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软禁东宫

不顾玉如颜的反对,小刀终是让人将玉如颜带进了东宫,住进了东宫的长乐殿。【最新章节阅读.】紫you阁 om

看到宫殿匾牌的那一瞬间,玉如颜心都凉透了,脚步一滞,差点摔倒在门槛下。

春花与秋月赶紧上前扶住她。

春花与秋月是从宫里出去的,当然知道长乐殿是太子正妃、也就是太子妃才能住的地方,如今却安排玉如颜住了进来,两人也是神情错愕惶然。

太子的用意不言而喻!

虽然心里充满了无数的疑惑,但两人看着玉如颜脸上阴郁的神情,也不敢随便多问。

玉如颜知道她们心里的惊讶和担忧,一进殿内就咬牙道:“想办法通知暗卫,一是让他们尽快去南边灾区通知殿下尽快回京。二是让他们天夜后来救我们出宫!”

之前在来宫里之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让人通知穆凌之回来,后来想到,他或许事务正忙,而且宫中出这么大的事,朝廷方面也会让人通知他。

但如今看来,小刀只怕不但不会通知他回来,更会想方设法的将他留在南方灾区了。

从早上在别苑门口看到小时那刻时,她就感觉到了他的不寻常,她只以为他是为了刚刚监国接下大梁的所有事务,不适应,然而没想到,他竟是大胆狂妄到在他监国的第一天就将她强行软禁进他的东宫!

若是穆凌之再不回来,她都不知道小刀接下还要做出怎样出格的事来!

春花得了令,也知道事态的紧急性,连忙打开偏殿的窗户朝外打了个响指。

三人都焦急的等暗卫的出现,可是平时响指一落就会出来的暗卫今日却久久没看到人影。

玉如颜不禁慌了,不由亲自走到窗边,正要抬手,却见窗口赫然立着一个人,一看,却是小刀幽灵般的出现,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吓得她一声尖叫。身子往后跌倒。

春花与秋月也是吓到了,连忙上前扶起她。而下一刻,小刀已是踏步从殿门口进来,脚步停在玉如颜面前,脸上神情淡漠道:“姐姐可是要唤皇兄的暗卫来救你出去!?”

玉如颜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来不及开口,小刀冷冷道:“上次陈侍卫无故死在东宫,姐姐是不是也同他们一样,以为我的东宫真的如此不堪,是他们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或是以为杀了陈伯就可以遮盖一切真相了?!”

他口中的‘他们’意味不明,但最后那句‘真相’却让玉如颜如坠冰窟

神情一片阴寒。小刀全身似乎笼罩在薄薄的寒雾里,他负手而立,声音冰冷刺骨,气势凌厉道:“如今我的东宫,没有我的允许,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过。没经我允许擅闯东宫者,杀无赦!”

怔怔的看着面前气场凛然的小刀,玉如颜一脸的震惊,她嘴唇翕动,脸色一片煞白,艰难的开口道:“你你将那些暗卫怎样了?他们并无有意冒犯你,他们不过是想护我安全!”

“你如今有我护着很安全。所以根本无需他们多此一举。再说,这也不是他们可以擅闯东宫的理由!”

说罢,拂袖让一直战战兢兢守在玉如颜身边的春花与秋意下去,冷冷道:“本宫要与姐姐说几句话,你们统统下去,好好守在殿外。”

春花与秋月担心的看了一眼玉如颜,心里实在放心不下,但太子令一下,她们哪里敢不遵,只得满脸担忧的退到了殿外。

看着他将殿内的人支走,玉如颜全身一紧,不由全身打起了哆嗦!

春花她们一走,小刀脸上冷漠的神情缓下几份,他见玉如颜一直全身打着哆嗦,径直走到桌边亲手倒了一杯热茶递到玉如颜手里,贴心道:“姐姐尝尝,这是我让人特意为你准备的----你最喜欢的花茶!”

玉如颜没有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茶,她怔怔的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小刀,再次追问道:“你将那些暗卫怎么样了?可是可是杀了他们?”

“闯宫者,杀无赦死了三个,还是让他们逃走了五个。”

小刀的语气淡薄如烟,却刺骨冰寒,玉如颜全身一抖,再次跌下。却被小刀眼疾手快的扶着。

他一只手端着茶,一只手飞快的揽住了她的腰,身体接触的瞬间,怀中的软香让他心里一片悸动。

可玉如颜却像被毒蜂蛰了般,全身惊恐的躲开他,避开身子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想到他竟是杀了三位暗卫,心里的惊恐无穷无尽的漫上,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熟悉而已陌生的人,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声音哆嗦道:“你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见她不愿意接自己的茶,小刀走过去将茶放在她身边的小几上,站在她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语带酸意道:“姐姐对皇兄身边的暗卫都如此上心,为何对我却越来越疏离?难道在姐姐心里,我竟是比皇兄培养出来的刽子手都不如吗?”

