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大开杀戒

玉如颜身戴枷锁跪在刑台下,听着那宣旨太监宣读了梁王的旨意后,死寂般的眸子轻轻阖上,跪伏在地上,声音轻淡如烟----

“谢陛下隆恩!”

一切,早已在她的预料中,所以,她倒是半点意外都没有。【无弹窗.】

话音一落,明明晴好的天气,蓦然间竟是飘扬起雪花

雪下得又急又密,不过须臾,身上地上已是染上了一层银白,可即便如此,也没有浇灭百姓看热闹的热情。

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异国的公主,祸国殃民的不祥人,还同时勾引大梁太子与三皇子的妖女最后到底要怎么死!

大雪一下,玉如颜只穿着单薄的囚衣,不由冷得直打哆嗦,身体却发起高烧来。

在天牢里她就一直高烧着,如今被寒风一吹,她的额头烧得更是滚烫,脑子都烧晕了,而一双绝美水眸也染上了红芒,散发着潋滟的绝色,在她苍白脸色的映衬下,竟是如世间最美丽的宝石,闪着慑人夺目的光芒。

她被人押着一步一步踏上刑台,待她吃力抬头看去,才发现高高在上坐在监斩台上的人竟是大皇子穆云之,而木梓阳也得意非凡的站在他身侧,两人看着一身脏污不成样子的玉如颜,眼神中的得色遮都遮不住。

而不知道何时,玉明珠与木梓月也身姿轻盈的来到了刑台上,只不过,相比跪在刑台中间一身单薄囚服、满身脏污的玉如颜相比。两人却是锦衣华服,画着精致淡雅的妆容,身上

穿着素净却奢华的白狐裘袍,衣袖里笼着暖手的小巧暖炉,盈盈往玉如颜面前一站,那高高在上的风姿完全盖过此刻的玉如颜。

而一脸高深莫测的逸清师太竟也随在她们身后,她一身道袍手执拂尘站在个旁边,沉寂如寒潭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玉如颜,眸光微微闪烁,神情竟是闪过一丝惋惜。

她的惋惜,并不是同情玉如颜的遭遇,而是惋惜她身上珍贵的血液!

逸清不但是修道之人。更是懂医之人,玉如颜身上珍贵的血液,看在她眼里,无异是世间最奇异的灵药珍宝,好比太上老君神丹妙药。

但惋惜归惋惜,她心里却也清楚的明白,从她帮着木梓月与玉明珠假冒玉女开始,她们已是犯下了欺君之罪,一旦让人发现玉如颜才是真正的玉女,届时,她非但帮不了她师弟逸云道长报仇,连她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了

思及此。她看似平静无波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狠厉----

世人皆以为谢皇后是死于玉如颜之手,就连玉如颜自己都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医也并没有在谢皇后身上查出其他伤口,所以,一向身体康健且正值当年的谢皇后突然离世,没有人会想到她是突然发病死的,或是其他原因死亡,皆是认定了是玉如颜推她那一把,摔到脑袋才丢丧命

只有逸清师太心里最清楚,谢皇后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收起眼里的惋惜,不露声色的默默的走开,心里却想着,只要玉如颜人头一落地,趁着她身上的血还没凉透,她势必要想办法取尽她身上的血,储存起来,以备后用。

毕竟,玉明珠假冒玉女一日,就可能会有人来找她取血解毒,那么,在没想出办法让人们相信‘玉女’因为‘某事’身上的血失去解毒的疗效前,她们要时刻准备着不让人拆穿。

而看着玉明珠的肚子,逸清师太心里无比的满意,心中的烦恼也一扫而空。因为。这个契机马上就可以找到了

但不管如何,玉如颜身上可解百毒的血液实在太过珍贵,逸清师太如何都舍不得让它白白浪费了

穆云之见玉明珠她们来了,心里欢喜不已,亲自上前扶她坐下,嗔怪道:“你怎么来了?下大雪天的天里,路又滑,你怀着孩子可千万要小心,而且呆会这里要行刑,煞气很重,你还是回府上休息吧,等她人头一落地,我向父皇顺利交了差,就可以回府陪你了。”

就在三天前,玉明珠被诊断出怀上了身孕,本来就极其得穆云之宠爱的她,一时间在大皇子府乃至整个大梁皇室都风光无二

大梁皇室最近发生太多不好的事情,而梁王膝下三个儿子,也是无一有所出,至今连个孙儿都没有,谢皇后死时,孙子一辈竟是无一人。

所以,玉明珠在此时怀了身孕,简直是整个大梁皇室的大功臣,穆云之高兴之余,竟是向她许诺,只要此胎顺利产下麟儿,生下第一个皇长孙,他就以七出之条中无子休了王妃,改立她为王妃。

看着穆云之对自己关怀备至的样子,玉明珠心里一片甜蜜,她缓缓一笑,敛下眸子故作心痛道:“不管她之前做过多少对不起我的事,但她终究是我的妹妹。如今,她被取缔了与三殿下的和亲,也算不得三殿下的人,而太子更是不可能再娶一个杀母的仇人为太子妃,所以,她到了今日命归黄泉时,身边竟是一个亲人都没有,我好歹是她的姐姐,送她最后一程也是应该的!”

