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八十三章 残废毁容

当越羽当着大家的面说出玉如颜才是真正的玉女时,逸清师太已是起了杀心。【风云阅读网.】可是,不等她手中的银针悄无声息的射向越羽,只见越羽轻轻一挥手,她蓦然全身一麻,却是被越羽无声无息射出的银针封住了全身的穴道,她身子一软,直直的扑倒在地!

两人的暗器都是如牛毛般细不可闻的银针,而逸清师太眸光里的杀气与手上的小动作,越羽一直不动声色的瞧在眼里,见她要动手,却是抢在她前面射出了手中的银针。

只不过,逸清的银针是淬了巨毒要人性命,而越羽只是让她动弹不得,却不想这么快要她性命!

正如他所说,这些害过玉如颜的恶人,现在还不是取她们性命的时候,要留下她们证明玉如颜的清白!

包括梁王在内,众人皆是被越羽的话震惊住了----

从来在大家的眼里,玉如颜只是一个不会流泪的不祥人,更是祸国殃民的煞星,而玉女却是天下最珍贵的神奇人物,众人皆是无法相信越羽的话,将祸国殃民的玉如颜与玉女联系在一起。

可是穆凌之却信了,他蓦然想起之前她被乌金梢所咬,虽然有自己帮她吸出了毒液,但事后自己昏迷,而她却是一点事都没有!

当时。众人皆是以为她能从乌金梢的巨毒中活下命来,是因有他帮她及时吸出了毒液,如今想想,事情远远不是那么简单!

而当事人玉如颜更是全身一震,比起其他人,她自己都加不敢相信,越羽嘴里所说的真正玉女竟是她!

因为,她从来不敢相信,自己会是玉女!

但是,虽然感觉到不可思议,但她却是无由来的相信了越羽话。

而且随着越羽的话,她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可是,来不及抓住,却听到了众人的惊呼声,才知道逸清师太竟是无端摔倒了

全身颤抖的木梓月在听到越羽说出真假玉女时,已是全身颤抖哆嗦,她急切绝望的看向一旁的逸清师太,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希望她使用银针绝技杀了越羽,那么这天下除了她们三人,就不会再有第四人知道玉如颜玉女身份的秘密了!

她不敢想像玉女一事被揭穿后,她们要面临怎样可怕残忍的后果!

不但欺君之罪逃不掉,估计秦香楼一案了会被发现了,到时那么多条人命,只怕自己一条命都抵不了数的

木梓月仿佛掉进了十八层地狱般可怕,而玉明珠也同样想到了她所想到的一切,已是倒在地上冷汗潸潸。脸色苍白如鬼!

两人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逸清师太的身上,可是没想到,下一刻,逸清师太却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倒地,不但将众人吓了一跳,更是把木梓月与玉明珠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斩断了。

两人顿时面如死灰

不等周围的宫人扶起瘫倒在地上的逸清师太,越羽已是上前,一把掀开逸清师太的衣袖,将她来不及收回的银针拿到手里,冷冷笑道:“飞针罗刹,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逸清师太身子动弹不了,可嘴巴还是可以开口的。

她眼睁睁的看着手中的毒针被越羽发现拿走。心里着急不已,等听到越羽报出了她曾经江湖上的名号时,已是面如死灰般绝望!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我”

从来冷静如古潭般的眸子到了此时已是慌乱不堪,逸清师太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清俊出尘的男子,总感觉他似曾相识,可又不知道自己何时遇到过这位大梁的前太子。

看着她惊恐慌乱的样子,越羽冷冷一笑道:“师太无需知道我是谁,但师太的大名我却已是如雷贯耳,但我没想到,江湖上消失多年不见的飞针罗刹,竟是混入朝堂”

说罢,他不再理会已是绝望惊恐到无以复加的逸清师太,将淬满巨毒的银针拿给梁王过目,而梁王因身体不适,身边随时有太医随侍在左右,所以,当太医查验过后,告诉梁王,逸清师太手里所执的毒针,竟是一针毙命、又杀人于无形的可怕毒物时,梁王与众人身上都竖起了寒毛!

