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如玉

奴本如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23:55:41

最新章节: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

第一百四十八章 爱而不得

东都第一高楼望月阁上。【风云阅读网.】夜色中,顶层高高的翘檐上,邝勤勤颓废的坐着,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提着玉如颜,而玉如颜的身子却是濒临在檐边,妃色的衣裙有一半都露在檐边外,只要邝勤勤一松手,她就会从高高在檐顶栽下来,那么高的楼层,如果摔下,只怕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

穆凌之眼睛都要喷火了,看到玉如颜的处境,他的心脏都提到了嗓门口了,正要飞身上去救人,却听邝勤勤冰冷的声音传来:“殿下,我知道你武艺高强,但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想着到我手里硬抢人,我若是同你打斗起来,只要手一松,你心爱的女人就会因为你,而摔成一团烂泥了!”

穆凌之堪堪跃上第三层,听到邝勤勤的话,脚下一滞,投鼠忌器。他确实不敢对邝勤勤动手的。

他咬牙抑住内心的慌乱,冷冷道:“邝氏,快放下王妃。只要你放了她,我保你性命无虞,你之前所做之事也统统不予追究,你将她放下来!”

邝勤勤却不为所动,她抿下一口酒,看着玉如颜嗤笑道:“讲真的,我真的很羡慕你,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那么在乎,那么喜欢你同样是女人,为何我们花尽心思,望眼欲穿也盼不来自己所爱之人的一点回馈,连一个眼神都期盼不到。而你明明什么都没为他们做,可他们一个两个的为了你,可以不要江山,不要财富,更不要性命,为什么?我还真的是想不明白。”

喝了几口酒后的邝勤勤似乎有些醉了,玉如颜不敢低头去看下面的高楼,她尽量保持声音的平静,对邝勤勤缓声道:“我知道你有许多心事,却一直闷在心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你若是相信我,不如让我过去与你一起喝酒,我听你说,我替你解惑”

她知道邝勤勤在没有见到越羽前,是不会将自己怎么样的,但她怕她喝醉了酒,手上一松自己就真的要命丧黄泉了。

邝勤勤冷冷的看着她,眼神里有些迟疑,但她看了眼四周,她带着玉如颜呆着的地方却是四面悬空,下面的人不敢上来,而玉如颜不会功夫,就算让她坐过来也不怕她会怎么样!

一伸手,她已是将玉如颜往翘檐中间拉了过去。

离开檐边,玉如颜心里暗自舒了口气,可是下一刻,邝勤勤却是出手如电,封了她周身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邝勤勤冷冷对下面的人说道:“殿下,我已将王妃放置到安全的地方,你还是不要花心思妄想从我手里抢人了,有这个时间对付我,我劝殿下还是赶紧带人去找我要见的人,只要我见到他,我保证将王妃毫发无损的交还给你,并且心甘情愿的跟你回去领罪。”

说罢,手腕一转,手中多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抵住玉如颜的脖子,冷冷道:“王妃,你既然了解我的心思,也知道我心中所想,不如帮我达成最后一个愿想吧!”

玉如颜知道她一心要见越羽,但看她如今的样子,她却担心见到越羽后,她会做出激烈不智的举动来,万一因爱生恨要杀越羽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出声道:“我知道你是想见越羽,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见他我可以帮你,但若是你想要对他不利,即便你杀了我,我也是不会帮你的。”

闻言。邝勤勤不由苦涩的笑了,道:“就如他可以负尽天下人只会护你一人周全一样,我对他同样如此,我可以恨所有人,却恨不了他。”

“所以王妃放心,我不会对他不利,更不会伤害他分毫。不过是因为他将我从越家人中除名,还再也不肯见我,我寻他不到,只能借王妃逼他现身了----我宁肯对自己下手也无法对他下手的!”

看着她脸上晦涩绝望的形容,玉如颜莫名的为她感到一丝心痛,这种爱而不得的滋味最是让人伤神伤心!

她知道穆凌之守在下面,于是朝下面喊道:“殿下,我如今很安全,你不要太担心,还是想办法找到越当家,让他来见一见邝姨娘吧!”

直到听到她的声音,穆凌之才稍稍放下心来,转瞬却又犯起愁来,不知道要用什么法子找到越羽?

但不管用何种方法,那怕是将整个东都翻过来,他也要将越羽找出来救玉如颜!