听她这样说,穆云之也不好再坚持让她回去,只是叹息道:“同是姐妹,为何差别这么大。爱妃人美心善,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可她却如斯歹毒,放火烧死秦香楼那么多条人命不说。如今竟是连皇后都敢下手毒害,简直丧心病狂她之前那般陷害你也,也亏得爱妃不与她计较,到了今日还顾念姐妹之情,来送她最后一程”

穆云之说的这些会是玉明珠与木梓月做下的坏事,再陷害给玉如颜的。如今听他说起,玉明珠半点脸红难堪都没有,很是心安理得受着那些夸赞之词。

嫣然一笑,她抬步走到玉如颜面前,伸出如葱管般莹白透亮的手指,轻轻勾起玉如颜的下巴,待看清玉如颜已被折磨得瘦骨嶙峋的不堪样子。她心里畅快极了,声音低沉却异常的狠毒道:“妹妹,你看姐姐多好,怀了身孕都冒着风雪来送你最后一程,我可比你当初做得有情有义多了!”

玉如颜双眼通红,木然的看着面前雍容华贵的丽人,心里五味杂陈,虽然恨她,却也蓦然的羡慕起玉明珠来。

所谓好人没好报,坏人却能遗祸千年。

她心里苦涩一笑,不禁想,从小到大。她虽然历练磨难与陷害,可她却始终保持着一颗善良纯真的心,不会主动去害一个人,更不会无故去陷害别人,可是她得到的却是今天这样游街砍头的悲惨下场。

而面前这个女人,明明最是蛇蝎心肠,为了自己的私利,狠起心来连姐妹都去谋害,更是手上沾满鲜血,害死无数条性命。可如今,她却巧笑嫣然的以胜利者的姿势站在自己面前,还能怀上孩子当上母亲。而自己,却是到死都没能为穆凌之生下一子半女

老天,真是何其的不公平!!

全身处于高烧中的玉如颜,已是好久滴水未沾,那里还有力气与玉明珠在此虚情假意的应付?!

她凉凉的睥了她一眼,冷冷笑道:“如此说来,我还得感谢姐姐的一片好心了。只是,你确定在我死后,你会不害怕?你的良心会一直安宁吗?”

此时的玉如颜形容憔悴,她面容阴冷的看着玉明珠,眸光虽然通红却带着刻骨的寒意,无比瘆人的看着玉明珠,真让她脊背倏然的发凉。

玉明珠眸光一冷。狠声道:“哼,我来这里,就是要亲眼看着你是如何被砍下脑袋的!”

“当初,母妃遭到你的陷害,被残忍的五马分尸。你不会明白,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身体被活生生撕裂的那种可怕与痛苦血肉横飞,全身的骨肉生生撕裂成一块一块,母妃多么高贵的人,就这样败在了你的手中,落得一个五马分尸、不得善终的悲惨下场”

“而至今,母妃死前那惨绝人寰的惨叫声都会日日夜夜响在我的耳畔,她尸体被马匹一块块撕裂拖在地上的可怕样子。也会夜夜出现在我的梦里母妃她心不甘愿才会夜夜出现在我的梦里,她是在提醒我为她报仇”

“所以,你一日不死,我一日都被噩梦缠绕,永世不得安眠虽然我没办法让你也受五马分尸之极刑,但你放心,等你这颗让人厌恶的脑袋被砍下后,我会让人将你的尸首分成一块一块,丢到乱葬岗去喂野狗”

玉明珠明媚艳丽的脸庞扭曲到可怕,她仿佛从地狱里出来噬人的罗刹,而那狠绝恶毒的话语更是让人遍体生寒!

看着玉如颜惨白无血的脸色,她勾唇满足的一笑,纤细白嫩的手掌轻轻的将玉如颜一头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那轻柔的样子,看到四周围观的人眼里,仿佛是姐姐对妹妹最后的爱惜不舍,而只有玉如颜明白,她指尖的冰凉有多悚骨!

“我最讨厌看到你这张魅惑众生的脸,而今天一过,我终于以后都不用再看到它,我实在太欢喜了。而今晚----拜妹妹所赐,我必定会睡一个好觉的!”

