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五十五章 让给妹妹

玉明颜当众露出真容并毫不介意的自报家门,着实让在场的众人都惊住了!

众人不单惊诧她长公主与玉女的双重身份,更惊诧那张与三王妃相似的脸,包括梁王与谢皇后在内,众人的目光不由都在她与玉如颜之间徘徊,越看越比较发现越是相像。【风云阅读网.】

也是,两人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长得相像些也是寻常!

所以,几乎不用怀疑,大家都相信了她就是齐国的长公主!

关于玉明珠被齐王关禁在落英庵的事,只是齐国皇室内部的秘事,外人并不知情,何况还是千里之外的大梁,所以,玉明珠并不担心自己在齐国的丑事被人发现。

何况,经过玉女一事,再加上与大皇子的关系,她相信如今就算她父皇想抓她回去问罪也是不可能的人,她入了大皇子府就是大梁的人了,齐王也对她无可奈何。

玉如颜定定的看着殿中央神情自若的玉明珠,一股寒意从脚底漫过头底,心里涌上无数的疑问----

她是如何逃出落英庵的?她又是如何与木梓月相识的?她真的是传说中血液可以解百毒的玉女?

一个个疑问涌过心头,玉如颜心里乱如麻,看着并肩站在殿中央的玉明珠与木梓月。她蓦然觉得,两人所做一切都是冲自己来的,因为不管是玉明珠还是木梓月,她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这个敌人恰好就是自己!

全身无由来的打了个寒颤,她紧紧握住面前的杯子,心里一片寒颤,总感觉有无数可怕的阴谋背着自己在进行着

而穆凌之在看到玉明珠的那一刻也是大吃一惊,深邃的眸光里闪过寒芒,心里同样涌过不安----

她明明与玉如颜是生死仇敌,明明知道玉如颜就在大梁,却还敢来,并与木梓月相熟,所以,不用细想也知道,这两个同样仇恨玉如颜的歹毒女人已是联手成为同盟,对付玉如颜的同盟!

然而,其他人却丝毫不为玉明珠的出现感觉到奇怪或是不喜,反而因为她神秘的玉女身份感觉到珍奇诧异!

特别是谢皇后!

谢皇后经受了多年的毒发之苦,这些年来一直希望找到解药解了自己身上的巨毒了,免了每月毒发之苦。而且如今小刀如她所愿当上了太子,而她也终于封后,看似万事吉祥如愿,如今惟独剩下她身上月月年年的毒发之苦奈何不了。

所以,如今见到木梓月带来能解她身上之毒的玉女,谢皇后心里欢喜不已,连忙吩咐宫人在自己的下手位安排席位,让逸清师太与玉明珠入座。

好巧不巧,席面正好安排在了玉如颜的上首相邻处。

玉明珠走过来时,在玉如颜面前停下,目光温和的看着她,语气亲切却带着丝丝落寞道:“有些日子没见妹妹了?怎么,妹妹看上去神情似乎不太高兴,可是因为不想见到姐姐我?”

不等玉如颜出声,她已面露哀色道:“难道妹妹竟是不希望我来这里么?”

表面上她对玉如颜一副亲切的样子,然而广袖下。一双手已紧握成拳----

想到母妃之死,想起自己在庵堂里受的那些非人之苦,想到自己因为她失去的一切尊荣,玉明珠心里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才解心头之恨!

玉如颜那里会不知道她的虚情假意,虽然心里嫌恶她的恶心虚伪,可当着梁王皇后的面也不能当众冷待她,只得站起身屈膝向她行礼道:“皇姐说笑了,我不过是两日身体感染风寒,有些不适,再加上皇姐出现得实在突然,让妹妹太过意外罢!”

听到她说不舒服,玉明珠一副关切的样子。上前两步拉起她的手关切的问长问短,她虚伪的嘴脸和违心的姐妹情深让玉如颜如蛆虫附体,无比的恶心难受,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她死死握着,竟是一时抽不出来。

玉明珠面上笑吟吟,眸光里却恨意凛然的狠狠盯着玉如颜,玉如颜看清了她眼神里的恨意,心里一片了然。

她明白,玉明珠此番来大梁就是来找自己寻仇来的,而关于她玉女的身份

玉如颜任由玉明珠亲热的拉着自己,浅浅笑道:“没想到木小姐说的玉女竟然是皇姐,之前在皇宫。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呢----连父皇都不知道。皇姐又是如何发现自己的血可以解毒的?”

