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刺杀之谜

谢皇后本是吃下解毒的药,没有再出现之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大家正在为她感到高兴时,没想到她却突然呕起血来。【无弹窗.】

突然的变故将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大跳,而逸清师太也是脸色大变,跳到皇后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脉博凝神查看起来。

梁王见皇后突然呕血,吓得冲到床边,厉声的冲逸清师太喝道:“皇后怎么了?不是可以解毒吗,怎么突然成这样子?”

穆凌之与太子也是着急的拥上前去着急的询问逸清哪里出变故了?可是不管大家怎么着急,逸清师太却咬牙镇定自若的凝神为皇后把脉,一声不吭。

而在这期间,谢皇后却是连吐了好几口污血,众人不单被她的形容吓到,更是被她所吐出的血吓到----

寻常人的血都是鲜红艳色的,而谢皇后吐出的却带黑紫色,颜色骇人不说,还带着一股极其难闻的腥丑味,闻了让人恶心不说,甚至让人头目晕眩。

而谢皇后吐到最后,人竟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如此一来,梁王与众人更是吓得神魂俱裂,以为皇后就这样殁了。梁王勃然大怒,正要让人将逸清师太拖下去砍头,逸清自己却已开口了。

相对大家面上的焦虑,她在探过皇后的脉相后,却是重重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回头对一脸悲愤的梁王道:“恭喜陛下,娘娘身上的毒彻底解清了。”

梁王面上一怔,穆凌之与小刀也是满面疑惑,而刚刚差点以为要为皇后赔命的玉明珠与木梓月,在听到逸清的话后,疑惑的同时却也是一脸的喜色。

木梓月对师傅的医术深信不疑,她说无事肯定就是无事的。

众人里,只有玉如颜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她紧紧盯着谢皇后吐出的黑紫污血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样颜色的污血。以及这种难闻的气味她似曾相识,似乎曾经在什么时候见过闻过,但一时去怎么也想不起来。

而面对大家的疑惑,逸清师太解释道:“陛下放心,娘娘吐出来的不过是体内积存多年的毒素,如今,体内毒素被玉女的血彻底清理干净,只要稍做歇息就会醒来的。”

听到这里,梁王与众人才恍悟过来,目光不由都惊奇的看向一旁的玉明珠。

虽然上次在皇后的封后大典上大家已见识过‘玉女’血液的神奇之处,如今再亲眼见到谢皇后困扰多年的巨毒被解,众人看向玉明珠的眼神犹如看活神仙一样的惊奇。

逸清师太的眸光轻轻扫过呆滞在一旁的玉如颜。最后停在了一脸神气的玉明珠身上,语气得意道:“长公主一身血液真是天下至宝,让人惊叹啊!”

梁王上前亲自探过谢皇后的鼻息后,发现真的如逸清师太所说那般,气息完全平稳下来,脸上也恢复了红润的血色,顿时心里欢喜不尽,迭声的开始对逸清三人封赏起来。

不一会儿,谢皇后悠悠转醒,感觉自己无毒一身轻,心里也是欢喜极了,将玉明珠拉到自己床边。摸着她的手迭口称赞着,再也舍不得让她走了,硬要将她留在宫里直到下个月她正式与大皇子穆云之成婚那日,俨然间竟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要留着她在宫里待嫁。

但谢皇后的热情却让玉明珠心里一片胆怯,真正的玉女是谁她心知肚明,所以,以防自己一个人留在宫里穿帮,她请求皇后让木梓月与逸清也留下陪自己,谢皇后应允下来。

梁王心情大好,加之南方的灾情也得到控制,不日太子又要正式授印,诸事皆顺利起来,于是一声令下,今晚在瑶华宫设宴,为皇后庆祝。

回到朝阳宫,玉如颜暗自思虑一番,看着天色将晚,想着晚上的宫宴,心里着实一片为难。

穆凌之去了前朝议事,玉如颜正要独自出宫回别苑,却在门口碰到迎面而来秦姑姑。

秦姑姑手里捧着一套冰妃色的宫裙,玉如颜神情一怔,愣愣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所为何意。

看她的样子竟是要出宫,秦姑姑心里明白她的为难处,不由叹息一声道:“今日是皇后娘娘欢喜的好日子,陛下已命阖宫庆祝,王妃既然在宫里,若这时离开,岂不惹人闲话?”

