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八十八章 明珠伏法

木梓月求得越羽同意,放她出牢去给木府一门做最后的送行。【无弹窗.】

囚车押送着木梓月从大理寺出来,一路向菜市口走去。

沿途,店铺都悉数关了门,街上也看不到一个人,大伙都跑去菜市口看热闹去了,所以,一路下来,格外的冷清

木梓月冰寒的眸光定定的看着前方的道路,脸上一丝神情也没有,就连最终到达菜市口,看着那一地的囚犯,看着自己的父母兄长马上要死于刀下,她的脸上也没有再起波澜

离午时越来越近了,围观的群众很兴奋,而跪在场地间的死刑犯们却是更加哭天抢地的痛哭起来,他们害怕、不甘、不想死,但到了此时,又有谁能来救他们

木相面容呆滞,一夕间已苍老成一个垂暮将死的老人,全身上下没了半点朝气;而跪在他左边的木夫人也是一脸死灰,脸上的形容再也没了平时精明利害的样子,一身囚衣跪在那里,身子伛偻。早没了相府夫人的凌厉风光;而跪在另一边的木梓阳眼神里却闪烁着害怕,眼睛不敢去看身边刽子手手中提着的森冷大刀,全身像抖糠一样剧烈的颤抖着,一副极其怕死的样子,眼神惊恐慌乱

这一切,都看在了街口囚车上的木梓月眼里

她眼神空洞麻木的看着的自己至亲的亲人跪在刑台上,独剩的一只眼睛,似乎在看着年迈的父母,又像在看着前方的虚无

最后,冰冷木讷的目光终是落在了穆凌之的身上。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穆凌之还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他抬头看去,正好对上木梓月的眼睛,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木梓月突然朝他极其婉约的莞尔一笑

她一身囚服,头发凌乱不堪,脸上一只眼睛也瞎了,坏掉的眼珠暴露在外面,很是瘆人可怕。脸色也是苍白如鬼,却努力对穆凌之扬起了笑容!

穆凌之没想到她会来,但到了此刻,想到她做下的事,他却是对她已无半分情谊,也淡不上恨,只是剩下一丝可怜惋惜。

他定定的看着如今不人不鬼的木梓月,不明白,曾以他所熟知的大家闺秀如何成了如今可怕歹毒的恶毒女子。

而正在此时,菜市口的百姓也发现了木梓月,不由一个个对面前这个毒蝎心肠的女子狠狠的痛哭起来,随着那漫天的咒骂声,刑台上的木相与木夫人,还有木梓阳也看到了囚车里的木梓月,顿时,三人神情都僵住了。

看着自己的亲人被砍下脑袋,死在自己面前,是何其的残忍?

木夫人曾在大牢里就同她说过,一定不要来刑场,一定不要来看他们砍头的惨状。可是没想到,她还是来了。

想到今日一过,自己一门死光死绝,就剩下她一个,木相心里也是悲痛欲绝。再想到明日,她却要接受更痛苦的五马分尸之刑,更是痛苦万分,不由朝木梓月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高喊道:“女儿,你回去,你回去,不要在这里,你快回去”

囚车里的木梓月看着自己的双亲。心里已是落下了血泪,但面上却是平静到一丝波澜都没有,眼角也不曾滴下一滴泪来。

她在囚车里跪下,向着刑台上嗑了三个响头,嘴角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来,声音清脆甜美如黄莺出谷,一字一句道:“爹爹,娘亲,哥哥,不孝女小月来送你们最后一程你们一路走好”

说罢,她一直朝着刑台方向嗑着头,一直嗑到午时到了。穆凌之扔下斩首令,她才停下嗑头,瞪大眼睛看着刽子手手中的钢刀砍在父母兄长的脖子上

那喷薄的鲜血,那滚落在地的人头,那蜿蜒成河的血流,那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的一张张熟悉面容,一刀一刀的刻进了木梓月的心里

别苑里,春花挑开窗户,扶着玉如颜到窗台前坐下,指着窗外桃树上抽出的新枝,欢喜道:“主子,你看,春天来了,桃树都长新芽了!”

