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恨我吧

见又有刀剑朝穆凌之砍来,玉如颜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就要放开抱紧穆凌之的手去替他挡剑,可在下一秒,一个身影闪电而至,在她之前替穆凌之挡住了那致命一剑!

同样一身缟白,小刀手拿执龙吟剑从天而降,虽然拿剑挡开刺向穆凌之的那一剑,可最终那一剑还是刺进了他自己的肩膀上。【最新章节阅读.】

黑曜石般的眼睛同样一片通红,小刀不顾肩膀上的伤口,回身一剑帮穆凌之削断了插在他腰上的长矛,厉声道:“皇兄,你快带姐姐走,我帮你断后!”

穆凌之与玉如颜皆是震惊的看向一脸戾气的小刀,他竟是也从宫里逃了出来!

小刀不比穆凌之,他下手极狠,手中的龙吟剑又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利器,神情疯狂喋血,状若癫狂,整个人如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所到之处,只见血肉横飞,惨叫声不断

他完全是一种拼命的打法,不顾自身防卫,只是拼命的朝四周的羽林军杀去,一身凌厉杀气,将四周的人都震住了!

在此刻小刀的心里,他什么都不想,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为身后的穆凌之与玉如颜杀出一条血路!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抵消他心中的悔恨与愧疚。

在被父皇软禁在东宫的日子里,小刀想了很多很多,母后的死,玉如颜面临的悲惨结局,还有皇兄的痛苦,全是他一手造成的。愧疚悔恨折磨得他心痛如绞,脑子里时时出现,玉如颜冲他绝望大喊时的悲痛模样,她对他说,我恨你,我恨你

每每这时,他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所以,如今,他惟一的愿望就是救出皇兄与姐姐,就算让他今日死在了乱剑之下,他也无怨无悔

他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虽然杀伤力巨大,但自身也是伤痕累累。身上不知中了多少刀剑,左手手臂被砍开了一条深深的大口子,皮肉翻开,深可见骨。而一身缟白丧服也被染成了触目惊心的血色

“你不要命了!”

穆凌之见他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心里一痛----

不管之前兄弟二人之间有多大的仇恨,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那种与生俱来的兄弟亲情,却是永远割舍不了

小刀心里自责酸楚,他心里太后悔了,他恨自己的执念与私利,他恨自己给心目中最重要最在乎的人带来的伤害,可世间没有后悔药,他惟有以死谢罪

穆凌之见小刀的神情,已是料到了他心里的打算。心里一痛,知道此时劝他不得,只有拼命护着他,两兄弟联手杀出去。

玉如颜看着已变成血人般的小刀,心里又怨又痛----

从小刀强行将她囚在东宫开始,她心里对他充满了怨恨,后来得知他竟是将‘穆凌之’关进了天牢,她心里彻底恨上了他

在天牢的这些日子里,她常常在想,若是三年前自己没有一时心软救下他带在身边,若是没有这三年来的相依相伴,或许小刀也不会对自己产生不该有的心思

她想恨小刀,但每当她想恨他时,脑子里却都是小刀那双黑曜石般纯真的眼睛,还有他乖巧趴在自己膝盖上撒娇的可爱样子;

还有这三年来他对她的贴心陪伴;

更是他一个人冒着危险艰难,在自己和亲遇险时,千里迢迢的跑出来找自己;

而在大齐皇宫时,也是他不顾性命的一次次护着自己;

只要有人伤害到她,他都会如一头护犊的小狼羔一样,明明自己的爪牙都还不够坚硬,却会不管不顾的冲出来护着她。

犹如此刻拼命的他

小刀的爱,不似穆凌之的深情呵护,也不似越羽的隐忍成全,他的爱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一个不慎,在将所爱之人烧伤的同时。也灼伤自己

在玉如颜之前,他从没爱过一个人,他不懂如何去爱,只是单纯的想将所爱之人占为已有,不让她离开自己,却不懂去顾忌所爱之人的感受

玉如颜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忍不住轻轻战栗,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在乎的两个男人为了自己浴血奋战,心痛到麻木,再也忍受不住,哽咽着对穆凌之苦苦哀求道:“殿下,你放下我吧,你带小刀走,再不走,他会死的,你也会死的!!”

