颜面前的碗里,已是堆了满满的一碗。而他自己,从早到尾一只也没有吃。

看着他不停的剥虾,却不像平时那般叽叽喳喳的对自己说个不停,玉如颜感觉到了他与平日里的不同。

看着他微微蹙起的眉头,再想到今天早上的那场惊心动魄的刺杀,玉如颜心想,或许他心里还在想着早上的事情吧。

这一想,不由的又让她想到,他早上那样护着自己,再想到他在手受伤的情况下,还给自己做好吃的,玉如颜心里很是感动,不由试着劝慰他道:“你自己为什么不吃?是不是没有胃口了?还是你在为今天早上的事烦恼?”

深邃的眸光撞进玉如颜潋滟动人的水眸里,穆凌之心底最柔软的那个地方轻轻的被触动着。他伸手帮她抹去唇边的油渍,轻声道:“只要你吃的开心,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嘴巴不可再那么挑剔,不管饭菜是否合乎你的口味,你都要吃一些。好吃就多吃,不好吃就少吃,但不许不吃,永远不准饿着你自己,可记下了?”

前一刻还在奇怪他今天不唠叨了,转眼他就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叮嘱起来。

玉如颜皱起眉头嫌弃道:“我只是失忆忘记以前的事情,又不是成傻子了。你不用一直将我当小孩子一样不放心倒是你,你手上的伤口还痛吗?”

“不痛了!”穆凌之呵呵一笑,眼睛定定的看着她,那熟悉却永远看不腻烦的动人眉眼,让他舍不得移开眼睛,可是

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着,他还来不及开口说出心里的话,玉如颜已开口向他问道:“早上那些刺客是谁派来的,是你们的仇家吗?你你到底是谁?我们真的是夫妻?”

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只是失忆却不是傻子,所以,今天早上的刺杀还是让她心里产生了疑惑。

穆凌之全身微微一滞!

自从他将自己与她之前的事,当成故事讲给她听后。每次听后,她的反应。都是对自己百般厌恶与不肯原谅的样子。以至于让他在没有再次俘获她的芳心之前,竟是不敢告诉她,她就是那个遭遇重重磨难的五公主,而自己,正是让她恨得牙痒痒的三皇子

他半敛着眉眼,不敢去看玉如颜探究的眼神。许久,手中的筷子一紧,他突然开口道:“你不是一直想回青云山庄看越大哥吗如今你的眼睛好了,我明天一早让人送你回青云山庄!”

闻言,玉如颜倒是怔愣住了----

之前刚离开越羽随穆凌之来山谷的那几天里,她确实有在他面前嘀咕过,说是怀念在青云山庄的日子。

但随着在这里的日子越过越久,她倒是已习惯了山谷里的清幽与恬静。

最主要的是,她也习惯了穆凌之的照顾。还有与他的相处!

如今突兀的听他说要送她回青云山庄,玉如颜有些懵懂与糊涂了。然而,不等她开口再询问他,他已是起身对她道:“早上起得太早,你去床上睡午觉吧,我还有事要与下属们商议!”

说罢,他已是脚下不停,逃也似的走了!

玉如颜怔怔的呆坐了许久,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在她的本质里,她不是一个喜欢随波逐流之人,所以,到了一个地方习惯后,就不想再随意变动,所以。陡然听说明天要离开这里,回去青云山庄,却是让她一下子慌乱起来。

然而,一想到可以见到越大哥,她心里还是生出了几分喜悦。

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的眼睛更是他花尽心血治好的。如今她复明了,也是时候去感激他,也可以去看看他。

她心里同样好奇那个有着最温暖声音的越大哥会长什么样子,还有那些陪伴了她三个月的婢女们长什么样子,她还想看看青云山庄是不是如越大哥描绘般那么优美好看,有这个山谷美吗?!

但听穆凌之方才的口气,似乎不会陪她一起回去。

想到这里,她心里生出了几分怅然,心里仿佛丢了什么东西似的,有些魂不守舍起来!

