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五十六章 狼狈为奸

见玉如颜要走,玉明珠那里愿意就这么容易放她走。【风云阅读网.】

她将玉如颜拦下,想到她说自己与大皇子‘私定终生’,虽然心里气恨,但面上却毫不在意的嗤笑道:“你宁愿为奴为婢也要与三殿下在一起,我光明正在的与大殿下在一起又有何不可,你岂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还有,你可别忘了,你的三王妃之位可是我让给你的,若不是我,你就算陪三殿下睡烂了,还不是照样要居我之下,若是一个惹我不痛快,将你扫地出门,成为一个弃妇又有何难!”

呵呵,玉如颜心里一声冷哼----

她就知道玉明珠一定会拿此事来羞辱自己。

但越是如此,玉如颜反而越是镇定,一丝羞愧愤怒也没有,心里反而明白过来一件事,面上极浅淡一笑,冷笑道:“若是我没记错,当初在大齐时,皇姐可是想方设法要效仿娥皇女英嫁给三殿下,为此还不惜扯了白绫将自己吊在牡丹阁门口,更是当着众将士的面,甘愿化为舞姬为殿下献舞”

潋滟的眸光冷冷的看着面前大惊失色的玉明珠,就连木梓月听到玉明珠曾经为了勾搭穆凌之竟花了那么多不耻下作的手段,也是面上一暗,神情涌上丝丝几不可闻的厌恶。

“想当初皇姐对三殿下用情至深,没想到才短短几月不见,皇姐已是转身又爱上了大皇子。呵,我忘记了,之前皇姐不是也喜欢过陈将军么。后来又看上上官贤重,花尽心思抢了四姐的驸马最后又呵,如今想想,我还真不能与皇姐相比,我没有皇姐如此博爱。敢问一句,皇姐这次对大皇子的喜欢又会是几个月?”

玉如颜对谁都可以留情,单单面前这两个女人她是从不肯相让半分的,并不是她歹毒,而是她知道面对歹毒的恶人时,你若是怯懦害怕,只会让恶人得意。让她们在下次欺负你时更加心狠手辣不留余地!

对付恶人惟一的办法就是比她们更恶毒!

既然玉明珠要跑到大梁与她开战,她躲和怕都是没用的,何况两人已联手要来对付她,她还有地方躲藏吗?

虽然对面的两人都早已领教过玉如颜的伶牙利齿,但此番话还是将玉明珠彻底激怒了。

在她们说话间,宫门口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空旷安静的只剩下她们几个。

想到玉如颜竟是将她的老底毫不留情的掀开来,玉明珠又气又恨,见四周也没有人看着了,冲上前去扬手就去扇玉如颜巴掌!

病了好几天,再加上如今跟在穆凌之身边。天天被他宠着惯着,再也没做过粗活了,玉如颜的力气确实没以过做婢女时的有力了。挡不住她的手臂,只得吃力的堪堪闪身避开,脸上都能感觉到玉明珠那凌厉的掌风拂过。

退开两步冷冷看着手掌落空的玉明珠,玉如颜眸光冰寒,语气冰冷道:“皇姐这个爱动手毛病还真是改不掉了。可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里是大梁,不再是你在大齐一手遮天的时候了。何况,以你的身份,我若是挨了你这一巴掌,你以为最后吃亏的会是谁?”

玉明珠被她气得快发狂了,忍不住恨声骂道:“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刚刚将三王妃让你,你转身竟敢这么对我,你这个贱人!”

“让?!”玉如颜一点也不觉得刺心,她冷冷道:“玉明珠,别人不了解你,可我了解。我可是与你斗了数十年,对你的了解胜过了解我自己。你所谓的‘让’,不过是你已与大皇子干下苟且之事,没了清白之身又有何资格再嫁给三殿下。你不过是怕自己交不了差迫不得已罢了。何必说得这么好听!”

玉明珠瞠目结舌,她早就知道玉如颜狡猾利害,但没想到这种事竟也是被她一眼看穿,顿时满面通红的呆在当场。

看了一晚上的热闹,见玉明珠败下阵来,木梓月适时的开口帮腔了。

“说起来,和硕公主都跟三殿下厮混一年多了,不是也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分么。想当年,和硕公主还从军妓营里打过滚的,如今,又有何资格来说长公主。”

看着面前的两人,玉如颜实在没有力气再与她们互掀老底了,她冷冷一笑道:“是啊,论起出身,明月郡主倒是身家清白,既然如此,就烦请明白郡主能将殿下的话听进心里,好好去寻门好夫婿过自己的日子。”

说罢,脚下再不做停留,跨上马车离开。

玉明珠犹不解恨的要追上去,被木梓月拦下,她低声劝道:“公主,与那贱人逞口舌之争没有任何意义,何况她生了一张利嘴,我们在她面前讨不到什么好处的。我们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真正置她于死地!”