玉如颜对眼前这位宫里的老姑姑倒是印象很好,感觉她虽然为人严肃,不拘言笑,但为人处事却极有分寸,对她明面上客气生疏,但暗地里却是对她诸多照顾,今日早上若不是有她在皇后娘娘面前替自己求情,只怕自己也不容易过了皇后那一关。

想到这里,她也不对秦姑姑隐瞒心里的想法,苦涩道:“姑姑也听说了,如今大梁人都将我当成煞星,是天生无泪的不祥人。所以这样的大好日子,我的出现只会惹娘娘不高兴,也会扫了大家的兴,所以”

“王妃错了,娘娘特意吩咐老奴留下王妃,参加晚上的宴席。”

秦姑姑笑吟吟的将手中的衣物拿给玉如颜,道:“这是殿下让老奴为王妃准备参加宴席的衣裙,希望能合乎王妃的心意。”

闻言,玉如颜怔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嫌恶自己的皇后会特意让秦姑姑来通知自己参加宴席,也没想到穆凌之会体贴的想到她没有带衣裙进宫,而身上的这一身衣裳被早上的血燕泼到已有些狼狈,再加上之前与他床上那番折腾更是皱褶的不成了样子,如果就这样出席宴会,确实仪态有失,让人看笑话。

她接过衣裙,向秦姑姑道声感谢,秦妈妈又指了指随她一起进来的两个小宫女道:“朝阳宫只有几个粗使丫头使唤,老奴特意挑选出两名伶俐的丫头伺候王妃,唤做春花与秋月。放心,她们是老奴做主挑给王妃的,皇后并不知道,王妃可以放心的使唤她们。”

秦姑姑直接坦诚的话让玉如颜一惊,她是皇后的人,却背着皇后给自己挑选伺候的丫头,实在是让她很吃惊。

但转念一想,自己与皇后的事她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也知道若是皇后派来的人,她定是不放心的,所以不如直接说明,省得她心里猜度难安。

秦姑姑走后。玉如颜在春花秋月的服侍下沐浴更衣,等忙完一切,已到了掌灯起分,瑶华宫的宫宴也差不多开始了。

来到瑶华宫,玉如颜进去向谢皇后道声贺敬杯酒就告退出来了,她知道,谢皇后恩准她参加宴会是做样子给穆凌之看,所以她不会不识趣的真就在皇后面前坐一晚上,让她堵心。

再者,今晚的宴席主角是谢皇后与玉明珠,看着玉明珠受大家喜爱,而自己因秦香楼一事。被众人当嫌犯看着,心里实在不舒服,干脆离席出来还舒坦些。

大梁的皇宫很大,她对这里除了朝阳宫其他地方都不熟悉,虽然身边有春花与秋月两个宫女跟着,不担心会迷路,但以她如今的心情,也没心思夜游大梁皇宫,只的领着春花与秋月回朝阳宫。

堪堪走到半路,迎面遇到一个人,玉如颜一路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对面所来之人,来人却惊呼一声。下一刻却是跪在玉如颜的面前。

玉如颜被那一声惊呼差点吓到,她凝眸看去,等她就着宫女手中的宫灯看清跪在自己面前的人时,却是大吃一惊----

跪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她放出王府没多久的陈燕飞!

数日不见,陈燕飞竟是养得很好,脸上已恢复以往的水色,不再像从杂役房出来时那般枯黄消瘦难看,脸颊饱满红润,眼睛也恢复了以往的神采,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向玉如颜请安。

玉如颜万万没想到竟会在宫里碰到她,不由皱起眉头诧异道:“你怎么在宫里?陈妈呢?”

陈燕飞恭敬的跪在她面前,始终不敢抬起看她,细声道:“回王妃的话,因奴婢的爹爹在东宫当差,太子怜悯我们一家子,就让母亲与我也一起进宫来了,奴婢奴婢如今在东宫做跑腿的差事”

闻言,玉如颜有片刻的疑惑。

在她的印象里,陈燕飞并不是这么容易改变心意的人,想到她之前对穆凌之的疯狂,为了成为他的女人,竟是不惜使尽一切手段上位。事情揭发后也是死性不改,占有欲非常的强烈。对她也有着莫名的强烈的妒恨,如今却甘愿在太子的东宫当一名小小的宫女,实在让人难以相信。

所以玉如颜并不相信她,她眸光一转,想到一个可能,不由冷冷道:“若是你还不对殿下死心,要跑来宫里纠缠他,我劝你还是省省心思,下一次再落在我手里,可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手下留情了。”

说罢,懒得再与她多言,领着春花与秋月抬步离去。

跪在地上的陈燕飞始终压低着头。半敛的眸光里闪过狠厉的冷光。

见玉如颜要走,她半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突然一颗小石子滚到她脚边,她全身一震,下一秒却是立刻回身追上玉如颜,声音恳切道:“王妃,你实是在冤枉我了,我进宫我进宫并不是为了纠缠殿下,而是有难言之隐!”