睡意袭来,她爬上床,心里暗道,等晚上再找穆凌之好好说一说,让他陪自己一起去青云山庄才好!

她又想到,以他以往对自己的百依百顺,只要自己开口,他必然会同意的!

想到这里,玉如颜心里的忧虑消散了,吃得饱饱的,睡得也是格外的香甜

等穆凌之再回到营帐,看到熟睡中的玉如颜,心中一痛,坐在床边痴痴的看着她,久久没有移开眼睛。

手指轻轻抚过的她的眉眼,怎么也舍不得再拿开

许久,他默默的来到书桌前,提笔写好一封信,拿牛皮袋装好。

待铺好纸张,要写第二封信的时候,他却踌躇了许久,久久都没法下笔

将写好的信与那十二对他最珍爱的糖人装在一起,再去衣橱里替玉如颜收拾衣裳。

等忙完一切,在他经过衣架时,目光突然一震----

他早上换下的那件银白色的外衫,明明搭在衣架上,如今却是不见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穆凌之慌乱着急的开始在屋里四处翻找起来。

可是。营帐里都被他翻遍了,却是没有看到衫子的影子。

穆凌之急得不行,立刻出营招来暗卫,问是不是他们帮他将外衫收起来清洗了?

可是,八个暗卫却是没有一个人见过他那件如珍宝般看重的外衫。

这下,却是将穆凌之急坏了!

在听到司马容封锁山谷他都没像现在这般着急过,眉头紧皱,脸色铁青,一脸的阴郁。

这时有暗卫想起,说是之前看到玉如颜抱着一把东西出营帐,不知是不是被她给丢了?

闻言,穆凌之这才想起,或许是玉如颜以为那衣衫太破旧,就将它当不要的衣衫给扔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命八名暗卫去营帐四周寻找。

而他自己,更是第一个急不可耐的到处找寻起起来

玉如颜醒来后,走出营帐,看到的却是几个大老爷们,围在一起手忙脚乱的补着一件破烂的衣衫。

而穆凌之却拧着眉毛站在旁边一边指手划脚,一边又不停的提醒他们,让他们缝补好一点。

玉如颜很好奇的看着,看这一群大老爷们,平时舞刀弄枪的,今天却要如何去摆弄细如牛毛的绣花针?

大家都全神贯注的看着中间那位暗卫缝补衣衫,连玉如颜走过来都没人发现。

直到她看到那补衣的暗卫,手上被扎出了好多血泡,一脸生无可恋,急得快哭出的来的样子。她终是忍不住‘扑嗤’一声笑出了声。

听到响动,大家都抬头朝她看过来,而那个正在补衣的暗卫一走神,手上又被扎了一下。

他见到玉如颜,却像见了救星一样,连忙道:“主子,既然这衣衫是夫人亲手为你做的,如今她醒来了,还是麻烦麻烦夫人替您缝补吧”

闻言,穆凌之脸上一红,竟是有些害羞起来。然而不等他开口,玉如颜却是一脸迷惑的拿过那暗卫递过的衣衫,一看,这不正是之前自己帮穆凌之丢掉的那件烂衣衫么?

听说这件衣衫竟是她帮他亲手做的。她不由将衣衫拿在手里细细打量。

看着上面不太熟练细致的针脚,她真是越看越嫌弃,皱眉道:“不是吧,这针脚这么粗糙你们确定是我做的?!”