她的这番话倒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穆凌之也冷冷出声道:“之前本宫在齐国亲自问过齐王,齐王说玉女只是一个传说,并不真实存在,如今长公主突然冒出来说自己是玉女,可有凭据?”

闻言,大家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了玉明珠的身上,连谢皇后也忍不住质疑道:“凌儿说得有理,月儿,你可弄清楚了。”

面对众人的质疑,木梓月还来不及开口,一直没有出声的逸清师太已淡然道:“贫尼已亲自验证过,长公主就是血液可解百毒的玉女。”

她声音淡然,但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而木梓月也是盈盈开口道:“要想验证公主是否是玉女其实很简单。不如让家师验证给大家看吧,了了大家里的疑惑。”

逸清师太点头应下,对谢皇后道:“还请皇后让宫人给贫尼准备一只活物。”

谢皇后实在很想知道,面前的玉女是不是真的可以解毒,所以一听她们的话,立刻吩咐秦姑姑下去准备,秦姑姑点头应下转身出了大殿。

从穆凌之要求验证玉明珠玉女身份开始,玉如颜一直紧紧的盯着玉明珠,如水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神情----

不知为何,她心里的直觉,总是不相信玉明珠会是玉女。

可是让她惊诧的是,从头到尾,玉明珠的脸上竟是一丝慌乱的神情都没有,坦然淡定的很,对于马上的验证没有一点害怕胆怯。

不一会儿秦姑姑就领着宫女从御膳房抓来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逸清师太先任由大公鸡昂首阔步的在殿中央神气凛然的走着,从身上的尼姑袍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瓶,倒出一点红色的粉末在碗里,呈给谢皇后道:“这碗里是见血封喉的巨毒----鹤顶红,娘娘请过目。”

鹤顶红是天下闻名的巨毒,宫里常用它来处死犯事的宫妃们,谢皇后当贵妃主持后宫数十年,对它并不陌生,所以,只是一眼已是嫌恶的命人将它拿开,这样喜庆的日子里,看到这样的毒物实在让人莫名的胆寒。

装着鹤顶红的碗回到逸清师太的手中,她一边往里加入清水一边道:“贫尼要给这畜生喂下鹤顶红,等它毒发时再用玉女的血救它,到时----这畜生是死是活,一切就分明了!”

木梓月为表郑重,特意取下头上的银簪放进碗里,那白得发亮的银簪堪堪放到水里,簪头瞬间变成乌黑。一时间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玉如颜全身冰冷的看着这一切,身体没由来的感觉到阵阵寒意,眼睛死死的盯着场中的一切。

只见逸清师太抓住大公鸡,端起碗里的毒药倒进它的嘴里,倒完后顺手将公鸡放在了地上。

众人的眼睛都怔怔的盯着殿中央的公鸡看着,眼珠都不转动一下。

只见那只威风凛凛的大公鸡昂首阔步的走了两步,下一秒却是哄然倒地,嘴里流出乌血。

就在此时,逸清师太已迅速的从道袍里拿出一柄锋利的小刀,玉明珠将手伸过去,逸清师太手起刀落,动作迅捷的割破她的手指。将血滴进公鸡的嘴里,垂死挣扎的公鸡在咽下玉明珠的鲜血后,趴在地上片刻没有动。

就在大家质疑那公鸡是否已死时,逸清师太上前提起那公鸡平放到地上,接下来让大家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已奄奄一息的大公鸡竟然又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了起来,虽然精神头不似从前,但看那样子,竟是又活了过来。

见此,殿内一片哗然震惊,谢皇后更是惊喜的从首位上下来,不可思议的拉过玉明珠的手惊叹道:“真是真是太震惊了,公主身上的血竟是连鹤顶红之毒都能解。太让本宫震惊了!”