听了木梓月的话,玉如颜才熄了心头的怒火,冷哼道:“此番我们布下天罗地网,不信她还有这么好的命可以再脱身!”

说罢,阴狠如毒蛇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玉如颜乘坐的马车,刻骨的恨意让人触目生寒!

马车里,玉如颜疲惫不堪的靠在软垫上,安哥给她倒了一杯水喝下,担心道:“公主,长公主竟然从落英庵逃到大梁来了,奴婢想,她此番逃出来,必定是找公主寻仇来了。公主,要不你立刻写封信回大齐告诉陛下,让他下令将长主主抓回去”

“晚了!”玉如颜靠在软枕上重重叹了一口气,愁眉道:“若是在她进宫之前发现她逃出来,我尚可让父皇再将她抓回去。但如今,她以玉女的身份出现在梁王与皇后面前,皇后不但要靠她的血解毒。而梁王也已同意她嫁入大皇子府,再加上,当初两国和亲的国书上本就写明,做为大梁庇护大齐的条件,玉女和亲嫁入大梁。”

“也就说,不论那一方面,如今玉明珠都已算是大梁人了,父皇也是奈何不得她的。再说,以父皇一向不喜欢麻烦挑事的性子,知道她嫁到大梁来了,估计也不会再计较她之前做下的错事。从此一了百了了。”

听了她的话,安哥真是犯愁了。

在大梁,单是一个木梓月就够玉如颜头痛了,如今还添上一个玉明珠,两人还狼狈为奸,这以后,公主还有平静的日子过吗?

想到这里,安哥也忍不住重重叹息了一声。

回到王府已是夜深,玉如颜喝下一碗药倒头睡下,虽然忙碌了一天已是疲惫至极,但心里想着玉明珠的突然出现。不禁烦忧千万。一边还等着穆凌之从宫里议事回来,可是一直到鸡鸣三遍,穆凌之也没见回来,而玉如颜终是抵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玉如颜本想还在睡着,却被外面的吵闹声给吵醒了。

头痛的从床上爬坐起身,这才发现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安哥与那些侍候的小丫头们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外面的吵闹声却是越来越大,还隐隐听到哭声,玉如颜不由蹙起眉头,披上外裳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院门口围拢着一群人,玉如颜走过去时,正听到安哥生气的道:“说是公主正在里面休息,昨晚好晚才回来。你们别在此处吵,有什么事等公主醒来再说。若是惊扰了公主歇息等殿下回来可饶不了你们。”

此言一出,众人似乎怕了,声音小了点,但人群还是没有散去,场地中间拉扯的人也不肯松开手。

玉如颜一边好笑安哥如今也知道狐假虎威,搬出穆凌之来唬人了。一边却是奇怪到底发生了何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她不由出声问道:“发生了何事这么喧哗?”

看到她出现。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而安哥却气恼极了,不管她怎么拦,还是让她们吵醒公主了!

人群散开,玉如颜算是看清中人群中拉扯在一起的人是哪几个了,不由脸色一沉----

只见人群分开处,四个拉扯在一起的女人却是侧妃安丽容,夫人安容,还有她的丫环元儿,而被绳索绑了手脚丢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却是安丽容的贴身丫头细帘。

双方人都在拉扯地上的细帘,看形容却是安岚与元儿绑了细帘来见玉如颜。却被安丽容拦下来了,双方都不相让,竟是当众在云松院前拉扯起来了。

见到玉如颜出来,纠缠成一团的四人倒是松开了手,只是经过这一番撕扯,主子奴婢身上都是一身的衣裳皱褶,妆容凌乱,见玉如颜冰冷的目光扫过,连忙一个个低下头整理着身上的妆容。

扫了眼四周围满的看热闹的下人,玉如颜心里恼恨她们竟是不知分寸,堂堂侧妃夫人竟是当着一府下人在面在这里出糗,再想到上回木梓月与穆凌之谈话的内容现在已是全城满天飞,深知王府大院内没有真正的秘密,这么多仆人,一人一句传出去,王府的事外人就全知道了。

玉如颜按下心中的怒火,一边让四人随安哥进入云松院,一边冷冷对四周看热闹的下人道:“王府之事,若是有人敢乱嚼舌头传到外人耳朵里,一经发现,绝不轻饶!”

