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五十三章 母仪天下

然而,在穆凌之下定决心去木府找木梓月做个了结时,不诚想,木梓月却已是主动登门造访。【风云阅读网.】

与她同来的,还有小刀。

看着他们两人同时进来,穆凌之有微微的意外。

其实小刀倒并不是与木梓月约好的,两人不过碰巧在府门口遇到了。

听小茹说玉如颜从瑶华宫受伤后,小刀第一时间就跑回瑶华宫去找谢贵妃质问,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心里火大,心里实在担心玉如颜,也是片刻也没休息,就出宫来三王府上了。

堪堪到府门口,就见木梓月正从马车上下车,也往王府走。

想到从母妃那里听到的事,小刀对木梓月一肚子的怒火,上前两步拦在她面前冷眼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木梓月一见是他,心里冷冷一笑,但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原来是太子殿下,我不过是听说王妃病了,过来探望探望!”

说罢,一双盈盈杏目轻轻在小刀脸上一转,嫣然笑道:“看太子殿下这般着急担心的样子,也是过来探望王妃的吧。”

小刀小时候同她的情谊倒是不错,但如今再看到她却喜欢不起来,不由冷冷道:“你教唆母妃伤了姐姐,逼着姐姐同意你嫁给皇兄,如今还有脸过来?你走吧。我姐姐必定不想见到你,你去了,只会让她心里难过,加重了病情!”

说完,小刀就将她往外赶。

看着小刀如穆凌之一样,对她同样冷漠的态度,木梓月眸光里闪过恨色,心里恨到无以得加----

想当初,她,穆翼之,穆凌之,穆晨之四人从小在一起长大,三个男孩就她一个女孩,个个都将她当宝贝一样宠着,而小刀更是‘姐姐’前‘姐姐’后的围着她转着,与她亲密得很,如今,他却口口声声的维护着另一个‘姐姐’,将她排斥在外,还冷眼相待。

而且,不光如此,兄弟三个竟同时喜欢上那个贱人,一个个为了那贱人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心里眼里会是她。而自己,与他们多年的情谊,却转眼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如今一个个更是将她当洪水猛兽般的防备着、嫌恶着。

想到这里,木梓月心里对玉如颜的恨意更是排山倒海般不可抑止,银牙都要咬碎了!

杏眼里氤氲上一层水雾,木梓月双眼通红的看着要赶自己走的小刀,伤心道:“晨之,玉公主是你的姐姐,难道我就不是了吗?从小到大,我教你写字习字,和你一起玩耍。虽然不像玉公主那般,对你有救命之恩,但我却是在心里一直将你当亲弟弟般看待的了,你出事的那些年里,我心里何尝不伤心难过,不知为你哭过多少,可如今你们凌之嫌恶我,连你也讨厌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们要如此对我!”

话一说完,木梓月眼眶里的泪水终是没忍住流了下来,而她的质问也是将小刀给问住了。

怔愣片刻,小刀沉声道:“你千不该万不该总是陷害伤害我姐姐,昨日也是如此,若不是因为你,母妃何至于会那般对她,还有,你明明知道姐姐与皇兄感情深厚,你这样强势介如他们之前的感情本就不应该”

越说到后面小刀的声音越加低沉,头也不觉间无力的垂下----

在训斥木梓月时,他仿佛就在说自己,他对玉如颜不愿放手的感情,不正是另一个木梓月吗?

眸光里精光一闪,小刀脸上神情间的变化没有逃过木梓月的眼睛,她心里明镜似的明白过来,心里鄙夷着小刀,面上却动情又无奈的说道:“道理人人都懂,但感情的事谁又说得清楚,之前你不是也亲眼看到过你哥哥对我的情谊,可自从玉公主出现后,这一切全都乱了。”

木梓月一边伤感的喟叹,一边悄悄观察着小刀的神情,又幽幽道:“之前东都的人都说我与凌之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现在呢。我并没有要抢你姐姐的王妃之位,我不过是爱着凌之,只想成为他的侧妃,想与他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这也有错吗?”

