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九十四章 登徒浪子

越羽本是想向玉如颜介绍穆凌之,可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介绍话语,越羽竟是不知如何开口了

最终,他只得说道:“他是你之前认识的人,叫穆凌之,听说你在这里,就来看看你!”

听到越羽的话,玉如颜彻底打消了心里对穆凌之的顾虑。【最新章节阅读.】虽然心里对这个有些莽撞的男人心里不太喜欢,但一想到他知道自己之前的熟人,不由朝穆凌之微微一笑,道:“穆大哥竟是之前就认识我么?太好了,那还请穆大哥告诉我以前的事吧”

看着她一副急不可耐想知道的样子,越羽连忙道:“穆公子刚刚赶远路过来,还没用膳,还是先让他去休息半刻,吃点东西再和你说。”

玉如颜还想说些什么,被越羽哄着进屋道:“你吃药的时间到了,想要眼睛早点看见东西,可要准时喝药才好”

越羽拉着玉如颜进屋喝药,穆凌之并没有离开,而是傻傻的跟在后面,怔怔的站在门口,却没有再进去

趁着玉如颜喝药睡下的功夫。越羽与穆凌之来到客栈外面的雅间里。

一落座,穆凌之着急的问道:“大哥,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为什么好好的会失忆?”

越羽轻轻喟叹一声,沉声道:“当时,她跟着我离开,一上马车就哭得一发不可收拾后来,我看她哭得太可怜,就点了安神香让她睡下。可是没想到,她毫无征兆的发起了高烧,在下马车时,头又磕到了车轮上昏迷三日才醒,可惜,一醒来,竟是忘记了一切前尘往事,失忆了”

听到越羽的话,穆凌之心头痛到窒息----

他就知道,相比她说那些残忍的话来伤害自己,其实她才是最伤心难过的!

嘴唇轻轻的颤抖,他焦急的看着越羽,恳求道:“大哥,她的失忆症到底是因为高烧引起的,还是因为磕到了头她的失忆症还能治好吗?”

越羽蹙眉不语,心里同样着急,无力道:“其实。我也没有查明,她的失忆是因为高烧引发的,还是因为撞到了脑袋,抑或是她心里太过痛苦,不由自主的想遗忘这一切”

越羽的话让穆凌之更是伤痛,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口喝干了面前的酒。

穆凌之心里苦,越羽心里也苦。他重重叹息一声,想起呆会玉如颜醒来,必定会迫切的向穆凌之打听她之前的事情,不由叮嘱道:“她初初失忆时,想着她之前那么痛苦,我一时间想着,或许让她就这么一直忘记前尘往事、无忧无虑的过下去也是好的所以,当时她问我她是谁时,我没告诉她,只是说,她是我从路边捡回来的病人”

“后来,我每次下山,她都会托我帮她打听她的身世,怕她的亲人在找她虽然平时在庄子里,她总是一副开开心心的样子,但是我知道,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一直在寻找之前的记忆,所以”

话语停住,越羽清亮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对面一脸惶然的穆凌之,一字一句道:“所以,是让她继续这样忘记一切的生活下去,还是告知她之前的一切,帮助她恢复记忆----全看你如何定夺!”

从越羽肯主动告诉他玉如颜的消息那一刻时,穆凌之已是知道,他愿意将玉如颜重新送回到自己身边。

如今听到他这样说,穆凌之心里更是涌过一股暖流,他不知道,此生他欠下越羽的这份恩情。他要如何偿还!?

他凝神思索着越羽的话。良久,他抬起头咬牙说道:“大哥,我想带她走。”

说这话时,他眸光坚定,语气更是不容质疑。

“以前的痛苦与磨难都已过去了,如今我与她之间再没有阻拦障碍。我想,她真正的快乐,不是一无所知懵懂的活着,而是要看到生活的希望,了却她心里的愿想,这----才是属于她真正想要的生活!”

越羽正是与他一样的想法,所以才会带他来见玉如颜,如今听到他这样说,越羽艰难的点点头----

虽然知道,此番是将玉如颜留在自己身边最后的机会,但是,他的内心不允许他再做伤害玉如颜的事。所以点头同意了将玉如颜交还到穆凌之的身边。

但随着自己的点头应允,越羽的心却是瞬间空了----

他知道,从自己答应穆凌之的请求这一刻起,玉如颜再也不可能属于他了

看着面前一脸感激欢喜的穆凌之,越羽沉声道:“我可是让你带她走,可是”

想起梁王之前的顾虑,越羽的神情也凝重起来。

不可否认,这也是他将玉如颜送回穆凌之身边的最后的顾虑

越羽欲言又止,神情也是凝重严肃起来,看得穆凌之微微一怔。

聪明如他,已是知道越羽心里必定还有什么顾虑,连忙道:“大哥有什么不放心的,请直说!”

