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太子监国

北风萧瑟,战神三皇子再次带兵出征,只不过此次对付的不是外侵的来敌,而是国之蛀虫。【无弹窗.】ziyouge

马背上,穆凌之将玉如颜紧紧包裹在自己的披风里,带着她朝城门口而去。

天寒地冻,按照他以往的做法,是必定不会让她冒着严寒送自己的。但今日不知为何,他很想让她送自己一程

披风下,玉如颜紧紧环着他腰身,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有话,直到来到城门口,穆凌之抱着她下车,轻轻拂去她鼻尖上的雪花,笑道:“好好在家等我,每日要按时用膳,多吃些肉,回来时,我想看到你再长二斤肉。”

穆凌之并不是一个爱笑之人,不然外人对他的印象也不会是冷血残酷四个字。

但他在玉如颜面前却是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只要对上她的眼睛,他时时刻刻都会给她世上最好看、最耀目、最温暖的笑颜。

这样瞩目动人心弦的笑意永远只属于她一个,一如现在----

深邃的眸子像一潭清幽的泉水含笑的看着她,俊美的眉目漾着最开怀的笑容,扬起的嘴角当着全军的面,毫不客气的在她额头上印上他的吻痕,笑道:“我此番去南方,如不出意外,会带一个让你意外的人回来,你可以期待一下会是谁?!”

玉如颜痴痴的看着他,眼眶突然就红了。她上前帮他系紧玄色披风,红着眼睛道:“我谁都不期待,我只盼着殿下回来,早一刻看到殿下,对我来说就是世上最美好幸福的事。所以,殿下一定要记得喂饱马儿的肚子,让它带你回来时,可以走得更快些”

玉如颜看似柔弱,可却比一般女子都坚韧,穆凌之从没见过她如此伤感,以及小女儿家般的离愁,他心里某个地方变得无比柔软,对她也是越发的不舍。

要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下一座县城落脚,所以穆凌之不能再多耽搁时间,他最后用力将她搂进怀里,郑重道:“放心吧。我不光会喂饱马儿的肚子,也会喂饱自己的肚子,回来时,还你一个完好无损的相公。”

手掌与十指虽然都带着厚茧,但抚在她脸上却是最轻柔。他的手指停在她红红的眼睛上,认真严肃的吩咐道:“你适应我的事一定要做到,万万不可再胡思乱想,做伤害自己的事,这是我对你最后的恳求!”

脸颊贴着宽厚的手掌,玉如颜将脸颊靠在他手掌上细细摩挲着,红着眼睛道:“殿下不要担心我,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殿下早去早回。”

说罢,松开他的手,送他上马。

穆凌之翻身上马,向城门外奔去,堪堪要出城,还是忍不住勒马回头,最后深深看了玉如颜一眼----

呼呼北风里,她扶着马车定定的目送着他,巴掌大的小脸包裹在银狐斗蓬里,一双潋滟的眸子切切的追随着他的身影,神情间带着离愁。

见他回头,她微微一怔,下一秒已是努力扬起嘴角对他倾城一笑

即便心中再不舍,穆凌之也不得不转身驾马离去

眼看他走得越来越远,玉如颜忍不住跑上城楼,想再看看他。

堪堪登上城楼,迎面而来的人让她微微一怔。

寒风料峭中,小刀一身明黄太子服静静的屹立在城楼上,见玉如颜跑上来,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亮光,却一句话也不说,转身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直接下楼去了。

脸上闪过疑惑的神情,她想小刀或许也是来送穆凌之。估计方才是见自己与他在道别,就没有下去了。

想到这里,想到自己方才与穆凌之的亲昵,也被他在城楼上看得一清二楚,不由脸上一红。

如此一来,她倒不好意思再当着他的面,疯狂的追上城楼去追穆凌之的身影,想必经过方才的耽搁,穆凌之也是走远了。

看着消失在地平线上的人影,玉如颜的心里空落落的,春花与秋月一边往她手里塞着手炉,一边劝她下去,担心城楼上的风太大,很容易让风寒入体。

一边下城楼,玉如颜一边对身边的两位丫鬟吩咐道:“如今殿下不在东都,回去后,咱们就关上别苑大门过自己的日子吧!”

