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条死路

安丽容的惨状与玉如颜在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如今房间里多了一地的死老鼠,估计是府里的人发现安丽容死后,让护院将这些食人肉的老鼠打死了

一具差不多只剩下惨白骸骨的尸体摆在屋子中间,周围到处是死老鼠,而尸首脸上的眼珠鼻子都被咬烂,形容极其的恶心可怖!

玉如颜扶着月牙的手走出来,脸色发白,身子一直抖着,全身如坠冰窟,从头凉到脚。【风云阅读网.】

见她出来,府里的管事下人们都噤声,一个束手站在院子里,而御史府的女眷们却在呼天抢地的哭着。玉如颜稳住心神,咬牙一步步走下台阶,吩咐刘妈妈带人立刻去棺材铺买两具上好的棺木回来,立刻将两人殓尸装棺。

同时也派人去宫里通知穆凌之,府里一时间死了一个侧妃一个夫人,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要他出面才对。

吩咐完这一切,府里的下人们分工的忙碌起来。

玉如颜身子一直发抖,感觉双腿发软都要站不稳了,正要找地方坐下,花影迎上来,同样的脸色发白,正要给她见礼,被玉如颜拦下,她扶着廊柱坐下,艰难的问道:“花姐姐,到底发生了何事?”

花影的全身也一直在抖着,双腿吓得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不得已只得在玉如颜的对面坐下,喘着粗气道:“妾身也不知道,只是一大早听到下人来报,说是秋葵院里出事了。我赶来一看,没把我吓死”

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一切,花影犹自打了个寒颤,神色一片惊恐,她一向胆小不多事,那里见过这样可怕的场合,所以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心里一想起就怕到不行。

月牙给她们两人端来茶水,玉如颜喝下好几口茶才稳定下心绪,问花影:“是谁最早发现出事的?秋葵院的下人呢?”

闻言,花影才想起一件事来,刚才吓糊涂竟然都差点忘记了。

她从身上拿出一张纸笺递给玉如颜道:“最先发现的是安夫人身边的元儿。不过她她被吓成失心疯了,我让人暂时将她关了起来。这是在安夫人房间里发现她写的遗嘱,是是给王妃你的。”

玉如颜拿纸笺的手一滞,心里闪过疑惑,展开纸笺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大张纸,上面详细的写了安丽容害死她孩子一事,而在信的最后几句话,却是专门写给玉如颜的。

她说,因为秦香楼一事,玉如颜自身难保,没了她的支持。她感觉自己为孩子复仇无望了,伤心绝望之下只有与安丽容同归于尽

短短的几句话看得她心里一片冰冷,不难看出,安岚字里行间对她的怨怼,意思是怪她最后自身难保,没有帮到她,以至于让她走投无路之下,只得同安丽容同归于尽为她的孩子报仇!

信的最后,安岚请求玉如颜替她做主,在她死后,将她的‘安’姓去掉,她宁肯做一个无名无姓之人,也不要再与安丽容再有什么关系

玉如颜心里落满冰雪,心里暗暗恨道,若是没有帮秦香楼一事,没有玉明珠与木梓月的陷害,或许安岚与安丽容会是另一种结局,虽然安丽容是罪有应得,但也不至于会死无全尸,死相如此凄惨

皇后让她整顿王府,可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要如何交差

很快护院就抬来了两具棺木,分别将两人装殓进去。御史府的人不甘心的冲上来,要将安岚的棺木掀翻。看那形容,竟是恨不得将死去的安岚再狠狠鞭尸才解恨,而王府的护院们却得了玉如颜的令护着棺木不让她们乱来,场面一时很混乱。

见玉如颜让人拦着她们,御史夫人气愤的冲她哭嚷道:“一个小小的夫人竟敢谋害侧妃,王府竟然还让她装棺入殓?!这样的贱婢就该让她曝尸荒野喂野狗才对,王妃这样处置我们不依!”

在不知情的人眼里看来,安岚谋害安丽容确实不应该,她不但位份比安丽容低,更重要的是,她曾经是安丽容的陪嫁丫头,这样残忍的谋害原主子,就算她最后也丢了性命,但大家还是觉得御史夫人说得对,她就算死了,也要受到处罚才公道。

可真正的公道是怎样的,玉如颜却是最清楚不过的。

她冷冷的看着御史家利害泼辣的女眷们,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冷冷道:“王府之事,自有我们王府自行处理,亲家母是嫌今日之事还闹得不够大么?”

