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五十二章 彻底了断

进入秋季,本是到了雨水少的季节,然而没想到,大梁的南部却是连着下了一个月的大雨,突如其来的连绵暴雨将大梁南部四分之一的疆土都给淹了。【风云阅读网.】

虽然已过了秋收的季节,但刚刚收上岸的粮食被又急又大的洪水连着房屋一起冲走了,顿时,大梁全国四分之一的疆土沦为洪灾区,而无数的百姓一夜间无家可归,沦为灾民。

洪水过境,没有给百姓留下一点温饱的东西,没过多少日头,灾区已是尸横遍野。淹死的、饿死的、冻死的不计其数

消息传来,震惊朝野,梁王领着群臣百官关在勤政殿里一天一夜,商议着救灾的法子。

看着外面的天色又亮起来,再看看一殿疲惫不堪的群臣们,梁王再心急也是没有办法,只得让大家先回去休息,救灾之事容后再议。

穆凌之与小刀一脸疲惫的走出大殿,小刀想起玉如颜,犹豫半刻,终是不由自主叫住穆凌之,关切的问道:“姐姐姐姐昨日可受到惊吓?身体还好吗?”

穆凌之累到虚脱。无力道:“你放心吧,她一切还好,只是受到了些寒气,已让伍大夫给她看过了,也喝下祛寒的药了,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小刀听了他的话,放下心来,两人正准备在殿前分手,却到小茹气喘吁吁的跑来,跑得太快收脚不稳,一头撞在了小刀的怀里。

小刀脸上一愠,出声斥道:“一大清早的你不在后宫好好呆着,跑到这里做什么?你到底长不长记性”

“小刀,你姐姐出事了,我看见她一脸鲜血的从你母妃的寝宫里出来,脸色很不好看呐”

小茹的话还没说完,穆凌之与小刀已是大惊失色。

下一秒,穆凌之已是冲到小茹面前心急如焚的问道:“你可看清楚了,她昨晚进宫了?现在在哪里?”

小茹被他的样子吓得退后两步,撅着嘴,指了指宫门的方向:“是啊,她进宫了,不过现在已出宫了!”

闻言,穆凌之已是急不可耐的朝宫门口奔去,小刀本想追着他一起出宫去看看玉如颜,但一想起昨天早上回宫被父皇警告的话,不由的咬牙跺跺脚朝瑶华奔去

穆凌之奔到宫门口,立刻让铜钱赶紧驾车回去,铜钱见他急得眼睛冒火的样子,不敢多问一句,连忙跳上辕架扬起马鞭往王府奔去。

然而,马车还没走出两步,却骤然停了下来,车厢里的穆凌之忍不住出声催道:“快点!”

外面没响动,穆凌之心里着急,正要掀开车帘看看,手指刚碰到车帘,车帘却已从外面被掀开了,车厢里钻进一个人,却是木梓月。

初初看到她,穆凌之微微一怔----

一直以为她还在茶花镇求医,现在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这个时辰,让他有些意外。

然而,看着她此时出现在此,穆凌之眸光一转似乎已想到了什么,深邃的眸子染上寒霜。

别后重逢,半句问候的话也没有,他语气冰冷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冷漠让木梓月满腔的欢喜微微一滞,分别这么久,她对他日夜想念,知道他还没出宫,她特意在此等候一晚,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见他一面,可一见面,他冰冷的态度无端让她心里发寒!

按下心头的酸涩,木梓月像往常一样,对他灿烂的笑道:“我刚刚从茶花镇回来,听说贵妃娘娘已被封后。就想着进宫为她庆贺请安,也顺便给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你听了一定会高兴”

一听说她去见了自己母妃,穆凌之不用想也知道玉如颜在瑶华宫出事铁定与她有关,不由脸色一寒,不等她的话说完,已语气冰寒,冷冷道:“下去,我要赶回府看颜颜!”

“凌之,我知道你一晚上没吃东西了,我已在漱玉馆给你订了你最喜欢吃的”

“下去!”

“凌之,你你都不好奇我带回了什么好消息吗?”

“不想听。”

“我我在此等了你一晚上,你能不能送我回去?”

木梓月心里一片战栗,看着穆凌之脸上的绝情,她心里慌乱无比,突然想到什么,上前拉过穆凌之手去摸自己的头发,声音颤抖道:“你看,你看,我的头发治好了。为了你,我吃了好多苦才治好了头发,你看看,我又同以前一样了”

穆凌之甩开她的手,掀开车帘,对外面喊了一声,铜钱立刻躬身进来,面色讪然的对跌坐在一旁满脸伤心惶然的木梓月催道:“木小姐,你下去吧,有什么事等有以后再找殿下说,如今殿下真的急着回府,没时间送你呢!”

