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八十四章 越羽之谜

木梓月三人犯下欺君之罪,梁王判三人斩立决,为谢皇后殉葬!

可当钢刀落下的前一刻,玉如颜突然出声道:“陛下且慢,如颜有话要说!”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梁王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玉如颜会开口,不由疑惑的看着她,冷冷问道:“你有何事要说?”

玉如颜缓缓一笑,冷冷道:“陛下,如颜心里有许多未解之迷,可能还要从这三位身上寻求答案。【全文字阅读.】%d7%cf%d3%c4%b8%f3譬如,关于我的玉女身份,她们是如何得知。又再譬如,陛下都不好奇,她们又是如何从我身上取血解了皇后身上之毒吗?”

虽然眼睛已看不见,但玉如颜一双空洞的眼睛似乎了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清淡,似乎在看着面前的人,又似乎在看着前方的虚无,神情恬静莫测,说出的话语却是让跪在地上的三人皆是一震。

梁王听了她的话微微怔了怔,这才蓦然想起,自己方才太过愤怒,竟是忘记追查她们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取了玉如颜身上的玉女之女,解了皇后身上的毒。而穆凌之却是明白玉如颜心中的想法,知道她是想借此事彻底查清秦香楼一案。

他只猜到了其一,不知其二。

在玉如颜的心里,她从越羽揭穿逸清师太的飞针杀人之事后,不由的想到了陈伯的突然暴毙,据陈妈当时向她哭诉时说。陈伯是突然倒地口鼻流血而死,似乎是中毒而死。

如此想来,倒是很像逸清师太的手笔!

她曾答应过陈妈,要帮她找出害死她一家人的凶手,后来因自己身陷囹圄,自身难保,她已是没有能力再去调查,再加上事情发生在深宫里,又没有任何证据,让她无从下手。

如今,将所有的事联系起来,她却是将目光锁定在了面前这三人身上。

而且,她知道,只要查出了杀害陈伯与陈燕飞之人,那么,小刀三年前遇刺一事也就会真相大白了!

想到这里,她向着梁王的方向行礼请求道:“陛下,因此事关系到如颜,所以如颜恳请陛下查清楚事情真相再施以刑法!”

听了她的话,梁王眉头一皱,在他看来,这三人终究是要以死谢罪,如今真相大白,其他的他倒是不太在乎。

穆凌之见到梁王面容上的不悦,不由替玉如颜开口道:“颜颜说得有道理,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多,包括秦香楼一案。之前,儿臣就已怀疑秦香楼大火一事是玉明珠三人做下的,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惟一的证人秋妈妈也跌下了悬崖,所以一直不能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

“所以,秦香楼一案没有彻底查明之前,这三人还不能这么快伏法。依儿臣之见。先将三人关押进大牢,严厉拷问,让她们交待秦香楼一案,抑或,她们身上还有其他案件!”

穆凌之也是决心要借此事,彻底洗清玉如颜身上的冤屈。

闻言,梁王眸光一寒,冷冷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三个面如死灰的女人,面容闪过疲惫,无力的抚着额头道:“既然如此,就将她们三人押入大牢,让大理寺好好审过之后再做判决!”

说罢,一挥手,让人将三人押下去。

目光触及站在一旁的玉如颜,梁王眼神里闪过犹豫,下一刻。还是冷声道:“虽然知道你才是真正的玉女,也是靠你的血才帮皇后解了身上的巨毒,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抵消你谋害皇后的嫌疑。所以,你同样要被关押进大牢,让大理寺一并查清楚!”

闻言,穆凌之与越羽皆是一震,而小刀更是着急道:“父皇,玉女一事足以证明,姐姐在许多事情中都是遭遇到陷害谋害的,所以,母后之事必定不关姐姐的事,还请父皇放过姐姐”

“如颜谢陛下不杀之恩!”

然而小刀的话还没说完,玉如颜已是落落大方的向梁王行礼谢恩!