越羽告诉大家,眼前大家所见的这位医术高明的逸清师太,二十年前,却是名动江湖的杀人女魔,以银针和毒药杀人于无形,后来被江湖与官府同时通缉,彻底失去了消息。

没想到她竟是改了名号。以修道之人的身份混入了大梁的贵人圈,还成了谢皇后的救命恩人,更是被皇后奉为座上宾,在大梁很是受人尊崇。

听了越羽的话,众人一片哗然,而做为逸清师太的徒弟,木梓月已完全傻住了

木相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生怕逸清之事会连累到自己的女儿,不由开口替逸清师太辩解道:“翼太子是不是认错人了,师太是修道高人,医术高明,平常最主要的就是替人看病,小女的癞头也是靠她才治好的,而陛下的病症也是她一直在悉心诊治。翼太子如何单凭一根带毒的银针就认定师太是杀人女魔呢?”

“事情是真是假,自有定论。眼前之人,是所谓的医术高明的逸清师太,还是朝廷的通缉犯,想必在大理寺的卷宗里,都有关于她的画像和记载,木相若是不相信,叫来大理寺的人,找出当年飞针罗刹的的卷宗与案底,想必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闻言,一旁的穆凌之已是冷冷的对一边的宫人道:“去,通知大理寺,调出二十年前所有关于飞针罗刹的卷宗与案底,即刻送过来!”

宫人得令,已是片刻都不敢耽搁的往大理寺跑去了

到了此时此刻,木梓月已是心如死灰,而玉明珠从害怕中最快的反应过来,在穆云之扶她起来时,她故做娇弱的靠进他的怀里,喘着粗气道:“殿下,臣妾肚子好不舒服,能不能先行离开回府歇息歇息”

其实,从越羽曝出了逸清师太的真实身份后,穆云之虽然不愿意去相信玉明珠是假玉女,心中也是对她有所怀疑,但一想到她如今是自己的侧妃,还怀着自己的孩子,怎么说也是与他同仇敌忾之人,所以,不到最后,他还是要保住她的。

思及此,他已是向梁王禀道:“父皇,明珠怀了身孕,身子不适,还请父皇同意让她先行回府歇息!”

众人包括梁王在内,都在等着验证最后的真假玉女到底是谁,如今见玉明珠要走,众人明显的感觉她是做贼心虚了,但事关她肚子里的皇嗣,没人敢轻易出声阻拦,连梁王都不好强行让她留下以辩真伪!

但穆凌之却是毫不客气的上前拦住了欲行离开的玉明珠。

他长身而立,手中的软剑并不收回,冷冷的挡在玉明珠面前。声音冰冷刺骨,冷冷道:“长公主这时候要走,是不是已承认,你就是个赝货!”

他质问的语气,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玉明珠闻言一震,身子即便靠在穆云之的怀里,也是摇摇欲坠,脸色更是白得瘆人----

此时离开,确实有逃避的嫌疑。但相比让人当场揭穿,她却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她一双琉璃般透亮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穆云之,希望在他面前装可怜让他帮自己说话。

可是,不等穆云之开口,越羽已是随手从衣袍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玉瓶。声音清冷道:“要想知道真正的玉女是谁,其实很简单。”

他将手中的白玉瓷瓶递到玉明珠面前,声音随意淡然,却透着刺骨的寒意----

“这一瓶白骨枯是天下至毒,更是无解药之毒,也是八年前谢皇后身上所中的巨毒。放眼天下,除了能解天下百毒的玉女血,中了此毒者皆是回天无力,而当年谢皇后却只是中了淬在箭头上份量不多的毒,被太医抢救及时才侥幸留下一命,却也受了数年的毒发之苦”

越羽当众说出这番话,并不忌讳让大家知道,八年前的那场刺杀是他做下的。

他将透着死亡气息的白瓷玉瓶,往被吓得全身抖成筛糠般的玉明珠面前送去。冷冷道:“既然你是真的‘玉女’,又何需畏惧这白骨枯?世间所有毒药在你面前只不过一杯清水罢了,而长公主也只要一口喝下这瓶子里的白骨枯,就可以证明你是真的玉女了!”

看着越羽递过的玉瓶,玉明珠已是吓得肝肠寸断,看都不敢看多看一眼,那里敢喝下?

看到这里,众人心里已是一片明了。

小刀上前,狠狠的盯着玉明珠,眸光戾气乍现,声音冰冷道:“长公主是自己主动承认假冒玉女一事,还是让本宫亲手灌你喝下这白骨枯,自己想清楚!”