“我不可能留下你的!”穆凌之的话说得斩钉截铁,他薄唇紧抿,神色坚定,目光紧紧的看着前面的小刀,随时为他挡下刀剑。

小刀突然的出现让他既感动又难过,他知道,小刀赶来这一刻,毫不犹豫的替他挡下刀剑的那一刻,他们兄弟间冰封起来的隔阂已消失,不管之前经历了什么,他终是他最心疼的弟弟

所以,越是如此,今日这一条不归路,他都不想再搭上小刀

一把挑开刺向小刀的长枪,穆凌之朝小刀喊道:“你快走,我不稀罕你的帮忙,从你想娶颜颜那一刻起,我已不当你是我弟弟,我与你之间再无情谊,恩断义绝!”

小刀全身一滞,一滴热泪划下眼角,他回头红着眼睛看着穆凌之,声音哆嗦道:“我欠下哥哥母后还有姐姐的,我一定要还!”

说罢,更是疯狂喋血的挥动手中的长剑,眼睛都杀红了!

而玉如颜见到穆凌之与小刀都不愿意离开,而且两人身上都已是伤痕累累,急火攻心之下,再也忍不住口吐鲜血晕厥过去

高高的刑台上,木梓月冷冷的看着下面绞杀成一团的众人,她冰冷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人群中的那个身影,看着他伤痕累累之下,却始终死死护着胸前那个女人,心口一痛,心里升起了无尽的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为了那个贱人做到如斯地步!

为了她,他丢掉江山,失了兵权,如今为了她。更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那个女人到底为他做了什么,让他心甘情愿为她付出一切!

心中的妒意排山倒海而来,她眸光一寒,牙齿咬得‘咯咯’响,下一秒,她一把拿过身边羽林军手中的弓箭,拉弓搭箭,将森冷的箭头死死的对准了玉如颜!

木梓月从小随穆凌之他们一起习武读书,所以,外表柔弱的她,马术与箭术却是一流。

盈盈杏眼里恨间滔天,她正要松弦。却被身边的木梓阳拉住,他冷冷道:“你要干什么?”

木梓月恨声道:“她不死,凌之不会离开。”

穆凌之武艺再高,也敌不过这无穷无尽的车轮战,就像穆云之说的那样,就是困,他也会被困死在这里

“你还是放不下他,还要救他的命吗?”木相阳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一把夺下她手中的箭,咬牙道:“你难道忘记父亲对我们说过的话了吗?只有穆凌之死,父亲与大皇子做下的事才不会被发现。而今天这一切,也是父亲与大皇子辛苦筹谋好的,好不容易等他自投罗网自己上门送死。你若是让他半路退了,只要他此次逃脱,那个贱人的仇恨他必定会报在我们身上,你以为他以后还会放过我们吗!”

闻言,木梓月全身一震,手下犹豫,心里痛苦的挣扎着

突然,街口传来了震天的铁甲铮铮之声,不知是谁一声喝令,羽林军顿时四散开来,刀剑之声随之消失,场地中间的兄弟二人抬头看去,却见菜市口涌来大批身着铠甲的精兵,众人一见,都不由愣住了。

大梁三个皇子血战菜市口的动静终归太大,将整个东都的文武百官都惊动了,终是有忠心的老臣担心三位皇子相互残杀,终是会引发大梁真正的灾祸,于是进宫禀告了梁王,梁王震惊之下,不由想起了十年前那场杀戮,心里一凉,立刻带着重兵亲自出宫来阻止三兄弟的弑杀。

人群分开,等梁王坐在软辇上看到面前穆凌之与小刀浑身的血污与伤痕后,才恍然觉悟,竟是有人刻意将穆凌之劫法场与太子离宫的消息对自己封锁了。看这架势与阵容,竟是要一性次了结了他们兄弟俩!