他让铜钱带人死死守在望月阁下,自己带着人开始想办法四面八方的找越羽去了。

翘檐上,玉如颜看着整个东都城,入夜后,寻常这个时辰,街上店铺关门,寻常百姓家也是熄灯安寝了,可今晚,因为她,也因为邝勤勤,全城都慌乱沸腾起来,四处亮着灯火,到处听到人声与喧哗声,一串串火把像火龙似的在东都街头巷尾四处翻找着。

为了玉如颜,穆凌之已顾不上低调了,不光京兆尹的人全部出动帮忙找人了,王府的亲兵也全部出动了,所以越家商铺都统统被叫起开门,穆凌之命令他们以越家平时联络的方式向不见踪迹的越羽发出讯息,而且穆凌之还连夜悬赏,只要是知道越当家消息的重重有赏,一时间,几乎整个东都的人都在寻找越羽。

玉如颜看着鸡飞狗跳的东都,愁眉叹息道:“邝姨娘为了见他闹出这样大的动静,而越公子从来都是一个低调不喜欢张扬的人,若是让他知道了,即便最后你如愿看到了他,只怕”

越羽的脾性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但玉如颜却知道,他的内心却异常的坚韧有主张,不喜欢受管制与强迫。当初就连大皇子穆云之想与他拉近关系都奈他不何。若不是他这般坚韧,也不会经营出一个商业帝国出来。

所以,这样一个有思想主见的人,若是被邝勤勤用这样的方式逼着出来了,只怕最后两人相见也不会愉快,以越羽的性子,不知道最后会如何对她,玉如颜竟是忍不住为她担心了!

邝勤勤知道玉如颜话里的意思,她心中苦闷,灌下一大口酒,将手中的空酒壶狠狠从楼上摔下去,冷冷苦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的性子吗?就是因为他说一不二,说下的话就不会再改变。说再不见我,定会永生永世的不再见我,所以我才会出此下策”

“我找不到他,我想尽一切办法都找不到,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眼泪毫无征兆的滚滚落下,邝勤勤明明哭得很伤心,却勾起唇角笑了,她站起身,指着下面灯火辉煌的东都城,痛苦无奈到极点:“即便我知道他就在这东都城内,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你明白时时刻刻想见一个人,他却硬要躲着你,避着你。不肯与你相见的那种痛苦滋味吗?你不会懂,你哪里会懂,穆凌之那么爱你,他也爱你,他们巴不得时时刻刻与你在一起,你又怎么会明白我心里的痛苦呢?”

夜风吹散她一头乱发在空中飞扬,邝勤勤周身弥漫着浓浓的哀痛。她又拿起一壶酒,拍开封口,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了。

玉如颜看着她神情间的哀伤悲痛,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迟疑问道:“难道当初你去秦香楼是为了刺激越羽么?”

闻言,邝勤勤手中的酒壶一顿,虽然喝了不少酒,但脸色却越发的苍白起来。

她久久没有言语,就在玉如颜以为她没有理会她的话时,邝勤勤却无力的开口了----

“你猜对了一半。”

她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飘渺空洞让人心虚慌乱,也让人无端的生出了几分怜悯:“自从他救下我那时起,我就将他当成了这一生惟一的依靠,也是惟一的爱人,爱他,成为我生命中的信仰!

“我跟他学丹青,学医术,还跟他学了一身武艺好怀念那时候的时光啊,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跟在他身边,可至少可以每天看到他”

邝勤勤仿佛陷入了过往幸福时光的回忆中。她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仿佛是在同玉如颜诉说着,又像是她自己一个人在缅怀过往,独自喟叹着。

而玉如颜听了她的话,不由在心里暗自惊奇,她竟是不知道越羽是会武功的!

她转念杨到,自己对越羽的了解本来就少,她只知道他叫越羽,是越当的当家人,可他竟然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家里有何人,家在何处她一概不知!

所以,他会武功自己不知道也是正常,只是----

她想到越羽羸弱的身体,不由心里又生出疑惑来,但她不想在此时打断邝勤勤的话,看得出来,她心里隐藏着太多心事,活得太压抑了!

“可自从公子听到下人议论我与人他的关系后,他就再也不让我在他身边伺候了,还想着给许我婆家将我嫁了,我不愿意,我去找他坦白了对他的感情,却被他严词拒绝了,我一气之下,就去了秦香楼”

那时的邝勤勤一心想嫁给越羽。在听到他要让自己嫁人后,伤心的去找他表白,却遭到了他毫不客气的拒绝。

被拒绝的邝勤勤既伤心又绝望,她不相信越羽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为了刺激他,她竟是擅自卖身进了秦香楼成了一名清倌人。

这些她没说玉如颜却是猜到了,但她只猜到邝勤勤进秦香楼的一半原因,还有一半原因,却是邝勤勤无意间得到了越羽真实身份的秘密,以及他筹划多年的复仇计划,为了帮他,她在进秦香楼后,对第一次同大皇子去秦香楼的穆凌之格外的热情,就是想让他注意到自己,等有机会近他的身后,找机会杀了他替越羽报仇。