众人的被她严厉的样子吓得连忙点头应下,围拢的人群须臾间已是四分五散,不敢再在云松院门口凑热闹。

回到院子里,拉扯的四人已安分的跪在了台阶前,玉如颜走过去,并不叫她们起身,而是让安哥搬来椅子,端正的在廊下坐下,眼光冷冷的扫着跪着的二对主仆,久久没有说话。

秋日的暖阳被几片乌云遮住,空气沉闷压抑,看形容竟是要下雨的样子。

台阶的四人一直沉默的跪着,没有一人开口告诉玉如颜争吵喧哗所为何事。玉如颜也不出声,就这样看着她们跪着。

最终还是被绑成粽子般子的细帘忍不住哭出了声。她一哭,安丽容的脸就白了,冷汗潸潸而下,但嘴唇却死死抿住,形容间竟是一片绝然坚定。

再看看安岚,她的形容竟是与安丽容一般无二,只是眼神狠辣。她身边的小丫头元儿却只是剩下害怕胆怯了,身子压得最低,头也不敢抬起来。

气氛一时间压抑得比空气还沉闷。

最终还是细帘抵不住痛哭着玉如颜道:“王妃救命啊”

其实就算她们不开口,玉如颜看着她们的形容也大抵猜出了几分。如今听到细帘的话,不再与她们绕圈子,冷冷道:“说吧!”

细帘挣扎着在地上跪正身子,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道:“王妃,昨天侧妃娘娘进宫后,安夫人就带人到芙蓉院将奴婢抓到秋葵院,将奴婢捆起来拷打,逼着奴婢承认她肚子的孩子是侧妃娘娘害死的娘娘,这无须的事奴婢怎么能乱说娘娘,奴婢是冤枉的,我家主子也是冤枉的,还请娘娘明察!”

细帘的话一说话,安岚的脸就白了,她还来不及出声,安丽容已咬牙冷冷道:“敢问王妃一句,这污蔑之罪与在府里滥用私刑之罪要怎么算?”

玉如颜眸光冷冷的看着向安岚,淡然开口:“安夫人可有什么要解释的?”

相比安丽容的冷静直接,安岚反而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只是牙齿死死咬着,当面玉如颜的面,竟是将牙齿咬得‘咯吱’响。

玉如颜知道她心里有冤情。估计也是一时找不出证据指证安丽容,所以心里又气又恨!

但以她对安岚的了解,她的隐忍功夫却是整个王府女眷里最好的,之前当着穆凌之的面她都没有表现对安丽容强烈的恨意,为什么在这短短的日子里,她突然变得没有耐性了,竟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来!

见安岚并没有开口回她话,玉如颜又道:“殿下过会就要从宫里回来,若是换殿下来处置今日之事,估计也不会像我有这般的耐心了。依殿下的性子,别说你们俩今天谁有理没理。单单以你们如今的身份,竟在府里当着下人的面,拉拉扯扯,做出这种丢脸的事,别的什么都别说,怎么也得一人先来一套家法伺候吧。”

闻言,安丽容与两位丫头都全身抖了抖,只有安岚一直一脸死灰的呆呆跪着,眼神空洞无光,怔怔的抬头看了一眼玉如颜,待看清她眼里的示意后,她心里一震,知道她是在鼓励自己说出来,但就如玉如颜所料想的那样,她没有证据----

这一次安丽容竟是做得滴水不漏,好不容易查出一点线索,可

安岚深深朝玉如颜叩了一个头,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绝望与悲痛,道:“承蒙娘娘厚爱,让妾身可以自己去查我孩儿的冤案妾身不负重托好不容易查到,当时。在我摔倒动了胎气后,当时替我接生的产婆万氏私下竟与御史家有来往,也是因为我摔倒得突然,让我来不及让身边的人去请我熟悉的产婆,才让人钻了空子不,不是钻空子,是从我摔倒到万氏都是一早就预谋好的”

听到安岚提到万氏与御史家,玉如颜的眸光已是转向了安丽容,可她的眸光平静,形容也是一丝慌乱都没有,不由让玉如颜很是吃惊。

安丽容的眸光亮着闪闪的寒光。冷冷的看着安岚,冷嗤道:“原来竟是因为帮你接生的万氏与我娘家有关系,就让你污蔑我吗?真是无知到可笑。”

“那万氏是东都中出了名的接生婆,凡是东都大户人家媳妇婆娘生产多数都是找她,东都有多少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不是她从娘胎里抱出来的?你可以去街上问问,东都贵门大户里十户可有九户是她相熟的?我娘家的婶婶与嫂嫂都是请她接的生,就连我当年出娘胎时都是请的万氏,所以,我娘家与她关系相熟有什么不应该的吗?”