说罢,一抬手。让宫人上前抓住玉明珠,伤势要往她嘴里灌毒药。

玉明珠已彻底慌了,吓得话都说不完整了,她死死的抱着已一脸铁青之色的穆云之,拼命恳求道:“殿下救我我不要喝药,我肚子里还怀着殿下的骨肉呢殿下,帮我说句话啊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啊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她绝望惊恐的想到,毒药下肚,别说自己,她的孩子也会一并没有了

穆云之再蠢,到了此时也明白自己娶下的引以为豪的‘玉女’却是个假冒的,想到她对自己的欺骗,心里火冒三丈,虽然不舍得她肚子的孩子,但转念想到,她此番犯下的却是欺君之罪,一个不慎,自己都要遭受牵连,想到这里,他心里顿时恨她恨得牙痒痒。

下一刻,他竟是把心一横,一把钳住玉明珠的下巴,接下的举动,却是将在场众人都吓愣住了!

从明白玉明珠假冒玉女犯下欺君之罪后,穆云之已是在一瞬间做下了狠毒的决定----

孩子可以让其他女人帮他生,但他万万不能因为玉明珠犯下的欺君之罪牵连到自己!

所以,为了表明他不是玉明珠同伙的决心,穆云之竟是当着众人的面,抬手狠狠钳住了玉明珠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巴,亲手将天下至毒的白骨枯倒进了怀着他孩子的玉明珠嘴里!

穆云之此举,足以证明他的心狠手辣到六亲不认,不但让众人感觉到心寒,更是让一直将他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的玉明珠,惊恐绝望到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毒药倒下不到片刻,玉明珠已是感觉到全身皮肉被活生生撕裂,她痛得抱着肚子在地上打着滚,身上仿佛被千千万万的毒蝎子扎着,又痛又痒,手上尖利的指甲狠狠的往身上刨着,不仅将身上的狐裘大氅抓烂,一身的皮肉也是被她抓得鲜血淋漓,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更是被抓得可见白骨。而在她下身,已是鲜血如泉的涌出,想必腹中的孩子是保不住了

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哀嚎惨痛声将在场的众人都吓傻了,做为同伙的木梓月与逸清师太也是被玉明珠的惨状吓得大小便都失禁了,一个个面无血色的倒在地上抽搐着,生怕自己也会被灌下白骨枯

众人都看得有些不忍心了,而做为丈夫的穆云之却一点心痛都没有,他看也不看一眼在地上翻滚的玉明珠,反而着急的跪到了梁王面前,急切的为自己辩解道:“父皇,这个毒妇做下的一切儿臣统统不知晓的,所以,她犯下的欺君之罪不关儿臣的事,还请父皇明鉴啊”

梁王听着玉明珠的声声凄厉的惨叫都心有不忍。没想到穆云之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梁王不由寒心道:“你----还真是狠心呐!”

闻言一怔,穆云之虽然听出了梁王话语里对自己的不满,但这个时候,不受牵连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顾不上那么多,硬着头皮为自己辩解道:“不是儿臣狠心,而是儿臣要秉公执法,既然她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儿臣即便心有不舍也不能包庇她”

闻言,众人看向他的神情更是鄙夷!

同样是皇子,穆云之在玉明珠出事后,第一反应就是弃她自保,连自己的骨肉都可以不要,一心想着如何保住自己;而三皇子穆凌之,却是在玉如颜遭遇全天下人的憎恶反对时,拼尽性命、义无反顾的护她周全,宁肯砍了自己的脑袋,以命抵命也不让别人伤她半分。

两姐妹嫁与两兄弟,命运却是相差太远

而一直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站在一旁的玉如颜,在听到越羽拿出白骨枯、并提到八年前谢皇后中毒之事时,她心里一震,之前在脑子里闪过的亮光,瞬间竟是如一幅幅清晰的画卷在她眼前徐徐展开----

犹自记得,逸清师太用玉明珠的玉女之血做成药丸帮谢皇后解毒时,谢皇后在服下药丸后,吐出了大片颜色骇人的黑紫污血,而且腥臭味还极其恶心难闻,甚至让人头晕目眩。

当时,众人都被谢皇后的形容吓坏了,而玉如颜却是对谢皇后吐出的黑紫颜色的污血,以及这种难闻的气味感觉似曾相识,似乎曾经在什么时候见过闻过,但当时她却一时想不起来,后来也渐渐淡忘了此事