小刀越说越生气,说到后面,‘刽子手’三个字已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玉如颜听得全身直冒冷汗,她不可思议的朝小刀喊道:“他们不过是殿下培养出来的暗卫,怎么能说是刽子手?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他们性命,你”

“不分青红皂白?!”

听到玉如颜的质问,小刀漆黑的眸子里戾气乍现,神情也是瞬间狰狞愤恨起来

“难道陈伯和陈燕飞不是皇兄让他们杀的吗?难道三年前他们奉皇兄之命刺杀我不是刽子手吗!”

小刀嘴里的话几乎冲口而出。他面容扭曲道:“敢刺杀皇子的,敢闯我东宫的,还敢到我东宫里杀人灭口的,我为什么不能杀!”

全身一滞,玉如颜一颗心‘咯噔’一声往下沉,全身如遭雷击,一片痛麻

那日在花园听到陈燕飞与玉如颜的对话后,小刀心里已是认定了三年前自己遇到的刺杀,就是穆凌之派人做的。

而后,发现那图纸的陈伯当晚被毒害,而知道内情的陈燕飞也遇害

这一切看在小刀眼里,无疑是玉如颜知道内情后,告诉了穆凌之,于是被他杀人灭口了

“小刀,你听我说,三年前之事绝对不是凌之做的,他那么心疼你,怎么会对你做哪样的事。这当中必定有误会你不要单凭陈燕飞的片面之词就认定一切啊你与殿下一起长大,他是你的亲哥哥,他的为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在小刀开口的那一瞬间,玉如颜更加确实那晚的事是有心人故意安排的,看来当时陈燕飞对故意对自己说的那些,真正的目的不是要告诉自己,而是要告诉当时也在花园的小刀

“为人?!”

闻言,小刀不以为然的勾唇冷笑起来,眸光中闪着冷冽刺骨的光芒。声音冷冰道:“那日在鹿阳县城,他明明知道了我喜欢你,他也明明恨不得杀了我,可是他却在事后假装一切没有发生过姐姐,你觉得他是真的原谅我吗?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他是真的愿意原谅我,也不相信他是真心想扶持我做太子。他所做一切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说不定只是想让我出面对付大皇子与木相,或许那天大皇子他们落网了,我的太子位也就做到头了,这天下,终是要入了他的囊中,我不过是给他做一时的挡箭牌罢了!”

说这些话时。小刀脸色铁青,拳头在身后紧握,面容一片扭曲!

玉如颜心里慌乱无比,她万万没想到,在小刀的心里竟是如此误解了穆凌之,一想到他对穆凌之的怨恨,还有如今他对自己做下的事,只怕穆凌之回东都之日,就是兄弟二人决裂之时了。

一想到兄弟二人要反目成仇、互相残杀,玉如颜心口痛得窒息----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成为这个样子,穆凌之一心一意的对着小刀,若不是因为要扶恃他坐稳太子位。他早已带着自己远走高飞,离开这片是非之地了

不,无论如何,她都要阻止兄弟间的反目,她要在穆凌之回京之前,解开小刀对他的误会。

想到这里,她着急的站起身想向小刀解释清楚这当中的一切,起得太急,袖袍带倒小刀给她倒的热茶,茶水泼洒在她的手背上,当即就烫红一大片。

小刀见了,立刻上前心痛的抬起她烫伤的手,嘟起嘴帮她吹着,面上神情无比的着急,心痛道:“痛吗?我去叫太医来!”

手上明明烫得绯红一片,可是玉如颜丝毫感觉不到痛似的,如今在她心里,已没有什么事可以抵得过解开小刀对穆凌之的误会了。

眸子里一片慌乱,她着急的拉住要走的小刀把,急火攻心到语无伦次:“小刀,你要相信殿下,他不会害你的,他是真心希望你当太子你们之间有误会,陈燕飞的事是有人故意设计的。而陈伯必定不是殿下派人杀害的,他一直感念陈伯的儿子救他性命,报恩都来不及,如何会对他下手”

