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八十章 最后一晚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醒过来,玉如颜怔怔的睁开眼睛看了眼前好久,她忘记了自己眼睛已被穆凌之亲手刺瞎的残酷事实,真到眼睛上传来了的阵阵刺痛,才将她的记忆拉回

忆起刑台上发生的一切,玉如颜全身冰凉,想起穆凌之那冰冷的一剑,她心里悲痛酸涩,眼眶一热,下一秒,眼角竟有冰凉的东西划落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好陌生,她竟是怔愣住了!

双手迟疑的摸上脸颊,在触碰到那凉凉的湿意后,双手一滞

下一刻,她不敢相信的将沾了湿意的手拿到嘴边轻轻舔了舔,直到舌尖传来微咸的味道,她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瞎了后竟是会流泪了!

心里忍不住嘲讽笑道,她还真是‘因祸得福’啊。【风云阅读网.】

曾几何时,她无不羡慕其他人会流眼泪,因为她时常听人说,女人是水做的。所以,当女子心中有了委屈,落下泪时,梨花带雨的样子犹其惹人心痛怜爱。

就像小时候,她明明没有打碎父皇最喜欢的夜光杯。可被叫到父皇面前时,真正打破杯子的玉明珠只要眼眶一红,流下泪来,父皇就再也不会去追究事情的真相,只会认定那杯子是她打碎的,最后挨处罚的都是她

从那时起,她就在想,她的眼睛要是也能像玉明珠那样会哭会流泪该多好啊,这样,父皇也许就会多怜爱她一些,不会给她身上加上那么多无辜的罪名,更不会那么厌恶她了

曾经的愿望成真,她却突然觉得,会流泪的自己,只会更加的懦弱让人讨厌!

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她以前很期待眼睛会流泪的感觉,可如今她心里莫名的生出了厌恶----

她的人生已是悲苦到了尽头,她心里的泪都已流干了,她不想再哭了

心已死,泪已干

下一刻,耳边传来‘吱呀’一声开门声,紧接着,有脚步声朝她走来,她全身一紧,突然想到,自己如今是在哪里?

手突然被人握住,她全身一震,不由自主的要挣扎,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是春花,她惊喜的唤道:“伍大夫,主子醒来,你快来帮她看看!”

闻言,玉如颜心里一滞,难道,他竟是还将自己带回别苑了么?

想到穆凌之刺瞎她眼睛对她说的那些残忍的话,她的心里一片冰凉----

他都已认定她背叛了他,改嫁小刀当太子妃,更是认定了自己是杀害他母后的凶手,继而残忍的刺瞎她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还在将她带回来?

玉如颜眼睛一片漆黑,心里更是悲痛欲绝,眼眶一热,又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滚滚划落

她刚刚才告诫自己不要再软弱,也不要再轻易流泪,可是,一想到穆凌之,一想到刑台之事,她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悲痛翻涌

“王妃眼睛刚刚包扎好,切莫太过伤心,在眼睛完全好全之前,王妃切不可流太多的眼泪。这对眼睛不好”

伍大夫的声音响起,听到他的话,玉如颜微微一怔,下一秒,她睁大看不见的双眼,怔怔的朝伍大夫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迟疑片刻终是嘶哑着嗓子问道:“敢问大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还可以复明吗?”

许久没有听到伍大夫的声音,她心里已是明白了什么,不由苦涩一笑道:“是我为难大夫了,既然已瞎,岂会有再复明之日!”

耳边响起一声重重的叹息声,伍大夫语气里带着深深的疚意。无力道:“请王妃恕罪,是我医术不精,不能让王妃重见光明”

“不要再唤我王妃了!”玉如颜惨淡一笑,缓缓道:“我已与三殿下再无半分关系,王妃一名我实在担当不起。”

门槛外,一道落寞的身影静静站在那里,几次想抬脚进屋,终是心怯的滞住。

春花来到屋外,向他行礼后高兴的禀道:“殿下,主子醒了,你快进去看看吧。”

穆凌之神色一片伤痛,他艰难的滚动喉咙,声音落寞道:“你们好照顾她,若是她问起我,就说就说我在宫中守丧”

说罢,拖起沉重的步子缓缓离去

果然,玉如颜等伍大夫走后,就问春花与秋月,穆凌之可在别苑,她要见他!

春花照着穆凌之的吩咐跟她说了,玉如颜心里一沉,下一刻,她却是坐起身摸索着下床。

见此,春花与秋月二人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主子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我要离开这里!”玉如颜坐在床沿,她看不见两个婢女在何处,只是凭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对她们说:“我如今眼睛瞎了,身边确实暂时离不了人,如果你们愿意继续跟着我,就随我一起走,我自是感激。如果不愿意,我绝不勉强,就烦请你们送我出府,再给我叫辆马车就好!”