话音一落,她蓦然想起,自己曾在青云山庄时,拿过一次针,当时那些婢女都笑了,说看她拿针的姿势,就知道她是个不善做女红的。

脸上赫然腾起红云,玉如颜再也不多说一句,抱着衣衫逃也似的回营帐去了

天不觉间就黑了下来。

穆凌之回营时,玉如颜正在灯下缝补着衣衫上的洞口。

其实这件银白的外衫,穆凌之虽然喜欢时常穿着。但在穿的时候非常的小心珍惜,生怕会弄坏了。所以,除了左边袖子被早上刺客的铁勾勾破,其他地方倒是完好,不需要缝补。

但玉如颜为了挽回方才在众人面前丢的面子,力求要将袖口的破口处缝补得完美无暇,所以,缝好又拆,拆了又缝,竟是折腾了好久都没有让自己满意,手上却是被针扎到了好几处。

穆凌之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坐在一边看她蹙眉较劲的补着衣衫,心里一片柔软

在看到她又要拿剪子将刚刚补好的地方拆了,穆凌之连忙出手拦住。

他一边摸着她被针扎到的手指。一边帮她将垂到额前的头发轻轻劝拨到耳后,温柔笑道:“缝补成这个样子其实很好了。你眼睛刚刚好,不宜在灯下盯着做针线活太久。”

其实刚刚在帮穆凌之缝补这件衣衫时,玉如颜心里想了很多东西。

一直以来,虽然她不知道失忆前她与穆凌之是如何相处的,但就这些天的相处来看,似乎一直是他在对自己诸多照顾,而自己却是从没为他做过什么。

就拿这件衣衫来说,做工这么的粗糙,他却当宝贝一样留在身边,被自己扔了都还要再捡回来。以此看得出,自己只怕没有为他做过几件衣裳吧。

心里生出愧疚,她有些难为情的看向穆凌之,缓缓道:“那个我之前还帮你做过其他衣裳吗?不会不会就这一件吧?”

闻言。穆凌之先是一怔,接下来却是哑然失笑。玉如颜马上明白过来,脸上又火烧火燎的红了起来,愧疚的抬不起头。

见她这个样子,穆凌之里心里一片悸动,心里更是涌上无尽的心酸难过,不由拉过她的手,一字一句道:“虽然只有这一件,却抵得过千千万万件了,所以,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从来,都是我欠你更多!”

这话,让玉如颜很受触动。

之前在青云山庄里,总听到那些成家的仆妇们与婢女们一起聊天。说的多是家长里短,而家长里短里面说得最多的又是各家的夫君相公。

听那些仆妇们嘴里所说,这天下的男子多是薄情寡幸,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钱的就娶小妾,没钱的也要时不时的去瓦窑或是青楼柳巷眠花宿柳,对家里的老婆却是呼之则来,喝之则去,很少有懂得疼惜尊敬家里妻子的。

所以,如今看着穆凌之这样对自己,玉如颜感觉他与之前自己听到的那些太不一样。

在她的身上,似乎与那些仆妇们所说反了过来,她的夫君天天守着她,对她也很好。更不要说对她呼呼喝喝的了

思及此,她憋红了脸,吞吞吐吐道:“以后,我有时间会多做女红帮你多做几件衣裳”

穆凌之心里一酸,却还是颔首应下,笑道:“你明天要离开这里了,而我也有事要离开。所以,今天这一晚,算得我们在此的最后一晚。”

“我在外面烤了些好吃的,一起去吃吧,也算是”

喉咙哽住,穆凌之没办法说出最后那句话,只是牵过她的手往外走,来到了营帐外的火堆边。

火堆上烤着山鸡野兔,焦黄诱人,看着让人胃口大开。旁边还放着几壶酒。

穆凌之将烤好的兔子肉割下来放到玉如颜面前的盘里,自己却是端起酒壶,闷头喝起来。

玉如颜感觉到今天的他有些奇怪,虽然他什么都没同她说,但他身上那种压抑的气氛她却是感觉到了。

她想,或许,他还在为早上刺杀的事心烦吧。

想到这里,她将杯子伸到穆凌之面前,浅笑道:“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来,我陪你喝几杯!”