皇后此话一出,众人看向玉明珠的目光瞬间仿佛在看无价的珍宝般,一个个珍奇不已!

玉如颜怔怔的看着那只活过来的公鸡,也是震惊到无以得加,可是,一切都是她亲眼甩见,到了此时,已不得她再怀疑了。

想到困扰自己数年的毒症有希望治愈,谢皇后欢喜的眼泪差点都出来了,但想到今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子,不能落泪,不由咬牙抑住欢喜的眼泪,声音却忍不住哽咽激动的向梁王道:“陛下,臣妾的毒症终于有救了臣妾再也不用受那撕皮拆肉蚀心之苦了”

这些年,每每看到谢皇后毒发时的痛苦模样,梁王都深感内疚,这份苦是皇后替他受的,如今皇后身上的毒可以解了,梁王心里少了一份内疚负担,也高兴不已。

梁王大手一挥,迫不及待的对玉明珠以及逸清师太道:“既然玉女可解皇后身上之毒,还请师太与玉女即刻为皇后解毒吧!”

闻言,众人皆是高兴的向梁王与谢皇后道贺,而穆凌之与小刀虽然心里一直不喜欢玉明珠。但如今她的血确实可以帮到自己的母后去除毒根,却也是兴奋不已。

谢皇后一脸希翼的看向玉明珠和逸清师太,玉明珠神情微微一滞,而逸清师太已抢在她面前开口了。

“皇后有所不知,这玉女解毒却得在皇后娘娘毒发之时才能起到效果。而且,娘娘贵为一国之母,岂能食人生血?此举虽然是娘娘为治毒不得已为之,但是被有心人传到世间,只怕会引起世人的诟病,所以,贫尼有个两全其美的主意,还请娘娘采纳!”

听逸清师太一说。谢皇后确实犹豫了,喝人生血对她来说,本就有些难为胆怯,若是传到外人口中,也确实会对她的声名有影响。

思及此,她道:“师太有何主意不妨直说!”

逸清师太缓缓一笑,道:“听我家徒儿说,娘娘毒发的日期都是月中。如此算来,离娘娘下次毒发还有半个月。在这半月里,贫尼会取了玉女身上的血,炼成药丸给娘娘服下。如此一此,既可替娘娘解毒,还可以免去娘娘的烦扰,娘娘意欲如何?”

听说可以炼血成丸,谢皇后欢喜不已,连忙答应下来,更是对逸清师太赞颂不已。

梁王心情也大好,大手一挥,封了木梓月为明月郡主,而在封赏逸清师太时却被她婉拒了,只说修道之人,对身外之物名利并不在乎。

轮到封赏玉女玉明珠时,梁王不由迟疑为难了----

玉明珠是齐王的公主,给她封号不合适,但若是只是赏她一些金银宝物也显不出对她的重视。

见梁王面露难色,木梓月心里得意一笑,眼睛里划过狠厉,眸光不露声色的朝大臣群里一扫。

下一刻,礼部侍郎站起身朗声道:“陛下,微臣记得,当初咱们大梁与齐国签定和亲的国书时,上面明确写的是三殿下娶齐国的玉女为王妃,所以,微臣觉得”

礼部侍郎说完这句,后面吞吞吐吐好似不好再开口的样子,眸光小心的在穆凌之。玉如颜还有玉明珠之间流转,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

然而,侍郎话里的意思众人却是明白过来,那就是按照国书约定,如今三殿下要娶的人不是大齐的五公主玉如颜,而是长公主玉明珠!

从得知玉明珠是玉女的那一刻时,玉如颜就已想到此事。如今听到礼部侍郎提出,她全身一颤,虽然心里已有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慌乱难堪起来,眸光不由的看向对面的穆凌之。

看着她眼里的慌乱难堪,穆凌之站起身。来到殿中央,沉声对梁王道:“父皇,儿臣与五公主已是夫妻之实,并且,儿臣在大齐时,也是以五公主之婿的身份出行,如果现在再行变动,岂不让天下人笑话?所以,此事----恕儿臣不能从命!”

