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答应你

穆凌之得知王府出事,第一时间就往王府赶,待得知安氏二人的死因后,也是震惊不已!

一进府他就被人围上,因花影从没管过府里的事,一下子摊上这么一大堆事,简直无从下手,而府里的管事虽然老成,但王府之前也从没办过丧事,而且还是一下子两起丧事,也是手足无措,一时间整个王府群龙无首,乱成一团。【风云阅读网.】

所以一见他回来,所有人都围上来各种请示。

虽然穆凌之对安丽容和安岚没有什么真感情,当年安丽容是他驻守边关时母后悄悄给他纳进王府的,而安岚更是花了手段才成了王府姨娘的。就像他之前对玉如颜说的那样,他对她们只有义务却没有感情,但如今陡然得知她们的死讯,穆凌之还是免得了难过。

他一边心里伤痛,一边应接不暇的忙着王府的事,直到到了午膳时分他才想起,玉如颜明明也在府里,为什么一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心里蓦然闪过不好的念头,他连忙回身问花影,才知道玉如颜被母后宣进宫去了。

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他再也顾不得府里的事,留下铜钱协理花影打理王府的事,自己一个人又折回了皇宫。

他径直去了瑶华宫,步履匆忙,几乎是奔着走的,生怕自己来得晚了,母后已对玉如颜下了毒手。

瑶华宫的宫门大开,得知谢皇后此刻正在寝宫歇息,穆凌之来不及等宫人通报,已是直接闯到寝宫去。

可是等他进去看到殿内的情景,却怔住了!

瑶华宫奢华的寝宫里,谢皇后斜躺在软榻上,身着道袍的逸清师太正在为她把脉,榻边围坐着两个人。却是玉明珠与木梓月。

见殿内不见玉如颜的身影,穆凌之的心止不住的往下沉。

众人见他进来,也是微微一愣,木梓月眸光微微一闪,与玉明珠一起上前给他见礼,可穆凌之根本没时间去理会她们,径直走到谢皇后面前,压抑住内心恐慌,声音颤栗道:“母后”

“母后无事,看你急得脸上都冒汗了!”

谢皇后适时的打断了他的话头。

看着他心急如焚的样子,谢皇后当然知道他是听到消息为玉如颜而来的。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却不想与他起争执,只得故意假装他是担心自己。来看自己的。

一旁的秦姑姑也怕穆凌之在不明情况下同皇后吵起来,于是连忙上前轻声对穆凌之道:“殿下,这两日又到了娘娘的毒发日子了,师太正在为娘娘把脉,殿下还是先去外面等着吧。”

说罢,轻轻的向他使了个眼色,穆凌之见了,心里一怔,但还是依她所言,从殿内告退出来。

秦姑姑随后也跟着出来,穆凌之着急的迎上去,问道:“姑姑,王妃可是被母后叫来宫里?她现在在何处?”

见他急得脸都白了。走得太急也是满头大汗,秦姑姑心疼的摸出手绢替他拭着汗,心里一片心酸,面上却慈爱的笑道:“我的好殿下,你不要着急,姑姑曾答应你的话又怎么会失言。王妃好好的,只是娘娘的脾气你也知道,气头上难免说话会严厉些。但并没有为难王妃,如今我已送她去你的朝阳宫去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听了秦姑姑的话,穆凌之一颗高高悬着的心终于平安落了地,他忍不住对秦姑姑笑道:“还是姑姑最疼我!”

看着他欢喜的样子,秦姑姑心里越发的酸涩,她慈爱的帮他整理着稍显凌乱的头发,道:“你是我一手带大的,不管在外人口里,殿下是如何一个人,在姑姑的心里,殿下永远是那个最聪明最乖最贴心的殿下,姑姑只愿你一切都好好的”

秦姑姑说得动容,穆凌之听得也是感动,他缓缓一笑,道:“在我的心里,姑姑也永远是最好的姑姑。”

秦姑姑知道他心里着急看到玉如颜,于是道:“殿下去看王妃吧,老奴不留你了。”

穆凌之点点头离开,走出几步秦姑姑在后面道:“殿下。遇事切莫心急,船到桥头自然直!”

脚步一顿,穆凌之心里升起了丝丝暖意----

最近,发生在他与玉如颜身上的事情太多,而因为这些事,他们一直处在一片反对与排斥声中,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孤立了他们俩,而如今秦姑姑一句朴实的安慰话语,却让他心里备受感动。

他站定回身冲秦姑姑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朝阳宫里,玉如颜在小厨房里忙碌着,在小茹的教导下,将抹好佐料的整鸡架到火上去烤,虽然有小茹的帮忙,但连烤了好几只都没有成功,不是烤烧了,就是烤着烤着将鸡掉火堆里去了,亦或是外面烤焦内里还没熟透。

第四只失败时,小茹不满的嘟起嘴道:“姐姐,你今天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小刀啊呸,是太子,太子一直跟我说,你是顶顶聪明的人了,为何这么简单的烤鸡,连太子都在第三只就成功出师了,姐姐怎么一直在出错?”