“有你在她身边,我却是没什么不放心的。”

苦涩一笑,越羽细细思索片刻,终是开口说道:“你只知道颜颜离开大梁前你父皇找过她,但你可知道,你父皇对她说过些什么?!”

闻言,穆凌之神情一震,身子不同绷紧,声音里带着急色道:“这个我却是不清楚,因为听父皇身边大太监所说,那晚父皇只让颜颜一个留在殿内,其他人都在外面,没有谁听到父皇对她说了什么大哥可是知道内情?!”

看着一脸急切的穆凌之,越羽在心里思度了良久,不知应不应该将梁王与玉如颜说的话转告给穆凌之知道,必定,当中可是牵扯了当朝新君的一些事情

但是最终,想到玉如颜,越羽还是决定,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告诉给穆凌之知道。

他将那日从玉如颜嘴里听到的。一一向穆凌之道来

“所以,一切的一切,不管是你母后,还是你你父皇,皆是因为怕十年前旧事重演,才会一次次的逼着她离开!”

沉声讲完一切,越羽忍不住也是轻轻叹息了一声!

而从越羽嘴里得知一切真相,穆凌之震惊的呆在了当场----想到她为了自己所承受的压力与伤痛,心里更是心痛愧疚她不已!

“所以,你若想带她离开,若是想让她以后生活真的再无忧愁,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再伤害到她,更不要让她再夹在你与新皇之间左右为难”

越羽最后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玉如颜醒来后,越羽没有食言,带她去了漱玉馆。

三人来到二楼的雅间,越羽让人将漱玉馆内所有的招牌菜都端上桌,再一样样的挟到玉如颜的碗里,轻声细语的告诉她,这是水晶肘子,那是芙蓉鲜汤

穆凌之静静的坐在玉如颜的身边,就像往常一样,按她平时喜欢的口味。将饭菜挟到她嘴边亲手喂她吃。

平时在庄子,越羽虽然也是对她照顾得很细到致,但吃饭时,只是帮她挟好饮饭菜放在她面前的碗里,却是没有像穆凌之这样亲手喂的。所以,他的这番举动,不由让玉如颜愣了愣!

她有些反感的不肯去接穆凌之递到嘴边的东西,脸红道:“穆大哥自己吃就好,我有越大哥帮我挟菜,不用再麻烦你了!”

她这话虽然听起来很客气,但却是明显的对他疏离不喜。

而且,她边说还边悄悄的挪动着位置。往越羽那边靠。

这些小动作看在穆凌之眼里,让他眸光一暗,心里一片伤痛----

他不怪她对自己的疏离与不信任,因为,在她最痛苦无助的时候,自己却没有陪伴在她的身边,一直是越羽在悉心的照顾他

看着穆凌之脸上讪然的神情,越羽淡然一笑,缓缓道:“凌之,我想同颜颜单独说几句话”

闻言,穆凌之轻轻放下手中的碗筷,打开门一个人走了出来。

他一走,玉如颜顿时感觉轻松自在多了。多一个外人在,她总是感觉很别扭,虽然越大哥说这个人是之前她所认识的人,但她还是不太习惯。

她一边高兴的吃东西,一边笑着问越羽要与她说什么?

深深吸了一气压下心头的慌乱不舍,越羽宠溺的替她抹去嘴边不小心沾到的点点油渍,咬牙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淡然随意。

“颜颜,其实穆凌之是你的未婚夫。知道你不见后,特意来找你回家的”

“叭!”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手中的筷子握不住掉到地了,目瞪口呆的怔在场。

“越大哥,你你说什么?”下一刻,玉如颜很是吃惊的向越羽所在的位置看过去,她慌乱不知所措的蹙眉道:“我我竟是有婆家的人了么?”

越羽看着她害羞又害怕、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一痛,感觉话一出口自己就后悔了,可是,他却不得不继续往下说。

亲切的拿过她的手,给她安抚的力量,越羽苦涩笑道:“像颜颜这么漂亮的女子,当然会有人喜欢倾慕。你的未婚夫是一位好人,他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

话间未落,玉如颜却是变了脸色!