话一出口,她蓦然想起,自己家的主子如今明明看不见,自己却提起这个,不是惹她不伤心么。

她连忙跪下请罪,去被玉如颜拦住了。

玉如颜毫不在意的淡然一笑,道:“寒冬终于过去了。这春天一来,不但天气越来越暖和,万物复苏,景致也是好看的。我眼睛看不见,以后可得辛苦你们两个多给我讲讲好看的东西。”

两个丫鬟闻言心里涌上了心酸,秋月不禁劝道:“主子的眼睛会好的,翼太子不是说了吗,一定会帮主子治好眼睛的,主子要对他有信心。”

闻言,玉如颜神情一滞,下一刻却苦涩笑笑,不置可否。

春花给她身上披上遮风的披风,道:“主子,今日那木家一门在菜市口抄斩,听说整个东都的人都跑去看热闹了,人人都在拍手称快,若不是因为皇后娘娘大丧期间,不能见炮竹丝乐之声,奴婢估计,还会有人放鞭炮庆祝呢。”

一说起木家一门伏法,全东都的人都是语气里带着解恨的欢快之意,春花也不例外,语气欢喜极了。

听着她语气里的兴奋,玉如颜心里却是没有过多的欢喜兴奋,她神情平淡,轻轻叹息一声,语气淡然道:“世道轮回,苍天有眼,不会冤枉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世间做恶之人,一切,皆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秋月笑道:“是啊,也幸得殿下英明,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端了大皇子与木相的老窝,将他们做下的坏事及时的揭发,让他们接受应得的惩罚,真是大快人心呐!”

听她说起穆凌之,玉如颜眉眼间不觉间涌上一丝甜蜜的笑意,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其实穆凌之早在几天前已是发现了运赃银进城的马车,他一直不动声色。每日就是在牢房里陪着玉如颜,给她做好吃的,和她说话聊天解闷,其他时候也是在宫里守灵,仿佛再也没有处理政务和朝廷上的事。

而大理寺查案的事,他也不插手,全权由越羽一人去做,他静静蛰伏着等待一个契机,一个可以让父皇想网开一面都不可能的契机。

大理寺公审那一日,全城瞩目,这个时机却是最好曝光木相与穆云之恶行的时候,当着全天下人的面。梁王即便心里再不忍,也不得不严办了这两条国之蛆虫!

穆凌之狠下心揭发木相与穆云之,其一是两人狼狈为奸,罪恶滔天,放任他们下去,只怕会对大梁造成更坏的影响。

其二,他想到,玉如颜身上的冤屈已到了解清的时候,到时,等母后的大葬一过,他就娶她,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那怕带她为母后守皇陵也好,只要是能够离开东都,离开这扰人的一切,他都愿意。

所以,在临走之前,他要帮小刀扫清登上帝位路上的一切障碍,让他日后能够顺利登基。

而对小刀最大的障碍就是大皇子穆云之与木相,若是不能彻底铲除他们,穆凌之如何放心留下小刀一人,放心的离开?

这些,之前穆凌之都有与玉如颜说,也将心里的计划告诉了她,所以,看着如今一切事情都朝着他预料中的方向顺利发展,她的心里也很是放松高兴,盼望着京中之事早日完结,她就可以与穆凌之离开之里,双宿双飞了

一想到以后可以彻底放下一切烦恼,与穆凌之过平凡安稳的生活,玉如颜恬静的面容上漾起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

正在此时,院子外面跑进来一个小丫头,气喘吁吁的进屋,跑得满脸通红道:“主子,不好了,不好了”

响动惊动了窗前的主仆三人,春花看着小丫头冒冒失失的样子,不由不悦的拉长脸道:“大呼小叫的干嘛呢?没见到主子在这里吗”

春花板起脸准备好好教训教训这些不懂规矩的丫头,却被玉如颜拦住了,她开口问道:“发生何事了?”

小丫头回转两口气,着急道:“主子,刚才殿下特意派人回来说,说说那个木梓月逃走了,让咱们别苑小心防备,也让主子千万不要出门,说是,说是怕那个木木梓月丧心病狂。会来找主子报复呢”

小丫头脸都急红了,而春花与秋月听了也是吓得瞬间变了脸色,不由自主的就去关门关窗户,仿佛木梓月马上就要杀进来了。

在她们眼中看来,歹毒狠辣的木梓月就像个杀人狂魔一样让人胆颤害怕,何况春花与秋月两人还曾经在她手下吃过亏,更是亲眼见过她手执匕首要割玉如颜脖子时,狰狞可怕的样子。

所以,得知她竟是逃出来了,一想到她对玉如颜的仇恨,三个丫鬟都如穆凌之的顾虑一下,认定木梓月一定会来找玉如颜报仇的。

而玉如颜却一点都不害怕,她蹙眉凝神想了想,问传话的小丫头道:“她不是关在大理寺的大牢么,怎么逃出来了?殿下呢,刑场一切可还顺利?”