而方才,听越羽提起八年前之事,她蓦然想起发生在八年前的一件事----

八年前,梁王带着谢贵妃与齐王相约在两国边境的苍岩山狩猎。那时的她刚刚被太后从普陀寺师傅身边接回皇宫不久,太后将她也带了同去。

那时她年岁较小,还很调皮,也因为在普陀寺野惯了,所以,她并没有老实本份的与其他公主一样守在帐篷里,而是漫山遍野的跑去了。

那一日,她又躲开身边的嬷嬷偷溜出来玩,因为山上到处都是狩猎的队伍,她就沿着小路下山,却在半山腰的一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

少年大概十四五岁的年纪,眉目清俊得很,他眼睛紧闭,嘴唇黑紫,脸上似乎也浮着一层黑紫的颜色,玉如颜一看就知道他是中毒了。

跟在师傅身边时日久了。虽然师傅的医术她连皮毛都没学到,但师傅那种遇伤必救的习惯却影响了她,所以,她壮着胆子上前伸手探他的鼻息,看他是否还活着。

可是没想到,她的手堪堪碰到他的鼻子,少年倏然睁开眼睛,眼神狠毒且凌厉的看着她,不论分说,咬牙爬起身一脚就将她踢翻到一边。

紧接着,他发狂似的低吼起来,似乎极其痛苦的样子,整个身子蜷成一团,在地了上翻滚,牙齿咬得‘咯咯’响,手指四处乱刨,将周围的草皮都扒了下来,形容很是恐怖。

玉如颜被他一脚踹飞,摔得屁股疼不说,还将身上的衣服也弄脏了,想到回去要被嬷嬷们骂,心里不禁对他生出几份恼意,不想再去管他的死活,转身就要往回走。

可是堪堪走出几步,听着身后传来的痛苦的嘶吼声,她的心又软了下来,回头看着他咬得牙齿都出血了,不禁想起师傅对她说过的话,人在疼痛时最怕胡乱咬断舌头死了。

所以,她又返回去,在周围捡了根半粗的木棍,小心的递到他身边,着急道:“你别咬着舌头啊,我师傅说了,若是一小心将舌头咬断,人就会没命了,你若是痛得利害,就咬这根木棍吧啊”

下一秒,她却是痛得忍不住叫了起来----

递出的木棍没有被他咬住,那少年却是一口咬在了她的右手腕上!

少年似乎痛到了极点,牙齿狠狠的咬着她的手腕竟是半天也不愿意松开。

虽然她感觉手腕痛得仿佛快要被他咬断了,但看着他发狂形容渐渐平息下来。她也不忍心将手拔出来,任由着他咬着。

幸好后面他不再是用力咬她,面是改而吸汲着被他咬破的手腕伤口处流出的血。

汲到最后,少年突然呕吐起来,吐出了大口大口黑紫色的污血,而且还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腥臭的恶心味道

八年前的那桩旧事重新涌入玉如颜的脑海里,她心里已是一片通明----

想必,自己八年前无意间救下的少年正是行刺梁王不遂的前太子翼太子,而也正是因为那次的偶然,让他发现了自己的血可以解天下至毒白骨枯的毒性,所以,他才会说他知道真正的玉女是谁!

心口激剧的起伏着,玉如颜心里万分的震惊,许多她曾经想不明白的事情。一瞬间悉数解开了真相,而这些真相,让她全身如坠冰窟,冰冷透凉

她一直沉浸在往昔的回忆里回不过神,直到耳边传来玉明珠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惨痛声,那一刻,她仿佛又看到了八年前苍岩山脚下遇到的那个毒发的少年

而正在此时,怔愣中的她,双腿突然被人死死抱住----

玉明珠竟是滚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死死的抱着她,尖尖的指甲掐进了她的肉里,痛苦的向她乞求道:“妹妹,救我救救我啊我错了我向你认错你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玉明珠抠烂皮肉露出的白骨开始慢慢变黑,越羽冷冷的看着,他知道,等她的骨头黑透那一刻,也就是她的死期了。

众人都看向了玉如颜,越羽已明确的说过,玉明珠所中的白骨枯只有她玉女的血才可以救她,所以,众人都看着她,看她会不会放下对玉明珠的仇恨,用自己的血去救她

想起秦香楼的冤情,想起世人对自己的误解,想到安哥至今的下落不明,想起三日前刑台上她自己说过的那些狠毒的话。玉如颜心里一片冰冷,并不想去救这个蛇蝎般的女人。

但一想到越羽说的话,她却是改变了心中的主意----

越羽说的对,在所有的事情真相大白之前,玉明珠,木梓月还有逸清师太都还不能死。

而且,若是一刀毙了她们的命,未免太便宜了这三个恶人!