“人生苦短,难道太子殿下就不想与自己最心爱的人长长久久的生活在一起吗?难道你愿意看着自己所爱之人天天与别人厮守,同床共衾,恩爱成双吗?殿下都不觉得难过心痛?”

小刀的心里一直有两个自己,一个是痴爱着玉如颜的,想不顾一切将她据为己有的小刀,一个是顾忌着伦理亲情,一直在拼命压抑着对玉如颜感情的小刀。

两个不同的自己日日夜夜的折磨着他,如今被木梓月的话一激,他阴暗的那一面顿时冲破道德的约束,恍然觉得,原来这世上并不是只有他对感情这般执着,其他人也同他一样。遇到喜欢的人就要拼命的去争取,人人都有资格去追求自己心中所爱,他也有资格去争取到玉如颜。

木梓月的话一句句的扎进了小刀的心里,攻破了他心里的防线,他陷入迷茫痛苦中,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了?

他神情间的痛苦抉择被木梓月悉数看在眼里,她突然长长叹息道:“其实我那里能跟玉公主比,她的命数太好,命格里批定她是天生要做凤后之人,将来要母仪天下,岂是我能相比的。”

小刀闻言会身一震,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木梓月,急切道:“你说什么?姐姐是凤后的命数!你听何人所说,可有根据?”

见小刀上钩,木梓月缓缓一笑道:“太子殿下有所不知,我在茶花镇拜的师傅正是大齐闻名的逸云道长的师姐,逸云道长虽然说喜欢坑蒙拐骗,但他的面相之术却是真的,而且面相看得很准”

“师傅说,十几年前,她曾去过大齐一次,有幸随逸云道长见过玉公主一面,当时师傅与逸云道长不约而同的断定,玉公主就是天生的凤后之相,将来是要做皇后母仪天下的。”

“后来,这个消息传到大齐的莲贵妃耳朵里,为了怕玉公主挡长公主玉明珠的运势与前程,莲贵妃才会一直对玉公主憎恨谋害,这些,你应该比我清楚。”

木梓月的话将小刀彻底的怔住了,他不敢置信睁大眼睛,脑子里一直回旋着‘凤后之命,母仪天下’八个字

木梓月所说的这些虽然主要的目的是要扰乱小刀的心智,让他以为自己才是与玉如颜是天生的一对,但关于玉如颜的命数之说,木梓月却没有说谎。

这些,她不单从她的师傅嘴里听说过,后来更是得到了玉明珠的证实。

莲妃一直瞒着玉明珠不肯告诉她玉如颜的命数,就是怕玉明珠知道后从心里畏惧了她,在她面前矮了气势,还有一点,当初逸云道长还告诉她,玉明珠与玉如颜容貌相近,若不是有玉如颜的出现。母仪天下之人就是玉明珠,但是因为玉如颜的降生,却是在命格里克住了玉明珠。

莲妃从知道那一刻起,就将玉如颜恨上了----

她不甘心自己女儿就这样被她夺了好命,她要改变玉如颜的命格。

她联合逸云道长给玉如颜冠上不祥人的称号,再唆使齐王将她弄死。

可野外蛇窟的毒蛇也没能要了玉如颜的命,还在八岁那年被太后重新带回宫。

莲妃后来也明里暗里不知道对她使过多少诡计,但玉如颜格外的命大,总是奈何不了她。

其实,莲妃不知道的,这些年,她之所以没能除掉玉如颜,除了她本身的聪慧机智外,宫里还有一个人在默默的保她的命。那就是太后!

后来听到玉如颜和亲失败,莲妃很是高兴,以为她死在了大梁,但是没想到她又重回大齐了。并且,重归的她与之前大不相同,气势凌厉,手段狠辣,不光自己死在她手里,就连连霍家的命运都葬送了

直到到死那一刻,莲妃才恍悟过来,命数之所以是命数,就是老天注定的,岂是她一介凡人可以擅自改变得了的。

临死前,她终是将玉如颜的命数之说告诉了玉明珠。叮嘱她不要再与玉如颜为敌,保命为上,可玉明颜终不肯甘心独留在孤苦的庵堂里度日,想着自己知道了玉如颜玉女的秘密,在心里制定了对她的计划,竟是千里迢迢跑到大梁联合木梓月对付玉如颜