小丫头回道:“听说,木梓月是求了翼太子去刑场送她爹娘最后一程,后来后来亲眼看着她木府一门被砍了脑袋后,在回大理寺的路上,到了护城河边,她口吐鲜血不止,人也快没了气息,押送她的官差怕她死在路上,交不了差,就打开囚车送她去附近的医馆抢救,没想到没想到她刚被抬下了囚车,就翻身跳进了护城河里逃走了!”

在大梁有这样的规矩,越是重犯,在行刑之前看护他的官差越要小心保住犯人的性命,防止徇私舞弊。

因为之前就有发生过这样的案例,被判了腰斩之刑的人,家人出钱买通看守的官差,故意让犯人找机会自尽死了,逃避重刑时的痛苦。

从那以后,大梁的律法里就明确规定,判定死刑的犯人,告别是被判重刑极刑的犯人,在行刑之前,都要确保犯人的性命。

所以在看到木梓月快没气息时,官差才会一时着急被她骗了,让她逃了出去

听了小丫头的话,春花与秋月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今寒冬刚过,春寒更是刺骨,那护城河里迄今都结着一层薄薄的寒冰呢,这一跳下去,只怕冻也得冻死了。

想到这里,三人竟是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而玉如颜听到这里,面上一沉。心里生出几分冰寒,沉声道:“殿下可是带人搜寻她去了?可有结果?”

那小丫头点头道:“正是,殿下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带人去了护城河搜寻,可是一直还没有找到人殿下担心木梓月侥幸活命后会来找主子报复,特意让人回来告诉主子小心防备”

小丫头走后,春花与秋月迭声吩咐别苑里的下人关紧院门,加紧防备,个个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听着别苑下人们人心惶惶的四处奔走忙碌慌乱的样子,玉如颜招呼春花进来,让她吩咐下去,打开别苑大门,大家各做各的事情,像平常一样,不要慌乱害怕。

她冷冷笑道:“我倒是盼着木梓月的到来。”

可是,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听到关于木梓月的消息,而她,并没有偷偷来别苑找玉如颜报仇

吃过早饭,玉如颜对春花秋月道:“今日是玉明珠行刑的日子,随我去大理寺送她最后一程。”

说罢,让下人准备好马车,领着春花与秋月朝大理寺而去。

她赶到大理寺刑场时,刑房的人正在往玉明珠的四肢和颈脖上套上结实的绳索。而玉明珠却拼命的挣扎着,尖叫连连,死都不肯就范,最后被刑房的官差死死按在地上。

见到玉如颜到来,玉明珠惊慌窒息的心仿佛看到了最后一丝亮光,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扑到玉如颜面前,死死抱着她的双腿不肯放,撕心裂肺的哭道:“妹妹,救救我,我不要被分尸啊,哪怕被一刀砍了脑袋也好五马分尸太可怕了,我亲眼见过母妃是怎么样的死法。我不要啊求求你了,你去帮我求三殿下,求翼太子,求梁王,那怕是砍头也好,我不要五马分尸啊,不要啊”

玉明珠因为之前亲眼见过莲妃被五马分尸的惨状,如今想到自己也要受这样的极刑,心里已是恐惧崩溃到快到癫狂。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也要像母妃一样,被撕裂成一块一块的可怖样子,肠子内脏血水流一地,她已是吓得神魂俱裂,一看到那些绳索已是胆子都要吓破了

听着玉明珠声声哀求痛哭声,玉如颜冷冷道:“砍头与分尸都不过一死,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到了此时你还去在乎这些,不觉得可笑吗?”

闻言,玉明珠全身一滞,怔怔的看着一脸冷漠淡然的玉如颜,突然心里一恨,指着她破口大骂道:“毒妇,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姐姐,我今时今日所遭遇的一切全是因为你。你竟是一点姐妹之情都不顾及。呵,我知道,你都巴不得我死呢,那里会愿意帮我”

看不见她的形容,但玉如颜在心里也能想像她如今是个什么样恶心面容,不由冷冷笑道:“顾念姐妹之情?呵,你在一次又一次害我性命时可有想过我是你妹妹!”

“你在与外人联手将我一次次逼入绝境时可有想过我们是同根所生!”

“当初我被押上断头台时,你对我说过的那些恶毒话可曾还记得!就连我死了你都不愿意放过我,口口声声要将我碎尸丢到乱葬岗去喂狗,这些,你可都还记得?!”