两个丫鬟恭敬的应下。

下了城楼,小刀竟是一声不响的先行离开了,玉如颜默默叹息一声,上了王府的马车回去。

一回到别苑,春花与秋月依玉如颜所言,令人关起了别苑的大门。

明明才分开不到一个时辰,玉如颜却已感觉与穆凌之分开了好久好久。她开始掰着手指算时辰,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算着穆凌之还有多久可以回来

见她如此心急,春花与秋月都想着法子让她打发时间,知道她不善女红,就主动说要教她做女红,给殿下做件新衣裳。

这个建议倒是极好,玉如颜马上被吸引了,说做就做,立刻让她们拿来针线,开始学做女红。

因玉如颜从小在普陀寺长大,寺里全是清一色的和尚,并没有谁教她女红一类女子要学的东西。等她入了宫后,莲贵妃也没有给她派教习嬷嬷教她这些东西,让她在宫里自生自灭,如此一来,倒是让她多出了许多时间在父皇的藏书阁里偷看了许多书籍。

所以,相比一般女子,玉如颜因博览群书,眼界开阔,深明大义,像男儿一样善筹谋,心胸开阔,但对于女红、厨艺一类的却生疏很得。

玉如颜本就玲珑心思,聪慧得很,在春花与秋月的教导下,很快就掌握了女红的手法与各种技巧。渐渐得心应手起来。

见她兴致勃勃的样子,春花不禁笑道:“殿下说了,最短不过五日就会回来,依咱们王妃的聪慧,看样子可以在殿下回来之前,给殿下做一件外衫了。”

秋月也笑道:“我猜啊,若是让殿下看到王妃亲自给他做了衣裳,只怕得高兴飞上天了,怎么也不会舍得穿的,必定会像宝贝一样收起来。”

见她们打趣自己,玉如颜睥了两个丫鬟一眼,嗔道:“做衣裳本就是要穿的。才能体现衣裳的价值,若是像宝贝一样收起来,这还能叫衣裳吗?而且依我如今的手艺,做出的衣裳殿下只怕也不敢穿出去,不是他舍不得,而是怕穿出去惹人笑话罢了!”

话一说完,春花与秋月都抿嘴吃吃的笑了起来,玉如颜自己也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

主仆三人坐在暖阁里烤着炭火做女红打发时间,倒是其乐融融一片和睦,不觉间时间也过得特别快

玉如颜雄心勃勃的想着要帮穆凌之从里到外做一整套的衣裳,脑子里有了这个想法后。她做起女红来更是有劲,想着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给他做成一件衣裳。

有了这个念头,玉如颜深身充满干劲,到了第三天竟已是将一件外衫做好一大半,眼看再花一日的功夫就可以完工了。

吃过早饭,玉如颜让下人撤下饭桌,正要拿起针线接着做活,春花从外面进来,脸色凝重道:“王妃,方才宫里来人了,说是陛下的痹症犯了,昨晚竟是从龙床上摔了下来,如今如今半身不遂,太医全力抢救,命虽然保住,却是却是下不了床了。”

闻言,玉如颜全身一震,手中的针都扎进手指里了,她怔怔道:“怎么会这样?”

“王妃,如今王公贵族,还有大臣命妇都进宫探望,而大皇子府里的王妃与两名侧妃都奉命进宫侍疾,王妃。你看”

玉如颜怔愣了好久才叹息道:“我虽然还没有正式与殿下成亲,但名义上也是殿下的妻子了。如今殿下没在京中,花影位分不够不能进宫,但三皇子府却不能没有人出面。虽然我不能替殿下行孝道,但请安问候还是应该的。”

说罢,立刻让她们为自己梳个简单的发式,换上一身素雅不起眼的衣裙,往宫里去。

正要出门上马车,却见别苑外停着一辆精美奢华的马车,不等她们看仔细,迎面走来一个宫人打扮的人,走近一看。竟是太子身边的小福寿。

他直接跪在白雪皑皑的地上,给玉如颜请安,轻声道:“启禀公主,我家太子有请!”

听小福寿开口唤自己‘公主’,玉如颜心里突然生出怪异的感觉来----

到大梁后,已鲜少有人唤自己公主了,都是唤她三王妃。小福寿又怎么会对自己另一种称呼呢?

但如今这些却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她惊讶不解的是,宫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小刀做为太子,不在宫里守在梁王的床边侍疾,怎么会出现在别苑门口?

心里涌上无数疑问,玉如颜走到马车前,小福寿掀起车帘请她上去,迟疑片刻,玉如颜并没有上车,只是站在马车前对端坐在车里的小刀道:“太子,这个时候你怎么在这里?”