在她看来,梁王愿意答应收回斩杀她的旨意,并命大理寺重新调查皇后的案子,已是天大的恩典。

她从没有害过皇后,所以她心里异常的坦荡。

而且她相信,如今重审木梓月三人,随着许多事情真相大白,谢皇后之死一案,想必不久也会大白天下。

小刀是关心则乱,一时情急之下只想着护着玉如颜,等他想明白其中这一层意思,也不再多说什么,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梁王见玉如颜虽然双眼失目,却形容坦荡,没有半点卑怯的样子。行事更是落落大方,遇到这么大的冤屈,也没有半点怨言与哭闹,始终保持着冷静淡然得体的样子,不计较得失。悲喜不形于色,而且通情达理,聪慧异常。

因为之前玉如颜行事一向低调,不论是参加宫里的宫宴还是进宫给梁王请安,她虽然有着最出众的面容,却穿着打扮得体低调,从不抢风头博人眼球,以致于梁王对她的印象很平淡,只以为她也如同那些长得好看的女子一样,只是个好看的花瓶摆设。

直到今日,看着她被谢安候用钢刀架在脖子上,再到被越羽暴出玉女的身份,到后来用血救假玉女玉明珠,再到刚才她坦然接受关进大理寺牢房调查皇后一案,她的气度与风采才一一展露出来。

梁王不得不承认,此女,确实是一个心有沟壑之人,不同一般寻常无见识的女子,气度芳华,灼灼风采,不光有倾城的相貌,更有聪慧的心智,胆识也不逊七尺男儿。也不怪乎自己两个儿子都倾心钟情于她,一个个为了她,愿意违抗圣旨,甚至连命都愿意舍弃!

看着面前的玉如颜,梁王突然感觉,她竟是与十几年前的祝皇后神似,都是这世间最不可多得的美妙女子!

然而,这个念头一闪过,梁王眉头不由紧紧蹙起,心里却是下定了某个决定

大理寺一时要审讯四人,却都是身份不同凡响之人,两个是大齐的公主,一个是木府的千金,而逸清师太也是江湖上的杀人女魔,这四人身份都不简单,一时却是让大理寺很是棘手起来。

而梁王也清楚,此番审讯四人也是非同小可,光靠大理寺只怕奈何不了,于是想着派一个主审官主审此事。

梁王的目光从面前三个儿子脸上扫过----

穆云之与玉明珠还有木府都是有诸多牵扯,派他去当然不妥,最主要的是,梁王不但怀疑他的能力,更是对他的狠毒,心生厌意。

而同样的,太子与穆凌之与玉如颜也是在感情上牵绊着,同样不能让他们兄弟主审。

最后,梁王将目光投向了默默站在一边的越羽身上,眸光一闪,下一刻沉声道:“此番事关重大,案犯中还牵扯到了大齐两名公主,所以,此事不可疏忽了事,朕想让贤侄帮忙主审此事,不知道贤侄意下如何?”

越羽之前一再表明他自己如今已不是皇室中人,众人都以为他不会接下这个烫手的任务。没想到他爽朗一笑,道:“承陛下看得起,小侄愿意协助大理寺将所有案件一一查清楚!”

看着他清俊无双的眉眼和脸上爽朗的笑容,梁王有片刻怔愣,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祝皇后在对他笑着,胸口一痛,心里涌上无尽的酸楚!

他看着面前笑容温暖的清俊公子。怜爱道:“在你帮朝廷查案期间,你不妨住进了你母后的昭华宫,那里,朕一直为你母后留着!”

梁王说起祝皇后时,脸上遮掩不住的柔情被越羽清楚的看在眼里,他神情冷下,眸光里闪过寒芒----

这些年,他心里也产生过疑问,那就是,十年前,一向与父皇兄友弟恭的梁王为什么会突然发起兵变?

这个问题困惑了她许多年,因此,他也派了人悄悄入深宫调查,才知道了关于自己母后与父皇,还有梁王之间尘封住的前尘往事,才明白那段被梁王严令封锁起来的不堪往事!