玉如颜并不想再搭理她,径直的往前走,冷冷道:“不管你的话是真是假,我只是告诉你一句----珍惜如今的生活,不要再惹事端。因为你没有能力为自己所做的事承担后果,最后都是连累你父母为你善后。我与你说这些,也不过是心痛陈伯陈妈罢了,至于你是否能听进心里,却也是你自己的事!”

说罢,她再也不想与她多说一句,没想到陈燕飞却扑到她前面挡住她的出路,咬牙道:“我知道王妃是为我好,也是为我一家好,所以今日有件事在我心里不吐不快,也想借此事向王妃表明心意,看我是不是真的已放下殿下!”

见她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玉如颜却是好奇了,她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她,道:“何事?”

陈燕飞看了看春花与秋月,一脸郑重道:“王妃,此事事关重大,还请王妃摒退左右!”

一听要摒退左右,玉如颜心里闪过怀疑,冷冷道:“你少装神弄鬼,有事就说,不说也罢,我对你的事并不感兴趣。”

见玉如颜又要走。陈燕飞连忙道:“王妃,是关于关于你三年前救人的那人的事!”

玉如颜全身一震,回头看着陈燕飞闪烁不安的神情,见她紧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宫女,顿时明白过来,她要说的是自己三年前救小刀之事。

拧眉看着陈燕飞,玉如颜陷入了疑惑当中----

自己救小刀一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如今梁王与皇后都以知道,而且此事对于她来说是好事,并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但看陈燕飞紧张异常的样子,却是让她蓦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在小刀恢复记忆后。曾经向她提过三年前的那场惨烈的刺杀,这么多年来,刑部一直在追查那批刺客的身份与下落,但一直一无所获。

难道,陈燕飞要同自己说的竟是关于那批刺杀小刀的刺客的事?

但,这些与她要证明她已放下穆凌之有什么关系?

难道----

玉如颜心思转得极快,不过瞬间已是想到一个可能,全身的冷汗毫无征兆的冒出。她不禁摇摇头摒弃心中想到的可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挥手让两名宫女退下,冷冷道:“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陈燕飞半敛的眸子里闪过凶狠的寒光,等她再抬起头,已是一脸惶然恐慌,她害怕担忧的小心查看了四周,十二分谨慎的样子,小心道:“王妃,今日之事,只是你我知道,千万不可再让第三人知道。”

“说!”

玉如颜神情一片冰冷,但内心却莫名的慌乱起来。

陈燕飞看着她眼底流露出的慌乱,心里得意一笑,道:“王妃三年前在大齐救下太子,一定知道他是遭遇刺杀才会失去记忆,流落到了大齐的。可王妃知道刺杀他的人是谁吗?”

见她所说真如自己所预料的那样,玉如颜的心更是往下沉了沉。心里的慌乱越甚,冷声道:“你知道?”

“是的,我知道!”陈燕飞的语气听起来惶恐不安,里面却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得色。

“是谁?”

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跟玉如颜说,不要相信陈燕飞的话,但她仿佛中了魔咒似的,竟是不由自主的就问了出来。

陈燕飞冷冷一笑,道:“如果我说,当年刺杀八殿下的人是三殿下,王妃相信吗?”

“叭嗒”一声,玉如颜震得身子连连退了好几步,一脚踩断了地上的枯枝。

心中的预感再次猜中。玉如颜心中惊恐到无以复加,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惊得停止跳动了,但她却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

努力平复心中的激动,她指着陈燕飞冷冷道:“你胡说,刺杀小刀的人怎么可能是殿下?殿下可是一直对他爱护有加!”

紧接着,她欺身上前狠狠的瞪着一脸害怕的陈燕飞,咬牙道:“鬼话连篇,我根本就不应该留下来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我告诉你,这天下如果有一个人不会害小刀,那就是三殿下。他永远不会害他,只会保护他!”

说罢,她甩袖而去,可走出几步又折回,冲陈燕飞厉声道:“我警告你,如果今天这话有半句传出去,就是大罗神仙也保不了你的狗命!”

“王妃都没听完就否定这一切,难道不会太过武断吗?”陈燕飞毫不在乎玉如颜的威胁,神情异常的镇定自若,冷冷的看着月色下一脸苍白的玉如颜,心里痛快极了!

“我虽然不及王妃聪明伶俐,但我也知道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却是不可以说,像这样的大事。若是没有真凭实据,我岂敢乱说出来,不是自取灭亡吗?”