玉如颜的眼睛不知是不是被烟熏到了,一直红红的,她苦涩一笑,看着再次失败的烤鸡,面上露出几分不好意思,却也不回小茹的话,任由她抱怨着。

转身再去拿一只鸡过来,正要开始往鸡身上抹盐巴,却被小茹一把抢过去了。小茹耸拉着脸叹气道:“姐姐,看来你是学不好烤鸡了,还是我来帮你烤吧。”

玉如颜却倔强上了,又从小茹的手里把鸡拿回,道:“我想亲手给殿下做一次烤鸡,如果你代劳,就没有意义了!”

小茹无法,看了眼天气,见时辰也不早了,连忙道:“姐姐,估计这会已到下朝时间,太子要回宫了,我回去了。”

小茹走后,玉如颜一人呆呆的坐了好久,脸上神情一片木然,怔怔的看着火盆里的炭火,眼睛被火光映得通红

穆凌之回到朝阳宫。将寝宫大殿都找了遍都没找到玉如颜,最后竟没想到她一个人坐在厨房里傻傻的发呆,竟是连唤了她三声都没有回神。

直到他站到她面前,将手伸到她面前晃了好几下,她却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怔怔的看了他好久,朝他艰难的裂开嘴巴笑道:“殿下回来了,我正要给你做烤鸡呢!”

穆凌之却已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神情间的不对,想起今天早上王府之事,再想起母后宣她进宫定然是同她说了什么,不然也不会收了她的掌家权,还将她叫进宫来。

深邃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穆凌之的脸上闪过冷色。沉声道:“母后让你做什么?可是要你离开大梁,要你离开我?”

玉如颜全身微微一颤,她没想到穆凌之一眼猜到了她与谢皇后的谈话,但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她努力克制心里的伤痛,再抬眸时,流水的眸光已一片清亮,神色间一片坦荡自然,柔情款款的看着他,道:“殿下误会了,娘娘唤我来不过是按例问了下安氏二人之事,我如实回禀了她,娘娘就没再说什么了。只说只说我如今的身份不适合以王府女主人的身份出面办事丧事,所以让我暂时将掌家权交给花姐姐,让她出面打理。”

闻言,穆凌之的脸色越发不好看,玉如颜又解释道:“娘娘的这番打算也是正常,毕竟我与殿下还没有正式拜堂成亲,再加上秦香楼一事,我还是个嫌犯,如何好公开出面处理王府的事?所以此事皇后娘娘安排花姐姐出面倒是合情合理!”

穆凌之知道她是不会同自己讲真话,但她不说他也猜不得到母后对她说了些什么,于是满脸愧疚道:“受委屈的永远都是你!”

心里已泪流成河,可玉如颜面上却一丝波澜也没有,她扬眉欢快的朝他举起手中的烤鸡,道:“我今天同小茹学做了烤鸡,殿下乖乖去外面等着,等我烤好了请殿下品鉴我的手艺!”

穆凌之看着她被烟熏红的眼睛,和满脸的烟灰,不由心疼道:“还是我来烤吧,你瞧瞧你,都被熏成一只花猫脸了。你去洗脸,我来烤给你吃。”

说罢,就要去拿她手中的烤鸡,却被她躲开了,玉如颜极其认真道:“殿下,我从没为你做过吃的,这是我的一个心愿。你让我自己来完成吧。”

听她这样说,穆凌之不好再勉强,但也不放心让她一人在厨房里,于是就陪她一起做烤鸡。

这一次,玉如颜摒弃心里一切杂念,认真的依小茹教她的那般去做,这一次倒是做得很成功,不一会儿,一只喷香焦黄的烤鸡就成功了。

她一脸兴奋的从烤鸡上撕下一只鸡腿塞到穆凌之的嘴里,笑道:“殿下快尝尝我的手艺,看味道如何?”

穆凌之依言吃下鸡腿,眸光里闪起了亮光,咂巴着嘴巴。很是惊奇道:“味道真是不错,这以后,我要天天吃你做的烤鸡!”

玉如颜甜甜一笑道:“只要殿下喜欢,我天天给你做!”

两人说话间,小刀听说玉如颜进宫了,也找了过来。

他站在门外,怔怔的看着屋内二人的甜蜜的样子,眸光深沉,心里一阵阵揪着痛。

算起来,他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玉如颜了,自从上次在母后面前说漏嘴,暴出他已有了喜欢的人后,他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再去见她,就连秦香楼出事,他都咬牙忍住心里的担心。

因为他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想要得到一个人,并不是时刻守在她身边就能办到,而是要壮大的自己的力量,有力量去保护她,有力量护她周全,让她的生死只能由自己掌控,别人不能动她半分!