小刀跟随玉如颜在齐国皇宫呆过好几年,之前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莲贵妃母女要那么针对陷害玉如颜,如今听木梓月一说,才明白竟是因为这个。

但,若玉如颜的面相真的是凤后之相,那么,她要嫁的人就会是帝王,而自己正是太子,未来的帝王

小刀的一颗心浮浮沉沉,木梓月毫不忌讳的将这件事告诉给他听,就是要在他心里留下一颗种子,一棵牵动小刀的心,坚定他与玉如颜在一起决心的蠢蠢欲动的种子。

他怔怔的站着,心里莫名的就涌起了欢喜,如果姐姐真的是凤后之相,那么,他是太子,也就是未来的天子,姐姐是要与他在一起的

小刀本来对玉如颜的心思已是难以克制,但他想到她已自己的兄长在一起,一直在苦苦压抑着,如今被木梓月轻轻巧巧的点拨撩动,让他彻底放下了心里的顾忌----

原来。姐姐注定是要与他站在一起,成为他的皇后,母仪天下,受万民敬仰的!

想着想着,小刀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着了迷般的欢喜笑容,木梓月看在眼里,不觉满意的笑了。

小刀不再阻止她,两人一起进府了。

穆凌之看着他们俩一起进来,不禁有些诧异,小刀尚且是因为担心玉如颜才来的,可木梓月,她来做什么?

但转念一想,自己正好要去找她说个清楚明白,她自己主动上门来正好。

穆凌之让铜钱领着两人去花厅,可小刀已是径直去到云松院看玉如颜,木梓月也一路跟在他身后一起去了。

小刀进屋看玉如颜,木梓月却在门口被穆凌之拦下了。

院子里,穆凌之直接开门见山对她道:“瑶华宫里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今天在这里郑重的回复你,此生,我穆凌之绝对不会娶你木梓月,绝对!”

绝决的话语像把钢刀狠狠插进木梓月滚烫的心膛里,她怔怔的看着他,嘴唇艰难的翕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所以,以后你不要再做这些可笑的事情来伤害颜颜,你伤害她一分,我就讨厌你十分。”

“还有。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愿娶你不是因为颜颜,而是因为你自己,你早已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木梓月,你自己心里最终追求的是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你无需以爱的名义绑架我,我不需要你的爱。”

“看在儿时的友情上,我没有与你计较之前你对颜颜造成的伤害。但以后若你是再对她不利,我绝对不留情面!希望你好自为之!”

“你走吧,我的三王府以后都不欢迎你!”

说这些话时,穆凌之并没有避嫌,就站在云松院子当中,婢女下人来来往往,却是个个都听得清清楚楚,于是乎,人人都忍不住眼神怪异的看向一脸惨白的木梓月,更是不到半刻钟,穆凌之的这些话一字不漏的就传遍了整个王府,紧接着朝府外蔓延,到最后已是街头巷尾都知道三皇子穆凌之当面嫌弃拒绝木家大小姐的事情了

听着穆凌之一句句绝然的拒绝,木梓月犹如万箭穿心,她全身冰冷僵硬的呆在当场,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真正是心如死灰!

穆凌之说完这一切转身就走了,看着他毫无眷恋的转身就走,木梓月艰难的开口唤住他,咬牙道:“穆凌之,你好恨的心,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为你我为你吃尽苦头,你都不知道这半年,我是如何生不如死的熬过来的”

木梓月心痛如绞,全身抖得不成样子,神情绝望又狰狞,恨得嘴唇都咬出血来。

“以我的身份,何至于要委屈求全的当你王府一个小小的侧妃?奈何我喜欢我,我心里已装不下其他人。可是,你却如此贱踏我,贱踏我的尊严,贱踏我对你的感情,将我们多年的感情付之一炬”

说到最后,木梓月已是泪流成河。抬起手指着玉如颜的房间狠声道:“我知道你怪我伤害她,可是,若不是你对我无情,我何至于要花尽心思对付她你之前对我如何,她来了之后你又对我如何,我能不恨吗?若是没有她,我早已成了你的王妃,她为什么要将你抢走,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为什么?!”