说罢,已是坚定的站起身,凭着之前对房间里的记忆,摸索着朝外走去。

春花与秋月闻言怔住了,玉如颜成了如今的样子,她们都很心痛,也愿意跟她离开,但是

春花一边悄悄向秋月打眼色,让她赶紧去请示穆凌之,一边连忙上前扶住玉如颜,生怕她被桌椅门窗撞到了。

扶着她到桌子边坐下,春花苦口婆心的劝道:“主子,奴婢与秋月这一辈子都是要跟在你身边伺候你的,但是,如今你眼睛还没好,身上的烧也刚刚退下,身子虚弱得不行,而且如今。外面的风雪着实很大,天又快黑了,主子在大梁也没有亲人,不如先留下养好身子再走!”

听着春花着急的话语,玉如颜缓缓道:“是不是三殿下下了令,不让我出别苑?”

春花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只得道:“殿下将主子送回来后,就一直在宫中守丧,如今并没有在府里。殿下只是吩咐奴婢们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主子,其他的其他的奴婢确实也不知道。”

闻言,玉如颜淡然一笑,冷冷道:“既然没有下令囚禁我,想必我还是有自由的。”

说罢。再次站起身,语气坚定,毫不犹豫的对春花道:“走吧!”

春花一直在等着秋月请穆凌之过来,于是故意拖延时间道:“主子稍等,请容许奴婢收拾收拾行李再走!”

“不必了!”虽然看不见她脸上的形容,但玉如颜还是明白了她心里的想法,她苦涩一笑道:“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我也知道秋月去请三殿下了,他或许此时就在别苑里。但你们放心,我自有去处,而这别苑里的一切,原本就不是我的,不需要再收拾。直接走吧!”

说罢。直接抬脚向外走去,却在下一刻,身子撞进来人的怀里,听到了一声闷吭。

心里一震,玉如颜迅速的后退身子,她以为撞到的人是穆凌之,没想到,声音响起时,却是小刀的声音,他担忧道:“姐姐,你眼睛你要去哪里?”

说罢,连忙上前扶着她重新到桌子旁边坐下。

玉如颜没想到进来的人会是小刀,她想。原本小刀就一直被梁王软禁在东宫里,只怕经过劫法场一事后,梁王对他的怒火会更盛,哪里还会让他随便出宫!?

一想到之前刑场上发生的事,她蓦然想到小刀身上受了很多伤,不由想起方才他那一声闷吭,想必是自己撞到他的伤口处了。

虽然心里担心他身上的伤势了,但转念想到他如今还能自行走动,想必身上的伤口并不会致命,而且,她也实在不想再提当日刑场之事,于是只是淡然道:“你不在宫里守丧,怎么来了这里?”

“听说姐姐昏迷了二天未醒,我心里担心,而且后天所以出宫来看看。如今看到姐姐醒来,我却也是放心了。”

虽然歇息了二天,但小刀二日前失血太多,脸色也是苍白,说话语气都稍显无力。

想起穆凌之答应父皇的三日之约,明天一过,姐姐又要被押到刑场砍头,他心里伤心难过又无助到慌乱。

房间里的光线已是渐渐昏暗下来。在昏暗的光线下,小刀并没有觉得玉如颜的眼睛与之前有什么不同,所以,心里一直还当她与以前一样,眼睛是好好的,可是等春花点亮屋里的灯火后,在明亮灯火的照映下,待他看清玉如颜那双最是潋滟明媚的眼睛,如今已是一片空洞死寂,毫无亮光后,全身剧烈一震,心口痛到窒息!

在小刀的眼里,玉如颜的眼睛是天底下最好看、最动人的,也是最让他感觉到温暖的一双眼睛。

犹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她,他仿佛张开全身利刺的刺猬一般,对靠近他的人充满深深的敌意,不愿意相信任何人,也不让任何人靠近他身边----惟独她!