这段时间小刀拼命的笼络力量来巩固自己的太子之位,他想,只有自己成为真正的太子,那么,她所受到的一切灾难他都可以替她摆平,所谓的煞星他都可以为她洗清,绝对不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玉如颜回头看到了门外的小刀,脸上一红,神情有瞬间的凝固,下一刻,她笑道:“小刀来了,来,尝尝姐姐做的烤鸡!”

自从回大梁后,因为小刀的太子身份,玉如颜一直都恭敬的唤他太子,如今突然听她唤自己的‘小刀’,小刀心里一震,竟是涌上一丝甜蜜的滋味。而这一丝甜蜜的滋味让他食髓知味,竟是入迷

忍不住上前像往常一样去拉玉如颜的手,玉如颜也是好久没见到他,手在袖子里迟疑片刻,终是轻轻抚上他柔软的头发,关切道:“好久不曾见到你,你也不出宫来看姐姐,最近过得可好?”

她的手掌抚上他头发的那一瞬间,小刀全身如被电击,一阵酥麻,他怔怔的看着面前日思夜想的女子,心里一悸动

“姐姐我很好,你可好?”小刀的脸上再次显现出纯真的笑颜。这种发自内心的开怀,永远只有在玉如颜面前他才会有,其他时候,他都是那个冷着脸的高冷太子,不拘言笑不说,性格也是怪僻暴躁,宫里的人都不敢得罪他,更是从没见过他天真如孩童般纯真模样!

玉如颜苦涩一笑,并没回答小刀的话,她想,就算自己不说,他也会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所以只是勉强对他挤出一丝笑容来,道:“我好不容易进一次宫,今天还做了你喜欢吃的烤鸡,你与殿下去殿内等着,我再烤一只给你们送过去。”

看着她脸上酸涩难堪的笑颜,小刀知道她心里的苦,心里不由难受起来,想要好好保护她的**也越发的强烈。

不一会儿,玉如颜又烤好一只烤鸡,拿托盆装好,送到偏殿内,拿刀切成一块一块的,递给穆凌之与小刀吃,然后。她一直陪着小刀聊着当初他们在大齐的事。

小刀很开心,而玉如颜的心情似乎也大好起来,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而一旁的穆凌之看着两人说话,总感觉今日的玉如颜与往日有些不一样,之前,因为知道了小刀对她不寻常的感情,很多时间,她都会刻意的避开她,也不再唤他‘小刀’,更不会亲昵的抚摸他的头发,但今日

但看着她难得开心的样子,他想,或许在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多。她心里压力太大,所以开始怀念之前同小刀在大齐的日子了。

这样一想,他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慌乱----

难道,她厌倦了大梁这里的生活,被逼着要回大齐去了吗?

手中的鸡肉顿时索然无味,比嚼蜡还难下咽,穆凌之心里空空荡荡的,木然的坐着,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玉如颜,心里痛到窒息

小刀走后,穆凌之本想立刻送玉如颜出宫回别苑,因为将她放在宫里,虽然自己在宫里忙碌时可以偷闲的时候看看她,可一想到她所面临的危机,他却是希望她离皇宫越远越好。

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玉如颜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已抢在他前面说道:“听秦姑姑说,这两日是皇后娘娘的毒发日子,那逸清师太已为她成功炼制了解毒的药丸,所以我想留在宫里伺候娘娘,尽一份儿媳的孝心”

“不行。”想也没想穆凌之已拒绝了她的话,从方才开始,那个念头在他心里扎下根后,他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一丝把握,整个人无助到绝望----

不管外界有多大的危机他都不怕,最让他绝望害怕是玉如颜心生退意。要离开他!

这个念头那怕只是他自己的猜测,已是让他痛到肝肠寸断。

他心慌道:“越是这个时候,那些人都在宫里,你若在这里,到时又不知她们会使出什么手段算计你,你还是离宫我才放心些!”

玉如颜当然知道他说的‘她们’是谁,面上一寒,她竟是难得拉长脸,对他冷声道:“原来,在殿下的眼里,我竟是这般无用还专门给殿下添麻烦之人!”

见她生气,穆凌之知道自己方才的语气重了些,不由压下心头的慌乱。放缓语气道:“颜颜,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宫里最近事太多,我无暇顾及你,而父皇与母后我只是想你好好的,只要离开皇宫回别苑我才放心”

“难道别苑就百分百安全?难道殿下想将我关在别苑一辈子吗?”