她就不相信,安丽容陷害安岚腹中孩子一事,御史夫人一点也不知情。

果然,御史夫人闻言色变,神情讪然起来,却还是不愿意就此罢手,也不让其他女眷住手。

做为安丽容关系亲近的表姐,于婉也来了,随在御史府来的娘家人里,伤心的抹着眼泪。

玉如颜冷冷的看了这位安丽容幕后的军师,走到她面前,眸光里冰冷闪着寒光,冷冷道:“于侧妃好长的手,竟是将手伸到三王府的后院来了。之前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表妹最后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或者换句话说,你可曾有想过,你的那些阴谋诡计,在帮你表妹害人的同时,可有想过,也是在将她置之于死地!”

于婉闻言一惊,脸上神色一片慌乱,正要张嘴为自己辩解,玉如颜又冷冷开口了。

“所以,今日她之死,你也要负很大的责任。若是真要依御史夫人所言,好好惩治害死安侧妃的人,你觉得这头一份罪该不该你来领?”

冷汗潸潸的从额头下落下,于婉压低头不敢与玉如颜犀利的眸光对视。全身轻轻的颤抖着。但她也是利害的,不过片刻的功夫,人已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抹了把眼泪冷声道:“王妃无凭无证何来扣这么大的一顶污帽子到我头上?我在我的大皇子府,你们府上出事关我甚事?”

玉如颜早已料到她会这样说,她上前两步走到她面前,近距离的看着她,拿出身上的纸笺展开拿在手上,对她冷笑道:“于侧妃还真的以为自己就做得滴水不漏吗?”

纸信上密密麻麻的一片蝇头小字,虽然离得近,但拿在玉如颜手中也看不真实。于婉做贼心虚,想伸手去抢过她手中的纸笺。想看上面可是写了关于她使阴计的证据,却被玉如颜一把收了起来。

玉如颜将纸笺收起来,冷冷道:“如今人已死了,过往的事我也不想再追究。侧妃娘娘还是想着怎么劝你们这些娘家人安安分分的送安侧妃最后一程,若是想在王府闹事,别怪我到时翻脸不认人,将大家的老底都翻出来,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闻言,于婉脸色更是难看,低头想了想,终是上前两步在御史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顿时。御史夫人脸色尴尬难言起来,回头看了看一脸淡然的玉如颜,默默收起脸上不甘不休的神色,带着御史府的人气呼呼的走了。

于婉也随着御史府的人一起走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玉如颜双手紧紧的扣进了手掌里----

因秦香楼与京兆尹的事,她与穆凌之以及整个三王府已是成为了东都百姓茶余饭后的闲话笑谈了,而此番王府再出这样的大事,又会闹得整个东都沸沸扬扬,在这样的时候,玉如颜不想王府再与大皇子府和御史府发生什么波折,不然,她哪里愿意就这样轻易放过于婉!

御史府的人走后,宫里来人了,玉如颜原以为是穆凌之回来,没想到来的却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宣玉如颜进宫,并抬封姨娘花影为夫人,掌管王府一切事宜。

听到皇后的懿旨,玉如颜全身一震,心里已是一片了然,她领着众人领旨谢恩,起身后去云松院里拿出王府里的帐薄钥匙还有印章交到花影手里,道:“以后王府的事还得拜托姐姐了,还有安氏二人的丧礼。请姐姐费心了。”

对于突然的封赏和玉如颜交出来的掌家权,花影震惊的呆在当场,她着急的推辞道:“王妃,妾身从没管过家,哪里能做这些?何况府里还有丧事要办,这这,我根本无从下手啊!”

玉如颜心里一片苦涩,苦笑着拍着她的手安慰道:“放心,王府的掌事们都是王府老人了,姐姐有不清楚的地方就多问问他们,不会太难的。”

说完,稍稍整理了自己的妆容就随女官进宫了。

坐在轿辇里。玉如颜知道,该来的终是要来了!

其实,从穆凌之嘴里得知煞星乱国运一事开始,她就知道谢皇后会来找自己,所以,如今这样她倒并不感觉到奇怪,只是比她自己预想的时期晚了几天罢了。

这次轿辇没有停在宫门前,而是直接将她抬到了瑶华宫里,她一进去,瑶华宫的宫门就在她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那一声沉闷的关门声震动着她的心,她知道,谢皇后是打主意不让自己出去,也不让穆凌之闯宫救自己了!

她眸光平淡如水,挺起胸膛,步伐平稳的跟在宫女后面进到瑶华的主殿,而上首位凤座上,一身绛紫华服的谢皇后已等候她多时了。

她敛下眉目跪下,道:“儿臣叩见皇后娘娘!”