她已是明白了越羽话里的意思,顿时心里一慌。再也没有心思吃东西了,不由自主的上前,摸索着抓住越羽的袖袍,紧紧的抓在手里不肯松手,眼睛红了,声音哽咽道:“越大哥,你你是要赶我走了么?”

她眼睛红红的样子,极其的惹人怜爱。听着她不舍的话语,还有可怜兮兮的样子,越羽的心都要碎了,但也只得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越大哥并不是要赶你走,而是你既然已到找亲人。总要回到亲人的身边。我我终是不能守在你身边一辈子”

双手在袖袍轻轻的颤抖着,越羽心头伤痛,好想收回方才的决定和说出口的话,可是,为了以后让她不恨自己,他终是狠心的放她离开

“可是可是你之前告诉我,我是没有亲人的,所以所以我一直将越大哥当成惟一的亲人,如今突然冒出一个未婚夫越大哥,我不想跟他走我的眼睛还没好呢,我还没见过你的样子,也不知道青云山庄是什么样子,我不想走”

玉如颜说着说着,终是忍不住哭了起来,晶莹的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滴----

自从她失忆以来,认识的第一个人,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越大哥的。当时,她慌乱失措,眼睛看不见,记忆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谁,来自哪里,家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办,感觉被世界孤立一般。黑暗又可怕

是越羽温暖平静的声音,像股清流,潺潺流进她的心里,将她心中的慌乱、害怕、无措一一抚平

后来又将她带回青云山庄,将她当成亲人一样照顾,像她的亲大哥一样,对她好到没话说,更是费尽心血的帮她治着眼睛

其实,相比想知道自己的模样,玉如颜更想看一看这个温暖陪伴在自己身边、给予自己温暖安宁、关怀照顾的越大哥是个什么样子?

而如今,她的眼睛眼看就要好全了,可以看到东西了,也可以看一看他的模样了,他却要让她的未婚夫带她走,那么,以后她还有机会再看到他吗?

一想到这里,玉如颜心里酸楚心痛不已,她一直以为自己以后就如同这三个月的时光一样,是要与越大哥在青云山庄快乐的生活过日子的,没想到,才短短三个月,竟是要马上分开了

但是,即便她心里再不舍,她也明白,自己眼睛不便,与越大哥又非亲非故,他已经大发善心的收留照顾了自己三个月时间,如今自己家里人找来,她那里还好意思一直赖在他身边不走。

想到这里,玉如颜纵然心里很是不舍,更是很难过,但还是乖巧懂事的应下。

她低下头,渐渐松开了拉着越羽衣袍的手,吸吸鼻子,声音难过哽咽道:“那以后以后我还能再去青云山找越大哥吗?或者或者我呆会问了问了他家乡在哪里,越大哥有时间也来看看我可好?”

见她依依不舍的样子。越羽心里更是难过,也只得强忍着心里的痛,勉强笑道:“这个是自然的。青云山庄你随时可以回去。而我,也会经常的去看你。”

说罢,越羽掏出身上那块小小的羽牌放进她的手掌里,柔声道:“这是越大哥送你的羽牌,你好好留在身边,以后想来青云山庄,或是需要什么帮助,都可以拿着它去越家的店铺找我!”

小小的羽牌握在手心的那一刻,玉如颜心里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她细细的摩挲着羽牌上面雕刻的花纹。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门外,穆凌之一脸晦然的默默站着,里面两人的对话无一不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朵里!

听着玉如颜对越羽的声声不舍,穆凌之突然惊恐绝望的想到,会不会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世上的许多东西都改变了,譬如玉如颜的心意!

这个念头一从心里闪过,他已是绞心的痛起来。

但是,下一刻,他的眸光却是更加的艰定,心道,不管以后玉如颜要在他与越羽之间选择谁。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一定会努力让她再次爱上自己

入夜后,一辆低调平常的青辕马车趁着夜色朝着城外驶去,并不做停留,仿佛一心想离东都越远越好

第二天一大早,新皇龙案上收到了凌亲王的奏章,自请归隐山野,不再过问朝堂政事,也不理一切俗事,并上交了手中所有的兵权

新皇大惊,亲自带人赶到皇陵寻找凌亲王,无果。又赶到亲王府与亲王别苑。可是,到处都寻遍了,都没有了穆凌之的身影

仿佛一夜之间,闻名天下的战神凌亲王,就这样消失了在众人的视野里!