她确实是成功了,但不是成功引起了三皇子穆凌之的注意,却是引起了大皇子穆云之的注意,穆云之将她买下,送进了三皇子府,成了穆凌之的姨娘。

那时候,两个皇子表面上还没有闹僵,还是一副兄友弟恭的和谐模样,穆凌之也不好拂了穆云之的意,纳了她入府,按着程序与她入洞房

在穆凌之眼里,邝勤勤是穆云之送到他府上监视他府里动静的内鬼,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新进府的姨娘却是要他的命来着。

邝勤勤做好万全的准备要在洞房花烛夜杀了他,但她也知道,此次刺杀凶险重重,所以她是抱着必死的心去刺杀穆凌之的。但她最终心里还是放不下越羽,行动前约他见最后一面。

没想到他这一次倒是没有再避着她,但却在见面后第一句话就是让她好好做王府的姨娘,严令不许插手他复仇之事,因为,他说,穆凌之那一剑之仇他要亲手还回去。

邝勤勤一心想帮他,结果却什么也没做成。反而阴差阳错的成了他仇人的姨娘,被身份禁锢关在王府的她,简直生不如死!

邝勤勤阴差阳错嫁进王府这一段,却是玉如颜猜不到的,邝勤勤更加不可能告诉她这些。她心中同样有疑惑,冷冷道:“实话说吧,我不太相信冬草会出卖我,古清儿之事,你竟然是怎样查到我身上的?”

邝勤勤自诩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只要冬草不说,是没有谁会知道古清儿药中的砒霜是她下的,但就如她自己所说,她不相信冬草会出卖她。既然如此,玉如颜又是怎么查到是自己做的呢?

到了这个时候,玉如颜并不想瞒她,她身子不能动,僵直着身子缓缓道:“我一回府就得知你失踪的消息,说实话,我很担心你,所以就去你的碧荷院看看,看你可有留下什么线索让我们可以找到你。”

“我是第一次去你的碧荷院,你知道我进去后第一感觉是什么吗?”

闻言,邝勤勤放下手中的酒壶,却在下一秒明白过来了,苦笑道:“不得不承认,王妃不光聪明,还心细如尘。”

“是的,我进去后,看到你的院子,你的房间,我感觉很熟悉亲切,不由自主的让我想起了无为医馆后院里越羽住的地方。”

“一样的鸽子,房间里相似的陈设,就连书架上的书都是一样的,就连喂鸽子的食盒与挂放的位置都是相同,当时,我的脑子里就怀疑过,你是认识越羽的。并且关系匪浅。或者说,我发现了你心中藏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我认识的越公子。”

“但让我最终确定心中猜测的,却是在打听冬草的身世时,听到刘妈说,冬草她曾经为了你跟厨房的伙计学做了一道菜,这道菜不光是你最喜欢的,也正是越羽最喜欢的素三鲜!这么多的巧合不得不让我相信,你与越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而刘妈还告诉我,冬草最初进府是为了报恩,她进府后,只是呆在厨房,与其他院子的人都不走近。偏偏为你做‘素三鲜’。不用多想,她要报恩的前主子就是你。所有,也只有你才会有机会在她的眼皮下进入紫罗院而不被别人知道,因为,她心里护着你,在殿下调查此事时,帮你隐瞒了下来。”

“当然,你当初去紫罗院下药时是瞒着她的,她并不知情你要害古清儿,是她后来自己恍悟过来,猜到是你下的手,所以良心不安,在去碧荷院找你对质时情绪激动在你院子发病。后来还拒绝去你身边服侍你,自愿请罪去了杂役房”

“冬草是一个特别实诚的老实姑娘,她对你,对古清儿都是忠心耿耿,所以,在古清儿被你毒害后,她一边违着良心帮你瞒着,一边却又感觉愧对古清儿,也正是因为她这种痛苦纠结难安的情绪引发旧疾,从而才让我察觉到,古清儿之死她是知情的,所以才会从她的身上抽丝剥茧的查到了你的身上。”

玉如颜将这一切娓娓道来时,邝勤勤异常冷静的听着。仿佛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她半垂着头,长长的乌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越发的显得她小小的脸颊苍白可怜。

片刻,她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没想到你心细这么慎密,还一直以为是冬草出卖的我。”

玉如颜同样叹息道:“冬草是一个好姑娘,她一直感念着你对她的恩情,直到今天我带她去秦香楼,她都没有透露你的事情半分,一直还在替你苦苦瞒着”

天上的点点星子不知何时已悄悄隐去了身影,夜晚更加的漆黑,不知不觉,黎明要来临了!

玉如颜疲惫的看着望月阁下通明的灯火,怔忡道:“看来姨娘要失望了,殿下并没有找到越公子!”

邝勤勤冷冷道:“你怕吗?”