如今。见他提起母后时,还一脸恋恋不舍的样子,越羽心里莫名的生出了几分厌烦,冷冷道:“不必了,既然要查案,小侄还是住在大理寺方便省事!”

说罢,告退离开!

三辆囚车,拉着木梓月三人从宫中出去,沿着长街,朝大理寺而去。

整个东都的百姓本是一大早冒着严寒,等在菜市口看大刀斩大齐五公主玉如颜来着,然后没想到,事情突变,不过短短几个时辰,从宫里出来的囚车上竟是押着大齐的长公主、也是尊贵的‘玉女’玉明珠,还有大梁第一美人木梓月。以及最近在大梁名声很大的逸清师太。

这一下,却是让沿街看热闹的百姓看不明白了。不明白宫里发生了何时,竟是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不一会儿,皇榜上就贴上了告示,将玉明珠、木梓月与逸清师太假冒玉女,欺君罔上的罪名张贴了出来。

看完皇榜上的告示,百姓们也终于知道,真正的玉女竟是一直被他们嫌弃厌恶的五公主玉如颜,而之前一直被他们敬奉的玉女玉明珠才是假冒货。顿时,群民激愤!

感觉受到欺骗的百姓们,将心中的怒火都砸向了囚车上的三人,顿时,漫天的臭鸡蛋,烂菜叶子,以及生硬的石子统统往囚车里的三人砸去,还边砸边骂。咒骂声响彻整个东都!

听着外面的谩骂声,坐在后面马车里的玉如颜,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三天前,那时的她就如今日的木梓月她们一样,成为了过街的老鼠般,人人喊打。

而她犹自记得,在自己忍受那一切可怕的遭遇时,那时的玉明珠与木梓月却是一身狐裘,高中典雅的坐在茶舍里,喝着热茶得意的向她示威

天道轮回,到了这一刻,玉如颜不禁在心里默默的感叹,老天终是公平的,坏人终有恶报的时候!

同样做为囚犯的玉如颜,却是强行被穆凌之抱进了马车里,他声音低沉道:“我陪你一起去!”

玉如颜心里涌起无尽的暖意,她吸吸冻得通红的鼻子,苦笑道:“殿下,我如今可是囚犯,如何能坐马车?殿下可不能为了我”

“为了你,我没有什么事是不可以做的!”不等她的话说完,穆凌之已是坚定的打断她的话。

闻言,玉如颜先是一怔,下一刻却苦涩的笑了起来。

也是,为了自己,他抗旨劫法场,屠杀羽林军,更是私自将自己放走,替她上了断头台这些他都做下了,如今这些对他来说,确实也算不得什么了。

虽然接下来她要去的地方是大理寺的大牢,但此刻对玉如颜来说,却是这多长时间以来,心情最为舒畅的时刻,因为,她重新看到了生的希望,她又可以与穆凌之在一起了!

下一刻,她已是主动靠进了穆凌之温暖的怀里。

穆凌之全身一震,下一秒却是激动的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痛心愧疚道:“我刺了你的眼睛请请你原谅我”

“殿下,我突然想吃你做的红烧肉了。”玉如颜心里涌上酸楚,想起之前对他一片苦心的误解,想起他一人默默承认一切困难的痛苦,玉如颜心痛不已,知道事情真相的她,那里还舍得怪他怨他,心痛都来不及。

她紧紧的抱着他消瘦的身子,眼泪无声息的悄然流下

陡然见到她流泪的样子,穆凌之内心无比的震撼,他怔怔的看着她清亮的泪水一滴滴从她消瘦的脸庞划落,一瞬间,他的心都碎了

下一秒,他俯下头,轻轻吻着她脸上晶莹的泪珠,声音哆嗦道:“好,只要你喜欢吃,我天天给你做!”