木梓月痛苦的咆哮着,面容扭曲可怕,声音也是歇斯底里!

“不为什么,只因为她才是我真正心爱的人!”

穆凌之回头看着她,声音淡漠一字一句道:“你也知道我曾经对你好过。可是,我对你的好一是因为小时候的友情,二是我对翼之大哥的愧欠,无关男女爱情的,这一点我早已同你说过,是你自己执迷不悟”

“而且,你的心思我也明白,你之前一直在我与大皇兄之间游走不定,你的梦想是当皇后,我给不了你要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死心吧!”

说完这些,穆凌之再也不做停留,头也不回的走了。

院子里两人的话语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屋内,彼时,玉如颜听说小刀来看她,已是醒了过来。

听着穆凌之与木梓月的对话,玉如颜一脸淡然平静,小刀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有微光闪过,他侧过头微微看了一眼玉如颜,突然道:“姐姐相信命定的命数吗?”

玉如颜收回神怔愣的看了他一眼,面上一片狐疑,不解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玉如颜虽然因为生病,脸色苍白无光,但这些仍然遮掩不了她好看的眉眼,雕花窗棂间透过的霞光映在她脸上。像给她倾城的容颜上晕了一层桃花色,娇美动人,一双眸子更是水光辚辚,潋滟无双!

小刀不觉就看痴了,忍不住想像以前那般扑到她怀里,嗅着她身上迷人的体香,感觉着她的温暖美好

手伸到半空,小刀终是犹豫的收回,他神情坚定的对玉如颜道:“姐姐,我一定会当上皇帝的,我要娶天下最美好的女子做我的皇后,与我一起受世人朝拜,受万人敬仰!”

玉如颜被他突兀的话说得一愣,但她心里不做他想。只是以为小刀是怕自己担心,在安慰自己,不由朝他温暖笑道:“小刀真的长大了,如今是一国的储君,姐姐相信你将来会是一位好皇帝,造福天下百姓!”

小刀几乎冲动的想告诉她,自己所做的一切一切,都只是因为她,可话堪堪到嘴边,穆凌之已大步进来了,见到醒来的玉如颜,不由微微一愣。

他走到床边自然而然的将手放在玉如颜的额间,看她是否还烧着,一边道:“你还没好。怎么起身了?”

玉如颜想起他对木梓月说的话,心里感念他的维护与爱意,嘴上却不由打趣道:“真没想到,殿下说话其实也挺伤人的。”

穆凌之服侍着她重新躺好,一边帮她掖着被窝一边正要开口,小刀却在一旁凉凉道:“皇兄对人一向这样,姐姐忘记他之前是如何伤你的了么?”

闻言,玉如颜与穆凌之不由都怔住了,玉如颜脸上涌起几份尴尬,而穆凌之的神情已显现出怒意,正要出言斥责他,外面却传来一声惊呼。

听到丫环们在叫人,屋人三人一怔,不由都走出去。连玉如颜都下床跟了过去。

院子里,木梓月却是晕厥过去倒在地上,脸色一片煞白,嘴唇咬得死死得。

看形容,竟是被穆凌之的话打击得受不住了晕厥过去了。

穆凌之让丫头们扶她到廊下坐好,正要让人去请伍大夫,她已悠悠醒了过来,死寂般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在穆凌之身上停留片刻,收回目光声音沉寂淡漠道:“我的丫环留在马车上等我,还麻烦殿下派个人送我出府吧!”

穆凌之正要吩咐人送她出去,她却又道:“太子殿下可要回宫了,不如送我一程吧?”

小刀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实在可怜,再想到刚才自己一时冲动说错了话,也不好再在这里呆着,不由接口道:“好吧,本宫也要回宫了,送你一程吧!”

看着两人离开,玉如颜心里莫名的沉重起来,叹息道:“看她的样子,却也是彻底伤到了。”

穆凌之扶着她回屋,神情同样沉重,同样叹息道:“我倒希望这一次能让她彻底明白过来,不要再做无用之事,好好过她自己的生活,。”

玉如颜轻声道:“但愿吧!”