她波光潋滟的眸子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着莹莹动人的醉人亮光。倾城的容貌在满天星光的映衬下,散发着夺目动人的光彩,一时间,让穆凌之看得陶醉移不开眼睛。

直到玉如颜将杯子抬高递到他眼皮下,他才恍然间回过神来,看了她手中杯子片刻,终是在里面倒上了酒。

穆凌之喝的酒,是平时和暗卫们无事时一起喝的烈酒,入口辛辣。玉如颜浅浅啜了一口后,感觉烧喉咙,于是干脆学穆凌之,直接一杯倒进了肚子里

穆凌之刚要开口拦她,让她喝慢一点,可是,烈酒下肚,喉咙间有点烧灼的感觉,但一路流到肚子里却暖洋洋的,所以,玉如颜又向穆凌之要了第二杯。

本是不想再给她,怕她喝醉,但一想到明天一早要送她离开,或许,让她醉了也好,免得离别时太过伤情难过。

这样一想,穆凌之心里也是难舍伤心起来,不禁又给她倒了酒。

第二杯下肚,玉如颜脑子就有些沉了,她支着下巴定定的看着穆凌之俊美无畴的侧颜,突然开口道:“光喝酒也是无聊,要不,你还是继续给我讲那三皇子与五公主的故事吧!”

穆凌之侧头看向她,深邃的眸光里闪过悲痛不舍。片刻后,他缓缓道:“好,今天我给你一直讲到三皇子与五公主最后的结局吧!”

从古清儿之死五公主被关起来,到三皇子怀疑五公主与刺客勾结,到最后两人决裂,五公主离开王府远走大齐

穆凌之仰头望着星空,向她娓娓道来,他话音最后落下时,玉如颜的眸光里亮起了水雾。

在穆凌之讲故事的期间,她已是不觉间又喝下了三杯酒,头越发的昏沉,可是,脑子里却是异常的清醒。

她怔怔的看着垂下眸子的穆凌之。心里很痛,语气凉凉道:“你确实,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两人就这样分离了?”

穆凌之没敢回头去看她,一直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苦涩笑道:“也许吧,五公主被伤得这样深,她又如何会再愿意再回头或许,她不回头才是对的,也可以免受后面更多的磨难与不幸罢”

玉如颜默默的听着,却是没有再回他的话,目光一直胶在他的身上,似乎凝眸在看着他,又似乎是凝眸在想着自己的心事,神情湮没在忽明忽暗的火光里。看不分明

月上中天,火堆的火光慢慢的熄灭,而玉如颜却是靠在穆凌之的怀里睡着了。

穆凌之将她抱回营帐的大床上。将她放下时,她的双手却勾着他的脖子一直不松开,无法,穆凌之不想吵醒她,就抱着她一起睡下。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也或许因为知道今晚是最后与她的相守,更或许是因为好久好久没像现在样两人亲密相拥的睡在一起,穆凌之的情绪异常的燥动。

他全身紧绷,感觉体内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着

但想到对她应下的承诺,在她没有恢复记忆前,不能对她做越分的事,所以。一直咬牙忍着,任由心中的那团火将他身体里里外外煎烤着

这一边穆凌之拼命咬牙忍着身体的焚烧,但趴在他胸口睡觉的某人却并不老实,一双滚烫的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着。她似乎也因为喝了酒,身体同样滚烫,所以,一直想找处冰凉的地方降降温,于是,将穆凌之从头到脚都摸遍了

摸到最后的结果就是,穆凌之心中的那团火终于要爆发了,双唇死死的钳住了玉如颜的娇唇,不愿意再放开

而口干舌燥的她,在穆凌之嘴里感觉到丝丝清凉,竟欢喜的压上去。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磨人的小妖精!”

一声低吼,穆凌之再也顾不了其他了,翻身将某人压在身下,攻城掠地,再也不跟她客气半分

玉如颜梦到自己在做一个很是无耻羞涩的春梦。

梦里,她竟是与穆凌之做了夫妻间要做的那些事。而且,梦里的她,竟是对他再无半点反感,甚至感觉到阵阵欢愉,而这种欢愉那么真实,竟是让她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

然而,等她突然梦醒,睁开眼的那一刻,看着自己赤身**躺在同样不着一物的穆凌之怀里身。她才惊愕的发现,她做的春梦竟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