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死而无憾

苦苦等了一晚,也没等到越羽来见她,邝勤勤焦虑哀痛一晚上的心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无弹窗.】

她看了一眼东方渐渐露出的鱼肚皮,脸上的神情一片绝然惨淡,眸光失去神采,殷殷的期望变成绝望,整个人瞬间就失去了支撑,感觉随时要垮倒!

穆凌之一直在紧张的注意着翘檐上的动静,见到邝勤勤的疯狂之举,却已是被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已是飞身上前,提起一口气朝楼上奔去。

而小刀也是心急如焚,他反应迅捷的从小福寿手中拿过长弓,手掌一拍马背,身子跃起直直站在马背上,手中长弓拉成满月,眼睛赤红的瞄准着翘檐上的邝勤勤,就等穆凌之到达六楼,他手中的利箭就朝邝勤勤射去!

然而,正在此时,堪堪就在小刀手中的利箭要离弦的前一秒,一阵马蹄声急驶而来,众人抬目看去。却是一辆普普通通的青辕马车,但拉车的两匹高大骏马却是千金难得的汗血宝马,赶车的小厮一扬手中的马鞭,那两匹白马步伐整齐划一的停下,下一刻,车帘豁然掀开,却见一位身着白色直裰淡雅如菊的公子静静端坐在车内。

一见到他,小刀手中的长弓立马被他扔了,欢喜的迎上去,激动道:“越大哥,你终于来了,快,让她放了姐姐!”

来人正是越羽,他神情淡然无波,只是在听到小刀提起玉如颜时,长眉几不可闻的轻轻蹙起,跨下马车,仰头举目静静的看向翘檐上的两人。

当目光触及玉如颜几乎悬空的身子时,他清亮如泉的眸子微微一暗,冷冷朝邝勤勤道:“放人!”

简直冷冰的两个字,却让几近疯狂的邝勤勤瞬间如沙漠中濒临死亡的人看到绿洲般激动欢喜起来。她哆嗦着身子看着隔着高高的楼层静静站着的白衣公子,明明两人离得那般远,她却忍不住在檐顶上给越羽跪了下来,再也不去管玉如颜,虔诚的跪伏在地,眼泪不停歇的往下淌,苍白的小脸上既有满足也有胆怯。

她既欢喜在最后的时刻越羽出来见她了,又害怕自己今晚做出这么大的响动惹恼了他,所以,怯怯唤了一声‘公子’,千言万语卡在咽喉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玉如颜摆脱了她的禁锢,全身僵硬的跌在一边,小刀看准时机,轻轻向已潜至六楼的穆凌之打了个手势,他了然的避开邝勤勤,从另一边翻上顶层的翘檐,一把将玉如颜搂进了怀里。

一个晚上的离别煎熬,让担心到快窒息的穆凌在重新拥玉如颜入怀的那一刻,仿若重生了,压迫在心口的巨石瞬间也消失不见,眼泪堪堪都要出来,全身激动害怕的直颤抖。

他不敢耽搁,顶楼的翘檐上太过狭窄,他怕邝勤勤回过神来若是发起狂来,即便他武艺刚好,也怕伤到玉如颜。

在穆凌之救人的过程中,越羽的目光与其他人一样,都紧密的关注着上面三人的动静。待看到穆凌之顺利抢到玉如颜,众人都呼出了一口气,越羽清亮的眸子微微闪动,等看到两人安全从高楼上下来,他隔着人群默默的看了一眼玉如颜后,神情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晦涩,看也不再看阁顶的邝勤勤,对跟在身边的清茶道:“回吧!”

其实,在穆凌之上去救人时,邝勤勤虽然跪伏在地向越羽叩头,她却是知道。但她说过,只要越羽出来见她,她一定会放了玉如颜。所以,她任由着玉如颜被穆凌之带走,只是怔怔的痴迷般看着楼下辉煌灯火下的那道白色身影,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玉如颜被安全带下去,高高的翘檐上只留下她一人,一身单薄的白衣,凌乱披散的头发在晨风中飞扬。她痴痴的看着越羽,多么希望他也像穆凌之那样,能跃上高楼接自己下去,这里那么高,风那么大,她全身冰凉,她多么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啊

阁楼下,被救下的玉如颜被穆凌之解了全身的穴道,而一边默默关心她的越羽在看到她无恙后,带着清茶悄悄离去。

“公子”

一声痛苦凄厉的呼唤让越羽脚步一滞!