听了她的话,玉如颜全身都麻了,她怔怔的看着她,竟是一句话反驳不出来。

而陈燕飞却已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三年前,当时的太子天资聪慧,被陛下赐了代表太子身份的龙吟剑,为了增长见识,大开眼界,皇上让他微服出访,四处游学!”

“本来。太子出行的路线是极其保密,鲜少有人知道,就是防止不轨之人刺杀。但没想到,太子在去往衡州的路途中,遇到刺杀,刺客不但人数众人,行天罗地网的包抄之势,更是在太子停车歇息的地方预先埋下大量的火药所以,最后太子身边的护卫悉数被杀,而太子也差点命丧当场”

“据悉,当时知道太子路径的只有皇上与三殿下,而太子行走的每一处路径。在何处落脚歇息都是三殿下事先替他安排,所以,除了他,还会有谁可以做下如此周密的安排?”

“这就是你所说的证据吗?”听到这里,玉如颜一直吊着的心反而落了地,她冷冷嘲讽道:“是你太蠢还是把殿下想得太蠢,路线是他替太子安排的,如果他再依靠路线行刺,是不是太傻?他如此聪明,难道都不懂得避嫌吗?”

“呵!”对于玉如颜的反驳,陈燕飞反而毫不在意的笑了,她冷冷道:“王妃难道没听过反其道而行之?殿下确实是聪明。而且聪明到了极致。就是因为路线全是他安排的,而他还是太子的亲哥哥,所以,即便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也会像王妃一样想,认为他不会做得这么明显,所以人人都以王妃一样的心态去想他,自然而然的就认定了他不会傻到做得这么明显,也就认定幕后的黑手不是他!”

初冬的寒风凌厉刮过,似乎折断了一旁的树枝,发出轻微的‘咔嚓’声。

玉如颜全身如坠冰窟,无力的靠向身后的假山石。怔愣道:“我不相信,怎么样我都不会相信,凌之不是这样的人,他没理由害小刀”

见玉如颜始终不肯相信,陈燕飞的眸光飘过一旁的从林,貌似无奈的叹息一声,犹豫片刻终是从身上掏出一纸东西递给玉如颜。

“王妃亲眼看看吧,看看这可是三殿下的字迹与丹青!这副路线图可是当年他亲手绘制给手下的暗卫的,而这样同样的路线图,相必陛下手中还保存着一份,王妃若不信,可以拿去与陛下那副比较比较。看是否一模一样!”

玉如颜双手颤抖的打开手中的东西,借着月色一看,上面果然是一副描绘精致的路线图,虽然那图无法确认是不是穆凌之所画,但上面书写地名的字体玉如颜却异常的熟悉,正是穆凌之的字!

全身如遭雷击,玉如颜傻傻的张口好几次才发出声音,她哆嗦道:“我我还是不相信,凌之没有理由对小刀做这样的事,他是他的亲哥哥啊,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怨恨”

“如果是因为那把龙吟剑,或者说,是为了龙吟剑所代表的太子之位呢?”看着玉如颜惊恐绝望的样子,陈燕飞心里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脸欢喜到扭曲,心中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她要报复,她要面前的女人死----不得好死!

然而玉如颜陷入在她所说的可怕事情里,根本没注意到她脸上的得色,她梦魇般的喃喃道:“不对,凌之并不想当太子,他一心要扶持小刀当太子,然后就可以带我离开大梁,离开这里的一切。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争太子位而刺杀谋害自己的弟弟呢?”

听到那句‘带我离开大梁’,陈燕飞心里又涌上新一番恨意,她冷笑道:“王妃或许不知道,在没有认识你之前,殿下可是非常热衷太子之位的,掌控兵权并暗中培植了许多势力。不过后来为了你改变心意,转而将自己多年培植的力量来拥戴太子上位,这其中,或许有当年他对太子所做之事产生的愧疚之情也说不定!”

陈燕飞的话像一道道惊雷炸在玉如颜的心上,她惊慌害怕,她不想认定这个事实,但手中的路线图却是实实在在的证据。而陈燕飞所说的一切也是有理有据,顿时,心里像压上一块巨石,让她喘不过气来----

如果、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要怎么办?

小刀要怎么办?

她要替穆凌之一起隐瞒小刀吗?

心中痛苦的纠结在一起,她蓦然想到什么,抬头狐疑的看着陈燕飞问道:“这图纸你从哪里得来的?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陈燕飞缓缓一笑,得意道:“数日前,王府不是有五名暗卫在保护王妃时惨遭毒手了吗,而其中一个正是当年受命带队刺杀太子的人,他生前与我父亲有几份交情,我父亲在帮他清理遗物时无意间发现的”

‘崩!’玉如颜心中最后一根弦也断了,她再也支撑不住,无力的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