玉如颜僵直着身子坐了一晚上,身子已僵硬得半分都动弹不了,手脚更是冰凉如霜,她疲惫道:“人哪有不怕死的,若我是姨娘,我倒是会同意殿下之前的条件,放了我,也放过你自己。人,没有比活着更要紧的事了,只有好好活着,才能有机会去做自己想做事,爱自己所爱的人!姨娘,我说得对吗?”

坐了一晚上。邝勤勤同样疲惫不堪,她斜斜的靠在檐梁上,冷笑道:“王妃是在劝我放了你么?但我说过,越羽不出现,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说罢,手中的匕首再一次抵到了玉如颜的脖子上。

然而,正在此时,望月阁下响起了一片急促的脚步声,楼上两人皆是一震,玉如颜全身动弹不得,而邝勤勤已是迫不及待的探头向下看去,脸上的神情既慌乱又急切,以为是穆凌之找了一晚上最终找到越羽。将他带来了!

楼下来的人却是小刀,他终是听到了动静,知道玉如颜被要胁困在了望月阁上。

听到这个消息,小刀那里还坐得住睡得着,不顾宫里的规矩,半夜跑出了府。

等他赶到望月阁下,远远看到檐顶的玉如颜时,俊脸瞬间失色,黑曜石般的眸光里亮起了狠厉的凶光

檐顶上,邝勤勤目光殷切的在楼下聚集的人群里扫过后,脸上期盼的神情顿时无比的失望,她挫败的坐回身子,眸光里涌上失望悲伤,脸上的神情却冷酷起来。

她猛然起身,气愤的将身边的酒壶统统往楼下摔去,突然的‘砰砰’声将下面守着铜钱等人吓了一大跳,而双眼充满红血丝的穆凌之正骑马赶过来,看着摔成粉碎的瓷片,一颗心已坠入了地狱

他仰头朝望月阁的顶层看去,正在这时,失望之至的邝勤勤再次将玉如颜提在了手里,推到了翘檐边上,自己的身子也是晃晃荡荡,一副站立不稳的样子,将下面的人吓得半死!

见穆凌之回来了,铜钱与安哥冬草着急的迎了上去。小刀也上前,大家都紧巴巴的朝他后面看去,却没有看到越羽的身影,一个个都面露失望担心之色。

安哥与冬草已是哭了一晚上,铜钱刚开始还一直劝着,可后来见越劝两人越哭得厉害,也就不劝了,只是不停的给安哥递着绢帕,帮她擦着眼泪,最后是帕子都湿透了,只得用自己的袖子帮她擦着眼泪。

如今见穆凌之没有带来越羽,安哥又忍不住流泪了。而小刀都暴戾的对穆凌之道:“皇兄,我与你一起上去。我去引她动手,你去救姐姐!”

穆凌之眼睛一直牢牢看着身子悬出的玉如颜,心急如焚,但他听到暗卫来禀,知道邝勤勤身手并不简单,若不能一招制服她,只会害死玉如颜。

思及此,他疲惫的挥手止住小刀的话,咬牙道:“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先耐心再等一下,希望越羽出现,这样颜颜才是最安全的,若是若是最后他还是没来。到时,我悄悄潜到六楼的翘檐上,你在下面拿箭射邝氏,她中箭后必定会拉着颜颜一起摔下来,到时我出身去接住她”

小刀一听却是脸白了了,他看了一眼矗立在暗夜里的危危高楼,知道穆凌之所说的是何等的凶险。

几乎是下意识的,小刀拒绝道:“皇兄,虽然你轻功高强,但这么高的地方没有依托的去接姐姐,只怕到时此法不妥,姐姐要救,但不能拿你的命去换!”

小刀的意思一旁的铜钱也听明白了。穆凌之说是从高处接住玉如颜,可当他跃出去接住玉如颜那一刻,他的身体在半空没有半点依附,再加上玉如颜下坠的重量,两人同时从高楼下跌下,处在下面的他缓冲了玉如颜下坠的势头,却把所有重压都抗在他一人身上,到时,非死即残!

铜钱全身抖了抖,死命的摇头上头哆嗦道:“殿下,此法不行,你不能这样做,这样太凶险”

穆凌之的声音异常的决绝,容不得人半点反抗,“这是我的命令,谁敢违抗!?”

他的眸光因一晚的不眠与着急,已是通红一片,如今他自己的生死对他来说已不重要,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玉如颜平平安安!

他郑重的对小刀吩咐道:“若是我与她皆无事便好,若是我不幸你要立刻将颜颜送出东都送出大梁,送去一个没人找得到她的地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刀眼眶一热,他如何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不过是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摔死了,怕母妃让玉如颜填命,让自己将玉如颜藏起来,让母妃找不到她。

小刀还来不及劝他,而檐顶上的邝勤勤看到穆凌之回来了,却并没有带越羽来见他,焦虑哀痛一晚上的心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