她越说到后面越是兴奋欢喜,而玉如颜的形容却一脸的平静,眸光如水静静的看着面前面容狰狞扭曲的玉明珠,心里忍不住冷笑出声----

如今对于她来说,再悲惨可怕的结局都已感觉不到任何害怕。人死后不过一具躯壳,又有什么好在乎的!

玉明珠在同玉如颜说话时,木梓月的眼睛一直冷冷的看着菜市口的路,她在等一个人----等穆凌之的出现!

谢皇后突然离世,事发突然,她的梓宫都还没来得及修建好。而梁王自从谢皇后离世后,在一气之下收了穆凌之手下所有兵权,并派他离京去皇陵监察皇后梓宫修建情况。

他前脚刚走,赐死玉如颜的诏书就下达了,因为梁王深知自己儿子对玉如颜的感情,若是他在。一定全再次抗旨劫法场

木梓月一瞬不瞬的看菜市口正前方的路,神情越来越紧张----

天下人都说,三殿下因为皇后之事,必定不会再原谅这位大齐的公主,而且他们之间的和亲联姻关系也被取缔,所以三殿下此次必定不会再像上回在京兆尹时般,宁肯抗旨诛杀大臣,也要保住她!

人人都在说,此次,这位大齐的五公主,没了三殿下的庇护,必死无疑!

别人不了解穆凌之。可木梓月了解他,她知道,穆凌之一定会来的!

心里蓦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与兴奋,木梓月盈盈动人的杏眼闪着兴奋喋血的光芒----

她倒是盼着穆凌之来,因为,她不相信穆凌之在没了兵权以后,还敢公然抗旨去救这个贱人,所以,她盼着他来,让他亲眼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被砍下脑袋死在他面前,让他痛不欲生却无能为力

不止她在等穆凌之来,玉如颜更是想在死之前见他最后一面,但她又心酸的想,她在天牢这么久他都没出现看自己一眼,只怕心里因为皇后的死,彻底恨上她了,所以,这样的场合,他想必也不会来了吧!

心里涌上无尽的心酸,她转念安慰自己,他不来也好,自己如今这般脏污难堪的形容,被他看到了也不好,再说。她曾听别人说起,说人被砍下脑袋后,脖子上留下碗口大的血窟窿,可怕又难看,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最可怜难看的样子

风雪越下越大,漫天的雪花夹杂着雪粒子凌厉的砸向众人,玉如颜已冻得成了一根冰柱子,全身上下没了一丝知觉。

木梓阳皱眉看了一眼越下越大的风雪,他心里也有些担心穆凌之会知道消息后会来劫法场,而且,就算他不来,他担心宫里被梁王暂时软禁的太子也会逃出宫来救人。

思及此。他对穆云之道:“殿下,风雪越来越大了,还是快点下令行刑吧!”

穆云之听了,最后看了一眼跪在雪地里的玉如颜,手一扬,扔出了手中的斩首令牌!

随着斩首令牌一起落下的,还有他冷酷得意的斩首令----

“斩!”

穆云之一声令下,等候在一旁手执大刀的刽子手立刻上前,拖着玉如颜,将她的头按在冰凉刺骨的斩台上,手中寒光闪闪的大刀高高的举起

最后的时刻,玉如颜最后一眼看向前方的来路,她多么希望在最后一刻,能再看他一眼

风雪中,刽子手手中的大刀挟带着凌厉的寒意向玉如颜的脖子上砍来,而比刽子手手中大刀更快的,却是穿破风雪快似闪电的一把锋利长剑。

长剑破空而来,直直的钉进了刽子手的手臂里,不但打落了他手中的大刀,凌厉的剑风更是带着余力逼得刽子手站立不稳,直直退后好几步才跌倒在了刑台上。

突然的变故不但将四周围观的百姓惊呆了,连监斩台上的四人以及一直守在刑台边上的逸清师太都震惊住了。

然而不等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下一秒,一身缟白的穆凌之如展飞的大鹏已闪电般的飞至刑台上。在那刽子手还没倒地之前,已是扬手一把将长剑‘唰’的一声从他的手臂里拔出来,溅出一蓬血雾

那刽子手被他全身凛然的杀气吓得竟是连呼痛都不敢了!