看着他要走,邝勤勤心痛如剜,忍不住跪行两步去追他,却忘记自己身在高阁上,身子已濒临檐边,吓得下面的人忍不住发出惊呼。

见玉如颜安全被救下,越羽不想再与邝勤勤做无谓的纠缠,这些年来,同样的话他已不知道同邝勤勤说过多少遍,怪只怪她执念太深,明知他的心里装不下她,却要执意将他并不愿意的感情加诸到他身。

所以他不再做停留,一下刻继续朝马车走去。

“公子,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再看我一眼?!”晨风送来邝勤勤乞求怜悯的话语,她语气卑微到了尘埃里,在越羽面前,她早已没了平时冷漠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独自跪在高檐上,只乞求越羽能再回头看她一眼。

东方跃起点点金光,晨曦一点点冲破黑夜将清爽明朗的光亮洒向人间,薄薄晨光里,邝勤勤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痛苦绝望,嘴唇都失去了最后的血色----

原本心心念念的等着他来,以来他来了,自己的心就不会那么痛了,可是没想到,如今看到他如此冷漠绝然的样子,她的心反而更痛了,无穷无尽的悲伤绝望像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将她溺在其中,而她,还偏偏不会凫水

与她聊了一晚上,玉如颜太明白邝勤勤对越羽的爱意有多深,她缓过一口气后。看着高檐上邝勤勤灰败的神情,忍不住开口替她向做准备离开的越羽求道:“越大哥你能不能留下陪她说说话?!”

聪明如她,已是知道,邝勤勤昨晚闹得这么大,已是抱着必死的心在等越羽的到来,不论是她毒害古清儿母子还是胁迫自己,给东都造成这么大的慌乱,不管是那一条,她都很难再活下命来。

她想到的越羽又怎么会想不到,他轻轻叹息一声,停步转身,抬头看向檐台上的邝勤勤。淡然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怜悯心痛,缓缓开口道:“有什么话,你下来说吧!”

只是一句最平常不过的话,听在邝勤勤的心里却有如天籁仙音,她苦涩艰难的笑了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又小心的整理的了一番身上的妆容,声音哆嗦颤抖得利害:“公子我下不去了只求你再听我说说话,听我说说心里话可好?”

越羽叫她下来,也是想再救她一命,即便在来的路上,他已听下人来禀告。知道她在王府里下毒害人嫁祸给玉如颜的事,他心里虽然厌恶她手段太过残忍,但他也知道,她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自己也是有原因了。

虽然他一直都有跟她说清楚了他自己的心意,也不止一次两次的拒绝她的心意,可她却是陷入魔障般,迟迟不肯觉醒,最后还是酿成了大祸,还差点害死了玉如颜。

归根究底,她所做的一切也全是为了他,所以,他愿意凭自己一点微薄之力替她向穆凌之讨个人情,不求能赦免她,只求能保下她一条命!

可如今她这么执着,执意在高檐上不肯下来,越羽也是无法了,他抬眸静静的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你的心里话已同我说过很多遍,我早已知晓。但----我不止一次同你说过,感情之事不能勉强,我心里装不下你,即便你跟在我身边一辈子我也不会喜欢你”

“我将你从越家除名,就是希望在不再相见的日子里。你能忘记我,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给你自己重新爱上别人的机会,天下男儿何其多,你完全没有必要将大好的年华和满腔的心思放在一个捂不热的人身上这些话,我最后一次同你说,希望你能醒悟过来,感情,从来都不是勉强就可以幸福的!”

这些话,是越羽在经历对玉如颜彻骨的情谊后,亲自经历悲痛悟下的,他并不是不爱玉如颜,而是明白,相比自私的将自己的爱意强加在自己所爱之人身上,去给她造成负担,还不如好好的成全她的幸福!

道理谁都懂,可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邝勤勤便是如此。

但到了今日今地,她再不甘心,再不放手也没有用了

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一点点的流失,她的神智一点点晕眩,她惨烈一笑,忍住眼眶即将缺堤的泪水。怔怔道:“公子,你可曾后悔后悔当年救下我,让我成为越家人?”

越羽神情微微滞住,片刻后缓缓道:“若是当初知道救下你,却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痛苦,我倒是后悔救下你了,或许当初你没有遇到我,没有成为越家人,你会活得更开心!”

听了他的话,邝勤勤凄厉的大笑起来,眼眶里的泪水终是忍不住再次奔涌而出,在生命流失到最后时光里,她恍然间醒悟过来,自己的执着,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他

她凄惨笑道:“公子,今日我若死在这里,你----可愿意为我收下尸骨?”

闻言,不光越羽全身一凛,玉如颜他们也是神情凛然,然而不等他们出声阻止,邝勤勤已展开双臂,如一只展翅飞舞的白色蝴蝶,从高高的阁檐上跳下,三千青丝如飘摇的海藻在晨风中飘荡

风中传来她最后的叮嘱,却是对玉如颜说的----

“王妃,记得将你身上的药瓶交还给公子!”