玉如颜的声声质问,逼得玉明珠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绝望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玉如颜。陷入疯魔般的喃喃自语着。

“你是我的克星,母妃没有说错有你就不能有我好可怕,太可怕了我甘心,我不甘心”

听着她的胡言乱语,玉如颜又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父皇好心饶你一命,你却不甘愿,杀了看守嬷嬷从落英庵里逃到大梁来。而你来大梁不过是想方设法的找我寻仇。可是,从头至尾,我并没有做过冤枉你,或是陷害你的事。不论在大齐,还是大梁,不管是你还莲妃,你们最后的下场,皆是你们自己造下的罪孽,怨不得任何人!”

“你放心好了,在你死后,我不会像你对我一样,将你扔到乱葬岗喂野狗。即便我恨你,但我看在你终究是大齐公主的份上,不想惹世人嗤笑我们大齐,我会将你安殓好,找个地方埋了你放心去吧!”

时辰已到,刑房官差又上前来抓玉明珠。她已吓到疯魔,惊恐的尖叫道:“你们不能杀我,我是大齐的长公主。你们不能定我的罪,我要回去,我要找我父皇”

“你已被齐王削除皇藉,贬为庶人,赶出大齐了!”

越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刑场,他将齐国送来的国书打开递到玉明珠面前,冷冷道:“齐王已下国诏诏告天下,去除你皇藉身份,贬为庶人,并将你赶出大齐。不再属于大齐子民。你的生死一切都与大齐无关!”

此言一出,玉明珠彻底如遭雷击,震在当场----

之前出事被关进大牢后,她想尽办法的将自己出事的消息传回到大齐,想让齐王派使臣来与大梁协商,保她性命,接她回去,那怕再将她关进落英庵一辈子,她也愿意,再也不逃出来了

可是世间没有后悔药,以齐王薄情寡淡的性子,他的这些女儿,从来都只是他用来与各家和亲维持国家安定的棋子罢了,那里会为了犯下重罪的玉明珠来得罪大梁。何况,玉明珠之前在大齐做下的事已是让梁王心生恨意,如此一来,更加不会再来管她的生死。

齐王一纸诏书将她赶出大齐,让她成为无名无份之人,而穆云之也早已将她休弃了,就算死后做鬼,她都只能是一只孤魂野鬼

玉如颜说到做到,果然在玉明珠伏法后,让人将她四分五裂的尸首收殓起来,找来一具棺木。埋在京郊一座无名小山里。

而逸清师太也在玉明珠伏法后不久,被整整刮了九九八十一刀活活痛死

托人埋葬好玉明珠,已是日头西垂。

春花与秋月一直催着玉如颜赶紧回别苑去,一想到官府一直还没有找到外逃的木梓月,两个丫鬟都是心惊胆战的。

从昨天开始,穆凌之一直与官府在搜查跳下护城河的木梓月,可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城门从她逃走时,已是封闭起来,每一个出城之人都要经过细细查看,可是并没有发现木梓月出城。

那么,她就一定还在城里!

马车徐徐向前走着,玉如颜闭上眼睛靠在车壁上,一边猜想着木梓月可能会去的地方,一边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初见木梓月时的情景

犹自记得,初次见木梓月时,她一身火红的骑马装,阳光朝气、高贵明媚,依偎在穆凌之的身边,好不自得神气。

那时的木梓月,犹如天空中的那盘明月,高贵美丽的让人不可触及,让她心里竟是第一次对人产生了羡慕妒忌之意。

她羡慕木梓月人生的畅快美满痛快,也妒忌她与穆凌之之间那份难得的青梅竹马之情!

她常常在想,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木梓月是不是不会因为妒忌变成后来这般可怕?她会不会得偿所愿的嫁给穆凌之,与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呢?

这个问题,她在公审后的那天晚上问过穆凌之。

听到她的疑问后,穆凌之肯定的告诉她,木梓月的改变,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她自身所怀的恶念。

木梓月本性贪婪,又极度的自负,不论相貌才学,她皆认为自己是这天下最优秀出众的,无人可与之比肩,而天下的男儿更是要由着她挑挑拣拣

可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高傲自负的木梓月又如何能将这天下女子一一比下去呢。

所以,当比她更加睿智美丽的玉如颜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简直无法忍受,一心想要除去她。即便不是为了抢夺穆凌之,她也容不下比她更耀目的人

穆凌之最后沉重的对她道:“木梓月口口声声说爱我,其实,从头到尾,她最爱的人是她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全是她膨胀的虚伪心在做遂,怪不得任何人!”

不可否认,穆凌之很是了解木梓月,也将她分析得很透彻

既然如此,以穆凌之对她的了解,是否能猜到木梓月逃去什么地方了?

一路冥思苦想着,不觉间,别苑到了。

春花与秋月堪堪扶玉如颜下车踏进别苑大门,好久不曾见面的秦姑姑却是等候在门口,伸手将她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