只是一眼,心里充满仇恨、时刻防备着的小刀,就被她如泉水般清澈潋滟,又如艳阳般明媚温暖的一双水眸吸引。她眼神温柔并充满善意,让他不觉就收起了全身的防备,情不自禁的唤她‘姐姐’,再也不舍得离开她

咬牙抬起缠满纱布的右手,在半空中停顿犹豫半刻,小刀终是忍不住心痛的抚上她的眼睛,声音哽咽道:“姐姐,你疼吗你不要恨皇兄,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的自私与鲁莽,事情也不会发殿到这个地方,而皇兄也不会受也不会刺瞎你的眼睛,如果姐姐的眼睛医不好了,就剜了我的眼睛给姐姐赔罪吧”

看着她眼瞎的可怜样子,小刀心痛如绞。而玉如颜听了他的话,却微微勾唇一笑,想用自己笑容告诉他,自己并不怪他。

她明明是想安慰小刀不要为自己伤心,但如今她再恬淡的笑容里都带着去不掉的苦涩滋味,看得小刀心里更是难受。

她茫然的张着空洞的大眼睛,看不见小刀在何处,只得朝着他说话声音的方向说道:“傻孩子,姐姐谁都不恨,谁也不怪。这一切,不过是我的命罢了”

“从我披上嫁衣被父皇当做和亲的棋子时,从三殿下一箭射向我的鸾轿时,我就应该明白,像我这样的人,是得不到幸福的永远都得不到”

“一切,不过是我的奢求罢了”

眼泪堪堪又要决堤,被她咬牙忍住。

自从她的世界从斑斓多彩变成无休止的黑夜后,她开始刻意的去遗忘脑子里关于所有色彩的记忆,只有彻底不再记得那些绚烂多姿的颜色,不再去回想贪恋那些让她曾经最痴迷的容颜笑脸,她才不会感觉自己的心那么痛,她才能咬牙活下去

“小刀。”

她突然向面前已伤心到崩溃的少年轻轻唤道,声音轻柔一如往昔,“姐姐从不怪你,姐姐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做你的太子,将来做一个英明的君王,也要好好珍惜小茹,她是一个好姑娘,有她陪着你,姐姐很放心”

闻言,小刀神情突然一滞,苍白折面容竟是飞是红晕----

那日他血洗刑场后,自己也受重伤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等他醒来,已是躺在了东宫的寝宫里。小茹守在他身边,哭得两只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

一想起晕迷前父皇下达的死令,他顾不得身上的刚刚包扎好的伤口,跳起来就要往外走,却被小茹拖住了。

小茹死死抱着他的腿不愿意撒手,伤心的哭道:“殿下,你差点就要死了,太医叮嘱让你一定要好好在床上躺着,所以你那里也不许去,我不放你走,我不想让你死”

他想甩脱她,可全身上下到处都痛,身子也是无力。脑子阵阵晕眩,他咬牙恨道:“你快放手,若是因为你的拖延让姐姐丢了性命,我一定会杀了你!”

听了他的话,小茹不但不撒手,反而将他抱得更紧了,梗着脖子红着眼睛道:“不放,死都不放。你要为玉姐姐死,我就为你去死,反而最后都是死,我就不放你走!”

说罢,小茹不但双手抱着他的腰身,连双脚也盘上去,缠着他的腿,让他连路都走不动了。

“你无耻!”小刀气急败坏,偏偏手臂上受伤严重,被纱布包扎得动弹不得,身子也无力,甩不开她,却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咬牙拖着她的身子一起往门外走。

他一边艰难的挪着一边狠狠骂道:“好,你竟敢违抗本宫的旨意,等本宫好全后,一定将你吊起来打。小福寿呢,死哪里去了,快来将她拉开”

听了他的恐吓,小茹半点反应也没有,紧紧抿着嘴巴死死吊着他。

平时看着瘦瘦弱弱的小茹,此时却像个千金坠一样,吊得他半步都走不动。

非但走不出半步,还身子一斜,‘扑嗵’一声摔在了小茹的身上

摔得好巧不巧,他的身子压在了小茹的身上,并且嘴巴也巧得不能再巧的贴上了

虽然两人已成亲,但却是连手都还没有拉过,小刀更是从没和女子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顿时,只感觉嘴上一麻,连带着全身都酥麻了,苍白无血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最后最后竟是小茹将他抱上了床

突然听玉如颜提起小茹,小刀心里慌得如小鹿乱撞,明明玉如颜看不见他此刻羞赧的样子,但他就是莫名的心慌,连忙岔开话头道:“姐姐,我怎么感觉你感觉你像是在对我做最后的叮嘱,你真要离开大梁离开皇兄吗?”

话一出口,他才蓦然想到,后天,皇兄终是要交出姐姐,而看姐姐的形容,却是一点也不知道的。

也是,皇兄必定是苦苦瞒着姐姐的,而他也知道,就算父皇杀了皇兄,皇兄也不会再舍得交出姐姐的。

想到这里,小刀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他总感觉皇兄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玉如颜确实不知道穆凌之与梁王的三日之约,她如今,只想着离开别苑,离开大梁,离开这里所有的一切

思及此,她坚定的对小刀道:“姐姐求你最后一件事,希望你一定要答应我!”