从来,在面对恶人时,她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她所承受的一切冤屈,还有自己的瞎眼之痛,以及安哥的遭遇的痛苦,她都要一一向她们讨还!

她摸索着从头上拔下簪子,正在扎破手指。却被穆凌之一把拦住了,他手痛的握住她的手,忿忿然道:“这样的恶人,死了最好,你无需心软再救她!”

玉如颜冷冷一笑道:“殿下错了,我并不是心软。我救她,是为了让她承认罪状,接受她应有的惩罚。”

说罢,用簪子扎破手指,缓缓的伸出了手指。

见玉如颜手上滴下鲜血,求生强烈的玉明珠像贪婪的吸食人血的鬼怪一样,眼巴巴的抬着头,再也顾不上形象和矜持,当着众人的面。张大嘴巴,匍匐在玉如颜脚下,拼命的吞咽着玉如颜手指上滴下的鲜血

那形容,竟如同从地狱里爬出的厉鬼一样!

片刻后,她掐着脖子干呕起来,如同谢皇后一样,呕出了一堆堆黑紫的污血出来,顿时,一股腥臭难闻的血腥味让众人都恶心的捂住了口鼻!

到了此时此刻,已不需要再说什么,众人皆已是信服了越羽之前说过的话,知道真正的玉女是就玉如颜!

梁王面容上一片怒意,木梓月与逸清师太、以及刚刚从鬼门关走一趟回来的玉明珠皆是全身战栗的跪在了梁王面前。就连木相与木梓阳连同大皇子穆云之也同样全身发抖的跪在了盛怒的梁王面前。

木梓月一夕间瞎了一只眼睛还断了一只手,形容惨不忍睹。而玉明珠更是全身被自己抓得稀巴烂,与玉如颜长得七分相似的脸更是没一处好的,彻底被自己毁了容貌,还丢了刚刚怀上不久的孩子

一夕间,闻名天下的两人美人,竟是成了残废毁容的怪物!

而跪在她们身边的逸清师太却是全身瘫软如泥----

因为怕她的银针再伤人,小刀毫不客气的提了龙吟剑挑断了她手脚全部的筋脉,让她彻底成了一个废人!

三个人跪在梁王与众人面前,被梁王震天的怒火吓得全身抖个不停。梁王阴鸷的眸子冷冷从三人面上一一划过,最后停在了逸清师太脸上,声音冰冷刺骨道:“当日,在皇后的封典宴会上,你曾当着大家的面,灌下大公鸡鹤顶红。却又用她的血救活那只鸡。如今想想,那全是你的把戏。”

“不过,朕倒是好奇,你是如何骗到朕与大家的,给朕一五一十说清楚,若敢再有半句虚言,朕将你碎尸万段!”

梁王的话正是大家心头疑惑的,而逸清再也不敢做任何隐瞒,交待了那鹤顶红是假的,不过是她自行调制的一种药物,与鹤顶红的颜色相似,那大公鸡喝下后,会气血翻涌,吐几口血出来。但只要过一会等气血平息了就没事了。

也就是说,当时那只大公鸡,不论有没有玉明珠手指上的血,最后都会没事。

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利用江湖骗术欺骗大家罢了!

了解真相的梁王气得脸都绿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是被一个江湖骗子和两个心怀不轨的恶毒女子骗得团团转。

一想到这里,梁王深身的怒火就止不住往外冒,一声令下,剥夺了木梓月的明月郡主封号,贬为庶人;

而穆云之为了彻底撇清与玉明珠的关系,竟是当场写下休书,将堪堪嫁进大皇子府不到二个月的玉明珠休出了府门。

三人皆是被判就地处斩,为已故的谢皇后赔罪殉葬!

玉明珠与木梓月皆是一脸的死灰。竟是连求饶都不敢了。而木相纵使心里再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但一想到她犯下的是欺君之罪,梁王没有将怒火烧到整个木府身上已是天大的恩典,那里还敢出口向梁王求情?!

前一刻还风光无限的三人,下一刻已是被钢刀架在了脖子上!

当钢刀落下的前一刻,玉如颜突然出声道:“陛下且慢,如颜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