木梓月当然知道穆凌之着急回府是担心玉如颜了,心里又伤心又痛恨又不甘,她还想着再说什么,穆凌之声音冰冷刺骨道:“这宫门口人来人往,你不顾自己的名声,也要顾及本宫的名声,你走吧!”

话说到这份上,木梓月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呆下去了,她脸色灰败的被穆凌之从车上赶下来。

下一秒,马车已毫无留恋的扬尘而去

看着马车离开,木梓月心口剧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迭香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为什么?迭香,他之前待我如珍宝,只要是我的喜欢的,我想要的,那怕是天上的星子月亮他也会去摘来给我,可如今。他为了那个贱人视我如粪土”

“迭香,我不甘心,我究竟哪里比不上她,明明我与他才是青梅竹马的情谊,明明我才是与他最登对的郎才女貌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为了他,我吃尽苦头治好头皮,只为让他不要嫌弃我为什么为什么!”

鲜血混着眼泪一起落入了地下的尘土里,木梓月尖尖的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掌心被铁掐得一片血肉模糊,而她丝毫感觉不到痛,脸上已是泪水磅礴

见她这样残害自己。迭香连忙拉开她的手,看了眼来来往往的人,连忙将她扶到一旁的马车里,心疼道:“主子,你不要难过,娘娘不是说了吗,只要殿下一日不娶你,她也不会许可他与玉如颜的成亲大礼,所以,主子不要伤心难过。”

“有贵妃娘娘的支持,殿下孝顺,一定会娶你的。只要你进了王府,还怕没有机会与殿下多亲近吗。这男女之间,只有多相处感情才会好的,那个贱人就是因为天天粘着殿下才会让殿下如今将她看得重了,主子与殿下打小多年的情谊,不会比她差的。”

迭香的劝解非但没有让木梓月心里舒坦些,反而更伤心了,她流泪伤心道:“我并不想让凌之逼不得已的娶我,我想让他心甘情愿的风光迎我进府可是如今他被那贱人教唆得如此嫌恶我,就算我日后进了王府,但以那贱人如今的身份地位,我又那里是她的对手,若是连凌之的一点宠爱也没有,我不是更加无法在王府立足了----”

看着她越说越伤心的样子,迭香不由接口道:“难道主子打退堂鼓了,不想嫁给三殿下了?”

“哼!”木梓月一声冷哼,狠狠抹了脸上的泪水,咬牙道:“此生我嫁定了穆凌之,我生是他的人,就是死,我也要是他穆凌之的鬼。而且事到如今,我也已无退路了!”

迭香闻言连忙附和道:“是啊,主子不必怕她,就算她是公主。但她一人远在异国他乡,也不比你相府在大梁的权势,你也看到了,连谢贵妃都一心想要拉拢咱们木府,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被她欺负了。”

想到谢贵妃的话,木梓月顿时信心顿起,心里又恢复了斗志,冷冷道:“回府!”

穆凌之归心似箭的回到云松院,进屋时,伍大夫已来了,正在帮玉如颜包清理额头上的伤口,而安哥与冬草两人守在一边哭着,见到穆凌之终于回来了,安哥忍不住伤心道:“殿下你可回来,公主她”

三步并做二步来到床边,穆凌之看着床上脸色苍白额头上伤痕累累的玉如颜,心都在颤着,嘶哑着嗓子问伍大夫:“王妃怎么了?伤到了哪里?”

伍大夫拧眉道:“王妃额头的外伤倒不碍事,包扎好小心养着,我再给她配上去伤疤的药膏倒不会留下伤疤,但”

“王妃被寒风侵体,之前只是寒症,可如今却引发了热病。寒热交替很是麻烦,连药剂都不好开了,而且如今还昏迷了过去,情况却是不太好”

穆凌之全身一滞,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晕迷着的玉如颜,上前一手抚上她的额头,一手拉过她的手,只觉得她额头上滚烫到烫手,而手上却触手冰冷,脸色也是青白一片,形容很是吓人!