当清晨第一道阳光爬上树梢时,玉如颜从睡醒中懵懂的醒了过来。

虽然是在颠簸的马车上,可是这一觉,她竟是睡得很安稳,丝毫没有感觉到马车赶路时所带来的颠簸震动。

直到鼻间传来穆凌之身上那种独有的淡淡好闻的香味,她才猛然间发现,自己竟是醒在他的怀里。

脸上顿时一片通红,玉如颜连忙从他的怀里弹起身,飞快的离开他的身体,坐到了他的对面去了。

可是,她方才弹起的那一下却是太猛,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来不及反应躲开的穆凌之的下巴上。

一声闷吭,听那声音,感觉被撞的人很痛苦。

玉如颜决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登徒浪子’,让他知道分寸。要严肃的告诉他,虽然她与他之间是有婚约的,但也不能这么随便乱来,趁着端水给她喝时摸手,给她擦汗时手又摸到她头上去了,而今更过份。竟是趁她睡着,将她直接搂怀里了!

简直----无耻流氓下作!

越想越气,她终是忍不住涨红着脸对对面的人叱道:“昨晚就跟你说过了,不要仗着你与我定下的亲事就动手动脚我们、我们毕竟还没有正式拜堂成亲,你怎么可以可以随意的动手动脚。越大哥说你是好人,我怎么觉得,你你”

本想骂他是轻浮之人,但想想,他以后终究要成为自己的夫君,现在对他太过严苛,骂了他,只怕以后在婆家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

想到这些。玉如颜就收住嘴不再说什么了。而一旁的穆凌之听了她的训却是一直没有吭声,也不反驳她说得不对,也不承认自己做错了,只是闷头不吭声。

一直没听到他的回声,玉如颜不禁想,是不是方才自己那一下撞得严重了些,让他痛得说不出话来了?

于是,她只得忍住心里的不悦,闷声道:“方才撞到你很痛吗?”

穆凌之摸摸有些疼痛的下巴,正要安慰她说,这点小伤小痛对他来说比蚊子蛰一下还不如,那里会像她担心的那样很痛!

不过。安慰的话堪堪要说出口,穆凌之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的亮光,下一刻,却是捂着自己的鼻子哼起痛来,声音痛苦道:“嗯,撞得很痛,鼻子流血了!”

一听说竟然是撞到鼻子流血了,玉如颜不由慌了,正要给他道歉,突然想起什么,面上一冷,冷声道:“我明明是撞到你下巴,怎么会鼻子出血?你你是欺负我眼睛看不见么?”

“你撞到我下巴时,下巴磕到了牙齿,牙齿又咬到舌头我一时痛得没止住,鼻子撞到了车厢上出血了!”

“”

“虽然这鼻子不是你直接撞出血的,但也是因为你刚才撞我下巴引起的,所以----你要怎么赔我?”

穆凌之擦擦毫发无损的鼻子,毫无廉耻的说着瞎话。眼睛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玉如颜的脸一阵白一阵红的变幻着,嘴角忍不住勾起了笑意。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她同时也从穆凌之的声音里听出了几分揶揄,不由大抵明白了他是在捉弄自己,心里生出恼意,不想再搭理他,偏过头,拉开了车窗上遮阳的帘子,闻到空气里馥郁深厚的花木草香,心神一荡,正想让马车停下下车走走,蓦然想起昨晚与越羽的离别,心里一酸,眼泪就不自主的掉下了。

她鼻音很重的问穆凌之,他们如今要去哪里,她的家在哪里?

闻言,穆凌之倒是被她问得怔住了----

昨晚带着她与越羽道别离开东都后,他心里想着父皇生前的顾虑、以及越羽对自己的殷殷嘱托。当即给小刀留下一封请隐的奏折,就带着玉如颜逃也似的离开了东都。

当时,他一心只想着带着她离东都越远越好,根本来不及思量要带她去哪里,所以,被她一问,他倒是认真思索起来。

然而,不等他想好带她去哪里隐居,玉如颜却突然开口道:“赶路无聊,你不如给我讲讲我之前的事吧!”

正在思索着自己问题的穆凌之,被她再次问到了,过了片刻,他才稍显紧张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我想知道,我家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与你又得怎么定下姻亲的?”

玉如颜回身面向他,静静的等着穆凌之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