玉如颜语气犀利的打断他的话,话音一落,两人都怔住了。

穆凌之从没见过玉如颜这般疾言厉色的样子,更没见过她这样误解过自己的一片苦心和担心,这样的玉如颜让他非常陌生与心痛。

他们之间从来都是默契到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对方心里的想法,所以,玉如颜的反常让穆凌之心里更加慌乱,他想上前去拉她手。却被她不着痕迹的闪开。

她背对着他,压抑住心口的绞痛,声音沉闷道:“殿下,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说罢,逃也似的离开

她堪堪回到寝宫,穆凌之已紧追上来,他反手关上殿门,突然将正于床边脱衣裳的玉如颜抱住一滚,转眼已是将她压在了身下

双手紧紧将她勒进怀里,勒得她喘不过气过。细密的吻霸道又深情,铺天盖地而来,似乎要玉如颜湮灭其中

“殿下唔”

话未出口已被他以吻封缄。

脸上一凉。玉如颜全身一震,惶然睁眼----

只见穆凌之俊美的面容就在眼前,他紧闭着双眼,可不知道何时,他已泪流满面,长长睫毛被泪水打湿,轻轻的颤栗着,泪水划落,一滴滴落在了她的脸上

“殿下”

再也忍不住,她的声音也哽咽了。

“不要离开我----求你!”穆凌之将脸深深的埋在了她的颈窝边,厚重的鼻音在她耳畔响起。

“颜颜,不管我做错什么,你要原谅我。也不管别人对你说了什么。你一定要记住我们在灶神面前的约定----永不分离,永生永世都不分离。答应我!”

聪明如他,那里会看不出她今日的反常,何况还是见过他的母后,他知道母后定是对她说了什么,而她心中必定是做下了某个决定。

而这个决定十之**就是离开大梁,离开他!

一想到要失去她,穆凌之心痛如绞,泪水竟是毫不察觉就涌出

玉如颜心中同样泪雨滂沱,心痛得仿佛被撕成了一片一片,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抱紧他,几乎抠进了他的肉里,心里有个声音在痛苦绝望的对他说。凌之,若是我做了错事,你----会原谅我吗?

见她久久没有出声回答他,穆凌之抬头红着眼定定的看着,霸道而又迫切的重复道:“答应我!”

她全身如坠冰窟,即便被他紧紧抱在怀里还是忍不住全身颤抖着,她不敢去看他炙热的眼睛,将头微微偏开,咬牙抑住声音的哆嗦,颤声道:“我答应你!”

得到她的答案,穆凌之失空的心腔才一点点填满,吻再次落下,轻柔如羽,轻轻吻上她的眼睛、额头唇畔

“殿下”玉如颜突然出声,声音轻得像缕轻烟,“你知道我心中最大的愿望和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

“什么愿望?你说出来,为夫帮你实现愿望,抹平遗憾!”

她流水般的眸子痴痴的看着面前她此生最最挚爱的男人,心痛到窒息。努力扬起笑颜,伸手轻轻抚过他的眉眼,她声音颤抖道:“我想为殿下生个孩子。这是我的愿望,也也是我心中的遗憾!”

闻言,穆凌之大受震动,他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这个愿望,为夫定帮你达成。让你此生无憾!”

下一刻,红罗帐里翻腾,一室春光涟漪

当晚,就在穆凌之准备送玉如颜出宫回别苑时,瑶华宫传来消息,谢皇后毒发了!

大家都知道此次逸清师太携了玉女的血做的药丸专门给皇后解毒,所以,相比谢皇后之前毒发时大家的紧张难过,这一次,梁王他们却是心情迫切起来,都盼着玉女的血能彻底解了皇后身上的巨毒,以此断根,从此再无毒发的折磨。

穆凌之带着玉如颜改道去了瑶华宫。等他们到时,瑶华宫里已围满了人,梁王与太子等已守在皇后的床边了。

而皇后刚刚已服下了逸清师太的药丸,脸色煞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虽然形容没有了之前毒发时般痛苦,但如今的形容也很难受的模样。

梁王见玉如颜也来了,面容一怔,下一刻已是面露不悦,冷冷对穆凌之道:“她怎么来了?”

穆凌之正要开口,床上的皇后已声音微弱的开口了,道:“陛下,是臣妾让她来的,臣妾这几日全身酸痛得很,她的推拿之术不错,倒是帮臣妾减少了许多痛楚!”

听皇后这样说,梁王也不好再说什么,回头问皇后可有哪里不适?

屋里除了梁王太子,当然少不了献药的逸清师太,还有‘玉女’玉明珠经及明月郡主木梓月。

玉明珠与木梓月的目光同时扫向玉如颜,等看到她与穆凌之紧紧握着的手时,不光木梓月眸光一沉,皇后的目光也深沉起来。

而逸清师太双耳不闻场外事,一心只是关注着皇后的情形,过一刻钟就会为她把一次脉,这样过去快一个时辰,在大家都以为谢皇后已顺利的用玉女的血解干净身上的巨毒时,谢皇后突然脸色一白,‘哇’的一声,猝不及防的大口大口吐起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