虽然因为玉如颜,梁王对穆凌之和小刀心里有过失望,但他膝下就这三个儿子,大皇子的心胸与能力与穆凌之和小刀相比都相差太远,在梁王的心里,其实最中意的帝位人选是穆凌之,可惜,他太重情,这是做为帝王最大的忌讳,所以,他才会选择了小刀做他的继承人,可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小刀竟然也同他的哥哥一样,也是个痴情的情种。

但事到如今,他下身瘫痪,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再换太子,不然大梁的根基就会彻底垮了。

看着眼下的一切,梁王当然明白这一切是大皇子的阴谋,但圣旨是他下的,劫法场者杀无赦,所以,即便心里明白,他却也不能当面处置穆云之。

相比心里痛恨大皇子借机对自己两个弟弟下毒手,梁王也痛恨穆凌之与太子的死不悔改,到了此时此地,还一心想着玉如颜。

思及此,梁王一双阴沉狠鸷的眸子冷冷的扫过跪在面前的二个浑身是血的儿子,最后落在了穆凌之抱在怀里晕厥过去的玉如颜身上。

眸子一沉,梁王心里痛恨不已,这个女人真是红颜祸水,为了她,一向最是听话的两个儿子,竟是一次次的忤逆自己,公然抗旨不说,还为了她一个个都命都不要,偏偏,两人都同样的喜欢她。

只是一瞬间,梁王已是想到了十年前的自己做下的事。他不敢想象,若是兄弟二人重蹈覆辙,走他的旧路,大梁的百年基业,还能否经历再次的兵变与兄弟相残?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过,梁王眸中杀气越甚,不管如何,玉如颜都必须死!

想到这里,梁王冷冷的开口道:“你们兄弟二人,竟是被这个妖女迷惑到失去理智,连你们母后的死都不顾了么?按理,朕应该让你们亲自手刃仇人才对不起你们枉死的母后。可你们竟然不懂得领情,还抗旨劫法场!”

梁王的声音一直很低沉,但越是如此,穆凌之与小刀越是能感觉到他身上浓郁的怒意,两人心里一颤,穆凌之不由自主的抱紧了怀中昏迷的玉如颜。

“既然你们不懂得珍惜父皇的一片苦心,如此,就由太子亲自监斩,而凌之你----”

梁王的眸光冰冷如刀锋,冷冷的看着全身颤抖起来的穆凌之,一字一句冷冷道:“由你亲自执刀,砍下她的脑袋祭奠你们的母后!”

闻言,全场一片寂静。而穆凌之与小刀却已是震惊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旁的穆云之虽然心里懊恼没有借这个机会杀了兄弟二人,但如今看到他们俩被父皇逼到绝境,看着他们两人痛苦不堪的样子,心里也是异常的畅快!

木梓月更是兴奋欢喜极了,她做梦都盼着穆凌之亲手杀了玉如颜,如此一来,真是如她所愿了。

在场的众人目光都看向了跪在了场地中间的三皇子与太子二人。

听了梁王的话,小刀失血的脸色更是惨白,他呼一下爬起身挡在穆凌之面前,可身上失血过多,还来不及向梁王求情,已是眼睛一黑,栽倒在地

见此,梁王眼里闪过一丝痛心,他挥手让人抬小刀下去,冷冷道:“送太子回宫医治,朕----亲自监斩!”

闻言,穆凌之不由自主的双手一紧,怔怔看了一眼怀里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的玉如颜,不敢置信的看向一脸绝然的梁王,痛苦到崩溃道:“父皇,母后之事还有诸多疑点,儿臣不相信是颜颜杀的母后,还请父皇给儿臣时间”

“你少来这一套!”梁王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恳求,他狠狠的瞪着穆凌之。恨铁不成钢道:“之前,秦香楼一案,证据确凿,也是你一直为她喊冤,让朕给你时间查明白。可结果如何?”