玉如颜急得眼眶都红了,一想到小刀要与穆凌之决裂,她慌乱害怕到极至,一声声的向小刀解释恳求着,希望他能放下误会,不要将穆凌之当成敌人

可是有一种情感叫妒忌,玉如颜越是如此帮穆凌之说话,听在小刀的耳朵里越是刺耳,他想出言反驳她。但一看到她烫到红肿的手背,心痛死了,再也舍不得顶撞她,只是迭声道:“姐姐,先别说这些,我去帮你叫我太医。”

说罢,连忙唤进春花与秋月,让她们立刻去唤太医进来

就这样,不管玉如颜同意与否,不管她如何反抗请求,小刀都让她在长乐殿住了下来,并严令其他人不准进入长乐殿打扰到玉如颜,包括谢皇后。

玉如颜每天呆在长乐宫里看着日起日落,心里痛苦的煎熬着,每分每秒都是度日如年。

她心里又慌乱又矛盾,一边盼着穆凌之快点回来可以救自己出宫,一边又不想让他在小刀的误解没有解开之前回来。

因为以穆凌之的性子,若是知道小刀竟是将她关在了长乐宫,让她住在太子妃的正殿里,只怕他心中的怒火不会比小刀少,到时就算小刀不找他的麻烦,他也会杀进宫里来了

一想到这里,玉如颜仿佛坠入了地狱里

她每天茶饭不思,心里痛苦又无奈,想找小刀好好解释陈燕飞的事,可自从那天以后,小刀也忙了起来,每天定时的来看她,可也只是匆匆的一眼,话也说不上两句就又走了,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刻意的逃避着她,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每每匆匆看过她一眼就走。

如此一来,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连着三日,玉如颜都没有吃过一粒米。小刀找来齐国大厨给她做齐国菜。可玉如颜还是食不下咽,不肯进食。

小刀来看她时,见她越发消瘦的脸颊,心里着急心痛,面上却冷冷道:“姐姐是要与我闹绝食么?”

彼时,玉如颜正怔怔的的坐在窗台前,外面又飞扬起鹅毛般的大雪,她怔怔的看着,心里默默的想着,再不过**日,穆凌之也许就可以回来了

小刀见她的神情,知道她是在盼穆凌之回来。心里不由涌上怒火。

刚刚他进门前,就听到她在同婢女们算着穆凌之回来的日子,声音里透着一丝兴奋,可一见他进来,她就停下话头,将头扭向一边看向窗外,不愿意搭理他。

见此,小刀心里一片冰凉----

其实,自从他强行将玉如颜关进长乐殿外,他心里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边要瞒着谢皇后,一边还要安抚玉如颜的情绪,而前朝更是有无数的政事要自己定夺处理,所以,他的内心也是痛苦煎熬。

但再苦再累,只要一回到后宫看到玉如颜,那怕她对他冷眼相向,他心里都感觉到幸福。

就像现在,虽然玉如颜不理他让他很是尴尬,但他还是亲自到桌子边,端起饭菜去窗边喂她吃。

看着他将饭菜送到嘴边,玉如颜的眸光一片冰寒,将头撇开。

小刀并不气馁,语气柔和的劝道:“姐姐。这是你喜欢吃的烤鸡,我特意让小茹为你做的,你尝一尝,可还满意?”

玉如颜回头看着他,下一刻,她指着屋子里小刀这几日送来的各种各样的美味吃食,还有让她解闷的新奇小玩意儿,冷冷道:“太子这是何必呢?我说过,我不是你养你笼子里的金丝雀,我也并不需要这些东西,我只求你放我出宫!”

这样的话,玉如颜每次见到他都会说。所以小刀一点也不意外生气,他道:“姐姐,我同你说过,你此时出宫会很危险,只有留在宫里才是安全的。”

“借口!”玉如颜心里已不再当他是当初那个纯真无邪的小刀,她狠狠质问道:“既便真的是因为我的安全考虑,太子完全可以让我住在朝阳宫,为什么一定要将我囚禁在东宫,让我住在长乐殿里?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是要将我置于何种境地!”

说这些时,玉如颜的眼睛都红了,这些天都她来说,真是将一颗心放在油锅里煎熬,痛不欲生。

从来,玉如颜对小刀都是当他像弟弟一样爱惜,从没给过他重脸色,所以,小刀从来没见过她如此疾言厉色样子,不由怔愣住了。

放下手中碗筷,小刀深深吸过一口气道:“姐姐冰雪聪明,到了今时今日,怎么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和想法呢?”

闻言,玉如颜全身一滞,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小刀。

就如小刀所言。她这般玲珑心思的人,如何会不明白小刀这般做的用意。

从看到长乐殿匾牌的那一刻时,她就明白了小刀的心思,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

小刀接她入住长乐宫,就是向天下人昭示,她是他选定的太子妃。

所以,也是从那一刻起,玉如颜知道,因为她,穆凌之与小刀已彻底决裂!