“伍大夫,本宫求你,无论用何种方法,一定要让王妃好起来”穆凌之声音抖到不行,说话也是语无伦次了。

伍大夫闻言一惊,连忙跪倒道:“殿下言重了,老夫一定尽力治好王妃的病。”

连续忙了两天两夜,穆凌之的眼底已是一片黑青,眼睛里布满血丝,形容异常的憔悴,如今看着玉如颜病倒,急得话都说不出了。

伍大夫见他的样子实在心疼,不由劝道:“殿下放心,寒热症虽然麻烦,但老夫一定想办法让王妃好起来,只是,这寒热症要想好,没有那么快,殿下着急也是无用的,还是先去休息吧,这里有老夫守着就行了。”

“不看着她醒来,不看着她好,我哪里也不去!”穆凌之断然的拒绝了伍大夫的话,怜惜的抚着玉如颜惨白无光的脸,坚定道:“她病得这么利害,有我守在这里。她必定安心些,我自己也才能放心!你不用管我,快去给她开药。”

伍大夫无法,开好药方,铜钱去抓药。

穆凌之却将安哥与冬草两人叫到了面前,冷着脸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离开时她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天没见就成了这个样子?”

安哥与冬草俩人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安哥连忙哆嗦着把白天府里的事告诉给了他。

听说是冬草随玉如颜进的宫,穆凌之把目光转向她,让她将宫里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可是冬草当时守在外院,对内院寝宫发生的事并不知道,而且玉如颜出来后也一句话没同她说过。她又哪里说得清楚。

穆凌之眸光一沉,开门走出去,一挥手,一个鬼魅般的身影飞到他面前,他对暗卫吩咐几句,暗卫得令后,马上转身去了

不到一个时辰,那暗卫就回来了,将瑶华宫里发生的事一字不漏的禀告给了穆凌之。

闻言,穆凌之眸光杀气暴起,双手紧握成拳,一掌拍向院子里一棵碗口大的松树,松树在他的盛怒下‘咔嚓’一声倒下

返回屋,安哥端着煎好的药正好进来,穆凌之从她手中接过药碗,亲手喂玉如颜喝了药。

玉如颜身子一直怕冷的直哆嗦,安哥她们抱来了两床被子盖在她身上可是还是没用,穆凌之见了,脱了衣裳上床将她搂紧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她暖床

虽然他已累到极致,身子一沾到床眼皮就往下沉,但他的脑子里却一点睡意也没有,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玉如颜就不好了,一直睁着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怀里的她

喝了药。再加上有穆凌之拿身体给她当暖炉,玉如颜冰凉的身子终于渐渐的暖和起来,到了下午,身上出了一身的猛汗,人也慢慢苏醒过来。

玉如颜从昏迷中悠悠醒来,头还是昏沉着,她鼻间嗅到穆凌之身上熟悉的龙涎香,心中一惊,吃力抬头,正对上穆凌之充满关切的眼神,不由怔愣住,一下子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脑子迷糊的只以为自己还在谢贵妃的瑶华宫里。

一想到谢贵妃与木梓月联合起来逼迫自己接纳木梓月进府,玉如颜不由心口绞痛起来,正要开口,却发现嗓子火烧火燎的痛着。

一直盯着她没移过眼睛的穆凌之见她醒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欢喜道:“你终于醒了,可有感觉那里不舒服?头痛吗?身上还冷吗?”

说罢,又迭声让安哥她们去请伍大夫进来。伍大夫给她看过后,也舒下一口气,叹息一声道:“王妃身上的寒气倒是发散出来不少,但烧却还没完全退下,还得多加小心才好!”

听到伍大夫的话。穆凌之的心稍稍放下半刻,又喂下她喝了药,一直守着床边不愿意离开。

玉如颜虚弱的看着他满面的疲惫与眼里的红血丝,胡茬都长出来了,眼底一片黑青,知道他定是担心自己一刻也没休息过,不由心痛不已,吃力的张嘴劝道:“我没事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铜钱也是心急,不由在一边插嘴道:“是啊,如今王妃已醒来了,这里有我们守着就好。殿下还是好好去休息一下,几夜没有合眼了,明日一早还得上朝议事”

“多嘴!”穆凌之瞪了他一眼,挥手让他退下,回头看着玉如颜脸上的担忧,温声的劝道:“你不要担心我,我常年行军,这样几天不睡对我来说已是寻常,你乖乖的,好好休息,听话,什么事都不要想,万事有我!”