装潢奢华的马车里,小刀一身明黄太子服阴沉着脸坐着,听到玉如颜的话,他脸上的神情一片苦涩,苦笑道:“父皇病了,令我从今日起监国一夕间,整个大梁全部交到了我的手上姐姐,我心里好慌,想来看一看姐姐”

说罢,竟是情不自禁的向玉如颜伸出了手----

从前在大齐,小刀但凡生病或是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就是要找玉如颜,只有看到她,他的心才能够平静下来!

昨晚宫里大变,小刀临危受命正式监国,虽然一下子多了无上的权力,可他心里难免不慌乱,所以竟是不由自主的就来到别苑找玉如颜。

与他相处这么久,玉如颜当然知道他这个习惯。换做从前,她会像以前一样,让他趴在自己的膝盖上,一边摸着他柔软的头发,一边细声安慰着他,让他慌乱的心安定下来。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们不但身份有别,地位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他只是她收养的一个弟弟,而如今她成了他的嫂嫂,而他更是成了大梁的太子,她如何能再无顾虑的将他当成没长大的弟弟,拥入怀中给他关爱和安慰呢?

看着小刀眸子里的迫切。以及伸出的,玉如颜叹息一声终是没有上他的马车,温声道:“太子殿下不必焦虑,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平静心绪,不要慌乱,只要你静下心来,想必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难到你的。”

眸光里的希冀暗下去,小刀见她一直刻意的与自己保持着距离,心口一阵绞痛,默默的将伸出的手收回

宫里的变故固然让他心慌,但这却不是最主要的,他却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见她----

玉如颜不知道的是,从穆凌之离开东都的那日起,小刀每日都会来别苑外,可是看到紧闭的大门,他却没有勇气去敲开它,去见一见玉如颜

今日见她终于从院子里面出来,他却是再也忍不住见她一面,没想到她如今对自己的态度竟是如此的生疏了。

想到这里,小刀的眸子里竟是生出了几份戾气,知道玉如颜必定也不会愿意与他同乘一辆马车进宫的,于是沉道:“谢谢姐姐的教诲。我先回宫了!”

车帘放下,马车转身离去,瞬间就消失在了视野里。

玉如颜有片刻的怔愣,直觉里,她觉得小刀有些奇怪,上次送穆凌之出城在城楼上遇到他,到今日他突然出现在这里,都让玉如颜心里生出了几份不安。

因梁王突然的病倒,宫门口停满了车驾,进出宫门的大臣们面色无一不是凝重的,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虽然大梁已立有太子。但太子年纪毕竟还年轻,陡然接下整个大梁的,正式以储君的身份监国,但大臣们都在心里暗自担心,只怕朝堂上又有变故,因为大皇子可是对太子位从来没死过心。

正如众人所料,梁王的突然倒下,大皇子与木相一派却是最高兴的----

如此一来,没了梁王的撑腰,大皇子与木相可以大展拳脚,趁太子根基不稳,夺了大梁江山!

御乾宫的寝宫里,玉明珠与于婉她们都已来了,都小心谨慎的侍奉在床前。而木梓月也来了,她的师傅逸清师太正在床头为梁王把脉。

见玉如颜进来,一直坐在一旁偷偷抹眼泪的谢皇后眸光一冷,嫌恶之情不言而喻。

虽然心里不待见她,当着一殿人的面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稍稍思索,玉如颜并不如玉明珠她们般守在床头侍奉,而是随其他宫外命妇跪在了屏风外请安。

请过安后,也不在殿内久待,随大家一起退出。

出了御乾宫,玉如颜没有在宫中多做半刻停留,领了春花与秋月往宫门而去。可是没想到。三人刚要出宫门,却被禁卫军给拦下了。

见三人一脸疑惑,禁卫宫的首领上前恭敬道:“太子有令,即日起,请三王妃留在宫中,没有太子令,不能离宫!”

禁军的话如晴天一道霹雳炸在玉如颜的心里,她全身一片冷冰,不明白小刀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将自己禁足宫中?

御书房里,小刀让大臣们统统通下,静静的立在窗前等玉如颜来。

过了好久,门口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小刀回头,果然看见玉如颜一脸寒霜的走了进来。

“敢问太子殿下,为何要禁止我出宫?”

一见面,玉如颜二话不说,直接向他问道。

刚刚来御书房的路上,玉如颜已在心里猜度了无数种可能,但思来想去,却也不明白他什么要这样做?在梁王病倒,宫中一片慌乱时,他为什么要留她下来?