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虽然眼睛再也看不到他的样子,但他的眉眼却是深深的刻进了玉如颜的心里,即便现在看不到他的样子,但她的心里已勾画出他俊逸的眉眼,以及他眼里对自己的怜爱宠溺,她都能感受得到。

纤纤手指摸上他紧皱的眉头,轻轻的帮他抚平。玉如颜笑道:“不光要红烧肉,牢房是里太冷,烫锅也必不可少!”

穆凌之轻轻‘嗯’下,心里已是一片甜蜜,声音坚定且满含疚意道:“我欠你一支冷箭,如今又欠下你一双眼睛,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都要给你做牛当马,好好的照顾你,以此来偿还我对你愧欠下的。你以后对我不要客气,要记得尽情的使唤我”

“殿下如果要算得这么清楚,那我欠殿下的要如何还得清?”玉如颜心里一片酸涩,相比穆凌之对自己欠下的,他为自己付出的却是太多太多----

江山,美人,权名,地位甚至性命!

这些在世上看来,是男儿最应该穷其一生应该去追求的东西,在穆凌之这里,却是因为她,全被他毫不犹豫的全部舍弃了!

“殿下,我们二人之间,不要再说谁欠谁的,我只知道,殿下给了我世上最美好的东西,让我成为了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相比其他女子,我已是最幸福之人了。”

玉如颜的善解人意,渐渐融化了穆凌之心里对她那一剑的愧疚,他的心情也明朗起来,露出了这么久以来第一个笑容。

他轻轻叹息一声道:“今日我们俩能化险为夷,却是多亏了翼大哥。若不是他,你已遭遇了木梓月的毒手,而我想必也被砍下脑袋了,更不要说揭穿玉明珠等人陷害你的阴谋。而他如今答应父皇,愿意重涉朝堂主审此事,估计也是为了帮我们,所以,这份恩情,只怕今生今世都还不清了”

听到他提起了越羽,玉如颜心里一沉,她半敛下眼睑,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到达大理寺,越羽并没有立刻提审木梓月三人,而是拿着药箱来到玉如颜的牢房。

穆凌之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越羽的身上,希望他能治好玉如颜的眼睛,让她重见光明!

当越羽双手碰到玉如颜的眼睛时,她身子微微一抖,全身蓦然紧绷起来。

穆凌之见她突然紧张起来,以为她是害怕了,连忙握紧她的手,让她不要担心。

玉如颜按下心头的慌乱,缓缓一笑道:“殿下,我饿了,你能不能去给我做好吃的?”

穆凌之听了她话,却是不疑有他,连忙出去给她做饭菜。

他一走,牢房里陷入了沉寂中

越羽的手滞在半空,久久不敢去碰她的眼睛。玉如颜虽然看不见,却感受他身上的那种压迫感。

虽然心里有许多话想问他,但玉如颜心口堵得窒息,竟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过了良久,当越羽鼓起勇气,准备抬手去检查她的眼睛时。玉如颜突兀的开口了。

她声音里带着重重的叹息,淡然道:“越大哥就是就是翼太子吧!”

越羽全身一滞,堪堪抬起的手再次无力的垂下,一向冷静淡然的他脸上竟第一次神色闪过慌乱----

聪明如她,今日宫里发生的一切,他知道终究是瞒不过她的,虽然在踏进她的牢房前,他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如今被她直接坦然的问出,他心里竟是慌乱躲闪,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

想起自己对她的利用和伤害,想起她所遭遇的一切,越羽全身动弹不得,连想好的道歉话语都卡在喉咙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牢房里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中,玉如颜半阖上无神的眼睑,心里翻腾起无尽的难过与痛苦----

再坚强大度的她,也无法一时间去接受,自己最信任、一直当成大哥般给予她温暖帮助的人,竟是将她推进这场精心布置下的局里、将她当成可怜棋子的人

在玉如颜的心里,虽然她最爱的人是穆凌之,但对于越羽,她的感情却是另一种浓郁的亲情般存在,这种难能可贵的亲情,也是她心底最大的依靠,甚至在这次离开大梁时,她都有想过,去找他、投奔他