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诸多不好的事,梁王心里已是恨得咬牙切齿,事到如今,他又再次想起了煞星乱世一事,继而想到自己突然的病倒,皇后之死还是兄弟二人之间为了争夺玉如颜而反目成仇

这一切的一切,让梁王又再次认定了玉如颜是煞星,所以,不管如何。今日,他都会要了玉如颜的命。

“她生天无泪,本就是不祥之人,可你却一直要护着她。若不是你优柔寡断,你的母后也不至于死在她的手里,如今证据确凿,你竟还要为她说话,你难道真要看到她祸害了整个大梁你才安心吗?”

梁王的话像一道道惊雷炸在穆凌之的身上,他艰难的嚅动嘴唇想开口为玉如颜申辩,可是,却无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今日,若你不舍得对她下手,朕可以让她死得悲惨一百倍。而且,不仅如此,朕立刻向大齐发兵,让整个大齐为他们公主做下的错事陪葬!”

梁王全身杀气凌然,眸光坚定。

闻言,穆凌之全身一寒,彻底呆在了当场

风雪越少越大,迷乱了人的眼睛,穆凌之全身染满雪霜,木然的抱着玉如颜一步一步踩在被鲜血染红的积雪重返刑台,玉如颜被他紧紧包裹抱紧在怀里。

她悠悠转醒,怔怔的抬头看着穆凌之,耳边不再听到可怕的杀戮声,她不禁欢喜道:“殿下。我们逃出了么?小刀也逃出了吗?”

穆凌之不敢去看她欢喜的眼睛,他咬牙抑止喉咙里往外冒的腥甜,轻轻的嗯了一声。

玉如颜完全不知道在她晕厥过程中发生了何事,更不知道梁王拿整个大齐逼穆凌之对她下手。

她被他包裹在怀里严严实实,也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只是听不到杀戮声,真的以为他们已逃了出来,不由心里一松,连忙去查看他腰间的伤口,这才发现,他的身上竟穿着自己为他做的那个银白色的外衫,心里顿时涌上无尽的甜蜜,苍白的脸上涌上了一片羞红。

她羞涩笑道:“殿下。这衣裳穿得可还合身我第一次做,而且做得又急,自己感觉不太满意我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的!”

心口痛到窒息,穆凌之终是没忍不住,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见他吐血,玉如颜吓了一大跳,连忙道:“殿下你受伤了?你快放下我吧,我自己能走”

身体一紧,身体蓦然被他搂得更紧,而且她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玉如颜心脏蓦然缩紧,她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穆凌之,只见他也正低下头深深的看着自己,那眼神悲痛哀伤。神情也是一片悲恸,让她的心莫名的慌乱了起来。

“殿下,你你怎么了?”

脚下步子停滞住,穆凌之抖着双手将她从怀里放下来,骤然离开他温暖的怀抱,玉如颜不禁缩起了脖子。

可是下一秒,她不光身体冷,连心都冷了

目光所及,她又回到了刑台上,脚边是冰冷刺骨的斩头台。

而下面,不知何时竟是再次围满了羽林军,而木梓月和玉明珠她们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看到这一切,她茫然的看向穆凌之。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还不等她开口询问穆凌之发生了什么,只见他一脸冰寒的看着她,声音里也是透着刺骨的寒意----

“不管你做下什么错事我都可以谅解你,可你万万不该答应嫁与我弟弟成为太子妃,更不该在我母后反对你时还出手害死她做为儿子,若不能为母后手刃仇人,我无颜在世为人”

穆凌之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双唇一张一合木讷的说着违心的话,眼光空洞绝望。他不敢去看玉如颜慌乱失措的样子,更不敢去看她眼神里的绝望。

“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我再喜欢你,却也不能接受你的不贞不孝不仁不义”