小刀负手而立,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道:“皇兄不在东都的日子里。我接姐姐进宫居住代为照顾。”

闻言一震,玉如颜不自觉的就往后退着步子,拒绝道:“不用了,我住在别苑就很好,清清静静,住在宫里反而拘束!”

料到她会拒绝,小刀神情严肃起来,沉声道:“姐姐可知皇兄此番去南方可是为了什么?”

看着小刀凝重的神情,玉如颜心里一惊,惊疑道:“听殿下说,南方流匪猖狂,杀害了前钦差大臣。殿下是去南方剿匪去了”

“没有姐姐想得那么简单!”小妃直截了当的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剿流匪是假,皇兄真正要对付的人却是大皇子穆云之与木相。因为,我已接到密报,大皇兄与木相勾结,私吞赈灾银两达二十余万两,并将钦差大臣杀人灭口。我想信皇兄也应该知道了内情,所以才会坚决的请命要亲自去南方剿匪!”

“此番,皇兄若能顺利找到证据,破了前钦差的命案,找到大皇子与木相的罪证,只怕大皇子一门与木相一府都得成为刀下魂。”

“可这些与我有什么关系?”玉如颜不禁脱口而出道。

小刀勾唇冷冷一笑。道:“姐姐,事情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存亡,姐姐认为木相与大皇子会袖手旁观,坐地等死吗?兔子急了尚且知道咬了,何况是凶残狡猾的大皇子一伙。”

一股寒意无由来的从脚底漫延到全身,玉如颜根本不知道穆凌之此去竟是有如此大的危机,她呆在当场,一时竟是害怕担心的说不出话来。

小刀继续说道:“姐姐应该清楚,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关头,木相与大皇子一定不会束手就擒等死,势必要与皇兄斗个你死我活。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对付一个人,特别是像对付像皇兄这样战无不胜的人,也只有拿住他的软肋才能有一丝胜算。而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皇兄最大的软肋就是姐姐。所以,若是木相与大皇子要想打赢这场仗,必定会对姐姐下手,以此来要胁皇兄!”

玉如颜明白了小刀话里的意思,心里一片冰寒,也知道了小刀为什么要将自己留在宫。

虽然知道事态危急,但她还是不想留在宫里,于是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请太子放心,别苑里有殿下的暗卫守着,而我这段时间,在殿下没回来之前,绝对不会出别苑大门一步,所以,就算他们想对付我,只怕也无从下手。”

听她这样说,小刀心里莫名的就火了,不由愠言道:“姐姐对皇兄的暗卫就这么相信么?如果那些暗卫真的所向披靡,为何还会出现秦香楼一事?姐姐可不要忘记了,当日跟在姐姐身边的五位暗卫可是至今都死得不明不白!”

小刀的话让玉如颜脸色一片苍白,竟是无话可以反驳他。

“所以。为了让皇兄可以身无牵绊的处理完洪灾一事,姐姐还是在宫里住一段时间,这样才能真正的免了皇兄的后顾之忧!”

小刀的话让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神情犹豫起来----

宫里正值多事之秋,她实在不想呆在这里,而且她也明白,小刀对她的执念,所以,能避开她一定会避开。

但一想到若是因为自己,成为穆凌之的拖累,亦或是木相他们拿自己去威胁穆凌之的性命,让他遭遇不测。却是她最怕看到的。

而且,看着小刀的神情,只怕就算自己不答应,也是走不了了。

心里一片冰冷,她冷冷道:“既然如此,也请太子准许我回别苑收拾一下行李再进宫。”

一听到她同意下来,小刀漆黑的眸子里一丝兴奋的亮光一闪而过。他道:“不必如此麻烦,东宫里已为姐姐备好了一切。”

“东宫?”

玉如颜心里一震,蹙眉坚决道:“太子,我虽然答应暂时住在宫里,但却不能住在你的东宫,我依然住朝阳宫。”

“可是朝阳宫没有防卫,姐姐住在里面也不安全。”

炙热的眼光直直的看头上玉如颜,小刀执意道:“而且,东宫里的寝宫以及姐姐所需要的一切都已准备妥当”

“可那是你的东宫,太子的东宫!”看着面前的小刀,玉如颜蓦然生出几份怒气来,神情激愤道:“我是你皇嫂,如何能住在你的后宫里?”

到了此时,玉如颜干脆直接挑明说了。

此话一出,倒将小刀怔住了,他神情有片刻的呆滞,可下一刻,他的眸光里闪过戾气,神情竟是越发的坚定!

“来人,将公主送到东宫,没有本宫听命令,不许公主出东宫一步!”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