之前,因为她与穆凌之还未正式拜堂成亲,所以,她一直谨慎的从未在谢皇后面前称过儿臣。

但今日她大胆的在谢皇后面前自称儿臣,却不称谢皇后为‘母后’,这不对称的称呼实在让人意外。

听到她的请安后,谢皇后脸色一沉,脸上对她的嫌恶之色一览无遗,也不让她平身,冷冷睥着她道:“真是好笑,既在本宫面前自称儿臣,却又称本宫为娘娘,你是越活越傻了么?”

玉如颜背脊挺得背起,抬头神情平静的看着上首形容凌厉的皇后娘娘,莞尔一笑道:“我并非越活越傻,只是有自知之明罢了。在身份上,我已是三殿下的王妃,但我也知道,娘娘一直不喜欢我。甚至是厌恶我,所以,在没得到娘娘的许可前,我岂敢擅自唤娘娘‘母后’!?”

她这番话倒是说得合情合理,但听在谢皇后的耳朵里却格外的刺耳,她冷冷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不管本宫如何反对,你可以不认本宫这个母后,也要嫁给凌之了!?”

不卑不亢的淡雅一笑,玉如颜道:“臣妾无能,改变不了现实,也劝说不了娘娘。只能如此罢了。”

看她的样子,谢皇后心中怒火更盛,同时心里闪过疑惑,不明白到了如今,她为何还能如此镇定自信,她难道不知道因为煞星一事梁王已对她起了杀心了吗?

思及此,谢皇后心中暗恨,暗忖,看来自己那个痴情的傻儿子将她保护得很好,竟是将外间一切流言和所有重压都一肩扛下,不让她知道,也不让她伤神。

越想,谢皇后越是心痛自己的儿子痛恨玉如颜,于是冷声道:“现实?什么叫现实?本宫现在来告诉你,如今你所面临的现实。”

“现实就是你欺骗了凌之和我们大家,你不但不是玉女,而是祸国殃民的煞星不祥人。所以,为了整个大梁,也为凌之,如今摆在你眼前只有两条件路,一条路就是让陛下下令诛杀你,一条是你主动离开凌之,从那来回那去,回你的大齐。今生今世都不能再来大梁,也不能再与凌之再见面。”

心口一痛,玉如颜虽然心里已预料到谢皇后今日叫自己进宫,定是为了煞星一事,但如今亲耳听到这样残忍的话,她的心开始滴血----

让她离开穆凌之等于让她去死,所以,两条路对她来说,都是死!

她晦涩难言,眼神一片灰暗,好久才怔怔的苦笑道:“同为女人,娘娘也相信一个女人的命运真的可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命数吗?娘娘难道不明白。我们女人这一生,命运从来都不是自己可以安排的”

“哼,所以呢?”谢皇后瞧也不想再瞧她,低头喝着自己的茶,神情间是一点商量求饶的余地都不给玉如颜。

看着谢皇后脸上的决然童冷漠的态度,玉如颜神情同样冷淡下来,冷冷道:“所以,如今无凭无据将我认定为煞星要我性命,娘娘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

“无凭无据!?”

闻言,谢皇后并不为她的话语所动,反而怒火更大,眼神狠狠的瞪着她,道:“你来到大梁,先是太子的授印大典出现变数,差点累及皇上与太子还有本宫的性命,再者,那前翼太子为了救你也是差点丧命祭台下。”

“大梁百年来,只发过旱灾,从没发过洪灾,可今年却突然洪灾泛滥,疫情横生,百姓游离失所,死伤无数。而秦香楼更是因你,死了那么多人。现在群民愤恨。无数奏折请求陛下杀了你以熄民怒,以顺天意。若不是凌之拼命替你挡着,你以为你如今还有命站在这里同本宫说话吗?”

谢皇后越说越气,目光恨不得吃了玉如颜。而她从始到终都只是静静的听着,脸上神情一片平静。

“亏得本宫之前还好心将王府交给你,竟不知道你是个不祥人。你自己看看,在你接管王府的日子里,好好的一个三王府成了什么样子?堪堪一个月时间不到,后宅女眷们死的死,走的走。因为你的不祥,弄得家宅不宁,鸡飞狗跳。让好好的一个三王府成了全东都的笑柄,也让本宫的儿子成了全天下的人笑柄,实在是可恶之极!”