安丽容越说,安岚的脸色越苍白,嘴唇抿得更紧----

安丽容说的这些。安岚如何不明白。所以,她才会这么无助痛苦,明明知道是个阴谋,明明知道仇人就在眼前,却一点办法也奈何不了她!

两人说话间,玉如颜一直专心致至的喝着刚刚安哥给她端上来了小米粥,似乎对两人的说话很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看着安岚越来越难看的难色,安丽容心里得意,面上却愠怒道:“当初也是见你事态紧急,而你预先约好的产婆在别家接生不得空,府里才会让人去请了万氏来。因为之前没有与她约好,还花了多一倍的诊金才将她请了来。若不是当初请了万氏来,以你当时的凶险,别说你的孩子,只怕连你如今也是坟头长草了。如今好话没听到你谢一句,倒是怀疑起人来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万氏是你替安夫人请进来的?”安丽容说得正得意时,玉如颜冷不妨的一句话突兀的打断了她的话头。

安丽容神情一怔,片刻没回过神来。

确切的说,玉如颜问得突然,让她一时没想好要如何回答?

她神情间的犹豫没有逃过玉如颜的眼睛。她心里一片了然,不等她回答,已是转头对明显一脸愤恨不甘的安岚道:“说说看,那个接生的万氏在生产时是如何害你的?”

此言一出,不光安丽容惊呆了,就连安岚都呆住了。

之前安岚只是说因自己摔倒万氏帮自己接生,让人钻了空子,并没有直接说明是万氏害的她,如今玉如颜却是直接问她,万氏是如何害她的,岂不是让两人都惊住了!

安丽容忍不住脸上生出惧色。神情气愤道:“娘娘,无凭无据,怎么能说万氏害了”

‘砰----’

好巧不巧,玉如颜好似恰好喝了完碗里的粥,玉质小碗重重往一边的廊石上一放,发出清脆又响亮的声音,将正说着话的安丽容吓得心跳都慢了半分,余下的话自然是不敢再往下说了。

聪明如安岚见玉如颜如此作态,心里一片了然,痛心疾首道:“娘娘真是料事如神,妾身的孩子确实是被那个万氏害了,或者说,是被派万氏来的人害了。”

说罢,一双眼睛通红的狠狠看着一旁的安丽容,滔天的怒火恨不得立刻杀了她为自己的女儿报仇。

“接着说!”玉如颜吩咐道。

“我因生产期提前,孩子在肚子里两天两夜也没出来,我也没了力气,到了第三天,我已没了一丝力气,这时,我听到那个万氏说,让人取人参来给我度气。让我好有气力将孩子生下来”

人参度气之法玉如颜倒是在齐国时在吴昭仪生产时也见过,所以了然的点了点头,示意安岚继续说下去。

“刚巧,之前皇后娘娘因我怀了身孕赏了我一支上好的人参。元儿当场拿了出来,万氏将它切成薄片让我含在舌根下,可是”

越说到后面安岚已是一面的悲愤痛恨,双手死死攥紧,青筋暴起来----

“我含了万氏给的‘人参片’后,不但没见长精神,气力更是丝丝抽离当时我不疑有它,只是怀疑是自己身材吃不消了。可是,当我的孩子因生产时间太长,活活憋死在会子里后,我心里不禁生出了怀疑,于是将之前含过的‘人参’渣翻找了出来,拿给伍大夫去看,却告诉我告诉我那根本不是什么人参片,而是与人参功效相反的具有散气功效的萝卜片!”

闻言,玉如颜却是怔住了!

好巧的计谋,好毒的计谋!

一个是度气,让安岚增加气力助其生产,一个却是散气,将累了两天两夜的她最后一丝力气也散了,让她没有力气使劲,孩子在肚子里的时间过长,羊水流尽,孩子活活憋死!

说完这些,安岚已是泣不成声,伤心绝望到不能自己。

玉如颜眸光冰凉的冷冷看着一脸平静的安丽容----到了此时,她还能如此平静实在出乎她的预料!

难道万氏所做的一切真的不关安丽容的事么?

心中这个念头刚闪过就已被玉如颜自行否定了。

不会,一定是她,因为,这府里,除了安丽容,没有第二人可以害到安岚,也没有第二人对安岚有如此大的仇恨。

所以,万氏一定是受到安丽容的指使!

但既然已找出了线索,并锁定了目标万氏,为何安岚还会如此急躁的要抓了细帘逼她招供呢?

看着安岚一脸的绝望悲愤,再看看安丽容一脸的淡然平静,玉如颜突然想到了什么,心里一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