他的拒绝早已在木梓月的意料之中,看着他为了玉如颜拒绝一个又一个女人,她心中埋藏的妒火又熊熊燃起。

其实,玉明珠早已是大皇子穆云之的人了,与穆凌之已无可能,木梓月这样做,就是看不得他们好,就是要在他们心中添上伤痕。

玉明珠也是心知肚明,但如木梓月一样,她不但要让他们心里不好过,还要借此事好好回报羞辱一番玉如颜与穆凌之,所以一声不吭的等着梁王与皇后要怎么回复她?

谢皇后本就对玉如颜印象不好,嫌弃她母妃的宫女出身,还嫌弃她跟在穆凌之身边这么久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更是不喜欢穆凌之将她看得太重。

在皇室,皇子用情太专并不是好事,不利于后宫不说,对皇嗣也是不利,所以,谢贵妃

却是想就着此机会,将玉如颜给换了。

她看了眼与玉如颜容貌相近的玉明珠,开口道:“既然国书上当初已写明,那岂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凌之后宅并就不充盈,长公主本就是五公主的长姐,姐姐为正妃,妹妹为侧妃也是寻常!”

闻言,玉如颜全身如坠冰窟,哑口无言的呆坐着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她身上有寒热症并就没有好痊,脑子时不时的晕眩着,如今被玉明珠的突然袭击,更是让她方寸大乱,心里一点主意都没有了。

因为她也清楚,当初两国和亲的国书上,并没有说明和亲的是哪位公主,只是写明玉女和亲嫁与三皇子为正妃。

穆凌之同样滞住了,他心里又气又恨,心里有无数拒绝的理同,却一时不知从何处反驳起,一时间竟怔住了。

小刀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本想开口为自己的哥哥说话,但一想到木梓月之前对她说的话,再联想到今日之事,心里却是越发的觉得,原来,要嫁给哥哥人的竟是木梓月,既然如此,那玉如颜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做他的皇后了。

如此一想,小刀的眸光里竟是亮起了兴奋的亮光,心思竟不知不觉与木梓月她们想到了一声,都是盼着穆凌之与玉如颜不能大婚,不能厮守一起。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寂静下来,人人都在看这场错点鸳鸯要如何收场?

梁王不由头痛的拧紧了眉头,正要依皇后之言开口,没想到一直没吭声的玉明珠却徐徐开口了。

她一直冷眼旁观看着这场闹剧,心里寒意凛然,想起之前在大齐,穆凌之当众对她的拒绝羞辱,心里一阵阵的痛快,于是不急不缓的开口了。

她恭敬的向梁王与皇后行礼道:“陛下,娘娘,虽然国书上写明嫁与三殿下的人是玉女,而且,三殿下这些年的英明也是如雷贯耳,但----”

她一双妙目情意绵绵的看向大皇子穆云之,语气微凉:“请恕本公主直言,虽然三殿下在世人眼里英勇不凡,但在本公主的眼里,大皇子穆云之才是天下最英勇出众的男儿,也是本公主最心仪的夫婿良人,所以,本公主宁肯当大殿下的侧妃也不愿入主三王府为正妃,三王妃之位----让给妹妹吧!”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片哄然!

她此话看似是对大殿下穆云之的一网情深,却是在当众贬底穆凌之抬高穆云之,而最后一句‘让给妹妹吧!’更是将玉如颜羞辱到了极致!

终于报了心里一口恶气,不光玉明珠心里畅快,木梓月与穆云之心里也是痛快。

一时间,众人都一脸看笑话的形容看着玉如颜与穆凌之,就连皇后娘娘脸上的神情都有几分讪然,不管怎么说,穆凌之都是她的儿子,被玉明珠当众如此嫌弃,实在脸上无光。

但玉明珠的话里又挑不出错来,她就算心里不快,也不好说什么。

大皇子穆云之这些年来一直被穆凌之压着,有穆凌之出现的地方,所有光环都会集中他的身上。自己总是默默被遗忘的那个,玉明珠今日这般当众抬高他,不单为他出了口恶气,更是让他难得扬眉吐气了一番,于是心里更是喜欢这个聪明伶俐的女子,或不是府里早有王妃,他必定纳玉明珠为正妃!