府里的两个丫头搀扶着木梓月送她到门口,守在马车边的迭香见她如此形容,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接过她,担心问道:“主子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别问了,回去吧!”木梓月脸色苍白,眸光一片死寂。

小刀见她上了马车,正要转身回自己的车驾上去,却被木梓月出言唤住。

小刀不明所以的回头看着她,木梓月掀开车帘定定的看着他,眸光隐在马车的阴暗里,声音一看冰凉:“太子殿下,你在大齐三年的日子可快活?”

小刀心里一震,道:“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木梓月似乎勾唇笑了一下,她拉长声调喟叹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若是时间可以倒流。回到之前,玉公主并没有带着你回大齐,也没有认识殿下,或许现在我们都会是另一番不同的生活”

“我不会与凌之生疏,而你还可以无所顾虑的当你的小刀,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可以放心大胆、随心所欲的爱你所爱之人,人生,将是多么的畅快开心啊。”

说罢,木梓月不再停留,向小刀告退一声,让车夫驾车离开,却留下小刀一人怔愣当场。

木梓月的话像个魔咒嵌入了小刀的心里,直到回到皇宫,他的心里还一直想着她的话----

是啊,若是没有后来的这一切,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跟姐姐生活在一起,没有繁重的朝务,没有阴暗的权谋,更没有皇兄将姐姐抢了,只留下自己与姐姐两人,开心快乐的生活着

踏进宫门的那一刻,小刀感觉无比的沉重压抑,但他想起自己同玉如颜说的话,不得不挺起胸膛咬牙往前走。

刚回到东宫,谢贵妃已派了宫娥过来请他过去瑶华宫,等他到时,谢贵妃兴奋的拿出一摞画卷一一摆开在他面前。欢喜道:“快来看看,这是母妃为你特意挑选出来的京门贵女们,你看看可有中意,是时候为你娶太子妃和充盈后宫了!”

小刀神情疲惫,目光漫不经心的朝一殿的画像上扫过,一点兴致都没有,道:“母妃看着办吧!”

谢贵妃原本还担心他会反感选妃,没想到他竟是一口答应下来了,谢贵妃欢喜极了,连忙将一幅丹青递到他面前,兴奋道:“你看看这位,靖安王的嫡孙女,长得乖巧漂亮,比你少一岁。年前曾来宫里给母妃请过安,知书达理,母妃实在喜欢,觉得立她为太子妃却是最好不过,与你般配得很”

“不行!”一听到太子妃三个字,小刀全身一震,不由出声打断了谢贵妃的话,语气坚定道:“后宫的妃嫔,可以随母妃喜欢,但太子妃必定要我自己做主。”

说这句话时,小刀眉眼间异常严肃认真,语气也是难得的坚定不移,看得谢贵妃心里一跳。

但她心中实在是太过钟意靖安王家的女儿,不死心道:“母妃眼光向来不差。这个姑娘

不论长相出身学识都是一等一的,母妃挑遍全大梁,却是再也找不出比她更适合给你做太子妃的女子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小刀拳头紧紧握住,始终不为所动!

谢贵妃又道:“若是你不相信母妃所言,母妃明日可能宣她进宫让你亲眼瞧瞧,你瞧过本人后,必定会喜欢的”

“我不喜欢,任她是天仙下凡我也不会喜欢,我心中已有喜欢的人了。”

小刀烦不胜烦,终是忍不住开口了!

但话一出口,小刀却又后悔不安了,若是让母妃知道自己喜欢的竟是玉如颜,不知道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后果?

然后。话已出口想再收回却已是不可能。

闻言,谢贵妃愣了一下,片刻后脸上却是涌起了欢喜的颜色,连忙将手中的画像一丢,欢喜的凑到小刀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兴奋道:“你竟心中有人了?那为何不早些告诉母妃。她是谁,是谁家的女儿,今年多大了?赶紧带进宫来让母妃瞧瞧!”

小刀神情一片慌乱,怔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