看着邝勤勤决绝的跳下望月阁,玉如颜蓦然心痛如绞,忍不住痛声喊道:“----不要!”

虽然跳下望月阁的邝勤勤,同木梓月安丽容她们一样害过她,但玉如颜却恨不起她。

在她的眼里,邝勤勤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烈女子,她爱得执着、惨烈,最后因爱生嫉走上不归路,说到底,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伤情女子!

当邝勤勤跳下望月阁的那一瞬。冬草悲痛之极,一声惊呼,晕厥了过去,而越羽却脸色一片煞白,却是想也没想,身子化做闪电,腾空接住了堪堪要坠到地上摔成粉碎的邝勤勤。

巨大的冲击力让他落地后止不住退后了好几步才收住脚,清茶一脸着急的上前扶住他,越羽已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堪堪要跌倒,却还是咬牙抱稳了手中的邝勤勤。

玉如颜见越羽竟是腾空空手接下了邝勤勤,正为她得救舒了一口气。却在下一秒已是神色大变----

邝勤勤的腰上不知何时竟赫然插着一把匕首,而那把染满鲜血的匕首却正是之前她用来胁迫玉如颜的!

难怪、难怪她不肯答应越羽下来,难怪她说她下不来了,原来她已一心求死,竟将匕首亲手刺进了自己的身上

邝勤勤失血过多,一身雪白的衣裙已染成了鲜红,伤口处还汩汩不停的向外流着血,她脸色白如金纸,却眸光惊诧,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越羽。

不光是她,连玉如颜清茶他们皆是没想到,最后的时刻,越羽会飞身去救她!

看到越羽为了救自己吐血,邝勤勤哆嗦着,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抬起手心痛的帮他拭去嘴角的血渍,脸上的形容却是无比的幸福与满足,还带着心痛。她颤抖着双手抚上越羽苍白俊隽的脸庞,一脸眷恋,眼神却渐渐的抽离,声音轻得如清晨最淡薄的晨雾----

“公子谢谢你公子的怀里好温暖我死而无憾”

冰冷的双手既便再不舍,还是无力的垂下离开了越羽的脸庞,离开了她此生挚爱的男人

越羽神情震惊的看着死在自己怀里的女子,即便心里不爱她。但她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爱自己,却是让他很受震动。

清茶从他手里接过已咽气的邝勤勤。越羽咬牙抑住心口的绞痛,咽下嘴里冒上的腥甜,上前对穆凌之抱拳道:“殿下,她虽然犯下错事,但既然已死,还请殿下准许我带走她的尸骨代为埋葬!”

其实,邝勤勤是穆凌之的府里姨娘,她死后,按理是要交由王府处置的,但经过这么多,穆凌之也不会再去计较这些。默默颔首应下了越羽的请求。

见他应下,越羽苦涩一笑,回头无力的对清茶道:“将她葬在越家的坟山吧!”

他再次向穆凌之拱手道:“多谢殿下的成全!”说罢,眼光轻轻的扫过一旁的玉如颜,终是一句话没有再说,缓缓的回身离开。

身后,穆凌之的声音透着迷惑与冰冷:“我竟从来不知道,也想不到,我府上的姨娘竟是越当家的人!”

他一直以为邝勤勤是大皇子穆云之的人,直到今日才知道,她竟然是越羽的人。

闻言,越羽全身微微晃动一下。终是没忍不住嘴里的腥甜,嘴角溢出鲜血来,清茶将邝勤勤的尸首放下,连忙过来搀扶摇摇欲坠的他。

从看到邝勤勤身上插着的匕首开始,玉如颜一直处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她的心感觉一阵阵窒息,不敢相信一个鲜活的年轻生命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消散了

看着越羽要离开,她蓦然想到邝勤勤从高檐跳下时最后对自己的叮嘱,心里虽然疑惑,手却是不由自主的摸到腰间,那里真的有一个小小的药瓶,竟是不知何时。邝勤勤悄悄放到她身上的。

掏出药瓶,玉如颜却是认识的,之前在无为医馆越羽病发时,清茶就是从这个小小的青瓷药瓶里倒出药丸救了越羽的性命!

玉如颜不知道这个药瓶怎么到了邝勤勤的身上,但她知道这里放着越羽的救命药丸。她追上前去,将药瓶递到越羽手里,抑住心里的酸楚,声音微微颤栗道:“越大哥,这是她托付我交给你的请你收好!”