说到肯后,谢皇后已是恨得咬牙切齿,穆凌之本就极其反感娶妻纳妾,当初王府那几个侧妃姨娘还是她好了好多心思,才逼着他纳下的,如今子嗣没留一下,全‘死’在了她的手里,让谢皇后心里恨得牙痒痒。

而且看如今穆凌之对她的宠爱程度,只怕以后要想再给他纳妾更是不可能,而她自己又不善生养。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的英勇儿子,以后竟要成为无后之人,让全天下戳他的脊梁骨笑话他,谢皇后就感觉一阵锥心的痛。

“好,你要求公平,你认为是咱们大梁欺负了你。本宫就成全你----”

谢皇后气势汹汹的从主位上走下来,逼到玉如颜的面前,尖利的护甲掐住玉如颜的脖子,逼着她与自己对视,声音冰冷刺骨,不带一丝温度----

“只要你当着本宫的面落下一滴泪来,本宫收回刚才同你说的话。不但同意你嫁给凌之,还会去陛下面前帮你求情。可是,你----有泪吗?”

尖尖的护甲刺进她的皮肉里,渗出丝丝血痕来,那种尖利的疼痛换做常人或许早已痛得流出泪来,可玉如颜除了双眼通红,始终没有掉下一滴泪来。

谢皇后虽然耳闻了玉如颜天生无泪,但如今亲眼看着她异乎常人的样子,还是心里大吃一惊,于是心里更是认定了她就是煞星,是不祥人,要赶她走的决定也就更坚定了。

“本宫要杀你。轻而易举,而陛下要杀你,更是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但我们一直没杀你,留你下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谢皇后松开手,玉如颜脖子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她抬手摸了一把脖子上流下来的血,冷冷笑道:“是啊,娘娘如此恨我,为何不直接杀了我?”

“不管怎么说,你当年救过太子。这份恩情我记着。所以,本宫愿意放过你一条命,只要你乖乖的离开凌之回大齐去,本宫定会求陛下放你一条活路,这样,你好,大家都好。”

对于谢皇后的话,玉如颜一直没有吭声,她呆呆的跪在那里,仿佛听不到皇后的那些话。

见此,谢皇后心里已失去了最后的耐心,狠狠一甩袖袍,冰冷的指甲指着殿外瑶华宫里那口深井冷冷道:“给你一个时辰考虑,若是得不到本宫想要的答案,那口深井就是你最后的归宿!”

说罢,拂袖朝外走出。

“是不是只要我能流出眼泪,娘娘就如方才所说,同意我与殿下在一起?”

身后,一直没吭声的玉如颜突然出声对走到殿门口的谢皇后道。

谢皇后闻言脚步一滞,良久,她缓缓转身,殿外的光亮背着她照映着,让玉如颜看不清她面上的形容,只听到她声音冷淡道:“你还不明白吗?你的无泪注定你的不祥。而你的不祥会给你身边的人带来灾祸。凌之是本宫的儿子,本宫不想不想因为你,让他也出现意外,甚至丧命”

“他为了你,已失去了所有理智,真正有如飞蛾扑火扑,不顾一切!你可知道,他本是最被看好的大梁未来的国君,是本宫与他父皇的希望与骄傲。可自从古氏孩子出事时,他为你,第一次违抗本宫的命令,宁肯不要自己的孩子也要护住你的那一刻开始。本宫就明白,我这个儿子毁了,他毁在了你的手里,毁在了你们的感情里”

皇后的话像一道惊炸雷在了玉如颜的心里,她的心口又痛又麻,感觉喘不过气来。

她怔怔的抬头看着面容一片模糊的皇后,蓦然觉得她的容颜似乎在慢慢的苍老,声音也是充满了无奈与心痛----

“果然,他后来再也不去争夺原属于他太子之位,宁愿扶持他弟弟上位,本宫知道,江山与你之前,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你”

“前几日,他为你,冒着大雨在他父皇的寝宫外跪一宿,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谢皇后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悲哀与痛心,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才能继续往下说。

“他说,等太子授印大典一成,他要带你离开大梁离开东都,他要抛弃这里所有的一切,只要你一个”

“你知道听到这样的话,他父皇有多失望与伤心吗?若不最后本宫与太子出面劝住陛下,以他当时的形容,却是要与他父皇养决裂的”

“都说大梁穆氏专情,凌之的父皇为了一个祝皇后,后悔了半辈子,本宫不想我的儿子再为了你,背弃亲情,舍下身份,放下原本应该属于他的责任与担当,成为一个一无所有,甚至要走他父皇旧路的人。”

“所在,这个局,本宫赌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