手执染血的长剑,穆凌之走到玉如颜身边,‘唰’的一声,准确的削断了玉如颜手脚上的枷锁。下一秒,已是将冻成雪人般的玉如颜捞进怀里,将她紧紧包裹在自己的长氅里,声音哆嗦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玉如颜全身冻到麻木,在感受到他身上的温暖,她才敢真正相信。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全身颤抖到不行,玉如颜不知道自己是冻得发抖,还是心里太激动了。她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穆凌之----

只见漫天风雪里,他全身披满雪霜,眼角眉梢带着冰寒,脸色苍白,却也是瘦得不成样子。

眼眶一热,玉如颜艰难的想开口,她有好多话要同他说,她要向他解释不是她推的皇后;

她也想告诉他,她不是真的想嫁小刀。她一直在苦苦的等他回来,等他回来像去年那样一起过寒瑞节;

她还要告诉他,天牢里好冷啊,她天天的盼着他来,时时刻刻的盼着,她什么都不怕,她只是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喉咙哽咽了好久,她终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咬牙抬起手,贪婪的摸着他消瘦的脸颊,心里已悲痛的哭成了泪海,可眼眶却掉不下一滴泪来

“你什么都不要说。我都明白,我什么都明白”看着她悲恸的样子,穆凌之的心仿若拿钝刀一刀一刀凌迟着,他的眼眶也红了,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带你回家!”

闻言,玉如颜全身一震,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万万没想到,他父皇都已昭告天下,取消了他们的婚约,他竟还当她是他的王妃,还愿意带她回家!

可是。梁王圣旨以下,他这样做,却是为了她再一次在抗梁王的旨意吗?

不等玉如颜从慌乱激动中回过神来,穆云之已是招手让周围早已埋伏好的羽林军团团包围了整个刑场,四周围观的百姓早已吓得做鸟禽散。

顿时,之前热闹非凡的菜市口只剩下成千上万的羽林军与刑台上的穆凌之对峙,一瞬间,天地间只剩下漫天狂舞的风雪,和羽林军手中齐唰唰指向穆凌之的冰冷的利刃!

穆云之站在羽林军的后面,狂妄的冲穆凌之‘哈哈’大笑起来,他手中的长剑同样指向刑台中间的穆凌之,得意笑道:“本宫就知道你会来。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等你来自投罗网。父皇说了,劫刑场者杀无赦,穆凌之,今日----你的死期到了。”

闻言,玉如颜在穆凌之怀里巨烈一震,她惊恐的看着四周林立着的无数人马,心里慌乱到了极致。

然而不等她开口让穆凌之快点离开,头顶上,穆凌之的声音仿佛从十八层地狱里传来,他半阖着深邃的眸子,看也不看四周林立的羽林军,冷冷对穆云之道:“想杀我?也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罢,抱着玉如颜径直朝刑台下冲去

穆云之气得脸都黑了,立刻令羽林军上前围剿,厉声喝道:“劫刑场者,杀无赦。取穆凌之首级者,加官进爵,赏黄金万两!”

被他一激,羽林军顿时将手中的刀剑纷纷朝穆凌之身上杀去

瞬间,无尽的刀剑之声传来,穆凌之眼也不眨,手中的长剑如死亡之神,一路向外杀去

怀中,玉如颜死死的抱着穆凌之身子。听着那一声声嘶杀声,她的心已是痛到麻木滴血,双唇已是被她咬得一片血糊。

她太害怕穆凌之受伤,更怕他会死在刀枪剑林中,她多希望这一切快点结点,她宁愿死也不想看到他为了自己,真的要屠尽所有的人

看着穆凌之彻底被羽林军包围起来,高高站在刑台上的穆云之,得意狂狷的大笑道:“穆凌之,天下人都称你是不败的战神,可本宫倒要看看你今日还有何本事走出这里!你的暗卫已在你刚刚强行进城已悉数为你牺牲,而今只剩下你一个。就算困,本宫今日也要困死你,等你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本宫要亲手斩下你的人头!”

为了防止穆凌之进城,穆云之已是在城门那里也布下了重兵箭矢,不比之前小刀只是想将穆凌之拦在城外,并没有对他真正动武。而穆云之却是真正要杀了他,所以,箭矢如漫天的飞雨向他和他的暗卫箭来,而为了护着他早点进城救玉如颜,暗卫们都是舍命给他当活的箭盾,死伤惨烈

心口一痛,穆凌之想起跟随自己多年,随自己出生如死如兄弟般的暗卫们,心痛欲裂,手中长剑稍稍一滞,下一秒,已是被长矛刺中了腰身

尖利的矛头噗的一声穿透他的身体,血淋淋的出现在玉如颜的眼前,那一瞬间,她肝肠寸断,来不及绝望出声,眼睛却是看到另一柄长剑朝穆凌之身上刺来

她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就要放开抱紧穆凌之的手去替他挡剑,可在下一秒,一个身影闪电而至,在她之前替穆凌之挡住了那致命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