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二十五章 旗鼓相当

她确实说的滴水不漏,可穆凌之还是心存疑惑,不肯相信她——只因为他曾经在她眼神里看到过倔强与不甘!

如果真的是爱慕她,为何会不甘?

如果真的是逆来顺受惯了的奴婢,为何会倔强的不肯开口向自己求饶?

很好,自己很久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何况还是个小丫头。

就算她真的是玉如颜又如何,他还会害怕吗?

缓缓一笑,穆凌之容颜舒展开来,看似心情好转了,但眼底的寒意却不经意的划过,让玉如颜心头一颤。

“来人,把她绑到校场上的箭耙上,没本宫的命令,任何人不准靠近她!”

薄唇轻启,他看也不再看她下一眼,任由她被人拖走。

“殿下···为何?”玉如颜垂死挣扎,不明白自己哪个地方露馅了?

“只为你不该擅自喜欢本宫!”冰冷的话语像毒蛇的信子让她彻底心寒胆战。是了,她怎么忘记,像他这样一个高傲自负的人,怎么会容忍一个低贱的军妓喜欢自己,这对他,不是光荣,而是耻辱!

玉如颜脸色死灰一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接被拖到校杨内。

校场中间高高悬挂着箭耙,兵士们搬来木梯,把她牢牢绑在上面,撤下木梯后,其他人全部离开了,偌大的校场内,只剩下她一人在那里。

三伏酷暑天,正午的艳阳就像油锅里溅出的烫人油星子,照在人身上,仿佛要把人身体烤焦了。一丝风都没有,空气炙热得让人无法呼吸。

玉如颜身体悬空吊在箭耙上,牛皮绳索深深勒进她的皮肉里,仿佛活活要将她勒成碎片。再加上头顶上毒日头烤着,没过多久,她眼睛里无数金星闪过,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她被带走后,她采下的山茉莉孤单的掉在地上,时间一长,花瓣渐渐枯黄卷缩起来。穆凌之停下脚步,看了眼地下洁白的花瓣,有瞬间的犹豫,最后,他弯腰拾起地上的花,让铜钱找个花瓶养起来。

午饭过后,将士们有半个时辰的休憩时间。整个军营一片寂静,一道惊雷突然在营帐上空炸响——下雨了!

雨势来得太猛,真正就像有人拿着巨瓢往下倒,空旷的营地之间瞬间涌起了无数道水沟,地势低的营帐灌进了水,将士们慌忙爬起身忙着堵水。

穆凌之的营帐建得又高又稳,半点影响都没有,然而此时他却烦躁不安,听着外面‘哗哗哗’的雨声,根本无法休息。

外面将士们忙成一团,穆凌之听着嘈杂的声响,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他挥手让铜钱出营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铜钱应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淋得全身湿透跑回来禀道:“主子,是前面有四座营帐垮了,林副将已安排那四个营的将士住到其他营帐去了,一切都办妥了,主子不用担心!”

“就这点事?没有其他事了?”穆凌之眉头不见舒展,反而皱得更紧。

“···军营里暂时没有其他事了!”铜钱看了一眼主子不郁的神情,小心肝‘突突突’的直蹦哒。咦,主子这样问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是嫌这样的事还不够吗?

他脑子急转,等眼睛看到桌子上的山茉莉时,突然一拍脑门明白了过来,连忙道:“主子,我再去校场看看,看哪里可有情况······”

话未说话,外面冲进来一个小兵,结巴道:“启···启禀殿下,箭···箭耙倒了,那那···姑娘摔下来···没···气了!”

‘砰!”书桌上的花瓶被穆凌之不小心带倒,摔在地上成了碎片,那几株娇嫩美丽的山茉莉可怜巴巴的躺在破碎瓷片里,很是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