清茶在看到青瓷药瓶时,眼睛一亮,脸上闪现出高兴的神情,重重叹息一声,仿佛放下了一个重担。

之前邝勤勤抢了他身上的药瓶与人皮面具进宫救越羽,后来被越羽半路赶下马车后,药瓶落在了她身上,她知道这是越羽的救命药,所以,着急找到到他,一为她想见他,也是为了将救命药交还到给他。

清茶一直自责自己没有好好保管好越羽的药瓶,如今见到药瓶归回,心里的担忧终于放下。

然而几步开外的穆凌之在看到药瓶的那一瞬间,全身一颤,神情完全呆住。不敢置信的看着越羽,久久移不开眼,神情已是震惊到了无以复加

越羽并没有察觉到穆凌之的神情,他看着给自己送药过来有玉如颜,两人再次相见,玉如颜当他是几个月在战场上离开的越羽,而他的内心却是前不久在皇宫第一次以真实身份出现在她面前的穆翼之。

两人的心境截然不同,玉如颜看着许久没见一点消息也没有越羽,心里既是伤感又是喜悦,她想起身上带着的那块羽牌,连忙掏出来递给越羽,嗫嚅道:“越大哥。之前我并不知道这块牌子是你惟一的信物它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再收着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越羽已是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他虚弱的笑笑,拦下她的话头,并不去接她递过来的羽牌,淡然道:“你若是只将它看成我送你的一块简单的牌子,就不会有压力。我既然将它送给你,就没有再收回的道理,你你收在身边当个玩物玩耍也好!”

说罢,向玉如颜温雅一笑,跨上马车,清茶扬起马鞭,头也不回的走了

穆凌之几乎想追上去问清楚心里的疑惑,但他的双脚仿佛定在了当场,挪动不了半分,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震惊的光芒,心里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那个青瓷药瓶不光玉如颜认识,穆凌之也是认识。

就在不久前,翼太子在他的朝阳宫里命悬一线,当时,正是他身边的小厮拿出一个跟越羽手中一模一样的青瓷药瓶,倒出里面的药丸救了他的命!

世间的事难道会这么巧合吗,翼太子的药瓶竟会与越羽的一模一样?

天下相同的青瓷瓶可能很多。但像这样一模一样的却不多!

过往与越羽打交道的一幕幕在他的脑子里闪现,他想起他神秘的身份,想起他身上那种不可忽视的尊贵气质,想起他虚弱的身体,想起了他那非凡的棋艺,还有对玉如颜的感情

不知是忙累担心了一晚上身体太累,还是脑子里的想到的事情太过人震惊,穆凌之身体一个趔趄竟是跌倒在上

玉如颜闻声回头,蓦然见到穆凌之倒在了地上,而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她吓了一大跳,连忙回身扶起他。惊吓担心道:“殿下,你怎么了?”

穆凌之不想让她担心,自己咬牙爬起身,顾不止周身的狼狈,苦笑道:“我不过有点累了,咱们回府吧!”

他脸上藏不住的忧虑没有逃过玉如颜的眼睛,但眼下不是问他的时候,铜钱已驾来马车扶他坐上去。小刀不放心的想随他们一起去王府,穆凌之疲惫道:“你半夜出宫已是大事,快些回去吧,不要让父皇母妃担心,也不要让那些言官再挑你的错了!”

小刀无法。他半夜跑出来,确实会惊动父皇母妃和那些多事的言官,于是也只得打马回宫去了。

马车里,看着穆凌之通红的眼睛,以及脸上掩盖不住的疲累之色,玉如颜很是心痛,本想让穆凌之靠着自己休憩一下,可他却反而将玉如颜搂进了怀里,担心道:“你受了一晚上的惊吓,可有吓坏?回府后马上让伍大夫帮你看一下。”

吹了一晚上的凉风,受了一晚上的寒露,玉如颜确实感觉头有些沉重。但想着邝勤勤之事,她心情异常的沉重,轻轻嗯了一声,忍不住重重叹息了一声。

穆凌之知道她心里难受,不免细声安慰道:“算了,别想了。她最后能死在心爱人的怀里,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玉如颜心里莫名的心酸起来,她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容对穆凌之道:“我替她谢谢殿下了。谢殿下帮她找来越公子,也谢殿下最后没有为难她,让她如愿跟越羽公子走了!”

穆凌之虽然对邝勤勤没有什么感情,但看到她最后的下场心情也很沉重吹嘘,神色淡然道:“没什么好谢的,我找来越羽是为了救你,至于她的尸骨,人都死了,没必要再去为难她,这些年,她在王府过得并不快乐,也算是最后对她的一点补偿!”

玉如颜知道他终究是心善重情的,正想问他是如何找到越羽的,穆凌之却面色凝重的开口了。

他的语气迟疑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战栗,缓缓道:“越羽送你的羽牌能否给我看一下?”

看着他面色的凝重,玉如颜觉察到了他的不寻常,不由掏出了身上的羽牌放到了他的手里。

然而,当穆凌之看到那方小小的古朴大方的竹牌时,瞳孔睁大,全身一颤,羽牌竟是在手中滑落,‘叭嗒’一声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