眼泪无声无息的划落,玉如颜慌乱的低下头擦着突然而至的眼泪。

而越羽的声音终于在空寂的牢房里悠悠响起----

“是,我就是穆翼太子,也是黑衣人,更是害你成今天这样局面的可恶之人”

越羽的声音带着沉重的伤痛,全身微微的颤抖着,想去拉一拉玉如颜的双手,想从她身上获取最后一丝温暖,让他有勇气向她坦露他对她做下的罪过。可是,指尖在碰到她手指的最后时刻,他终是胆怯的缩回

“八年前,在苍岩山,我行刺梁王失败,绝望愤恨之下,我服下了白骨枯自尽,想一死向父皇母后请罪,让他们原谅我的无能,不能手刃仇人为他们报复但是没想到,毒发时遇到了你,吸了你的血后,我竟是活了过来。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的血是可以解百毒的”

“我看你的衣着穿戴,猜到你是大齐的公主,但却不知道你的名字偶后,我在大魏里遇到了教我医术的师傅,他告诉我,我却是有一个师姐,是大齐的五公主,虽然没有学过他老人家一点的医术,身上的血却可以解百毒,当时,我便知道我的同门师姐就是在苍岩山下救下我的你----大齐的五公主”

“师傅告诉我,你身上血并不是生来如此,而是在你被蛇窟的毒蛇蛟伤后,被师傅救下。尔后又为了帮你治眼疾,让你天天泡药澡,喝师傅为你配制的特殊药物而偶然造就的师傅是一代奇人,你泡了他数年为你耗尽心血配置的药澡,并喝了那么多年的药,虽然没有能治好的眼疾,却是阴差阳错的让那些药物进入你体内,让你一身的血液成了可以解百毒的珍贵解药”

“当年那一只淬毒的箭羽被谢皇后替梁王挡下,她侥幸活了下来,却是月月受那毒发之苦,而大梁皇室也是遍招天下名医为皇后解毒,于是我就在天下散播了大齐公主有玉女的血可以解百毒的消息,引穆凌之上勾”

“我原想着,你在宫里并不受宠,嫁给大梁当王妃之事,想必也轮不到你,但是没想到,最后和亲的人竟是你我怕计划失败,只得败坏你的名声,让穆凌之恼羞成怒之下,杀了你,毁了和亲,挑起两国的战事”

越羽的声音微微的颤抖着,说到玉如颜最痛苦不堪的和亲遭遇时,却是再也说不下去,因为,玉如颜所遭遇的一切噩梦,皆是从那一刻开始

牢房里又陷入可怕的死寂中,玉如颜全身一阵冰冷,双手环抱住自己坐在铺了棉被的牢房中,感觉到四周的寒意铺天盖地的向她侵来,让她全身再也温暖不起来

良久。在越羽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听到玉如颜冰冷的声音在空寂的牢房里缓缓的响起----

“翼太子后来是如何是认出了我?”

如今想起她来大梁后,从秦香楼逃出的那一晚,在走投无路的最后时刻,在街头遇到越羽的马车,被他救起,从而躲过了秦香楼的人的搜查

之前,她一直以为他的出现只是偶然,如今想想,他的突然出现,并不是她想的那般简单!

“你可还记得古鱼镇客栈的那场大火?!”

越羽的声音沉重的响起,缓缓道:“当晚我潜入房间想刺杀穆凌之,却无意间看到了你你露在外面的右手腕的牙印,我认得它”

说到后面,越羽重重吐出心口憋闷的那口粗气----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他对玉如颜隐瞒的这些事。也如一块巨石重重压在他的心里,让他心里一直背负着对她的负罪感,即便后来他多次要带她离开大梁,带她离开他为穆凌之布下的这个局,但是,命运的走向,又岂是他能左右?

“既然你将我当成了对付穆凌之的棋子,为何后来又要带我离开?邝姨娘也是你让她来帮我的吧?”