说到最后。穆凌之牙齿都咬出血了,喉咙间又涌上腥甜

“殿下,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过当太子妃,更没有对你不贞,我没有啊”穆凌之的话像钢刀一刀刀的刺在玉如颜的心里,她脑子里一片晕眩,高烧烧得她头痛欲裂,身体却冷得直哆嗦。

可身体的折磨远远抵不上此刻她心里的伤痛,她扑上前抱住穆凌之双腿,仰头双眼通红的看着一脸绝然的穆凌之,心里慌乱害怕到极致----

她可以死,但她却不能让穆凌之误会自己。认为自己已背叛了他

她语无伦次的向他解释着,可是,不等她说完,下一秒,眼前豁然出现一柄闪着寒光、还带着血渍的长剑!

她吓了一跳,不自由主的松开了抱着他双腿的手,不敢置信的抬头懵懂的看向他----

暴雪乍停,连寒风仿佛都在这一刻停住了,天地间一片银白,整个刑场上也是鸦雀无声。

素白天地间,穆凌之一身血衣傲然而立,苍白的脸上绝然无情,而手中方才还为了救她屠杀羽林军的长剑,此刻却是对准了她

“你恨我吧!”

穆凌之的声音低入尘埃,下一刻,手中长剑一挥,一道血痕划过长空

“啊”

随着玉如颜一声悲绝的惨叫,她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蓦然间滚落下无尽的鲜血,一颗颗、一滴滴汇流成河,流过她苍白如纸的面容,落在莹白的雪地上,溅起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花

她痛苦的伸手捂着眼睛,痛到全身战栗,感觉全身每一寸毛孔都麻木了。越来越多的鲜血从她的指缝里溢出,双手沾着黏糊的血液,她悲痛的想擦干血泪。想睁开眼睛去问穆凌之,为什么?为什么!

可滚滚而落的鲜血怎么也擦不尽,鲜红的颜色蒙住了她的眼睛,她的世界陷入一片漆黑,她再也看不到了,看不到他,也看不到世间万物的一切

“哐当!”穆凌之手中的剑无力滑落,掉在了刑台上,而玉如颜终是忍受不住,再次痛得晕厥过去,身子软倒在地,赤红流血的眼睛绝望痛苦的闭上,可那鲜红的血泪却没有尽头似的往外流着。衬着她苍白如纸的脸庞,无比的惊悚,也无比的可怜

众人的心都随着穆凌之那一剑漏拍了一下,但下一刻,大家都略显诧异的看向刑台上呆若木鸡的穆凌之,人人都以为他是杀了玉如颜,没想到他却是刺瞎了她的一双眼睛。

梁王眉头皱起,而木梓月也是略显失望的蹙眉看着倒在刑台上的玉如颜,心里恨道,他终是舍不得杀她!

就在众人惊诧不已时,穆凌之再次弯腰抱起奄奄一息的玉如颜,一步一步向台下走去,目光呆滞,神情悲痛。

梁王不满的看着他,冷冷道:“你这是干什么?”

穆凌之抱着昏迷的玉如颜跪在梁王面前,声音低入尘埃,再也浮不起来----

“父皇,颜颜并不是心恶之人,她所遭遇的一切皆是因为她这一双不会流泪的眸子,所以,我将她的眸子刺了,她也就不再是祸害天下的不祥人了”

“儿臣与她之间还有私事没有了结,所以,儿臣恳求父皇最后一次,让儿臣暂且先带她回去,三日后,儿臣在此处,必定会给母后奉上人头谢罪!”

梁王拧眉静静的看着跪在雪地里的穆凌之,见他一瞬间形容已是枯槁如鬼,眼神里再也看不到半点活色,与那行尸走肉的人已无二样。

良久,梁王重重叹息一声,冷冷道:“三日后,朕等着你带她的人头祭奠你母后。等你母后大葬后,你去皇陵为你母后守陵三年,以示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