见此,穆云之恭敬上前跪在梁王与谢皇后面前,朗声道:“父皇母后,儿臣本想等赈灾之事顺利完结再禀告此事,但既然公主已主动提出来,儿臣就趁着今日大好的日子。向父皇母后求一个恩典----准许公主与儿臣完婚。”

事到如今,梁王那里有不同意的道理,于是一口答应下来,由礼部选一个好日子,让他们完婚。

看着两人双双跪下谢恩,殿内众人都为这样的安排感到皆大欢喜,只有玉如颜心里明白,她好不容易远嫁大梁离开大齐,还是与玉明珠再次纠缠在了一起,从姐妹变成了妯娌不说,以后大家一说起她的王妃由来,都会笑话是玉明珠让给她的。

浑浑噩噩的走出大殿,玉如颜独自走到回府的路上。刚刚灾区八百里加紧送来急件,宫宴一散,穆凌之与一众大臣就随梁王去了勤政殿灾情,留下她一人回去。

穆凌之知道她今天心里必定是难过的,很想陪在她身边疏解开导她。可是国事当头,他又哪里抽得开身?

在殿门口分手时,玉如颜看着他眼神里的担忧,知道他心里在担心自己,不由苦涩笑道:“殿下不要担心我,好好决议国事吧,早点回来休息!”

看着她单薄坚强的样子,穆凌之心里涌过心酸,可时间匆忙,殿前人多嘴杂,他也不能对她多说什么,跟着梁王匆忙离开了。

玉如颜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朝宫外走着,堪堪走到宫门口,后面传来一句:“妹妹且慢!”

不用想也知道是玉明珠在唤她,玉如颜本不想理会,但宫门口还有其他命妇在,她只得极不情愿的停步留下,回头看去,却是玉明珠与木梓月手拉手并肩走了过来。

看着两人手拉手亲如姐妹的样子,玉如颜心里止不住的冷笑,还真是品性相同,臭味相投啊。

她浅浅一笑缓缓道:“皇姐唤我何事?”

今日当众羞辱了玉如颜,玉明珠心情大好,冷然道:“咱们姐妹有日子没见了,怎么妹妹见了我一点欢喜的样子都没有,也不关心我住在哪里,可有地方安身?”

木梓月见玉如颜回头,故意回避道:“两位公主久别重逢,想必有许多贴己的话要说,臣女就不在此叨扰了”

她正要退下,却被玉明珠一把拉住,眼神轻轻睥了一眼脸色淡然的玉如颜,一字一句道:“你虽然不是我的亲妹妹却比亲妹妹贴心懂事得多,在我心里,早已将你当成亲妹妹般,所以,你不需要回避,我与你之间,没有秘密的。”

两人一唱一和的讽刺着玉如颜,她静静的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做戏,眸光闪过凉意,冷笑道:“是啊,皇姐与木小姐年纪相仿,两人行事做风也是相同,志趣相投,结为姐妹实属应该,我这个妹妹反而成了外人。”

玉如颜又道:“皇姐责备妹妹不关心你,实在是冤枉。妹妹一直以为姐姐还在落英庵里吃斋念佛修养心性,万万没料到姐姐会不听父皇的话私自跑来大梁,还私自与大殿下私定了终身,更是与木小姐结成姐妹,所以,妹妹想操心只怕也操心不上了,有大皇子与木小姐为你安排,我也放心,你肯定也更舒服如意!”

一句‘私定终身’让玉明珠得意的脸色瞬间变白了,她是皇室公主,却没经过父皇的同意私下与大皇子定下了终身,传出去岂不让人诟病她不检点庄重?

看着宫门前人来人往的人流,玉如颜实在心身疲惫,不想再与她们周旋,于是道:“

若是皇姐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回府了,告辞!”

玉如颜不想与她们纠缠,可另外两人却又如何肯轻易放过她呢。

玉明珠眸子里寒光闪过,一闪身就挡在了她面前,将她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