想起之前在王府时,他一次两次的要带自己走,而那次安丽容将她关在柴房里,放火烧死她时,他也出现的特别及时。而邝勤勤与她并无交集,却也多次出面帮她,如今想想,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他安排好的罢了。

想起他一次次要带自己走。玉如颜想,或许他不是真的想带自己走,而是那时候,他察觉了穆凌之或许已对自己已产生了感情,想故意拿自己来激他罢了

她如何也不会想到,越羽要带她走却是因为,他爱上了自己的棋子,爱上了她!

身上明明很冷,可是,她的后背上的冰汗却一层层的浸上

不等越羽回答,玉如颜惨烈一笑,冷冷道:“想必我当初为了救安哥当到当铺的那块玉佩,后来到了你的手里,更是当着穆凌之的面掉在了梁王面前这一切都是你特意做下的吧?”

“不那一次真的是意外”越羽慌乱极了,他如何不明白那块穆凌之送与她的玉佩,从一个刺客身上掉下。对她会是一种什么样致命的伤害。当时,他只不过是借着穆凌之那块玉佩混进宫里,找机会刺杀梁王,却没想到在与穆凌之的打斗中掉了下来

“其实,我很早就后悔了,我后悔对你做下的一切我不应该将无辜的你拉进十年前我与梁王他们之间的仇恨当中来我想带你走,也是想尽早的挽回自己做下的错事,可是”

“你走吧,不需要再为我的眼睛操心了。”忆起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不幸与痛苦不公,她再宽广的心胸也无法一时间原谅越羽对自己做下的事情。

她声音冰冷绝望道:“我的眼睛瞎了其实也好,看不透人心,还不如不看!”

说罢,她疲惫的躺下身子,身子背向越羽,伤心的闭上了眼睛

静寂的牢房里再也听不到一丝声音,就在玉如颜以为他已离开时。越羽低沉悲痛的声音缓缓传来----

“我欠下你的,我今生都无法还清。待我查明秦香楼一案,还有皇后之死,为你洗清身上嫌疑后,我就会离开,再也不会再也不会再回来了”

闻言,玉如颜全身一震,她蓦然想起什么,突然坐起身,叫住了快走到牢房门口的越羽,从贴身的衣物里掏出了那块他送与她的小小羽牌,向前递去:“这块羽牌,我一直想找机会还给你你拿走吧”

脚步一滞,越羽怔怔的看着躺在她手掌的小小竹牌,全身一片战栗

最终他终是艰难的迈步上前,接过了尚且带着她淡淡体温的竹牌。紧紧握在手里,心里一片苦涩悲痛

穆凌之做了好几大食盒的大齐菜送到牢房陪玉如颜一起吃,虽然因为越羽的事,她心里堵塞难过,但听着穆凌之难得欢快的语气,她不想扫他的兴,陪着他一起高高兴兴的坐下。

穆凌之曾提议叫越羽一起过来吃,却是被玉如颜拦下了,她缓缓笑道:“殿下,这牢房里潮湿阴冷,并不适合翼太子的身体。再说,我想与殿下两人安安静静的吃饭,你说可好?”

听了她的话,穆凌之那里有不依的,也就不再去叫越羽过来。

牢房里被他安排人抬进了舒服的大床和厚实的被褥,还烧着炭盆给她驱寒。春花与秋月也进来服侍她,倒是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吃完饭,穆凌之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而他则要与越羽再次进宫,这一次却是要和他去宫中找寻谢皇后遇害的蛛丝马迹!

玉如颜依他所言上床睡了,心力交瘁了这么多日,直到今日,她才稍稍放下心,不一会就沉沉睡了过去

她一觉直接从下午睡到了深夜,中途穆凌之与小刀都来看过她,见她睡得香甜就放心的离开了。

深夜,大理寺的大牢里一片死寂,玉如颜沉稳的睡着,春花与秋月轮流守在她床边。

突然,一阵阴冷的寒风从牢房的过道中穿过,守在床边的春花蓦然全身打了个寒颤,正要拢紧衣裳,却听细细的脚步传来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