她的形容无比的坚定与不容置疑,见此,小刀心里一跳,定定的看着她,迟疑道:“姐姐让我帮你什么?”

“去帮我求求你皇兄,让他----放我离开吧!”

闻言,小刀全身一滞,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艰难的咽了下喉咙,轻轻的应下了

小刀离开后,玉如颜晚膳也不吃,复又上床躺好。

而小刀从她的房间出来后,正要去书房找穆凌之,却看到他静静的伫立在门外,双眼凹陷,一脸的憔悴!

两人默契的走到外面,小刀着急的问他有什么打算?

可不管他如何着急的问他,穆凌之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盖满积雪的花圃,始终不发一言。

只见连续几场大雪过后,他特意为玉如颜开辟出来的花圃全部被积雪掩埋,除了一些枯枝露出些许在外面,当初的那一片繁花茂盛已不见踪迹

良久,他语带悲凉喃喃自语道:“我曾为颜颜种下这片花海,这里面种的全是她喜欢的蔷薇茉莉一类最普通的、可她很是喜欢的山花。我记得,当初我与她在军宫相遇时,她总是苦着个脸,很是害怕谨慎小心的样子,很怕我,也很怕做错事惹我不开心而每天让她去军营旁的小溪边浣衣,仿佛是她最开心快乐的事她每次从小溪边回来,都会摘些山花妆点肃穆沉闷的军营。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自从有了她的出现,我竟是再也不觉得行军沉闷艰辛,因为她就是我营帐里让我无法忽视的一道亮光”

“接她重回大梁,我盼着她在看到这些花海时会如何高兴兴奋,可是,重新带她回来时,已错过了花期,我们约好明年的花期一起来别苑小住,我陪她看花,她陪我下棋,可如今。我却刺瞎了她的眼睛,没了眼睛,如何再赏花下棋”

穆凌之的面容仿佛也融入了这无尽的雪白里,小刀的心同样悲痛,他声音颤抖的轻轻道:“皇兄不要自责,你刺姐姐那一剑,也是在保住她的性命。当时那种情况,父皇亲自到场监斩,皇兄如何能反抗?何况,父皇拿整个大齐做要胁,若是皇兄为了救姐姐,从而让大齐的百姓陷入战乱和灭国中,只怕姐姐知道真相后。更加不会原谅皇兄,因为,从来姐姐都心系大齐,不然当年也不会为了大齐的安宁,答应和亲”

闻言,穆凌之晦涩一笑,缓缓道:“一年前,我欠下她一根冷箭,一年后,我又欠下了她一双眼睛,我还欠着她一场婚礼和一个名份,更是欠下她一世的情债,若我再不为她做些什么,我怕我怕下辈子她不肯与我相认,不愿意再与我在一起”

“后天,我会准时去刑场,到时趁着城门松懈之时,你帮我送她出城,让她走得越远越好”

听着穆凌之最后的叮嘱,小刀心里一片战栗,他呆呆的看着自己最敬仰的大哥,蓦然间,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看着穆凌之绝然坚定的样子,下一刻,小刀心里却是做下了一个决定,他不再劝阻拦穆凌之。掉头急忙朝宫里走去

第二天,玉如颜听到外面风雪停了,起身带着春花与秋月离府,可还没走到院子门口,已是被穆凌之派来的人拦了下来,别苑的下人都异口同声道,殿下严令她踏出院子半步!

为了走出别苑,为了离开这里,玉如颜终是让春花去请穆凌之,做最后的决别。

春花得了她的令,去请穆凌之,等她返回时,却告诉玉如颜。穆凌之在饭厅等她!

彼时,已是傍晚时分,玉如颜扶着春花的手,摸摸索索的朝饭厅而去,一路走出,她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被穆凌之带回别苑时的情景,那时,她却是与安哥一路闻着诱人的烫锅香味寻到了饭厅

不过短短数月的时间,一切却已是物是人非,安哥没了,当初那个为她亲自下厨做饭菜的男人也不复存在了

堪堪走到半路,鼻间突然传来熟悉的龙涎香,她全身一滞,是他!

下一刻,玉如颜蓦然抬手慌乱的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不知为何,明明是他刺瞎了她的眼,她却不敢让他看到自己成为瞎子的样子

可在下一刻,身子腾空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里,玉如颜惊慌失措,忍不住拼命的挣扎着,失声道:“放下我,不要碰我!”

抱住自己身子的手一滞,下一秒,耳边传来穆凌之低沉魅惑的声音----

“陪本宫最后一晚,本宫就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