而天下人了知道了他们兄弟俩为了她反目成仇,她也就成了真正成了红颜祸水。若兄弟二人的斗争引发朝廷的政变,她真的成了祸国殃民的煞星

所以,事到如今,她惟一的退路,就是日日夜夜的盼着穆凌之回来,带着她离开大梁,避入乡野过隐居的日子

努力压下心头的慌乱不堪和怒火,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刀,我不想明白你的心意,更不会同意你的做法。小刀,我是你皇兄的妻子,是你的皇嫂。我与你皇兄不但有夫妻之名。更是有了夫妻之实,此生,我都只会是他的人了,求太子放手成全我们吧。”

“成全了你们,何人来成全我!”

小刀一脸痴迷的看着玉如颜,神情涌上几份悲凉。

“姐姐只知道皇兄他喜欢你,可你从来不知道,我比他更早的爱上姐姐,我也比他更爱姐姐。我可以为了姐姐不要大梁皇子的身份,只当自己是小刀,可以与姐姐永远在一起不分离。我也可以为了姐姐,重回大梁。当我并不喜欢的太子,只因为母后告诉我,只有成为天下的君主,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而我,从头至尾,只要姐姐!”

虽然心里早已察觉到了小刀对自己非同一般的情谊,但如今当面听他说出来,还是让她震惊到无以复加!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神情疯狂的小刀,震惊道:“可是,人们常说,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尚且如此,何况我还是你的皇嫂。你这样做是在害我,也是在害凌之,更是在害你自己,到最后,我们三人都会万劫不复,太子难道不明白吗?”

小刀神情闪过一丝难过与悲痛,但不过是瞬间,他的面容又坚定下来,一字一句道:“姐姐,你知道为什么从你一生下来,就成了莲妃母女的眼中钉,肉中刺吗?”

闻言一怔。玉如颜诧异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转移话题,说到莲妃与自己的恩怨上了?

但这个问题在来大梁之前确实是她心中的一大困扰。

之前她也想过,为什么从小到大,莲妃与玉明珠总是要陷害为难她,难道就是因为自己长相与玉明珠有几份相似,让她心里不舒服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实在觉得过于牵强,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莲妃对她的那种彻骨的仇恨。

但这件事情在莲妃伏法后,也渐渐在她心里淡忘了,没有再去想它。如今听小刀没头没脑的提起,实在让她很意外惊诧,不由怔愣的看着他,一脸的迷惑。

“你生下时,因长相与玉明珠想像,莲妃就请逸云道长为你与玉明珠分别看了面相,得出的结论是----”

小刀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肯定道:“你是天生的凤后之相,注定是要成为一国之母,母仪天下。而也正是因为你抢了玉明珠的风头,莲妃才会恨你入骨,所以才会从得知你命相的那一刻时,想方设法的置你于死地”

瞳孔蓦然睁大。从小刀嘴里得知这些,玉如颜如何都不敢相信,不自禁的摇头,震惊不已!

看着她脸上不敢相信的形容,小刀接着说道:“人的命数从一生下来是上天注定好的,那莲妃想谋害你逆天改命,又岂能成功?所以,她才会一次次的谋害都无法成功,最终害得她自己自食其果,悲惨收场。而莲妃的下场却也正好说明,姐姐贵为国母,是天注定的。而我终将成为一国之君。也是注定要与姐姐在一起的。”

小刀的话像一记记重锤砸在玉如颜的心上,她不可思议的摇着头,眸光里一片惊恐,神情激愤道:“我不相信,这些不过是你故意编造出来骗我的假话,我明明是无泪的不祥人,怎么可能是凤后之相!?”

虽然嘴里不停的否认着,但心里细细思索,却又觉得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完全解答莲妃为什么打从她出生就想置她于死地了。

“我是不是在骗姐姐,姐姐心里明白。但不管你如何否认,你是上天注定的母仪天下的人,是要与我并肩受万民拥戴的人,姐姐否定不了!再说,事到如今,你已在我的后宫入住了这么长时间,姐姐以为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玉如颜浑身一怔,目光惊恐的看着他----

是啊,自己入住东宫后,不管她与小刀清白与否,看在外人眼里,她已是水性杨花,**于太子。

下一瞬,玉如颜终是再也忍不住,双膝一软在小刀的面前跪下,红着眼睛咬牙道:“小刀,姐姐求求你,天下女子何其多,姐姐求你放过我,求你看在我当初救你的份上,放过我,也放过你皇兄吧。”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