穆凌之温和的手掌轻轻抚着她苍白的小脸,声音温柔有如三月春风。听了他的话,玉如颜心里一酸,不禁想到谢贵妃与木梓月对自己的苦苦相逼,眼眶一红,虽然哭不出来,声音却哽住了。

之前在瑶华宫,她一边生着病一边咬牙坚持与谢贵妃和木梓月对抗着,其实那一刻,她的内心异常的无助痛苦。

当时,她几次差点倒下,但她不想被她们看到自己的懦弱无助。咬紧牙关坚持下来,硬是出宫才撑不住倒下

如今再想起谢贵妃骂她的那些话,她蓦然明白,自己远离故土来到大梁,穆凌之是她唯一的依靠,没了他,自己空有公主的尊荣,却也是寄人篱下,任打任骂。

玉如颜心里涌起无尽的酸楚与委屈

如今听到穆凌之的话,她心里的委屈顿时排山倒海而来,忍不住要坐起将木梓月的事讲给他听。

堪堪要坐起身,眼前又是一片晕眩。穆凌之连忙抱着她重新躺下,仿佛猜到她想要做什么,于是一字一句道:“你不用担心,也不要难过,瑶华宫里的事我已知晓了,因为我,让你受委屈了----”

想着木梓月与母妃合伙起来逼她,穆凌之心里又恨又气,手极其小心的抚上她受伤的额头,他心痛到不行,沉声道:“我在此向你保证----木梓月,此生我都不会娶她的,来世我连认识都不想再认识她!”

“你放心,不管是谁开口,那怕是父皇下圣旨,我也不会娶她过府,至于她说的什么玉女,我却是不相信,或者说,她如今说的每句话我都不相信。”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心头的大石彻底落了地,道:“之前我还怕殿下怪我那么决绝的拒绝了纳木梓月入府,如今知道殿下的心意,我倒是放心了。”

穆凌之笑道:“你拒绝得好。你记住。在大梁,虽然你没有娘家人为你撑腰,你却有我,我不但是你的夫君,更是你的嫁家人,没有人敢欺负了你去的。”

玉如颜眼睛一热,她怔怔的看着面前温柔眷恋的男子,心里的暖意彻底冲散了之前的阴霾,终于舒心的咧嘴朝他笑了。

她感动道:“有了殿下这个娘家人给我撑腰,我一点都不怕了----真的!”

看她心情终于舒缓开来,穆凌之也放心了,他吩咐下去。让下人们准备好热水,玉如颜以为他终于舍得要沐浴更衣休息了,不由笑道:“殿下是得好好洗一洗了,都二三日没沾水,虽然我不嫌弃你,但你明日这样去上朝,只怕那些文武百官都没人敢和你站在一起了。”

穆凌之只是笑着,并不出声。

不一会儿沐房里的一切就准备好了,玉如颜正要叮嘱他沐浴完直接去歇息,不用再来她房间里了,没想到话还没说出口,穆凌之却回身将她裹在被子里一起抱起。朝浴房走去。

他边走边道:“我当然会洗澡,但你刚刚出了一身的汗不清洗肯定不舒服,所以,我还是先帮你洗了再自己洗!”

闻言,玉如颜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虽然两人已有了肌肤之亲,但要让他帮自己洗澡,这

她面红耳赤的缩在被子拒绝道:“殿下,这些事让安哥她们来做就行,你也累了,赶紧下去休息吧”

“我不累!”

“殿下,你一个皇子怎么能做这种事。让人知道会笑话你的”

“我乐意!”

“殿下”

“你不要再说了,再多理由也无用,我是你的丈夫,你生病了我照顾你理所应当,别人爱说什么随他们说去,一切只要我自己喜欢就成!”

不管玉如颜怎么说,终究还是劝服不了穆凌之。进入水气氤氲的沐房,他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她沐浴更衣,虽然动作笨拙了些,但却是细心体贴,样样俱到,连沐浴后她的一头青丝都是他亲自拿棉巾一点一点的帮她擦干。

从头到尾,玉如颜想自己动手都抢不过他手里的棉巾,最后只得面红耳赤的任由他服侍着

日落西垂,玉如颜舒服的沐浴过后,身体也舒爽了许多,再喝下一碗药,不一会儿就踏实的睡着了。

直到看到她睡安稳了,穆凌之却放心的自己去洗漱,洗漱完,他吩咐安哥她们好好守着玉如颜,自己来不及歇息一下,又带着铜钱往外走去。

铜钱跟在他身边满脸的不解,看着已近傍晚时分,不由追着他问道:“殿下不好好在府上休息,这个时间又要去哪里?”

穆凌之头也不回的疾步向外走着,脸色紧绷,神色不郁,冷冷道:“因为我,木梓月三番五次的害颜颜。我不想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是时候去与她做个了断了----彻底的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